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六十九章 尘埃落定(完)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刘宏走上嘉德殿,消瘦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二字。   也难怪,凉州战事缠绵了这么些日子,这花费的可都是自己的钱啊!本来凉州那种蛮夷之地,乱就乱吧!和他的洛阳也没有什关系,可这回啊!却是韩遂直接打到了三辅,倒是让他着急了一回。可现在啊!韩遂已经杀了北宫伯玉、边章。看样子,以后倒是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刘宏走上嘉德殿,消瘦的脸上,写满了兴奋二字。

也难怪,凉州战事缠绵了这么些日子,这花费的可都是自己的钱啊!本来凉州那种蛮夷之地,乱就乱吧!和他的洛阳也没有什关系,可这回啊!却是韩遂直接打到了三辅,倒是让他着急了一回。可现在啊!韩遂已经杀了北宫伯玉、边章。看样子,以后倒是不会反了,凉州安定了,这钱也就省下了。

视满朝文武若无物一般,径直坐在丹陛之上,直到文武三拜九叩完毕,才张嘴说道:“各位爱卿,现在就说说,今天有什么事情朝议?”

“陛下,臣袁隗有本要奏。自从金城一战结束,叛贼韩遂斩杀贼首北宫伯玉、边章求和,韩遂本是金城名士,自称是受了北宫伯玉的要挟,才会从贼起兵,反抗大汉。可现在却感到大汉正如日中之天一般,顿觉当初荒唐。现在诚心求和,北宫伯玉、边章的人头就表示了他的诚意。现如今求和使者郭宠就在洛阳候着,等待陛下招安,好再为大汉出力尽忠。”袁隗第一个就站了出来,这次郭宠前来,可没少送他袁府钱财,他自是得尽快给人家把事情办好。

“陛下,袁司空说得有理,凉州也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则朝廷的国库就有些紧张了。”张让也在后面帮起了腔,韩遂这人倒是精细,满朝文武凡是能说气话的,一个都没有落下。

“阿父,说的有理。这样,传旨下去,就任命韩遂为武威太守好了,不过再让他给我送上三十万贯,毕竟朕也不能亏了本。”刘宏笑笑,正好宰这个韩遂一下。

“陛下,臣也有本奏。”何进看着张让和袁隗得意劲,就感觉很不舒服,可他也收了郭宠送来的钱财,自然也不会说韩遂的事情。趁着刘宏高兴,就想着把自己一系的人马现在都安顿一下。

“大将军有事,那就说吧!”刘宏现在也是高兴,爽快的说道。

“陛下,凉州战事结束了,可有功之臣还没有赏赐,趁着这个机会倒是也该赏赐一下”

“嗯…大将军说的是,张温已经擢升了太尉,你再说下其余人的,让朕听听。你是大将军,主掌兵事,顺便也说说你的意思。”

“陛下,张太尉就不说了。接下来就是陶谦,防守长安,以三万弱旅顶住了贼首北宫伯玉十几万叛贼的进攻,保住了长安。臣表奏他为徐州刺史。”

刘宏听着点点头,“陶谦确实不错,就让他去徐州吧!”

“臣再表奏孙坚为扬州刺史,此次凉州战事,孙坚孙文台勇如猛虎,身先士卒,斩杀叛贼无数…”

“等等,”张让忽然站了出来,尖声说道:“陛下,先前周慎就是和这个孙坚一起攻击的韩遂,可是此人却和周慎那个废物一起损兵折将,坠了咱朝廷的雄风,此人当治罪!”

“胡说!”何进忍不住了,“陛下,你也是见过张太尉当时的军报的,孙坚当时力劝周慎,可周慎却没有听,这才导致了兵败,说起来,孙坚在这件事情上,非但无过,还是有功。”

“陛下,大将军所言句句属实,当时的确如此。”张温皱皱眉,只好勉强的站了出来。

“那也该治他孙坚劝谏不力的罪。”张让依旧是不肯罢休

“行了。”刘宏一看到这些臣子争吵就感到心烦,决断说道:“吵吵闹闹像什么话!依着

朕的意思,孙坚虽是有功,但是也有罪。功过相抵,不赏也不罚。如何?”

“陛下英明!”张让兴奋的喊道,拿着眼睛瞧瞧何进。那意思是说,我自不会让你的所有羽翼都得意的。

何进狠狠的瞪了一下张让,再看了看有些焦急的张温,又说道:“臣还要举荐武猛校尉张信为陈郡太守。二路援军虽然只有区区两千人,可死守金城近两个月,还阵斩了韩遂麾下大将数人。战功卓绝,理该受赏。”

刘宏皱了皱眉,先前陶谦擢升为徐州刺史,那是给何进一些面子。他实在不想再增加这个大舅哥的实力了,否则真的就有些不妙了。刚才张让参奏孙坚,说句实话那里就有些他的意思在里面。可现在这个张信吗…刘宏赶紧给张让使眼色。

张让自是看见了,顿时阴阳怪气道:“大将军这话可就说的有些不对了,那张信再怎么厉害,毕竟只是十四岁的小孩子,且不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些水分。就是说的是真的,一个武夫而已,又怎么能做的咱大汉的太守。”

“陛下,据臣所知,这张信并非是单纯的武夫,而是文武双全的奇才。”蔡邕站了出来,他早就和张温交谈过,又是极为的喜欢张信,自是会帮着忙。说道:“陛下,那张信臣自小就认识,四岁就能作诗,当时的两首诗,臣和王子师都是自愧不如。这几年虽是不见,臣还以为他只是少年得意,现在已经不行了。可前些日子,张信又作了一首,臣看了顿觉爱不释手,默写下来,就一直带在身上。陛下,请看…”

说着话,从大袖中取出绣简一卷,高捧过头顶。

“阿父,呈上来!”

张让连忙佝偻着身子,走下丹陛,从蔡邕手中接过竹简。

“好!果然是好字!”刘宏接过匆匆一看,不禁叫好道:“太傅的飞白体是越来越精绝了。”

“陛下,臣是让你看上面的诗文,而不是臣的字。”蔡邕苦笑了一声,提醒道。

“哦….”刘宏脸红了一下,又仔细的看了起来。

两汉时代,特别是在西汉早期,黄老之术可说是皇室必读的文章。

自董仲舒之后,虽说儒学兴起,但对于皇室而言。却是外尊儒术。内尊黄老。故而每个皇帝都曾经诵读过《道德经》。即便是汉帝刘宏,也不例外。接过绣简翻阅之后,汉帝刘宏连连点头,时而又轻轻摇头。

半晌,刘宏抬起头,“这个我就不说什么了,你们也拿下去瞧瞧…”

自有东观博士接过,仔细品评。朝臣们也围了过去,点头晃脑的默吟。张温则站在一旁,微笑不已。

此时一个面貌清秀的大臣站了出来,是东观令卢植。

卢植以经学闻名,在文人士子当中也是声望不小,并且他和蔡邕也是知交好友。

而卢植此时也站出来,恭敬的说:“启禀吾皇万岁,臣观此诗文,确实不错。以此观之,那张信确实如大将军所说,文武全才。”

“卢植大人所言非虚,臣等也是如此认为……”东观博士,大都以蔡邕为马首瞻。

可以说有一大半是以蔡学生而自居,剩下的那些人,或是钻研经学,却以卢植为师。

“不会是这个张信抄袭的吧!“张让看这形势不对,又是尖声的说了一句。

“废话!你可曾见过这样的诗句,要是抄袭的,老夫愿意赌上自己的这可人头。”蔡邕老头已经是气的发抖了。

刘宏愣了愣,看来这回不赏还是不行了,可心里实在是不愿意啊!

张让眨了眨眼睛,“陛下,按说张信战功卓著,赏个太守也是应该,可毕竟是只有十四岁,经验不足,将一个郡的民生交给他治理,怕是有些问题。依着老奴的意思,还不如让他先做个县令,积攒些经验,等年纪再长些,再升迁他为太守吧!老奴倒是举荐董卓为太守,董中郎将火烧边章叛军十几万,说起来也是立了大功。”

“胡说,先前张信已是校尉,你可曾听闻让一个校尉去做小小的县令?这是屈才了,望陛下深思。”何进愤怒的说道。张让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恨了,张信是年纪小,可说起来那是他何进的门生。你张让只要是收了钱,还管年纪小不小,怕是只要喂饱了,就算是个襁褓中的婴儿,你也能放个刺史去做。再说了,那董卓可是他的人,他张让紧张个是么劲啊!

“行了,董卓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张信是张太尉的公子,咱们还是听听他是怎么说的。”刘宏眼带威胁的看了看沉默着的张温。

“陛下,人说举贤不避私情,臣子虽是年幼,可金城一战谁不知道他的赫赫威名,再说了自小臣子的学识也是极为了得的,这些刚才大家也已经见识过了。臣说句不知羞的话,以臣子的才能,做个小小的太守怕是有些委屈了。要是陛下还是因为臣子的年龄小,依着臣的意思,就罢免了小儿的说有官职,让他归家给臣养老送终吧!”张温也是注意到了刘宏眼中的神色,可却是咬牙说出了这番话。

张温的这番话说的可是毒啊!先是夸了一下张信的才能,接着又说让张信回家。这明摆着就是以退为进的套路啊.若是让张信回家,罢免了他说有的职务,且不说张信的战功赫赫,朝堂民间都是知晓的,就是真的罢免了,也会让所有为大汉的人感到灰心,说他刘宏无德,就算是刘宏再糊涂,这点事情也是明白的。若是同意了张信去任太守,可谁都能看出来,此时他刘宏的不情愿,这不明摆着让他为难么?

也是奇怪了,这张温平时的机灵哪里去了?难道看不出此刻刘宏不想让张信去当太守,他就不怕以后在朝堂上刘宏给他小鞋穿!

“好…张卿家果然深知朕的意思,好个举贤不避私情,看来张爱卿还是大汉的忠臣啊!”刘宏狠狠的说道,那话里的意思谁都听的懂。

“陛下过奖了,微臣惶恐!”张温哪能听不出来,却依旧是装傻充愣的跪了下来。

“好了,你起来吧!”刘宏不耐的对着张温说了一句,又转过头对着张让使了一个眼色,说道:“阿父,那你看豫州那里的太守是不是出缺。”

“哦!老奴忽然想了起来,陛下您让个月不是将陈郡太守的职位刚刚买了出去吗?陛下是讲求诚信之人,自是不能出尔反尔不是!现在怕是只能等到什么时候有了空缺,再让张信去上任了。”

其实张让的这话也说得有意思,你张信不是要想做太守吗?也不是没有办法,可这太守现在已经被人买去了,那你就来花钱买回去,可要是你真的掏了钱,那以后人家知道了,还有谁会瞧的起你!

“哎…还真是有这回事情,可这些日子啊!朕倒是忙的很,把这件事情都给忘记了。现在怎么办啊?这得让朕好好想想了。”刘宏暗笑了一下,装作深思的样子,也不管下面气的咬牙的何进、张温等人。

蔡邕无奈的看了一下刘宏,缓缓的摇了摇头,说起来刘宏还是他的学生,可真是恨铁不成钢啊!买官售爵的事情都能说出来,也不知道张让到底是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也不知道检点一下。那种事情能在这种场合说吗?就是做了,你也得在底下说啊!就不怕朝臣们失望嘛。

“陛下,前些日子您不是要老臣教授协王子读书吗?老臣自己已经年老,怕是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了。倒是可以举荐一人来代替老夫…”

“谁,老师你快说。”刘宏这时到是急了,那刘协是他的心头肉,自是喜爱。可现在刘辩和刘协都在跟着王越学习剑法,读书识字还是没人教。为人父母的又有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文武全才,他张温的儿子可以,他刘宏出自帝王家,自是比他还要强!

“老臣举荐的是青州北海人孔融孔文举,此人传说是孔圣人的后代,来往的又是陆季宁、

郑康成这样的名家,又是建安七子中的人物。所作诗歌极为华丽,为人也是憨直、淳朴。用这样的人来教授两位王子的文事,想来自是不会错吧!”

“臣也是曾经听闻过此人的名号,蔡太傅所言非虚,那孔文举果是了得的人物。”刘宏还未说话,卢植也上前一步赞了一声孔融。

“那好,明日就传召这个孔文举,让他来洛阳教授协王子读书。”刘宏听的是眉开言笑。

“陛下,只是那孔融如今是北海太守,若是传召了他,谁去作北海的太守啊?”

“陛下,臣举荐张信为北海太守,择日赴任青州。”何进一看,哪能不明白蔡邕此番的深意,赶忙趁机上前禀报。

“好吧!就擢升张信为北海太守,十天之后就去赴任吧!”刘宏也是没办法,刚才的话都说了,也没办法出尔反尔了。也罢!那青州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又离着洛阳甚远,就让张信去那个鬼地方吧!免得见了心烦。

“陛下圣明!”张温、何进、卢植、蔡邕赶忙跪下,就怕是刘宏反悔似的。

“陛下声名”其余清流、何进一系也跟着跪下了,袁家的一系看着,知道是木已成舟,也只好赶着跪了下来。

“都起来吧!若是无事,就此退朝吧!”刘宏说了一句,转身就和张让出了嘉德殿。

袁隗看了看张温,狠狠的甩了一下袖子,带着自己的几名亲信,也离开了嘉德殿。

“大将军,伯喈兄还有卢侍郎,张某就不说什么感谢的话了,总之以后有什么事就请吩咐,张某自会竭尽全力帮忙。”等着朝臣们走得差不多了,张温走到了何进三人前,感激的拱手行了一礼。

“伯慎看你说的,咱们还用得着这么见外么?令公子怎么说也是我的侄子么,我不帮他也说不过去呀。”何进爽朗的笑了一声,又说道:“只是这次张让从中作梗,没给令公子找个好地方,我这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陶恭祖好歹也是徐州的刺史,徐州相距青州也不是太远,想着也能照顾的上。”还没到等张温说些什么,蔡邕就急着说了一声,“所以啊!伯慎,这件事你就好好的给二郎说上一声,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和陶恭祖聊聊,也为将来的事情做些基础。”

“这个我自会理会,和恭祖也算是同过生死,大家也是知交,这点事情他定是会担待的。不过还是得谢谢蔡翁的好心了。”张温对着蔡邕又是行了一礼。

“呵呵,那里这么多客套,两位放心,恭祖要是不担待,我就找他去。”何进看着两人客套,实在是心烦,忍不住说了一句,不过他也算说的是事情,自此以后谁都知道张家父子何有陶谦都是他大将军府里的人,自会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张大人,以后令公子得空了,就让他来老夫这里转转。老夫倒是也想看看这个传闻中的文武全才有什么特别之处。”卢植也在这时候加了一句。

“看来卢大人又想给自己物色一个弟子了,可惜啊人家对你的经学可是不感兴趣啊!哈哈哈…”蔡邕忍不住打趣了一下卢植,两人是知交好友,自是明白各自的品行。

卢植这人的确是喜欢收弟子,可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说句实话能拜在卢植门下的人,哪一个是简单之辈?每一个都是要有过人之处,就如公孙瓒一般,自从幽州张纯的叛乱,现在也算得上是大汉朝的名将了。

“伯喈兄又取笑我了,只是听说张大人的公子曾经在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子公孙瓒手下任过职,现在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怎样。说句实话,自从是少年时他在我这里待过几天之外,这些年倒是一直未见,也是挺想的,也就想在张大人公子那里打听一下。”卢植笑了一笑,慢慢的说道。

“这个自然,过些日子,我自会让二郎去拜会各位大人。如此,张某就先告辞了,毕竟二郎要去青州,我这个做父亲的也要给他打点打点。”

现在虽是给张信弄到了这个缺,却不是原先两父子说道那样,也不知道张信喜欢不喜欢。张温自是有些着急回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