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36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拂晓前,他起床到外面洒尿,发觉一夜之间,自己的十个手指已变粗变肿弯不过来,同时裆里的东西也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粗大,掏了好一会才掏出来,像是出了啥毛病。站了一阵老也尿不出来,身后有铁链子响,是看家狗把头伸出院门,正两眼紧盯着他。他闹不清身上的变化是高山反应还是因为水土不服,更担心是不是那几根钻进体内的针把血管堵住了。那些针,有时候就那种样子,会浑身下上到处乱跑。他回到楼上躺下,两眼静静瞪着屋顶,看见乔还蹲在土坎上,站在对面不远处,匍匐在大凉山的阳光下。直到看见木板瓦的条条缝隙间,渐渐发白,露出淡淡的天色。

早上醒来时的走动、咳嗽、东西碰擦声中,彝人们揉一揉眼睛开始干活。没人洗脸,我姥爷想洗,头人告诉他,要洗得到外面山沟去洗,但雪山融化的雪水要把皮肤冻裂。我姥爷把自己无法弯屈的手指伸给头人看,头人拖腔拿调说,“这个嘛,头天吃了绵羊,第二早上就这种样子。”我姥爷暗自松了口气,但头人对他仍旧冷言冷脸,女主人可能觉得过意不去,微微笑着,发音很难似地告诉我姥爷,“我们彝族离不得羊子,最喜欢羊子,只用棒棒打羊,从来不用刀杀。”

女主人说的是彝族人怎样对待羊,也就是彝族人对羊的感情。要是换了头人说出这层意思,我姥爷难免又要想到别的上面去。但他还是不由想起了昨晚当头挨了一棒的那只羊,以及自己躺在林中挨的沉重一击。女娃们在火塘边做吃的,用开水把松散的苦荞面活好,摊开一块面,包一块烧红的石头在里面,然后放进火塘烤。看院的狗夜里解开了链子,正爬在门口睡觉。火塘边上一个几岁大的女娃在捉跳蚤,手指蘸口水屏住气,动作灵巧利落,捉住的跳蚤用针线穿起来,已经穿了一长串。端上桌的除了苦荞,还有甜荞疙瘩饭,是一种粘糯发甜的东西,发酵后变得很松软,我姥爷又是自己单独吃早饭,觉得甜荞比苦荞好吃。而蹲在火塘另一边的彝人们,更爱吃的不是这些,是洋芋酸菜汤。

什么时候狗已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一个女娃笑着说了一句什么,我姥爷看着她,女娃转身进了另一间屋。饭后又围坐在火塘边,头人好像清楚我姥爷想知道什么,解释说女娃刚才说的话:“她说的是,干活时狗睡觉,吃饭时狗醒来。”头人的话不能往别处想,更不能往深处琢磨,我姥爷又拐弯抹角提出要走。头人费力听着,听懂后没再说那句批婆娘她敢来,而是告诉我姥爷,去西昌的路上正在打冤家,根本过不去。见我姥爷不明白,头人比划着手势说,走出他的地盘不远,有两支彝族人在打仗,已经打了好几天,要等打完了才能过去。我姥爷不知真假,望着火塘,不好再坚持说走。但他忽然问,那天跟他一起被抢的那个女大学生,在什么地方?

“你问这个,你跟她是啥子关系?”

“她是来大凉山搞调查的。”

“叠查?”

“对,调查,就是研究。”

“液局? ”

“对,就是液局。”

“她搞叠查液局,管你啥子事?”

“应该放人呀。”

“放啥子人?她在啥子地方,我晓不得。”

“你的手下不是抓到那几个什么,撮欺撮乌吗?叫他们放了她啊。”

“那几个撮欺撮乌,很久以前就被抓了,跟她有啥子关系?”

“很久以前?有多久?”

“猪年。”

“管它什么年,只要放人就行。”

“你晓不晓得猪年是哪一年?我咋个放?”

“管它是哪一年,反正你得发话放人。”

“放,就晓得放。我在这个地方,她不放我,反正不在我家地盘上。”

“你是头人,这事出在大凉山,总该有人管管呀!”

“管啥子管?人家推人家的磨,你伸个手指进磨眼去做啥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