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千变万化

til1111 收藏 1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自从俄国内战全面打响后,袁克恒就在师参谋部里安了家,前方的情报一送回来,他就在大地图上插旗子,红的拔掉,白的插上,这说明,高尔察克的白卫军打的还不错。战争虽然始与卡扬河畔,但没出两个星期,就波及到了整个俄国东部地区。普加乔夫、伊列克、奥伦堡、斯捷尔利塔马克、乌法河、奥萨、奥汉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自从俄国内战全面打响后,袁克恒就在师参谋部里安了家,前方的情报一送回来,他就在大地图上插旗子,红的拔掉,白的插上,这说明,高尔察克的白卫军打的还不错。战争虽然始与卡扬河畔,但没出两个星期,就波及到了整个俄国东部地区。普加乔夫、伊列克、奥伦堡、斯捷尔利塔马克、乌法河、奥萨、奥汉斯克一直到彼尔姆,1800公里长的战线上都在交火,热闹非凡。

“报告!这是刚从莫斯科送来的情报!”情报参谋将刚刚整理好的‘苏俄东方面军’的情况送到了袁克恒的手中。在十月革命还没爆发前,袁克恒就求父亲袁世凯想办法在莫斯科等地布置了情报网,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打仗嘛,情报工作做的好,顶的上千军万马。

“乖乖”一边看,袁克恒一边对师参谋长钱广利道:“苏俄这次下了血本,又往东线调了2个集团军,在到目前为止,一共在东线战场投入了3580挺机枪,730门火炮,飞机42架,装甲汽车28辆,装甲列车7列,超过20万的兵员。你看,现在日军的正面多了俄两个俄国集团军,小鬼子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钱广利接过情报后仔细的看着,奇怪道:“这情报哪来的,怎么这么详细?”。

“怎么?你是想打听最高机密?小心我枪毙了你”袁克恒得意扬扬的吓唬道,他最近好象很开心,但日本人也没打败仗啊,他高兴个是什么劲?

自从钱广利被袁克恒放了近一年的冷板凳,他就彻底摸透了这位顶头上司的怪脾气,在师长面前谁也不许说日本人的好,否则,就等着去边永茂那里喂马吧。

“师长,你说日本人要倒霉了?”钱广利对军事方面的问题很感情趣,尤其是喜欢打听他熟悉的日军。

袁克恒手中拿着两面红旗,紧盯着地图上的日军标志,点头道:“是啊,他们快要活到头了”。

“那您给我讲讲吧”。

袁克恒将两面红旗插到日军的对面,拍拍手道:“义和拳的喝符兵你听说过吗?喝了符后刀枪不入非常勇敢。其实嘛,日军的情况跟这差不多,这群龟儿子不怕死,加上他们又狠狠的诓了红军一回,所以这两个星期没少赚便宜,但偷了奸的战果,早晚要还”。

两个星期前,日本人又上演了一回他们惯用的欺诈手段,一方面派政府要员去莫斯科谈判,表明他们不想来俄国打仗,希望白俄和红俄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和平解决争端。摆出一副不偏不依的嘴脸,偏偏这一套还真把红军高层给唬住了,红军,将日军对面的八个红军师中的五个师,向南调动到了彼尔姆附近。可结果呢?日军却成了整个东战线战场动手最早的部队,整整比高尔察克规定时间早了六个小时。

日军将负责防守‘库德姆卡尔’的三个红军师一举击溃,大摇大摆的占领了‘库德姆卡尔城’,到现在,还是北方集群进展最快的部队。

其实,日本人早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期间,就对俄国人用过这一手儿,不宣而战收拾掉防守在中朝边境上的三万俄军,杀的俄军措手不及。没想到,这一次他们的‘土办法’又奏效了。袁克恒也不得不佩服日本人‘装孙子,下黑手’的本事,日后不还黑过美国人一次吗,珍珠港一役,战果‘辉煌’啊。

想着日本人的那两下子,袁克恒不屑的继续道:“但现在,来了一群比日本人更不怕死的喝符兵,你说,他们见面会这么样啊?”。

钱广利还未听明白,袁克恒望地图自己回答道:“那当然是,比一比谁死的人多了”。

“师长,你到底在说是们,什么是喝符兵?”钱广利有些发呆地问。

“好好看看情报,别光盯着数字做文章”袁克恒轻弹了几下攥在钱广利手中的情报。“这次来的两个集团军可大不一样,他们是列宁同志钦点的将,15000名布尔什维克党员,3000名团员,25000名莫斯科工会会员,这不是喝符兵是什么?”。

钱广利将情报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上面确实写着:6月2日,列宁起草了《俄(布)中央关于东线局势的提纲》,动员全部人力、物力粉碎高尔察克的战斗纲领。仅一个星期,就有1.5万党员,3000团员、2.5万工会会员响应号召,组建俄国第17、18集团军,不日将被派往东部前线‘库德姆卡尔’附近参加作战,同时,随军前往的还有少量骑兵部队,及大批武器、弹药。

望着地图上与大片红旗对垒的两面白旗,袁克恒对钱广利说:“参谋长,等哪天我把这两个碍眼了东西给拔了,就轮到我们新二师大显身手的时候了。这几天,你和我过河去看看地形,咱不能学小鬼子,靠坑蒙拐骗永远没有大出息”。

“是!”钱广利立正应道,但他不明白,东洋鬼子什么时候成了小鬼子,这话从哪说起啊?

……………………………………

一个6月,东线战场上打的如火如茶,但总体来讲白俄军队取得了不小的进展,尤其以高尔察克手下的南线集群打的最为出色。汉任将军的西集团军(约5万人)向乌法、萨马拉方向对苏军第5集团军(1.2万人)实施了优势突击,盖达将军的西伯利亚集团军(48500人)向伊热夫斯克、喀山对苏军第1、第2集团军(被袁克恒吃掉后重建,两集团军共4.2万人)的接合部实施辅助突击。先后占领了,谢尔吉耶夫斯克、布古鲁斯兰,并威胁萨马拉。加上此前占领的奥汉斯克、奥萨、沃特金斯基等地,已经对‘苏俄东方面军——南集群’完成整体突破。

同时,汉任等人还军与‘别洛夫将军’领导的‘哥萨克南集团军集群’以及‘奥伦堡集团军’和‘乌拉尔斯克集团军’汇合,迫使苏军第1、第2、第5集团军以及‘土耳其斯坦集团军’退至萨尔梅什河流域,主动放弃了奥尔斯克、阿克纠宾斯克等地。

在北线,除了靠欺诈偷袭得手的日军占领了‘库德姆卡尔’外,高尔察克本人则受到了红军的‘特殊照顾’,面对十几万红军的顽强抵抗,一直未能拿下已成孤城的‘伊热夫斯克’。为了这事,高尔察克还大骂过日本人,正是日本人悄悄搞小动作,才把他们自己面对的五个红军师,诓骗到了高尔察克所要面对方向,才使得名将高尔察克对红军的兵力预估出现了严重错误,进攻损失惨重。他甚至想把袁克恒的新二师也调往‘伊热夫斯克’,但袁克恒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一心盯着日本的屁股琢磨。(以上的情况与历史存在一定出入,主要为时间上的出入)

1919年7月4日,又一个消息传来,牛气冲天的日军不顾高尔察克合围‘伊热夫斯克’的命令一意孤行,企图趁红军鏖战‘伊热夫斯克’之机,抢占莫斯科以东重镇‘维亚特’(后改为基洛夫),但却在广袤的东欧平原上受到了新成立的红军第17、18集团军4万余人的顽强阻击。由于双方是在平原作战,均无险可守,战况很快就陷入了胶着状态,到最后,几乎不分清哪一方是防守方,哪一方是进攻方,双方发起过数次声势浩大的集团冲锋,企图一口吃掉对方。战至7月9日,据报日军的战损破万,担任主攻的‘小仓师团’(日第十二师团,兵员地小仓),阵亡率达到了破记录的30%,世界哗然。但日方仍声称,已对敌军造成了数倍与己的伤害。

接到消息,袁克恒就像个押中了宝的赌徒一般兴奋,不断对参谋长钱广利吹嘘,自己的判断有多么正确。而钱广利则显得有些没精神,他自问对日本军队的了解要比袁克恒多,却仍没料到日军会打这样没头没脑的仗。

这就像两只公牛在‘对犄而搏’,使得竟都是蛮力。

“参谋长啊,说你不了解日本人吧,他们才多少兵,正规军不过三、四十万(民国初年只有20多万),输不得起的”袁克恒幸灾乐祸道。

“为什么输不起?”钱广利不甘心地问。

“为什么?你应该多研究下日本帝国的发家史”袁克恒点评道:“从甲午战争,到后来的日俄战争,日本其实都是在赌博,而且赌非常大。他们把所有的家底都压了上去,因为他们深知,自己一次都输不起。所以,日本军队从那时起就养成了拼命的风格,上至他们的天皇,下到他们的国民都在告戒军人,失败就是死亡,就是国家的灭亡。日本军人对战争的认识与我们不同,因为他们已经赌赢了两次,所以绝不会容忍输,在赌桌上他们敢压上所有的钱,出现这么大的伤亡,也就不奇怪了。但我们呢?我们是在失败中建立起来的军队,甚至一次都没赢过,想要重建信心非常难。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讨厌日本人才不参加前期进攻吗?你错了,我其实是怕了,我怕自己刚刚建立起的这点信心,会被苏俄红军给打没。我们如若输了,就很可能就是大规模溃败,你不要看外面那帮小子现在士气高涨不可一视,但他们,打输了之后一点都不会伤心,相反,还会乐呵呵的准备回家”。

袁克恒朝外看了看道:“我们首先要看清楚对手的情况,大半年的光景会改变很多东西,现在俄国红军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需要了解,知自知彼嘛。而日本人和高尔察克,正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钱广利不住点头,又问:“那师长,你觉得现在的俄国红军怎么样?”。

袁克恒盯着地图上大片大片的红旗道:“经过战火的洗礼,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军队,再也不是我们曾经欺辱的那支民众武装。往后,打不打的赢就要看我们这些战役决策者了。兵者诡道,并不是说战争有多么狡诈,而是说它的千变万化,我们这些指挥员就是魔术师,千军万马不在军营里,而都藏这里面”。

站在硕大的地图前,袁克恒和钱广利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许久,袁克恒抬起头对钱广利道:“知道我为什么又接纳了你吗?因为我担心某天自己倒下,再没有人可以指挥这支军队”。

“师长,你为什么这么说”钱广利拧着眉毛一脸严肃。

袁克恒指着地图上的‘库德姆卡尔’和‘维亚特’之间的一个地区道:“因为我已经想好要在这里变一场魔术,如果我穿帮了,省下的事就必须由你来做。你要想办法,到达这里”。

袁克恒手指的地方正是苏维埃中央所在地——莫斯科。钱广利恍然意识到,师长正在对他交代后事。而袁克恒刚才所指的那片区域,是卡马河支流因瓦河与库瓦河汇合处,这么一个水道密布的地方,袁克恒到底准备怎么来打?钱广利的心中又激动,又忐忑。

(第二更结束,从这里开始俄国内战走向将要完全偏离原有轨迹,如果大家发现与自己印象中的不一样,多多包容。吸烟也力争贴近真实,打造出一个军事天才型的主角,而不是靠血性和热情,包打天下的人品型军王。最近正在看兵法,受益匪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