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一:长春市双阳区太平镇福利中心


■半年来3位老人横死


■一精神病老人因砍杀室友,至今被锁小屋


■记者 王秋月 闫纪杭 报道/摄


2008年3月,长春市双阳区太平镇福利中心更换了新的领导班子,新的领导班子推行了一种“院民自制”的管理办法,但是半年之后,福利中心先后“横死”三位老人。同时敬老院新领导班子的种种做法,遭到了院民们的质疑,他们开始怀念冯玉莲——他们的老主任。“冯玉莲要是回到敬老院,我们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住在院里的老人高永波说。


6月27日,就是这个让老人们非常怀念的冯玉莲,将一封举报信交到记者手中,这封三页的举报信,列举了福利中心新领导班子上任后六件事。福利中心里有老人半夜跑出遭遇车祸横尸路边,有精神病老人砍杀半身不遂室友,有老人赌气吊死在寝室里,有老人遭到不明外来人员的殴打,福利中心的副主任将社会好心人捐来的衣服烧炕的事情。这几件间隔不久发生的事情,让院民们感到害怕。


那么这家福利中心到底怎么了,6月27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暗访敬老院


服务员上班打麻将


6月27日14时许,记者来到双阳区太平镇社会福利中心,门口一突兀的石碑引起记者注意。见记者在门外驻足观看,院里的老人陈井海笑着说,院委会的人说最近一年来敬老院里接连出事,感觉风水不好,就花钱立了石碑来镇宅,此举曾遭到一些“院民”的反对。


提到院委会和院民,记者经过了解得知,住在院里的老人,都把这里称作敬老院,他们喜欢自称“院民”,而院委会是去年成立的,都是福利中心直接从院民中选出来的,身体好、相对年轻的院民担任院委会成员,但并未经过全体院民选举。目前,院委会成员有三四个人,负责后勤、种地和治安等。“有了院委会,敬老院的三位领导就轻松了,平时都是院委会的人说了算。”一位院民说。


对此,院委会成员乔凤山说,为了方便管理,他们特意将干净的老人放在一起,埋汰的与一些痴傻的老人放在一起,遇上有的老人不听话,就得上手揍。


进入院里,看见凉亭里有两位老人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地坐在石凳上,见有外人到来,才抬起头来看了看。当询问起敬老院里的情况时,老人起身叹了一口气,这时一位拄拐杖的老人走过来插话说:“老实的不打,要是不老实的就难说了。”拄拐的老人撩起裤脚,记者看到老人的小腿略肿,腿部还有淤青。老人没有讲明自己腿伤的原因,只是对记者说:“你去寝室看看就知道了。”


尿在床上没人管


随后记者走进敬老院的寝室,看到每个房间有四张床,其中一楼的一个房间门开着,在门外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臊臭味,房间内有位老太双腿蜷起,正躺在床上呻吟,床底下还有一泡尿。老太说,她行动不便,喊了半天也没人搀她去厕所,结果尿床了。此时,一位老人走了进来,将屋里的一个暖瓶拿走了,见老太尿床了,对她一番责骂。记者又走进另一间屋子,一位老人正拿着笤帚清扫。老人表示,没人打扫内务,只能自己打扫,不然就得挨骂。


在敬老院2楼,61岁的老人陈井海表示,现在根本没人管,服务员在上班时间只顾着打麻将,老人尿湿了也没人给换裤子。几位院民将记者带到服务员打麻将的地点。透过门缝,记者看到有几个人正在搓麻。陈井海说,敬老院里最近一年伙食不好,总是那几个菜,冬天更糟糕,总吃酸菜汤,根本谈不上营养,正常敬老院十天一改善伙食,现在即使改善伙食也不好,煮鸡蛋都很少,过节蒸点鸡蛋糕,时常餐桌上的菜都不够吃,总有院民为了争菜吃吵起来,严重时还会厮打到一起。经一番查看,记者了解到,目前敬老院有50多个房间,有约150位老人住在这里,每位老人入院时交3000元钱,之后一直到去世就不用再出钱了。


有关举报的六件事


对于目前敬老院里的现状,许多院民都有看法,他们认为这与领导换届有关。


记者了解到,2008年,双阳区土顶子镇社会福利中心合并至太平镇社会福利中心,两院合并后领导班子也相应做了调整,由太平镇白杨村村支部书记李昌龙兼任太平镇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太平镇二道村治保主任高维林和太平镇政府后勤工作人员高丽娟二人担任副主任。


冯玉莲是太平镇社会福利中心原副主任,残疾人,她的左臂较右臂短了一大截。2008年3月,太平镇党委研究决定,撤去包括冯玉莲在内的三位负责人原有职务。采访时冯玉莲告诉记者,她今年52岁,在太平镇社会福利中心工作了7年,对那里的老人很有感情,离职后她曾提出“留在敬老院工作,即便做服务员也认可”的要求,但该要求最终未获敬老院现领导班子的批准,她只好回家。换届后,老人们时常会步行一个多小时到她家串门,向她诉苦。


自从了解到老人的现状后,她将老人们所诉的情况总结成一份举报材料,由三页A4纸打印而成,计1700余字,上面一一列举了敬老院新领导班子上任后六件事。


第一件


老人刚被送回敬老院


半夜在院外被撞死


举报材料称,2008年4月3日,56岁老人赵世界去了住在双阳区的妹妹家,当天赵世界回到养老院之后,次日凌晨3点,有人竟发现赵世界死在贺家村二社的桥南边。


经了解,赵世界老人有一弟一妹,在长春市双阳区房联经贸大厦附近修鞋。赵世界的弟弟赵全球告诉记者,赵世界身体强壮神志清醒,曾在清明节前夕与清明节时,先后两次从敬老院跑回双阳市区。“我哥第一次逃跑是在清明节前几天,他光着脚从太平镇一直跑回到双阳市区,脚掌都扎烂了,我们问他为啥要跑,他说敬老院里有人追着打他。后来我给哥哥治好脚伤,又把他送回了敬老院,还找了敬老院领导,但领导说敬老院里没人打人,既然领导这么说,我们也不好再过多掰扯这事,毕竟哥哥在人家那里,说得太多还是对咱们自己不利。”赵全球说。


赵世界的妹妹赵玉兰说,清明节的时候,哥哥赵世界再次从敬老院跑到双阳市区,说敬老院里有人打他,当天晚上她把哥哥送回敬老院,当时院领导接收了。第二天凌晨4点多,院方来电话称赵世界被车撞死了。当时哥哥死亡的惨状,至今想起来她还很难过。


“我们马上赶到事发现场,看到哥哥趴在公路边上,已经死了,脖子和脚踝上有淤青的伤痕,身上穿的棉大衣都露棉花了。交警部门的结论是死于车祸。”赵全球说,他很不理解,明明把哥哥交给了敬老院,咋能大半夜在马路上被车撞死呢,当时他找到了敬老院的主任李昌龙,可李正在喝酒。“自从哥哥去世后,我一个月没上班,到处去讨说法,因为一直没结果,也就没再深究下去。”赵全球说。


对此,副主任高丽娟表示,当晚赵世界被家属送到敬老院后,隔了10多分钟,赵世界就从寝室的窗户跳出去,跑到了敬老院外面,当时敬老院的管理员没有看住,结果赵世界被车撞死在了路边。


但是敬老院的这种说法,赵全球表示不能认可:“人都交给你们了,为啥就能跑了?敬老院的管理有问题。”


第二件


半身不遂老人


被精神病人砍死


举报材料称,2008年8月18日,84岁老人范成福,被敬老院患有精神性疾病的老人刘金海用铁锹砍死,闹出了人命之后,敬老院领导给死者家属6000元钱作为赔偿。


为证实此事,记者来到长春市双阳区太平镇板石村二社院民范成福老人的家。范成福的侄子范有说,范成福是辽宁人,膝下无儿无女,几年前来到板石村投奔他,他把叔叔送到敬老院,今年8月18日下午3点,敬老院的老人给他打电话,说他叔叔死了。他赶到敬老院时,看见叔叔左脸被砍开了,后颈部和前胸也都有砍伤。“敬老院方面说,我叔叔是中午11点时,被敬老院里的刘金海用铁锹砍死的。开始敬老院提出赔偿3000元,后来我们要求赔偿6000元,主任李昌龙同意了。”范有说,他的叔叔范成福患有脑血栓,精神病人砍他时他想跑却动不了,要不然也不会死,但是敬老院为什么不把精神病人看管好,这件事令他始终想不通。


对此,副主任高丽娟解释说,事情发生时是中午11点,正是敬老院午餐时间,大伙一时没看住患精神病的刘金海,结果范成福被刘金海砍死了。


在敬老院最西面,记者发现有一扇用锁头锁死的铁门,门上方有一个方形铁窗,铁窗被焊了几根铁栏杆。记者试着慢慢推开窗子,里面传来一阵“哗啦”的声音,透过铁窗记者看到,一位老人两腮满是胡须,身上系有锁链。老人看到记者似乎很高兴,用手胡乱地擦了一把脸,之后笑嘻嘻地问记者是干什么的。经询问,小屋里的老人说,他叫刘金海,今年53岁。院民王沛吉说,刘金海因为“犯事”了,院长决定将他关在这间屋子里,防止他继续出来闹事。一院民说,刘金海多数时候是正常的,如果没人招惹他,他不会抓狂,而且他还是高中文化


此时,刘金海听明白了记者与院民的交谈,情绪有些低落,头部靠在栏杆上说:“我想出去走走,不想关在屋子里,要不是他们把我逼急了,我也不能砍人,现在我的病都好了,不能再打人了,让我出去看看吧,我好了。”见他情绪有些不稳定,院民陈井海递给他半截烟,他接过烟猛抽了几口,之后就躲到屋子里不出声了。


院民王沛吉说,刘金海关在这间屋子里半年多了,直接在屋里大小便,没人打扫时屋里就有一股味,大伙看不过去,就在下午时打开锁,领着他出去溜达一圈,到了晚上再把他关进去,其实刘金海的病如果经过治疗,肯定能得到缓解,现在只将他关在屋子里,关的时间长了情绪就会越来越差,病情也会加剧,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就目前刘金海被锁在屋子的情况,记者询问了他的弟弟刘金和,他说知道哥哥杀人的事情,也知道他被敬老院关起来的情况,他每次去探望,看到哥哥身上拴着的铁链,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三件


没给调换房间


老人半月后上吊


举报材料称,2008年9月13日,78岁的邱文阁老人因与室友经常吵架,多次找到李昌龙主任,要求调换房间,而李昌龙非但不同意,反而大骂邱文阁,老人一气之下在房间内上吊自杀。


住在这里的陈井海和其他几位老人都记得当时的事,事发当日,邱文阁确实与同屋的老头吵架了,之后,邱文阁找到李昌龙,要求调换房间。谁想李昌龙不但不同意,还把邱文阁大骂一顿,邱文阁一气之下吊死在寝室的门框上。


对此,副主任高丽娟说,邱文阁确与同屋的郑通福发生过矛盾。“他嫌郑通福睡觉打呼噜,俩人就闹了矛盾,当晚主任李昌龙来到寝室进行调解,绝对没有骂人,而邱文阁上吊已经是这件事情过了半个月之后了,但具体因为啥自杀我们也不知道。”高丽娟表示,当时她也并不在场。


第四件


八旬老太死亡


死后被扒掉裤子


举报材料称,2008年7月14日上午,88岁的于春芝老人在养老院病逝,尸体被停放在养老院的太平房内,但老人的家属来认领尸体时,尸体下身赤裸,裤子不知所终。


院民王沛吉、冯金海等老人告诉记者,于春芝老太死后,尸体一直停在敬老院里的太平间,但太平间的大门有锁没上。第二天死者家属来认领尸体准备出殡时,一开门竟看见于春芝的裤子不见了。“后来老于太太的家人跟敬老院和解了。”院民高永波告诉记者,于老太裤子被扒的事情,全院人都知道,临出殡时大伙也都去看了。


对此,副主任高丽娟说,于老太裤子被扒的事情她听说了,但敬老院一百多老人,这事到底谁干的还不清楚。


第五件


老人与副主任冲突后


遭不明身份人打


举报材料称,2008年9月16日,院民李长吉与副主任高丽娟发生口角。当日,敬老院门口开来两辆轿车,车上下来两人,将李长吉打得浑身是血。


李长吉告诉记者,由于他没看住一个智力稍差的同伴,引起了高丽娟的不满,之后两人发生了争执还动了手,他打了高丽娟。当天下午,敬老院门口来了两辆轿车,车里下来两个人对他拳脚相加,瞬间他就被打倒在地,站不起来了。李长吉说,他被打后,敬老院里给了一千多元钱作为医药费,之后又给了一千元钱当作补偿,但直到现在他的腰还不敢吃劲,就是当时打坏了落下的毛病。


院民冯金海说,李长吉被打时,大家都担心挨打没敢上前劝解,只能在旁边看着不敢出声,当时李长吉的两颗牙被打掉了。


李长吉被打后,他将血衣送到冯玉莲家保存,记者在冯玉莲家看到了那件带血的衬衫,衬衫的袖子和前后大襟上点点凝固的血迹依旧清晰。冯玉莲还拿出一张写满事情经过的纸,上面按着院民陈井海和看门人刘忠义的手印。


对此,副主任高丽娟解释说,当时她和李长吉确实发生了矛盾,李长吉还把她打了,事发当日,敬老院另一位副主任高维林听说此事后,当天便打车赶回敬老院。“高维林下车后扇了李长吉两个耳光,李长吉不服气就用石头砸出租车,结果被出租车司机打了一顿。”高丽娟说。


当日事发时,太平镇派出所民警曾来到事发现场。据出警民警称,打人者身份目前还未查明。


第六件


捐的救灾衣物


被副主任烧炕了


举报材料称,2008年上半年,双阳民政局给敬老院送来社会各界爱心人士捐助的救灾衣物,但这些衣物大部分被副主任高丽娟拿来烧炕。


院民高永波老人告诉记者,2008年三四月份时,双阳区民政局发给敬老院一车社会各界捐助的衣物,但副主任高丽娟把一部分较好的衣物发给老人们之后,剩下相对破旧的衣服用做烧炕。“烧衣服的时候,高丽娟叫我把衣服搬过来给她,说要烧炕用,还说烧衣服比烧煤干净,其实那些衣服都能穿,烧了就白瞎了,大伙都反对,后来高丽娟就把衣服都集中在敬老院的院子里全烧了。”高永波说。


对此,副主任高丽娟解释说,她把好的衣服都发给院民穿了,剩下的是一些小孩的衣服和发霉的衣服,另外还有部分内衣,她认为这些衣服都不能穿,于是就烧掉了。


院民的怨气


记者采访期间,多次与敬老院主任李昌龙联系,但始终没有联系上。


针对敬老院5个月内连续发生3名老人横死,老人去世后裤子被扒掉、不明身份人员殴打敬老院院民等一系列事情,副主任高丽娟表示,对于敬老院的管理,他们已经尽心尽力了,平时每天都有一位领导负责在敬老院坐班,而院委会只是在领导不在时辅助管理,没有多大的权力。“不信你们可以来敬老院调查。”高丽娟说。


对于高丽娟的说法,院民不能认可。部分院民指责新领导不作为,单纯地倚靠院委会管理,院委会以暴制暴,管理不当,增加了院民之间的矛盾,导致问题频发。


/记者手记/


每个人都有老的那一天


毫无疑问,这只是一个个案。而且我们希望,这是绝无仅有的个案。


我们无意要谴责谁,或只是曝光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是想通过事件的客观报道,让更多人关注老人的生活,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每个人都有老的那一天,长春市老龄委截至去年年末的统计,长春市60岁以上老年人有81万,占长春总人口的10%以上。数据告诉我们,长春将步入老龄化社会的行列。那些发生在养老福利机构的故事,无论大小,都应是我们关注的大事。看着身边的老人,我们也许会听到,也许会看到一些令人温暖的、感人的或气愤的画面,那么请拨打本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0011,让我们共同关注身边的老人,关爱他们的生活与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