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跨国公司称中国企业是无力的竞争对手

edward_eric2001 收藏 1 273
导读:   在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俄罗斯科学院共同举办的“第三届中俄社会科学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认为,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实际上深刻地暴露了传统产业、高技术产业、以及以金融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三个支柱产业都出了问题。世界经济何时复苏关键在于要找到产业革命性的突破点。对于中国而言,不仅要发展高技术产业,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而且要长期努力将传统产业发展为“精致产业”,培育更多“精致企业”。   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世界经济“根系”不牢,虚拟经济的扩张最终依赖于实体经济的坚固性   



在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俄罗斯科学院共同举办的“第三届中俄社会科学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认为,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实际上深刻地暴露了传统产业、高技术产业、以及以金融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三个支柱产业都出了问题。世界经济何时复苏关键在于要找到产业革命性的突破点。对于中国而言,不仅要发展高技术产业,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而且要长期努力将传统产业发展为“精致产业”,培育更多“精致企业”。


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世界经济“根系”不牢,虚拟经济的扩张最终依赖于实体经济的坚固性


金碚打了个形象的比喻,他说,当迅速扩张的虚拟经济部分规模远远超过了实体经济部分,就像是一棵大树,树冠疯狂生长,枝繁叶茂,并大量吸收着阳光和空气的养分,一派乐观景象。但是,如果根系即实体经济不能随之而发达,则树木承受的风险将越来越大,一旦风力超过一定强度,大树就可能被强风吹倒,而无论其表面上如何粗壮和茂盛。


他认为,现阶段世界经济的“根系”仍然是发达而强大的传统产业和生长中的高技术产业的复合体。即使是最发达的美国,尽管高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但是,其整体经济也仍在很大程度上基于传统产业,当房地产业发生严重问题时,整个经济体系就陷入危机。所以,任何“创新”包括“金融创新”,都不能脱离实体经济的这一现实基础。金融虚拟经济的扩张最终依赖于实体经济的坚固性。


金碚强调,世界经济在短时期恢复到2007年前的景象是不容易的。他分析说,金融的信心基于实体经济,现在实体经济产业突破的前景不明朗。关于当代产业的技术支撑基础,特别是关于高技术产业的运行规则和可行的商业模式,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搞清楚,因此,在实践中必然产生一系列矛盾。这一问题至今仍是关系到世界经济和我国经济未来10年—20年产业发展路径的最大“谜团”。如果不能解开这一“谜团”,恢复金融信心将遇到深刻的障碍,国家政策如何应对也成了难题。


照此逻辑,世界经济处在三难境地:我们离不开传统产业,而传统产业确实面临着资源环境和成本推进的压力;我们需要高技术产业,但高技术产业的盈利模式和投资回报确定性尚待形成;以金融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本应为传统产业和高技术产业服务,却出现了自我循环和膨胀。


中国在实体经济层面增长空间很大,但须解决产业结构演变和企业的持续竞争力提升问题


现在强调中国率先走出危机的呼声很高,金碚认为,中国在实体经济层面确实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因为中国正在面临和将要面临的几乎一切重大和长远的经济社会问题的解决,都高度依赖于工业的长足发展。只有一个发达的工业基础,才能解决中国的城市化、交通运输、国土整治、资源开发,水利工程、环境保护和国土治理,乃至国家安全、民生福利等问题。所以,建设更为强大的工业,仍然是相当长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中心内容。而且,从工业本身的技术特征看,中国工业总体上仍处于规模收益递增时期。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增加工业投资和扩大工业规模仍然具有客观必然性和效益合理性。


但中国实体经济目前也遇到两个基本问题:产业结构演变和企业的持续竞争力提升。从长远看,中国产业要升级,现实来看,中国是一个有着13亿多人口、人均收入还很低的发展中国家,产业升级不可能放弃传统产业,或是传统产业中的低端部门。金碚表示,“产业升级的经济学意义:主要不是用高新技术产业替代传统产业。在现阶段,传统产业还不是必须淘汰的‘夕阳’产业,而高技术产业也未必一定是比传统产业更具有商业前景的产业。传统产业必须在与新技术和高技术产业的共存中‘复兴’,而不是很快走向‘衰亡’。”

中国面临的另一个现实是,企业尽管有了很大的发展,甚至也有企业进入世界500强企业行列,但总体上看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还不强。麦肯锡公司 2008年4月进行的一个全球性调查表明,世界跨国公司中77%的高管认为,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主要来源于低生产成本。而相当大比例的跨国公司认为,中国企业还不是它们的竞争对手,它们称中国企业为“一个无力的竞争对手”。


基于上述两个问题的分析,金碚认为中国未来改革开放要解决的中国产业发展的战略问题是,不仅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产业结构升级,也要长期努力将传统产业发展为“精致产业”,培育更多“精致企业”。


中国之路:形成“精致产业”培育“精致企业”与创新、发展高技术产业并进


由于中国仅仅用30年的时间差不多走过了世界工业化200年—300年的历史,所以金碚认为,发展过程的“压缩性”和“急速性”导致了中国产业规模的迅速扩张。由于极度压缩了发展过程,使得中国产业发展和企业竞争力的培育具有不可避免的“速生”性质和“浅层化”现象。尽管中国各产业的增长实现了巨大的广度扩张,但其体质尚不够强健。从产业结构的统计数据看,可以认为中国已经进入工业化的中期阶段,但缺乏“精致产业”和“精致企业”,是中国工业长期发展的一个突出问题。


在金碚看来,无论是发展高技术产业,还是培育“精致产业”和“精致企业”,都必须要有自主技术。中国发展自主技术必须解决的最基本问题是资源和环境约束条件下的中国产业发展长期战略。中国的资源禀赋特别是一次能源结构与从西方国家转移过来的工业技术路线之间具有很大偏差。所以,中国在工业化现阶段,如何以更科学可行的方式来加速工业化,通过更高效率地利用资源来根本解决资源问题就显得至关重要。工业成本上升是工业化进程中迟早要遭遇的问题,中国最根本的出路是激励和培育起各产业和企业通过提升自身效率来消化成本上升因素的能力。这将是中国未来的改革开放所要解决的最根本问题之一。


对于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金碚认为,形成“精致产业”和“精致企业”的重要性同创新、同发展高技术产业一样具有决定性意义。创新具有“创造性毁灭”的性质,但也有“创造性连续”的性质,而后者就表现为形成“精致产业”和“精致企业”的雄厚竞争力基础结构。关键是要解决一个创新均衡机制问题:一方面要有投资者预期回报的足够动力,另一方面要有创新适度的有效约束,只有这样,才能促使中国的产业升级沿着可行路径延展,中国才会走上新一轮的持续经济增长道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