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政策处于模糊状态 共同开发原则失效

lixuyue 收藏 0 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抓捕中国渔民成为了南海周边国家侵占中国南海权益海域的一张“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于冬、金微发自北京 6月20日上午11时,在我国南海传统疆界内海域捕鱼的8艘中国渔船,突然中断了通讯联系。事后了解到,3艘印尼武装船只强行登船,并扣押了8艘船上69人(也有报道说为77名),其中有2名女性。


6月2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此表达强烈不满,并要求印尼政府尽快释放中国渔民和渔船。然而,印尼方面态度依然强硬,截至6月28日发稿时间,仍未有印尼释放中国渔民与渔船的消息。


这不是印尼第一次在中国传统渔场抓捕中国渔民。三个月前的3月20日,被印尼非法扣押长达13个月的4名中国渔民,在中国驻印尼机构的持续努力下,才刚刚释放。


其实,在南海海上争议日益扩大的背景下,南海国家为达到非法控制我南海海域的目的,频频拿中国渔民开刀,轻则扣押人员、没收财产,重则开枪射击伤及生命。


印尼口气依然强硬


据印尼媒体报道,中国渔民目前被安置在印尼坤甸市的海洋与渔业监督所内,据说渔民扣押处今年3月份才建成,可容纳100人左右。


印尼《雅加达环球报》宣称,这些中国渔船不仅没有办理合法的手续,还违规使用被当地禁止的拖网捕鱼,这些被抓扣的渔民除面临高额的罚款外,还将被拘留一段时间,云云。


6月25日,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派出工作人员,前往坤甸看望被扣押的中国渔民,并与当地政府部门进行交涉,要求印尼有关部门尽快释放中国渔民与渔船。但是,据一名菲律宾消息人士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印尼方面依然没有松口,只是声称按照惯例,每艘船要留下1至2名渔民协助调查,其余人可先行释放回国。这名印尼官员最后强调,这只是惯例,至于此次是否会释放,他表示“会尽力而为”。


中国驻印尼使馆外交官员探望中国渔民时,印尼中国报纸《国际日报》记者也在现场。据这位记者报道,当使馆官员表示希望大家照顾好身体,并会让大家尽快返回祖国后,全体渔民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抓捕我渔民非常普遍


据悉,印尼抓捕中国渔民的海域为纳吐纳群岛海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发出口头抗议时强调,中国渔民是在中国南沙海域传统渔场内正常作业。


同时,据中国水产部门GPS定位系统显示,中国被扣押的8艘渔船当时都在中国传统渔场作业,并未如印尼方面所说的“侵犯了印尼的经济专署区”。印尼方面以前都默认了这一事实,但此次高调抓扣中国渔船的举动实属突然。


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则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实际上周边国家抓捕渔民的情况已经非常普遍。”作为南海问题著名历史学家,李国强曾多次赴南海调研,据他了解,在琼海市潭门镇至今都有些被抓的渔民未被释放。


不愿具名的南海支队人士也向本报透露,印尼零星抓扣我国渔船的事件也时有发生。“2000年以来,海南、福建、广东和广西四省区共有530多艘渔船被南海相关国家扣留,涉及渔民近6000名,经济损失惨重。


背后动机是强化所谓“主权”


据了解,除印尼外,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等东南亚国家都成立了专门的海洋维权机构,甚至直接动用军队控制周边海域。早在2008年底,印尼政府在海洋事务和渔业部内部设立了专门的抓捕局,配备了近30艘监督船,由一名海军少将负责协调各方行动,该局的船只多次窜入中国传统海域抓扣中国渔船。


“他们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实际体现了它们对这片海域的控制和管辖权,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他们认为的所谓主权宣誓。”一位中国海军人士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近些年来,南海周边国家不仅实际控制了南海,而且还实行法理吞并,包括向联合国提交划界线,注重国内法的建设等,“在实际控制的背景下,它们手上的筹码越来越多了。”


显然,南海周边国家频繁抓捕中国渔民的目的,是为了强化对南海争议海域的所谓“主权宣誓”。这是南海周边国家南海战略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它们侵占中国南海权益海域的一张有效的“王牌”。李国强研究员认为,印尼此类扣押中国渔民的行为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一方面给两国关系发展制造了麻烦;另一方面印尼的行为也起到了不良的示范作用。


南海维权需政策先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金微发自北京 我国南海渔业资源频遭周边吞噬,中国渔民深受南海周边国家武装船只骚扰,中国应该怎么办?近来,国内舆论频频出现强硬声音,有人士提出“在南海建军事机场、巡航港口”,加强在南海的军事存在。那么,南海困局是中国海军在南海缺乏有效的遏制性军事力量吗?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并不认为中国海军在南海缺乏军事手段。他向本报指出,目前,我国在军事上不输于南海周边任何国家,人民海军有足够的力量来维护主权利益。问题的关键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立场并未落到实处,甚至已经失效。


接受本报采访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海军人士对此亦深有感触。他说,我国对于南海的政策实际上处于模糊状态,“我们对南海没有明晰的政策,我们如果连蛋糕都不知道在哪,那怎么会清楚该如何拿刀去划。南海问题一定需要政策先行。”


对于实行渔业护航的声音,李国强认为,执法部门自然有保驾护航的职责,但是一天到晚派船跟着也不可能。作为执法部门,按正常程序来执法,宣誓主权、保护渔民。同时,渔民也应该按照法律来捕鱼。“目前,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海岛保护法》,这部可能即将出台的法律,对强化和巩固我国在南海的主权地位具有重大意义。”


在本报记者采访中,不少人士都表示,“南海问题需要长远、全面的规划,包括渔业、环保、油气开采以及突发事件的预案等等,如果没有这些全面的规划,多数时候我们只能是疲于应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