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张单 收藏 0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九日晨在铁道桥和回龙庙的日军大败,中方趁机提议谈判解决卢沟桥问题,太刀师团师团长南川原重早就己军会有这场败仗,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因为这次虽然己军输了,但是由于两方的伤亡比例是平等的,两方都没占到什么便宜,所以南川原重一点也不担心,何况九日早晨的失败也有一半的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九日晨在铁道桥和回龙庙的日军大败,中方趁机提议谈判解决卢沟桥问题,太刀师团师团长南川原重早就己军会有这场败仗,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因为这次虽然己军输了,但是由于两方的伤亡比例是平等的,两方都没占到什么便宜,所以南川原重一点也不担心,何况九日早晨的失败也有一半的原因是他故意造成的。当然了,他也猜到中方会因这场胜仗增加谈判的筹码,故南川原重特别吩咐己方的谈判代表井田造不要因为这次失败而放宽了条件,可以继续狮子大开口,反正自己也没有诚意在和谈,只不过想趁机拖延时间等待援兵罢了,井田造是听明白的领命。

至于中方的谈判代表依然是宛平县县长王冷斋,两人在已经被日军的轰炸机给轰烂的宛平城县政府的庭院中进行谈判,最后双方经过一阵讨价还价后达成三点协议:一:双方立即停止射击;二:日军撤退至永定河左岸,中国军队撤至右岸;三:卢沟桥守备由河北保安队石友三部担任。.

九日以后,王冷斋终因紧张的忙碌应战工作,但终因紧张劳累,咯血被送往医院,此乃后话。

和谈的条件传到了宛平县城北平当局命令吉星文立即执行,吉星文领命接受,这让梁中国和肖臻还有秦海夺一干几乎把肺都给气炸了,他们都是极不甘心,秦海夺和祈国轩排长是在卢沟桥苦战了一天上峰居然要他们不再驻守卢沟桥,把卢沟桥的守备交给石友三,起初驻守在卢沟桥的秦海夺等一干人是不领命,但是吉星文是一再严厉要求后,秦海夺和祈国轩等一个连的人才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领命。

十日,各方纷纷报告,日军已由天津、古北口、榆关等处陆续开到,且有大炮、坦克等向卢沟桥前进,已将大井村五里店等处占领;平卢云路也不通行,战事即将再发。日军一方为向中国军队示威,一方为掩护部队后退,复发炮数十响,伤中方排长一人,兵士也有受伤者。保安队则死一人,伤四人。保安队系由中队长贾毅率领,约百六十余名,共乘载重汽车二十余辆,由黄寺开到宛平县城,此时固守宛平县城内之二十九军第三营亦撤出城外。日军则大半撤至芦沟桥东约六七里之五里店,余者仍留防地,声言须俟停战办法正式履行后,方可撤退,梁中国知道这个消息后断定日军之所谓诚意撤退者,只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遂报告给吉星文要求团长向上峰请求主动出击歼灭日军,吉星文也正有这个打算于是向秦德纯副军长请示,结果被秦德纯严厉驳回,并且还要吉星文不得再有此类的报告,吉星文无奈答应,并且把秦德纯副军长的答应告诉梁中国等人,这让梁中国等人是又气又伤心,这不是明摆着失去战机吗,如此下去若是日军有意拖延时间争取援兵,那么日军必然拿下宛平城和平津,梁中国等人心中大骂秦德纯误国。

梁中国凭对日本人的了解,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日军一定还会有小动作。

十日下午又有日军六百名,携坦克车四辆,野战炮二十七尊由丰台开出。在卢沟桥的日军,亦积极布置各项工作,自晚六时许,日军又向中国军队挑衅,当即发生冲突。双方互击约两小时始停止,华北形势又形严重。平津当局立将北平各城门关闭。冀察政委会且开紧急会议,群情激愤,议决:日方如必进逼,惟有不顾一切,抵抗到底,而同时复闻日本关东军方面,决调两万人入关,已有两列车通过榆关西开。至十一日晨一时三刻,日军又以步枪机关枪夹以大炮,向芦沟桥猛烈攻击,中国守军也奋勇还击,迄晨二时犹在激战中,日军已大部分退至大井村。至上午十一时许,日军又向芦沟桥一带炮击,企图渡河,通县南门外及平津间黄土坡车站,亦因日军向中国驻军挑衅,小有接触。当夜十时二十分,芦沟桥日军复以太刀师团三十二联队分三路进攻,宛平由堂治须彦进攻;吉科赤分担八宝山,永定河进袭任务,是以中日大战又在日军再度背约之下而展开,十二日晨八宝山之万国高尔夫球场附近,乃爆发最剧烈之战争,为自中日军队冲突以来所未见。平西村庄数所,均受炮火与机关枪之摧毁,午夜后炮火至烈,历一时二十分钟之久,至晨五时半复开火,但未几即停。在这样再度紧张的局面下,北平戒备甚严,各城门除正阳门日开半扇外,余均每隔一二小时开启半扇,约二十余分钟。各城门洞口及市区冲要地点,均以麻袋装土,作防御工事。同时日军方面,也由关东军调来大型轰炸机十二架,几日之间已先后有十三架飞抵天津。丰台日军,也逐渐增加,遍地皆是,强占民房,以致人民纷纷逃避。

十一日起,二一九团因为日军的言而无信重新驻守宛平城和卢沟桥,安排与起初一样。日军时以大炮轰击宛平城及其附近一带,城内居民伤亡颇多,团长吉星文亦负伤,就将城内居民向城外比较安全地带疏散。战事由此扩大到八宝山、长辛店、廊坊、杨村等处,第二十九军各部分散于各处应敌。日军出动战斗机在各处侦察扫射,战事时断时续。

也是七月十一日日本内阁议决了两件事:一:派遣三个师团来中国作战。二:把战事限制在平津地区。陆军大臣杉山元还向天皇裕仁报告说:“中国事变可以在三个月内解决”。

还是七月十一日,因日方毫无诚意,和平谈判或续或断,中日战事也或弛或紧,在如斯紧张局势之下,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自然不能长久住在乐陵原里,故十一日由鲁抵津,梁中国听到这个消息后事大喜以为己军的军长宋哲元会带头抗日,肖臻会持有悲观态度认为宋哲元会对日本妥协。

这次是肖臻猜对了,宋哲元于南川原重师团长在七月九日下令重新开火以后,于十一日命令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做代表,向日方签字允诺,与日军达成现地协定:一:第二十九军代表声明向日军表示道歉,并惩办此次事变责任者;二:取缔共产党、蓝衣社及其他抗日团体的抗日活动;三:永定河以东不驻中国军队。

肖臻知道这样的结果后一点也不觉得惊讶,他早就认为会是这样的结局,梁中国却对宋哲元好生失望,他想不到宋哲元竟然会这样屈服日本人,但是无论是梁中国也好,还是肖臻也罢,他们两人都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对能否守住宛平城和卢沟桥是再也不肯定了。

十二日六时许宋哲元到进德社办公,并发表书面谈话如下:“此次芦沟桥发生事件,实属东亚之不幸,局部之冲突,能随时解决,尚属不幸中之大幸,东亚两大民族,即是中日两国,应事事从顺序上着想,不应自找苦恼,人类生于世界,皆应认清自己责任,余向主和平,爱护人群,决不愿以人类作无益社会之牺牲,合法合理,社会即可平安,能平即能和,不平决不能和,希望负责者以东亚大局为重,若只知个人利益,则国家有兴有亡,兴亡之数,殊非尽为吾人所能逆料也。”但日军既已蓄意侵我,不论宋哲元返津也好,和平谈判还在进行也好,彼方却把战争范围,延到了北平的近郊。

事实经过如下: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开始,日军约五百名携坦克车四辆,铁甲汽车若干辆,出现于北平丰台间之铁路线,和来自丰宛飞行场中国军队接触。战事旋即逼近北平,而达永定门外之铁路桥,至是中国军队由城内各段驰至,以援助战区附近之守军。战事于下午十二时四十五分终止,当交战之际,城南断绝交通,居民皆不许外出。据在城墙目击战事的说:“我军威势甚盛,日军卒向丰台方面败退,所携载重汽车两辆,所载汽油与子弹均炸毁,乃委弃在路旁。”又路透社十三日北平电有云:“今晨南苑华军营房附近因有日兵一队前往侦察,致亦发生小战事。今日下午日飞机第一次参战,飞机数架,曾轰击南苑区之华军。”据居于城外之外人声称:“昨夜之战事,亦极剧烈,双方皆用炮队与机关枪轰击,且用星弹照耀战区。战至午夜,因日军退走,遂告终止。日军乃沿宛平北平公路与芦沟桥方面平汉路线而进。”据村民声称:“战事开始时,华兵即夺得日炮一尊,于是由西开来之日军,乃与华兵约千名交战。华兵在跑马场掘壕固守云。路透访员今晨曾往战地视察,知华军于黎明时退出跑马场,战壕中遗有空子弹箱多具,华军现扼守西城外之绥远铁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