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六,游击队侦察员宋双喜2

北方老驼 收藏 1 2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画眉心灵,她把大太太的话记在心里慢慢琢磨,吃饭穿衣也按大太太教的去做,刘氏见画眉心慧如兰、冰雪聪明,心中十分高兴。“画眉,要不我教你识字吧?” 画眉七岁的时候,秦凤娇曾让秦天喜请个私塾先生教画眉和冷长生识字。秦天喜图便宜,请了邻村一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老头教过画眉和冷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一天,宋双喜执行任务路过家门口,在家里住了一晚上。他娘和他唠家常,说住在油坊镇的姨姐秀莲嫁给了皇协军的一个团长,现在搬到怀宁城住了。宋双喜灵机一动:要是能说服姨姐夫把皇协军的一个团拉出来,自己不就立了天大的功劳?于是,便把自己的想法向葛金作了汇报。葛金觉得宋双喜的想法虽好,但策动一个团的伪军起义,怕是没那么容易,说等他向上级汇报后再做决定。

宋双喜觉得葛金是前怕狼后怕虎,如此好的机会,错过了去哪儿再找呀?不妨自己先进城找姨妹打探一下情况,如果事情做成了,也好让葛金和同志们瞧瞧自己的本事。于是,宋双喜也没和葛金打招呼,悄悄离开游击队,独自一人来到怀宁城。

宋双喜十三岁外出拜师学艺,一走便是十年,因此,他敲开胡广义家的院门时,秀莲没有立刻认出他。待宋双喜报出家门,秀莲才惊喜地说:“我说看上去咋这么面熟呢?原来是双喜呀?快进屋来。”

宋双喜见屋里只有秀莲一个人,“姐,听说你嫁了个皇协军的团长,他不在家呀?”

“他白天在队伍上,晚上才回来。”多年未见,秀莲向宋双喜问起他这些年的情况,宋双喜一一道来,只是隐瞒了他参加了游击队,在游击队当侦察员的事。

姐弟俩聊了一会儿,秀莲看天色不早了,让宋双喜先坐着,自己上街割了肉、买了菜、打了酒。刚做好饭,胡广义和李丁回来了,秀莲把宋双喜给胡广义做了介绍,胡广义也听秀莲说起过她有个出门拜师学艺的姨弟,对宋双喜特别热情,让李丁一同坐下,三个人边喝酒边聊起来。

胡广义行伍出身,极喜欢练武之人,与宋双喜聊得甚是投机。喝到兴起时,问宋双喜道:“双喜,姐夫今天与你一见如故,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给姐夫个面子不?”

宋双喜呵呵一笑,“我是个粗人,姐夫有啥话就直说吧。”

“我这一生,最羡慕和敬佩的便是有真功夫的。听你姐说你少小离家,外出拜师学艺十载,想来必定学得一身真功夫了?不知能否露两手给姐夫开开眼?”胡广义的眼神里充满了敬慕。

宋双喜生性张扬,又喝到了七分醉,站起来哈哈笑道:“这有啥难的?功夫在咱自己身上,姐夫想看,我就随便玩两手吧。”

胡广义和李丁随宋双喜来到院里,宋双喜先练了一趟拳,胡广义看不出门道,只觉得那拳飘逸舒展,甚是好看,便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宋双喜双拳一抱,“姐夫见笑了,这不过是花架子而已。”

李丁在旁边说:“大哥拳打得如此好,还说是花架子?那大哥能不能*真功夫,也好让团长和我开开眼界。”

宋双喜呵呵一笑,在地上找找,见屋檐下有块青砖,拿起来端详一下,猛地一挥手,将那青砖劈下一角,然后将劈下的一小块捡起,放在掌心用力一撮,那砖便化成一团粉末。胡广义和李丁见了,惊叹地叫道:“真功夫,这才叫真功夫呢!”

“这是硬功,我再给你们见识一下轻功吧。”宋双喜一时兴起,吸一口气,小跑几步,用手一搭,纵身翻上六尺高的院墙。

胡广义和李丁见宋双喜功夫精湛,齐声叫好。吃过饭后,胡广义安顿李丁说:“李丁,你去把被子铺好,晚上让双喜到你那屋和你睡。”又对秀莲说:“秀莲,你给我们重新沏壶茶来,我和双喜再聊一会儿。”

秀莲重新沏壶茶端上来说:“你们慢慢聊,我到里屋去了。”

胡广义端起茶碗喝一口,“双喜呀,你刚才说你学艺回来一直在家种地,当真吗?”

宋双喜微微一笑,“怎么,姐夫不信?”

胡广义感叹地摇摇头,“不是不信,姐夫是觉得你可惜呀!你说像你这样身怀绝技的人去种地,真好比用千里马拉磨,拿开山斧劈柴了。”

宋双喜故意叹息一声,“如今这兵荒马乱的,能安安生生的种地,已经是福分了。”

胡广义想了想说:“双喜,姐夫当兵出身,说话喜欢直来直去。如果你愿意,就到姐夫手下来当差吧。虽说好男不当兵,但那得看是对谁说的。就凭你的一身功夫,我保证三个月让你当排长,半年让你当连长,一年之后弄个营长让你当当。你看如何?”

宋双喜是个急性子,恨不得今天说服了胡广义,胡广义明天便把皇协军拉出去改编了八路军。他摇摇头说:“姐夫的好意兄弟心领了,只是姐夫的队伍是皇协军,皇协军是受日本人管辖的,所以……”

“兄弟对日本人有成见?”胡广义见宋双喜言语支吾,问道。

宋双喜也不隐瞒,“是呀!日本人到我们村上祸害过,打过我爹,烧了我家的房子。姐夫说我能认贼作父,再帮着日本人祸害咱中国人吗?”

胡广义听得脸一红,面带愧色说道:“兄弟这是话里有话吧?”

宋双喜见胡广义还懂得些廉耻,心说有门儿。正想继续说下去,秀莲在里屋听到他们的谈话,出来打岔说:“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有啥话明天再唠。”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