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没有注意过租界的事情,只是大概知道些;前段看了《拉贝日记》电影,忽然才注意起租界这个事情。

最早的租界是在上海,1842年12月,英国驻上海的第一任领事巴福尔与清朝的上海道台宫慕久商议在民间租房做租界,由于清朝的软弱和无能,见洋人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致使最后英国的租界扩大,而且别的列强也跟着进行了租借中国土地,形成自己独立的商埠和机构。其后英国单方面修改《上海土地章程》,权力不断扩大,租界逐渐发展成为集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警务权、军事权于一体,租界形成了“国中之国”,中国政府是不得干涉租界中洋人的事情,租界适用的法律是其本国的法律,清朝根本没有资格去管洋人。在租界里是洋人的天下,什么都是洋人说了算,里面的“吃喝嫖赌抽”是洋人开的;如果是有罪犯逃入到了租界,中国政府是不能 够直接到租界抓人的,必须是由洋人的“巡捕房”去代为抓人。

租界最初的开埠就是贩卖鸦片,从19世纪40年代后半叶起,上海就已经取代广州,成为中国最大的鸦片走私贸易口岸。鸦片成为外国冒险家在上海的主要获利手段。上海开埠之初,在南京路和外滩的外国洋行,多数从事着鸦片贸易。 到了20世纪初,上海经营鸦片的土行、烟馆达到了1500余家,出现了土行多于茶店,烟馆多于饭馆的奇特现象。

据1862年的《北华捷报》报道:英国每年从上海掠夺的财富达1300万英镑,相当于英国从印度所获贸易利润的3倍,相当于英国1856年国家财政收入的一半多。在这1300万英镑中,约有百分之六十来自鸦片贸易。

租界既然有这么大的特权,所以国人也就利用起来,到民国时代,国共两党在租界都有秘密据点,各自活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共的最高机关初期也是利用了租界国府不能随便抓人的规矩,长期在租界活动。

毕竟租界在中国的几个大城市里都有,对中国的主权是一个耻辱,所以,虽然是在抗战的艰难时期,国府也在设法想收回租界的土地。

孙中山先生最先限制了外国租界的扩大和限制了租借期的延长,而五四运动又阻止了日本接收德国在山东的租界权利,从此收回租界的事情国府就注重起来。中日双方经过30多轮谈判.终于在1922年2月签订《中日解决山东悬案条约》,日本答应在条约实施后6个月内将胶澳租界和攫取的山东权益交还中国。至此,鲁案交涉基本结束。根据协议,1922年12月10日,“鲁案善后事宜督办公署”督办王正廷代表中国政府接收青岛,阔别多年的青岛回到了祖国怀抱。

其后,苏俄声明和中苏达成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国政府将天津、汉口的俄国租界收回。到1925年为止,北京政府利用一战的有利契机及局部有利的国际环境,共收回了5块租界和一块租借地。1925年6月11日,上海工商学联合会主持召开了有20万人参加的市民大会,通过了五排交涉案十七项条件.其主要内容为“永远撤退驻沪之英、日海陆军”,“华人在租界有言论、集会、出版之绝对自由”,“取消领事裁判权’,等等。以上海为中心的五册运动席卷全国,“收回租界和租借地”的呼声响遍神州。6月23日,广州沙基惨案发生后,广东革命政府迅速派员交涉,明确提出“将沙面租界交回广东政府接管",7月23日,外长胡汉民照会北京公使团,再次要求英法“交还沙面租界与广东政府’。

1927年4月国共分裂后,南京政府把国家独立统一作为追求的政治目标。8月13日,外交部长伍朝枢发表《关于满期条约之宣言》,表示“凡从前北京政府与各国所订各种不平等条约,现今再无存在之理,当由国民政府以正当之手续概予废除。至此等条约中规定修改期限,而现已期满者,更应即予终止。由国民政府与关系各国,分别改订新约,事后任何条约协定,非经国民政府缔结,概不发生效力”。外交部宣布了对待旧约的三条原则:“一、中华民国与各国间条约之已届满者当然废除,另订新约。二、其尚未期满者,国民政府应即以相当之手续解除而重订之。三、其旧约业已期而新约尚未订定者,应由国民政府另订适当临时办法,处理一切”。南京政府将旧约分为届期已满与届期未满两种情况分别处理,通过改订新约来达到废除旧约目的。

中英双方就英国设在镇江、威海卫和厦门三地租界进了谈判。镇江、厦门英租界虽在1927年已由中国接管,但尚未在法理上得以确认。外交部长王正廷与英国驻华大使蓝普森通过谈判,达成协议,最后从法理上完成了中国政府对镇江和厦门两租界的收回。

八年杭战,因为中国向日本及德意法西斯国家宣战,按照国际惯例,三国在华租界自然废止;中国加入盟国抗击法西斯,使中国的国际地位得到提高,加快了中国收回租界和租借地的步伐。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第二天即1941年12月9日,国民政府才随英美之后宣布对日作战.同时宣布“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中德、中意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这样.通过宣战,中国单方面宣布一批不平等条约作废,日、意在华租界失去存在根据。中国这种作法是在战争状态下采取的非常措施。按照国际惯例,战后通过双边法得到了确认。

1939年1月,英国向中国表示“准备于战争结束之后,根据互惠平等原则,与中国政府谈判废除治外法权,交还租界及修改条约”。1941年美国政府也表达了同样的态度。此时表态虽属空文,但对中国军民以精神上鼓舞。

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引起了远东国际关系的重大改变。美英等国在战争开始后,在战场上节节失利,而中国军民浴血抗战,牵制了大量日军南下,有力地配合了美英太平洋战场作战,中国战场的战略地位骤然上升。对此,美国总统罗斯福1942年在与其子谈话中说:“保持中国作战”是重要的,“没有中国,如果中国不行了,你想能有多少个师的日军腾出手来,他们去干什么?拿下澳大利亚,拿下印度,而那是像捡熟果子一样垂手可得。并直接攻向中东”,‘旧军将和纳粹在近东某些地带会师,把俄国完全切断,把埃及切掉,把所有通过地中海的通讯系统切断”。中国战略地位的上升.为改变中国的不平等地位创造了条件,废除不平等条约,收回租界和租借地成为中国战时外交的主要目标之一。

为了抓住有利的国际形势,国民政府各要员频繁活动,力图最快订立新约。1942年2月蒋介石访问印度,“印度之父”甘地对中国未获得平等地位而深感不平.甘地的这个态度被美英舆论报道。3月,外长宋子文访问美国,向美国政府表达中国希望立即废除旧约的意愿。4月,宋美龄在美国《纽约时报》发表《如是我观》一文,呼吁有关国家尽快废止在华特权。外交部长郭泰祺、驻美大使魏道明等也频繁活动。所有这些努力无疑加快了中国废除旧约、收回租界和租借地的步伐。

1942年10月,美英联合发表声明宣布了这一消息。之后,中美、中英经过谈判,于1943年1月11日分别签订条约,完成了有关国际法程序。

《中美关于取消美国在华治外法权及处理有关问题之条约》规定:北平使馆界以及上海与厦门公共租界之权利与义务移交给中国政府。《中英关于取消英国在华治外法权及其有关特权条约》规定:英国将北平使馆界以及天津、广州、上海、厦门租界的权利与义务放弃移交于中国。关于九龙租借地问题,中英在谈判中分歧较大,未列入条约,中国政府以照会形式提出保留,中国政府“保留日后提出讨论之权’。

在美英带动下,法国、比利时、挪威等国先后同中国签订新约,宣布放弃在华租界和租借地的权利与义务及其它各项特权。

至此,除九龙租借地外,西方列强在华租界和租借地全部由中国收回。这是中国在追求领土完整的道路上所取得的重大胜利。尽管此时中国大片领土已被日军占领,收回已无实际意义,但从法权的角度来看,这是中国领土完整的重要体现。

应当说,国民政府为收回各国在中国的租界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主要是通过谈判来解决租界到期的回收和与列强开战来回收土地的,但无论怎样,毕竟是进行了长期而艰苦的工作的。

中共倒是来不及在战争年代考虑这些问题,但是在沈阳解放时候就没有给美国领事馆好脸看,美国人最后灰溜溜走了。在渡江战役前,“紫石英”号英国军舰开入长江,因为纠葛被陶勇的部队开炮击伤,引起英国朝野上下的喧哗。丘吉尔甚至想要开来海军来教训中国,但是还是没有敢来。中共上层不知道是解放军先开了炮炸“紫石英”号,所以发表了一系列的声明谴责英国,并且扣留了英国军舰。老蒋听说了共军攻击“紫石英”号之后,对部下说:毛泽东是造反的出身,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共军这一炮,等于是打掉了所以外国列强的幻想,虽然列强欺负中国欺负惯了,还想保持点在中国的利益,但是碰上了中共,也就只有哑口。

由于中共要推翻过去的王朝,什么条约都不认,外国列强也就没有辙了,原来的租界全部就消失了。外蒙的问题毛泽东曾经向斯大林提出过回归中国的事情,奈何人家是经过了正式大选并且经过国府同意独立的,加上苏联的阻挠,最终没有使得外蒙回归。别说是租界了,连老赫想和中国弄个联合舰队,搞个长波电台,毛泽东也让他碰个鼻青脸肿。本来中国是可以借势收回香港和澳门的,但是毛泽东有意留下来这个地方,也有其深刻的用意的。到撒切尔趾高气扬的来中国,企图乘胜来要求推迟香港的交接,结果被老邓搞了个大马趴,于是1997香港平稳交接回到中国。洋人在中国租界的事情在中国一去不复返了。

据说,中国现在也在外国有租借别国的土地了,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内容于 2009-7-1 21:02:09 被读书略有心得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