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女大学生的死亡日记说起--农村大学生的出路在那?

圣旨 收藏 0 3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石家庄学院今年毕业生刘伟跳水自杀。留下的是十万字的死亡日记。




生活的困窘、性格的内向,都时时困扰着这位农村女孩,而就业的压力压垮了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在现在的农村,广大的农村孩子走出农村最主要的途径就是考学,这是变成一个“城市人”的最主要的出路。谁家孩子考上大学那是一个家族的骄傲,是众多农村家长教育孩子学习的榜样。村民们对知识总是无条件尊重,在他们看来孩子只要是考上学就算有出路了,就可以进入上流社会了。




但是,命运也农村大学生们出了一道诡异的选择题:你要去读大学就要举家借债,而后跳出“农门”,毕业后背负着经济和道义上的双重债务;或者就老老实实娶妻、嫁人,生子。像祖祖辈辈一样永远生活在那片土地。




这是一个很沉痛的话题,沉痛得令人无法言说;这是一个被掩盖的问题,它总有一天会如火山一样爆发:他们已经整个的离开了上流社会的圈子,他们只是摸爬滚打在社会的最底层!曾经的北大生卖糖葫芦串,曾经的支援西部的学生一无所有的归来,这都是这个社会正在发生,正在进行的一幕!



他们丧失了土地,也很少城市里的工作机会;他们在适应环境的生存能力上,甚至比不上最普通的打工者的一员。大部分人没有技术,也没有在实际生活中的工作历练,他们从一迈出学校大门开始,就被扔进了一个地狱般的深渊。他们要完整的面对这个诚信丧失了的社会,而学校的教育又教育他们要作一个生活的高蹈者。漫漫长路,他们的每一个人,都几乎停留在路上。即使那些被认为成功的佼佼者们,他们在巨大的房价和生活资料的必需品开支过程之中,也对未来持悲观的态度!



1997年整个不包分配制度的实行,可以说是农村大学生命运发生根本改变的一个分水岭。在这以前,他们中的一些人,通过自己自强不息的努力,同样有进入社会高层,进入主流社会的机会;但到了1997年之后,这扇门被彻底关闭了,他们既不被承认为城市人,也没有了农村户籍的认同感,他们都只能在这个社会的各个角落里漂移。



政府机关,还有事业单位,当教育产业化的政策实施以后,这些原来通过分配得来的或多或少的工作岗位,现在已经几乎被城市里拥有各种关系和巨大社会资源者享有;而这些,即使在古代封建社会,这些维持社会和谐,促进社会不同阶层正常流动的门槛,现在已经被完全堵死了。也许,有人会提到一年一度的公务员考试,但对于庞大的官僚队伍而言,它拿出来公开竞争的职位并不算多,而即使这样微少的职位,也要面对许多潜藏暗流的影响。



我从来反对极端,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当这些农村出生的大学生们,在尽自己的毕生努力之后,还发现自己仅仅只能挣扎在温饱线上,地无一嵝,房无一间,换成是你,又会怎么想?你会说,自己是为了贡献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吗?房子问题,由于某些官僚的腐败和房地产商的运作,使这些人对它望洋兴叹;靠打工挣钱,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的现实,又使他们一辈子惶恐不安。当他们嘲笑了父一辈的信神信鬼,信邪教之后,到了自己的时候,还是觉得精神上找不到皈依的方向。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农村出身的大学生越来越少,整个农村几乎就被隔离到主流之外,他们的正常利益诉求不能被理解,也不能被发现,上头走马观花的政策,不仅带不给他们一点实利,而且还可能造成他们新一轮的负担。



农村大学生问题,并不仅仅是单单指他们自己而言,在这样的一系列问题的背后,必将会走向一个族群分离的实质。俗话说得好:好处不要占尽,赢得七分就可以了。在当今的发展潮流中,一味的指责农村大学生的怨气,而不从实质上去把握问题的根源,是无耻而且不负责任的。这个问题的根源,与农村的整个生存状态,是一脉相承的。当我们造就了一个和谐,规范的社会秩序,用公平的秤去称人心,使他们在机会上确实平等于整个城市,这样事情才能有一个好的解决的办法。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