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14 一种忠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战争来了又去,我的士兵依然忠诚。

——图帕克

1971-1996.美国黑人歌手,他也积极关心并设法改善黑人贫民区的恶劣环境。1996在拉斯维加斯身中四枪。

熟睡中的任航感觉有人在拍打他的脸颊,“远翼,别惹我。我还没睡够。”

任航被两个身穿黑色战训劲装的蒙面士兵拎了起来。被拖到门口任航才睡眼惺忪的醒了过来。任航这段日子已经安逸的丧失了士兵的警觉。

其他八个人也被带到了走廊里,刺眼的灯光将走廊里的人明显的分为两类,白色衣服的囚犯,黑色衣服的守卫。

守卫示意他们排好队跟他们走,大家都很配合,任航凑向前面的白如墨问题发生什么了?虽然守卫没有禁止他说话,不过白如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没有回答他。

坐了很久电梯他们才升到地面上。任航很费解为什么总长府在那么深的地底,昔日的总长府为什么又变成了牢房。

任航看到那座熟悉的要塞,而高高的佛塔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天边的一棵矮葱。随后他们被带进另一幢大楼。

一名少尉走到白如墨面前向他敬了一个军礼,“长官,请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们为各位准备了衣服,宴会还要几个小时才准备好,如果你们饿了可以通知我们。”少尉的语气很是尊敬,转身离开前还不忘敬礼。

每个人又由两位士兵押入了独立的休息室。那个少尉回头又问道:“对了长官,我忘记问了,我们准备礼服还是军装?”

“军装。”

任航也说道:“我也要军装。我是战舰驾驶员,我的是星际军装。”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晚餐。那个带少尉军衔的蒙面人示意大家入座,每个人的座椅后依旧站着两个士兵。满桌精美的菜肴,精致的餐具,温馨的烛光,暂时让任航忘记了自己在哪里。

一个穿着军装没挂军衔的蒙面人坐在了首位。他客气的点头向大家问好。

啪,那人打了个响指,大厅里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些蒙面侍者为任航他们倒上了红酒。

“我敬各位。”说罢那人一饮而尽。

白如墨众人也是很配和的干了自己的酒。

“酒,好酒。”任航赞道。

“呵呵,这是三战前的波尔多酒,现在波尔多已经是一片焦土,再不会有这么好的酒了,两百多年下来,这种酒已经是文物了。”

“您真是客气了。”白如墨恭敬地对那人说。

“不是我客气,其实是我占了你的光才喝到这酒。”

“这么说,我们真的有幸来到织女星?”

“很遗憾,你们确实在织女星。”

“干!”

任航,白如墨和那人交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而桌上的其他几人显然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他们嘴里吃着美食,喝着美酒,脸上却写着忧郁。

任航看奥莉薇亚没吃什么东西便给她添菜,“不好吃吗?”

“没有,只是有些伤感。”

白如墨转身对奥莉薇亚说:“奥莉,没什么,我们就要永远在一起。”他们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X!”任航心里狂骂,原来他们,我XXX!

白如墨看着夜光杯壁上挂着的红酒,不禁深深地将美酒余香贪婪的吸进鼻子里。“真好啊。”白如墨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伤感。他摸摸肩上的大校军衔,“你们果然厉害,连我的军衔都摸清楚了。”

“呵呵,送人衣服可要仔细点啊。”

任航说:“确实,我是这个少尉衔也没发错。”

白如墨突然站起身来,惊动了他身后守卫,两个士兵忙不迭逼上前将枪口抵在了白如墨的脑后。

那首座的蒙面人示意两个士兵退下,白如墨点头向他道谢,随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职责所在,添麻烦了。”

“你确实应该后悔了。”那人淡淡的说道,“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了。”

“虽然没有战死沙场马裹尸还有点遗憾,我不后悔,为了我的责任我不后悔。”

那人手中的夜光杯滑落在地,酒杯碎裂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清澈的回响。任航惊讶的看着蒙面人的眼睛在壁炉火焰的闪烁下竟然流出了眼泪。

黑衣人摘下自己的面罩,他是马途。

任航揉揉自己的眼睛,没错,这个确实是那个被砸烂的马途!

“狗日的!”任航一跃而起扑向马途,他身后的两个士兵迅速将他按在了餐桌上,任航挣扎着,“老东西?你都干了些什么?”

白如墨轻轻的推开按住任航的士兵,抱住了任航,把任航填进了他的座椅里。制止了任航的过激行为。

“原来真是你马长官。”

“老东西,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任航肩膀上四只手把压得死死的。

马途看看任航,眼神里充满了歉意,他没有向任航解释什么。只是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说:“我如果还是遮着脸坐在这里,这只会让我的歉意显得更加的渺小,也是对各位的不敬。”

白如墨自嘲的笑笑,问道“长官,我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的,这次我们部署的已经很周全了。”

“你们确实考虑的很周到,我本想修改航线让你们永远冬眠下去,可是没想到你们的竟然将制动导航模块居然制定为一次写入,无法修改的模块,看来你们的决心很大,不到目的地绝不回头啊。”

任航说道:“航线被修改只是在显示层面的修改?实质的飞行路线还是朝向这里的?”

“所以我只能在进入织女星防御射程内后采取那种极端手段了。”

“可是我看到你的尸体了?”

“你凭什么肯定就是我呢?”

“因为你的手表。”

“呵呵……任航,你很容易上当啊。”

白如墨追问道:“可是长官,那个内鬼是谁?”

“没有什么内鬼,都是为了联合政府的稳定。”

餐厅里的蒙面士兵和蒙面侍者都取下了面罩。那个上尉是个熟人,司徒。

马途带领餐厅的其他人庄重将右手护在了心口,白如墨等人也配合的行礼。

马途说:“我就在这送你们上路吧,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四周那先黑衣人齐声说道:“为了我们所守护的一切,我们愿意。”

…………

“我们必须要死?”任航摇晃着白如墨。

“任航,别这样!”奥莉薇亚试图将两人分开。

白一丁厉声道:“任航少尉,你要像个军人一样接受眼前的事实。结果是无法改变的,可这个过程你要自己把握,是像个英雄一样慷慨就义,还是和懦夫一样杀猪般被处死?”

任航松开了白如墨,“如果你们的忠诚都能被怀疑,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信任的?白如墨,东方总长不是很赏识你吗?他也不信任你吗?”

白一丁说:“所有织女星基地的编外人员一旦涉及到织女星的秘密都是要秘密处理的,何况我们不请自来的到了织女星?”

白如墨整理下被任航弄乱的衣服将奥莉薇亚揽入怀里,“我们已经知道了织女星的位置,只有我们死才是万无一失。”

“可是我们这样死有意义吗?我不怕死,可是我不甘心,死在战场上我无怨无悔,这样的死法,我真不甘心。”

白一丁说:“任航,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在战场上,死亡降临的太快,没有时间思考,而现在你有足够时间思考自己的死亡时你就害怕了吗?我们都在说为了我们守护的我们愿意牺牲一切,可是真的到了牺牲的时候你就后悔了吗?”

“不是!我是要让我的死亡更有意义。”

白如墨淡淡的说:“我到今天才明白父亲为什么给我起名如墨,黑和白有区别吗?战斗和死亡有区别吗?”

“只是这样的愚忠有意义吗?”

…………

任航他们没有被带回原先的牢房,马途说他们应该有英雄般的待遇。白如墨等人被留在了那幢大楼里,守卫也全部撤走,只有在大楼门口设了岗位。大楼内白如墨等人可以自由活动,马途临走时告诉他们,我擅自推迟了三天,还有三天。

白如墨的房门被轻轻的叩响。“请进。”

奥莉薇亚把头埋进白如墨的怀里说:“如墨,我们还有三天了。”

白如墨温柔轻抚着奥莉薇亚的秀发,“奥莉,要不是还有三天,我们也不会这样永远在一起了。”

“可是,我想看着你变老。”

“呵呵,那你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永远年轻了,不是吗?你总说害怕自己变成黄脸婆。”

白如墨的胸口传来一阵冰凉,他知道那是奥莉薇亚的泪水。泪水划过胸口,带走了白如墨的体温,冰冻了白如墨的心脏。白如墨的求生欲望突然从心底窜了起来,可他马上用那份信仰把这欲望压了下去。

奥莉薇亚来到床边,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如墨,我愿意,虽然没有朋友的祝福,没有上天的印证,没有牧师的承认……”

白如墨紧紧的抱住了奥莉薇亚,两个胸膛贴在一起呼吸着,此起彼伏的呼吸着。白如墨在奥莉薇亚耳边轻轻的说:“也没有政府的证书,我深深地爱着你,可是奥莉,我还不能。”

“为什么?”

“没有朋友的祝福,没有上天的印证,没有牧师的承认,即使是我自己染指你,对你来说都是玷污,我会恶心我自己。我很傻吧。”

“为什么?”

“我就是不能,我们的爱情,就像天上的白云,雪峰上的雪花一样圣洁,我不能去玷污。”

任航看着奥莉薇亚走进白如墨的房间,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静静的想着自己的一生,他突然觉得怎么已经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他感到了一丝欢愉,他开始同情那些被世俗爱情所牵绊的人们,他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潇洒,多么的脱俗。微笑过后,他又觉得自己是多么可悲,马上要死了,这世上居然没有任何值得眷恋的东西,如果自己死去,世界上就找不到一丝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如果有人会为他的死而流泪的话,也只有从小一起打嗝放屁的郑远翼了,自嘲可悲的人。

…………

已经是第三天了,他们每个人领到一颗药丸,奥莉薇亚说是氰化物,这东西会让死亡变得很平静,就像睡觉一样。时间安排在晚饭后。

晚饭,大家吃得很愉快,天南地北的交谈着,白一丁突然拔去了老成持重的外皮,开始给伊文婕琳讲起了荤笑话。他坏坏要给伊文婕琳讲一个故事,“这里面包含了武侠,三角恋,还涉及哲学,宗教等伦理的传奇故事。是我这辈子看过最精彩的小说了。”

“可是我们只有一顿饭的时间了……”

“足够了!”

伊文婕琳期待的看着白一丁,“副组,你快说吧!”

“呔!死秃驴!敢和贫道抢师太!看招!”

“……”

任航抱着两外四个不认识的同伴胡言乱语,不厌其烦的问着:“你叫什么来着?”五个人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半从少时的糗事到梦中的情人无所不谈了。

白如墨和奥莉薇亚坐在了餐桌的最后,和众人保持了一定距离,亲密的谈着两个人的秘密。

晚饭后,熄灯时间,就是服下氰化物的时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