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二十二节撞六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二公子,看来我等还是去找找那涂师傅的好。”章成把罗承续拉到了一边说道。


“也行,那问问那人这涂师傅的具体的位置好了。”罗承续很快做出了决定,他不希望在这里等上三天之久。那真是浪费生命。于是章成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与地家伙问了起来。


“这涂师傅可是去了哪里吃酒?”


“你们是何人啊。要寻那涂师傅不可。”汉子不快道。


“我等乃是宁波人士。”章成奈着性子与那汉子回话。并在手底下放上了几个铜钱于那汉子的手上。结果这招效果不错。可上那汉子神态都变了。


“西北蒋村!”汉子愉快的回道:“不知道他现在可有渴得高了。”


于是在汉子这里问到了居体的地点之后一行人离开了铁匠铺。此时午时已过,几人都饥饿难受。所以找了个摊子准备吃东西。


一行人找了个小混沌摊子就坐了下来。点了些东西就开始吃了起来,但是吃着吃着章成突然小声的对罗承续道。


“二公子。有些人盯着咱们。”


“勿打草惊蛇。”罗承续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惊着自己一行人,这实在让他有些吃惊。他的脑子快速的转了起来,是什么样的人会跟踪自己呢,在他的脑子里很快闪过了一些很NB的人物。如锦衣卫,东厂,西厂。必近在后世的影视里他们可都是热门的人物呢。大凡武侠、神怪片里他们都会有出场。但是很快这些强人一个个的超出了自己的视线。自己是什么人?才多大的势力,哪里能够引起那些N人的注意力。估计也只有象南方的林凤那些人估计才能够引起他们的注意力吧。其实罗承续不知道,明代的特务机构的注意力全都在国内。以至于朝鲜战争的时候居然连猴子叫什么都会搞错,便是对付海盗他们也是极不上心。所以才会在抗倭一事上使得军队极其被动。


“可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


“不象是武林的人士。”章成本就是镖行出身的,自然对于十里八家的习武之人极为熟悉。这些人行事估计会有一些特殊的暗号或是潜规则什么的。


“哦,难不成是官府的?”罗承续心跳一下子加快了起来。


“也不象。手法不甚利落。看样子是下船的时候盯上的。”章成看来并不怎么在意目前的麻烦。显然是对方的手法过次,但是罗承续怕惊动对方,所以不敢乱动,只敢以余光四处寻找。任他左右注意却是无法发现对方。


“要不,我们就便走了吧。没有必要平白的为自己找麻烦。”罗承续小声道。


“也好。”章成想了想,给手下们打了手势。本来他们镖行就有手势不少用于联络,现在经罗承续一改动就更丰富了。其本上只是用两只手与一些道具的话平常说话都没有太大的问题。手下几人马上会意,于是章成大叫道:“老板算帐。”


几桌人先后起身,但是却各有时间。等到最后桌起身的时候罗承续一行人已是走了一刻钟了。而那盯捎的几人也急切了起来。其中两个马上跟了上去。而另外的两人则去报告消息。但是此时罗承续已经犯下的第一个错误。没有乘人少的时候一次除去这些家伙,但是同时的情况主要是不想惹事,所以也算是情有可原。章成虽然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是有些犹豫,所以也没有坚持。


几人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就顺着小路一路向西而去。蒋村他们并不认识,所以一路都是问着路前进的,这给他们带来了真正的灾难。


两个盯捎的人出了集市之后便发现罗承续一行人不见了。于是他们更加确定这些人有可能是肥羊。要不然哪里能够请到如此厉害的供奉。不过他始终没有意识到这些人与平常他们所接触到了肥羊的分别。


“这厮倒是跑得快,怎办?”其中一个长着三角眼的矮瘦者开口道。


“还有怎么办,找啊。待会儿牛大来了见不着人,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另一个则长着满脸的麻子,白白胖胖的。


三角眼一下子没有主意:“这如何找啊。”


“没事,问问便是,六哥说了那些人不是本地人士。想来一定会问路的。你我便就在这里等着,来人便问便是了。当可知道其要去何处。”


“也好。”


……


“二公子。我们今日怕是‘撞六市’了!”章成听完了后面过来的几人的话之后来到了罗承续的面前说道。


“哦,何为撞六市?”罗承续哪里能够明白明代的黑话啊。


“我等怕是碰上了那打行?”


“打行?那是哪一行?”罗承续听了新鲜,还有这行业?


“二公子有所不知,这打行其实并非是一行。乃是一些市井之辈,并日里好吃懒作者集聚一起,横行地方,胡作非为。自成化年后便结党联群,内推一人为首。平日里骗、讹、抢、打无恶不作。良善之家一但被其盯上,轻者财货不保,重者家破人亡。街市百姓被其横索酒食财物者不计其数,稍不厌足,公行殴辱,善良被其破家者,俱可指数。”


“我大明还有如此恶棍?”罗承续惊呆了。这不就是后世的黑社会的明代版吗。


“这还不止,这帮恶众分列某处某班,肆行强横。一人有不逞,则呼类共为抨,不残伤人不已。其打人有特殊伎俩,或击胸肋,或击腰背、下腹,中伤各有期限,或三月死,或五月死,或十月死、一年死,实可谓刻期不爽也。”


“这还了得,这天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罗承续愤怒了。


“王法?二公子莫要天真了,此辈极为聪明。他们极少使用兵器,也从不在现场便欧人致死。便是官府擒住也无能为力,还要提防其报复。便是朝庭官员之家也常被其放火抢掠。盖因其背后皆有强源相助其力。”


“那这些便是杭州的打行?”罗承续算是明白了。他碰上了这个时代的古惑仔了。


“当无错。这杭州有三霸,为龙、虎和蛇。”


“龙虎蛇。”罗承续显然把眼前的危险当成了趣闻来听了。


“对,其便是‘一条龙’的胡龙,‘飞天虎’韩朝臣和‘地扁蛇’朱观。”


“那这些人是哪些呢?”


“难说,无论是谁人都难以对付。”章成显然对于这些江湖上的事情非常了了解。在罗承续这里真如武林大百科全书一样。


“那以章大哥认为我们当如何应付呢。”罗承续对于这个时代的了解全都是外国的,反道对自己的国家一无所知。所以这些平常街头巷尾里的呈情只要上不了历史书的他统统不知道。


“唯有避开其人,不如我等到蒋村找到了那涂大力之后便取道富阳,再乘船南下,便无忧也。如何?”


“也好,就依你所言。”罗承续并不了解周边的地理,无法做出判断,那么一个在罗辑上看来没有问题的意见显然就是最好的意见。只是他们也不知道其实有的时候外力也是重要的决定性因素。


于是一行人在章成的建议之下开始更快的前进。


……


“快说,人呢?”一个头光光,连眉毛都没有的恶汉坐在了罗承续一行人刚刚吃过东西的小摊上。在他的后面站着十几个身高体壮的恶汉。摊主早已经吓得两脚发软不敢作声了。而周边百米之内无人敢接近这里。


“他,他们……”刚才负责盯梢的两个人此时象个小鸡一样战战兢兢的站在这几十个恶汉的面前。


“他们如何了?”无毛恶汉沉声道。


“他们,跑,跑了。”


“跑了。”无毛恶汉大声叫道。吓得两个盯梢的家伙各抖了一下。


“是,是跑了。不……不是的。我们打听到了他们要去的地方。”


“哦,哪里?”


“他,他们四处寻人便问蒋村。看来当是想去蒋村。”


“蒋村,去那里作甚?”无毛恶汉虽恶,却不傻。如果眼前的几个小弟的判断正确的话,那么那些肥羊的话那去蒋船就难以说得通了,蒋村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出产。


“你们可看清楚了,他们真是肥羊?”


“这,这……”这时三角眼与麻子脸一时犯了难。他们只是以常理判断,有时这些判断很有可能出错,但是如果在眼前这煞神这里出了错,那真是死都不晓得怎么死的。所以谁都不敢担这个责任。


“快说。”


“是是是,那些人都是大汉,没有一个女人,必不是来省亲的。且身上背着不少东西。行色匆忙、一下船便打听姓涂的铁匠,说是要打一些东西。小人知道那姓涂的铁匠平日里仗着自己手艺好,打的东西要贵一些。而这些人一来便打听这姓涂的。想来当是有些钱财。”


这时一个恶汉走到了无毛恶汉的向边咬着他的耳朵说了些什么。很快无毛恶汉就点了点头。于是那个恶汉就走了开去。过了一会儿才回来又在那无毛恶汉耳朵边咬了咬。只见无毛恶汉不住的点头。


“吴溜,就照你说的办吧。可得快些回来。”无毛恶汉说完就走了。而他身后的恶汉也走了几个。但是依然有十几个留了下来。


“六哥,你在头领面前说了什么啊。”麻子脸见到了无毛恶汉一走立马放松了下来。


“说了什么,还不是帮你们补漏。若是依靠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我怕是早被牛大给赶出门了。还不跟我去干活。”


“是是,六哥您老走计谋哪里是我等这些人想得到的。以后还要多多的仰仗六哥。”


“知道便好。还不快走。”


“是是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