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统自助传说 自英雄始 助于神器

dzfxinyi 收藏 0 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楔子


“爷爷,江湖是什么?”一个稚嫩的声音问道。


“记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苍老、仿佛经过地狱锤炼般的声音低沉地、重重地回响在崇山峻岭之中。


“那,我和爷爷也是江湖喏?”头往上抬,无邪的眼睛注视着老人。


“没错,就算是至亲至爱的人也难逃江湖险恶。”冰冷的目光漂上远方。


“那我不要江湖,爷爷,我要听故事,我要听故事嘛,我要听你上次讲的统统‘自助’的故事,到底统统是谁,为什么大家都叫他‘自助’呢?”


老人收回目光,说道:“也好,给你讲讲江湖的事,你日后要闯荡江湖,以免被江湖湮没。统统,身出名门,统统世家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他们的祖辈来自于西域,欲挑战中原武林各派,因水土不服未能实现夙愿,后来与中原人士结亲就在中原定居了下来,但其称霸江湖的梦想始终没灭。” 老人看着孩子,“当年的江湖纷争四起、血雨猩风,于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四个老人决定举办江湖大会,选取霸主。为结束群豪割据的局面,四位老人希望江湖大会选出的霸主‘自英雄始,助于神器’,故上下各取一字,霸主之位终称为‘自助’!”



江湖永远充满争斗,就像真正的大海再平静也总是暗流涌动。此时的统统山庄内,庄主统统正面山而立,清风徐徐,白衣飘飘。这是一张算不上俊俏的脸,但却棱角分明,傲气飞扬,让人想到,对,是狂放不羁。不过,他有狂傲的资本,他以出手速度之快闻名于江湖,自他闯荡江湖,绝少与人交手,交过手的也未曾有人见到过他的武器,因为他出手实在太快,也太狠,根本不需要动用武器,刀?剑?棍?也许都不是。


“阿统,收到一封帖子。”从统统背后传来冷峻的声音,“那四个老头子要举行江湖大会。”统统转过身来,“知道了。阿鸿,明天你同我一同上路,我想,我们一定会在江湖上掀起飓风的。”阿鸿嘴角微微上扬,刚毅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笑意:“江湖上的那帮老头子可要小心了。”


翌日,官道上出现了一白一黑两个身影,不知为何,他们旁边没人靠近,也许是他们身上隐隐的杀气令路人却步。白衣人说道:“阿鸿,你说到华山还需多久?”“三日之内可到。”“恩,我都等不及了。”


“小子,不要等到三日之后,本少爷今天就取了你的性命,哈哈哈哈……”话音未落,一个身影已然到了面前,剑眉星目,倒也俊朗。“本少爷听说你出手速度极快,天下未曾有人见过你的武器,本少爷却是不信,拿出你的武器。”这狂人负手而立,眼角扫过统统与阿鸿。


“下一刻你即将成为死人,出手吧,看你是否值得我使出武器。或许,我只需一招。”统统冷冷的道。


“哈哈哈哈,今天总算见到了比我还狂的人,不过,狂错地方了,见阎王去吧!”说迟那快,这厮狂人已挺剑而上,直逼统统喉尖而来。就在剑尖将要刺破喉咙前一刹那,统统出手了。右手,三指紧卧,伸出食指和中指,夹向来剑。狂人转腕欲变换方位,可不管转向何处,那两根手指总如影随形,紧紧钳住了剑的出路。狂人感到奇怪,每次分明已经脱离了对方手指的控制范围,对方却从极不可能的角度再次抓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速度快?狂人不信。


不过事实不由得他不信,就在他思考的瞬间,剑已经被统统两只手指紧紧钳住,“当~~~”地一声脆响,宝剑应声而断。 狂人也随着统统无法预测来路的一掌当胸袭来,一声闷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口溢鲜血。


“就你这样的出手速度,本公子确实只需一招就可致你于死地,至于我的武器,你是注定看不到了。你已是个死人,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快。其实最快的速度,不是看你的出手够不够快,而是看你能不能看清楚对方的出手线路,即能不能看清对方的来路,把对方的来路看准了,就能分析对方的运行轨道,预测到对方的下一步。这,就是真正的快之道!”统统望向躺在地上的狂人,“你现在明白了吗?”狂人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好了,你可以死了。”只见统统右手轻轻一扬,指间的断剑已飞向狂人的左胸。


一个女人


华山,此时已失去了往日的祥和宁静,随处可见身负宝剑的江湖人士。整座华山都弥漫着好斗的气氛,但最喧闹地方的永远追随一个女人,此次大会的唯一女人——容若水。人如其名,明眸善徕,顾盼留情;身柔似水,随风杨柳。不过,如果你认为只因她是个漂亮女人而受追捧,就大错特错,从来没有人见过她使用同一种武器,一弓、二驽、三枪、四刀、五剑、六矛、七盾、八斧、九钺、十戟、十一鞭、十二锏、十三挝、十四殳、十五叉、十六把头、十七绵绳套索、十八白打等十八般武器似乎她都用过,不可思议的是,每一种武器都好似天生为她所用,武器,仿如这些男人的眼睛,舍不得离开容若水半步,恨不能融入她身体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经脉。


此时,容若水在人潮里注意到了一双眼睛,确切地说,是一个人,一个白衣男子,他们就这样对视,在嘈杂的人群中,在晃眼的刀剑中,眩晕,人也许是可以这样眩晕的吧,或许太难,那个让你眩晕的人、那种眩晕的感觉,你还记得吗?


对视的这对人儿,不会在意旁边无数横眉冷对,当然也不会注意到统统旁边眼神落寞的阿鸿。



华山之颠,危崖之上,阿鸿和容若水相对而立,任凭狂风呼作,自巍然挺立。这场比试,决定谁进入最后的霸主争夺。阿鸿道:“容姑娘,在下听说天下武器无你所不通,不知今天你要用哪种?”容若水拔出长剑,“我知道阁下惯使剑,今天我便用剑与阁下切磋,承蒙赐教。”“既然姑娘这么看得起在下,好”阿鸿拔出龙吟宝剑,“这把剑是在下平常使的,很是顺手,一般兵器不是其对手,容姑娘今天让我一着,我也不能失了礼节,这把剑姑娘拿去用吧。” 容若水单手运剑摆出招势,“多谢了,鸿公子,还是自己的剑顺手,接招!”


话音刚落,容若水已挟剑逼来,阿鸿匆忙运剑挡于胸前,一声脆响后双方各退数步。“公子果然好剑,猝不及防之下仍能逼退来剑,佩服。”阿鸿倒转剑身,双手执柄,“姑娘要是喜欢,拿去用就是。”“公子无须再客气,我说不用就不用,再接我一招!”


眼见二人已交战数十回合仍不见分晓,底下众江湖人士正暗赌谁将挺进决赛之际,结果却出人意料。此刻危崖上,容若水正咄咄逼近,阿鸿也防得滴水不漏,但是龙吟宝剑似乎不满被寻常长剑压制,猛发力弹回容若水。一块石子,很小的石子,就在容若水落下之处,谁都没有看到。大家看到容若水被龙吟宝剑逼退后,忽然一踉跄,往身后的悬崖倒去。底下江湖人士惊诧的看到阿鸿朝容若水飞去,在空中将容若水用力一提,自己却急速下坠。


“鸿公子~你~为什么”


“阿鸿~!!!”



决战之夜,月朗星稀,华山上盖满光华。最后争夺霸主“自助”之位的是统统和容若水。容若水盯着统统,“鸿公子的遗体找到了吗?”“没有找到,也没必要去找,就让他的身体陪着这华山消逝吧。”“昨天,我……是我的错。”“好了,我们今天是来比试争霸位的,出招吧。”“对你来说,霸主,真这么重要?”统统仰起头,凝视苍穹,“昨天以前,似乎没那么重要,但是今天,我非夺不可。阿鸿是我唯一朋友,我不能让他枉死。”


“我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无补,出招吧。” 容若水右手拿出一截软鞭。“容姑娘真是名不虚传,果真从不使同一种武器,我倒希望你能用剑。”“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用剑。”“好。姑娘这句话,我兄弟阿鸿听到了,会很欣慰的。”


容若水哀怨地看了统统一眼,“那你呢?”统统拔出剑,“我这把剑,无名无姓,你可以叫它‘无名’,你应该感到荣幸,你是第一个见到它的外人。”


说完,统统已挺剑而上。双方莆一交手,便交缠一起,天地色变,风云骤起。统统剑势使得如天罗地网,容若水软鞭也舞得密不透风。数十回合后,双方终于分开。


容若水喘气道:“恕小女子学浅,不知公子使的什么剑法,何以我未曾见过?但又……”统统道:“但又很熟悉,是不是?我这是降魔刀法,少林绝学。”“降魔刀法?”“没错,我把刀法用于了剑上。”“佩服,能把刀法的厚重同剑的轻灵融合得天衣无缝,我会使的武器虽多,但我自认不能把它们融会。”


“雕虫小技而已,我想该结束了,你会喜欢我这把‘无名’剑的。”说完,两人又交缠在了一起。又是缠斗数十回合,眼看东方微曦已露,双方仍高下不分。这时,统统的剑突破容若水的防线,向容若水胸口刺去,容若水急忙挥鞭缠住来剑,正欲返攻,突然看见了统统嘴角浮起的笑,容若水第一次见统统笑,但笑得那么诡异。“一定有什么我没有预查到,是什么呢?” 容若水心里飞速思索着。统统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只见他手腕轻轻一抖,“无名”剑断成了数截,但又被剑气连在一起,成了一把“剑鞭”!“剑鞭”一挥,不待容若水思考如何应对,剑尖已划破她的喉咙,容若水顺势倒下。


统统走过去,“容姑娘,昨天阿鸿输于你剑下,今天你输于我鞭下,扯平了。”“你真这么恨我吗?”“不,不恨,相反我喜欢你,从第一眼开始。但我必须赢你,这,就是江湖!”


“你很聪明,也很有武学天赋。但是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就像你自己说的,你不能融会,你能把各种武器都使得炉火纯青,但你不能融合。”“你太注重招势,请允许我说一个不好听的词,太肤浅。武学的至高境界是什么,知道吗?是稳!招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用,能致敌于死。“稳”能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能提供全面分析对手的能力,任何时候都不能出现任何细微的失误,你缺少的就是这种实用。”“你太注重招势,却迷失掉了招势的最终作用,如果你还能活下去的话,我希望你能稳稳地修炼一种武器,那是你打败我的时候。”


尾声


以“快”而“稳”登顶“自助”霸主之位的统统,就如同秦王赢政一统中原一样,统统“自助”也成就了一统武林的伟绩。日后统统“自助”成了江湖一段为后人所反复传诵的传奇,最先仅在江湖人士间传开,后在民间的茶馆中、说书人口中、甚至在乡野田间,都可以听到关于统统“自助”华山登顶的故事,且越传越神,版本不一,也许你看到的这个故事也仅仅是其中之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