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叫魂儿与夜哭狼——曾经的乡俗之五

沧浪无疆 收藏 3 764
导读:流传下来的是传统文化,消失的了呢? ——题记                     从前的农村,医疗条件很差,所谓的“赤脚医生”也不过就能干点抹些红药水的差事或者顶多看个头疼脑热罢了,所以,当孩子得了“疑难杂症”以后,爹娘还是沿袭不知道流传了多少辈子的古怪做法。                      一、叫魂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是相信有魂灵存在的,而且魂儿还是个胆小鬼,要不人们怎么总是在受到猛然的惊

流传下来的是传统文化,消失的了呢? ——题记


从前的农村,医疗条件很差,所谓的“赤脚医生”也不过就能干点抹些红药水的差事或者顶多看个头疼脑热罢了,所以,当孩子得了“疑难杂症”以后,爹娘还是沿袭不知道流传了多少辈子的古怪做法。


一、叫魂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是相信有魂灵存在的,而且魂儿还是个胆小鬼,要不人们怎么总是在受到猛然的惊吓后往往说:哎呀,娘啊,把俺的魂儿都吓掉了!

当年农村的小孩子就经常“被吓掉魂儿”。小孩子没见过的世界太多,没准什么情况就会被吓着。一旦被吓,连哭都不会了。而大人也只是看见孩子两眼无神,发呆发愣,不吃不喝,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给孩子叫叫魂儿。”奶奶或者娘说道。

拿一个小的搪瓷碗,装满小米(为什么时小米而不是其它,我不晓得),拿毛巾扎住口,然后就把碗口朝下,攥住毛巾开始在小孩儿头上慢慢转悠。转的时候口中念念有词,大意是“回来吧小儿(妮儿)。

碗转呀转呀,呼唤孩子魂归的话一遍一遍地说呀。

已经记不得要转多长时间,说多少遍。只记得慢慢孩子就沉沉地睡去了,呼吸也变得平稳。

“好了!”此时,奶奶或者娘长出一口气,甩甩、揉揉胳膊,额头冒出了汗珠。此时再把碗正过来,拿掉毛巾,便看见那满满一碗的米已经下去了一个小坑。是在转的时候掉了么?不是!我曾经亲眼见过一次娘为妹妹叫魂儿,事后还满炕好好看了的,一粒米也没洒。

那次吓着妹妹是我的原因。那年我六岁,妹妹尚不满三岁。那天,妹妹在炕上躺着,可能还在睡觉。娘在炕上纺线子。我在窗台和炕之间跳下来爬上去,来回折腾,突然一下子没跳好摔在了炕上,虽然脚丫子没有踩到妹妹身上,但一只手却结结实实拍在了她脸上。妹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但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出现了被吓着的症状。于是,娘就说:“看你这个闹腾,把妹妹吓掉魂了不是?”娘那次就给妹妹叫了一次魂儿。我呢,就趴在炕上看娘是如何把妹妹的魂儿叫回来。

等娘忙乎完,我一看那米,“娘,怎么有了一个坑?米呢?”

“让抓魂儿的小鬼拿去了吧。”娘擦了一把汗。

现在想起来,所谓的“叫魂儿”,估计相当于如今的心理疗法吧,奶奶或者娘那温柔的呼唤让孩子慢慢忘掉了惊吓走向平静。

但满满一碗米为什么出现一个小坑,我不知道该做如何解释。


二、夜哭狼


一直踌躇是写做“夜哭狼”还是“夜哭郎”,在反复回忆之后,考虑当时的情景,似乎还是“夜哭狼”比较合适,况且,夜哭者不仅仅是小小子,也还有小丫头么。

“夜哭狼”是指那些整日啼哭的孩子,至于为什么哭得那么厉害,或者是病了,或者是小孩子觉得受了委屈了等等,原因不一,但以后者居多。这样的孩子一般都是家里的老小或者是属于千顷地里一棵苗那样的独子,这样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爹娘惯养,俗称“娇娇”,如此一来,他们的心理是非常骄横也比较脆弱的,一方面欺负爹娘和哥哥姐姐们成了习惯,一方面一旦没有欺负成人(不仅仅是自家人还包括外人)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于是,稍不顺自己心思就会啼哭不止,而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很尖利,谓之“狼”真不为过的。

家里出了这么一个东西,爷爷奶奶爹娘一是心疼,这样哭下去还了得?二是担忧,孩子是不是“着虚”了(如同鬼影片中常说的遇见了不干净的东西)?而哥哥姐姐们就是一个“烦”,小东西一哭,不定谁就要被家长叫起来,背着这“小兔崽子”(呵呵,这绝对是心里的称呼)满院子转圈哄他(她),一边转圈儿一边嘀咕,这小东西大半个晚上不让人睡觉,想把人哭死啊?

急病乱投医,这时,老人们又搬出老办法,买一些黄草纸裁好,上面请人用朱砂笔(没有朱砂就用红墨水)写上一首“诗”:天黄黄,地黄黄,我家有个夜哭狼。过往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写好以后,家长就安排子女们在路口村口胡同口大肆张贴。张贴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让人观看诵念,据说只要过往行人都能念上三遍,夜哭狼就会痊愈。要说呢,过往人还真会那样,你想啊,好好的地方被人贴了一张纸,都有好奇心,自然会看看,而且,人家上面都写上“过往君子”了,怎么着也不能当小人吧!

当年我也曾做过一次“夜哭狼”的,当时还不记事,这个故事还是听娘说的。当时我四岁,好像是病了,当然也不是什么致命的病,否则我就不会给朋友们写这些文字了。那时,我也是没事就哭,不过,娘并没有让哥哥姐姐们去张贴什么“告示”,也没有带我去看医生,只是每天背着我,我一哭喊“上当街(前街)”就去当街,一哭喊“上家后(后街)”就去家后,整整一集(五天),娘就这样背着我转来转去。后来娘说:“小三儿命大呢,可能那时候真的病了,也不知道带他去看看,就那样硬挺着!”问娘为什么没去贴那东西,娘说光顾了背我来回转,忘了。

当年,那样的纸条见过念过很多。但至于起不起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