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扯不完的蛋蛋 正文 第二十章 你,真的是个好人!

我叫默然 收藏 0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


(20)


染和王小帅一连几天晚上都在“树下”茶吧。


板凳打来了电话,王小帅接:“喂!是板凳啊?敢情你丫的还活着呢?这段时间,我象满大街找猪似的找你,可你丫的手机始终就不在服务区。前儿几天,我看见一新闻,说人贩子又出来拐卖妇女儿童了,我还正在纳闷,试想你丫的是不是被拐卖了!?可又一想,觉得可能性不大,谁那么没眼水拐卖你啊!?把你拐了,谁他妈买呀,这绝对是一亏本买卖……”王小帅象机关枪样的对着电话开了一梭子。语气里满是兴奋,他好久没见到板凳了。


板凳叹了口气说:“哎!算别提了,你丫的就是乌鸦嘴,啥倒霉的事都能被你说准!这不,刚刚死里逃生了一回!”


王小帅一惊,问:“怎么了?敢情真出事了!?”


“是的,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当面细说!”


“我在树下,你快来,我还有一朋友介绍你认识!”


电话挂了,二十分钟后,板凳推开了树下的门,在里面瞅,王小帅给他招了招手……


板凳象刚从伊拉克跑回来的难民,蓬头散发的,一脸的胡子渣。他见到了染,愣了愣。染对他点头微笑了下,板凳也朝染微笑,算做认识了。


王小帅把染和板凳相互做了个简单的介绍。然后就关切地问板凳:“到底发生什么了!”


“靠!这回我算是拦路的遇到打劫的了,真让我开了眼!前一段时间,我接了一桩给私人煤矿老板写传记的活,本来以为写传记,适当地吹吹还是可以的。可愣没想到那款爷就是一屎壳郎的主,破死亡命始终如一坚定不移无所畏惧的跟自己脸上贴金。好嘛!就差不敢说是他带领全国人民闹革命,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其余的不管和他相不相干,只要他知道就都是跟他有关。还非逼着我写,把我手机和身份证全***没收了,一天不写完,一天不许我离开。当时我才知道,什么叫做黑社会!”


“那你给他写完了?”王小帅关心的问。


“我写完个鸡蛋!你不知道,那款爷不仅把我找了去,还找了几个和我一样的主,一人负责一章。瞧那架势,能赶上联合国修订《维护世界和平草案》了,好家伙,一人执一笔,就趴哪儿,啥资料都没有,全听他一个人海吹,后面还站满了打手。要求如实纪录,他说什么,我们记什么,还得往死里吹呼!我靠,那布头要是拿出来,就是一共和国伟人的思想著作。我他妈真想吐!”


“你不写完,他们怎么就放你出来了?”王小帅继续问。


“哎!就怪我这脾气,我打屁眼里就看不惯那丫的,他纯粹就是一坨屎,还是隔夜的。你不知道那狗日的写得那俩字,愣把一中国字写成阿拉伯字,跟裤眼带似的。搁谁谁不认识!不是我吹,我就是用俩鼻孔把笔夹着,写的字都比他强,够他学半年的。前天,那爷们又把我们召集到一块审稿!好家伙,看完就虎着脸教训我,说我没按他意思来写,我说自己是按客观事实来写的稿子,他就骂我是一猪脱胎,说以后他们怎么讲我就怎么记。中途,他骂了句‘操蛋’,我就故意问他操蛋俩字怎么写?那爷们就急了,我说不是你让我如实记载的吗?他就直接让几个五大三粗的弟兄把我一顿好煽,然后把我关到一黑房里起如实记载去了,连晚饭都替我省了。后半夜,我谎称拉尿,趁看守我的那小子睡得迷糊,我就对他后脑勺拍了一火砖,然后就跑了。还好,上帝保佑,让我总算回了家!”


板凳总算把话说完了,一口气端起桌上的茶,猛灌。


王小帅总算听他说完了,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朝板凳笑,然后对他说:“敢情你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呵呵,这年头啥事都能遇见,想安生的吃碗饭,还真是不容易!”


染,静静地听着他们说完,眼睛睁得很大,然后问了句:“你们就是这样过?”


王小帅笑笑,说:“别听他瞎扯,没那么邪乎!”


板凳把他一望,正想争辩,被王小帅用眼色制止住了。


天色晚了,板凳自己先回去了,王小帅送染回宾馆,两人都没说话。王小帅感觉到了染在为自己担心。


到了宾馆楼下,王小帅笑着对染说:“明天你就要走了,时间过得真快!”


染,望着他,眼睛里有眼泪在打转。但她仍然微笑着说:“恩,对,明天就要走了,要不今天你陪陪我?上去坐会?”


王小帅连忙摇手,打着哈哈地说:“别,我这人吧,定力特差,遇见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就爱瞎想,思想肮脏,你还是别给我这犯错误的机会!”


说完,王小帅向染招手,然后转身离开。


染,望着王小帅,良久,突然大喊:“你,真的是个好人!”


声音传了出去,风吹来,夹杂着王小帅吹口哨的声音,那曲子分明是《大板城的姑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