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子

在山东半岛的东端有个海拔算不得名山的山,唤作昆嵛山。书曰:“山方圆百里,巍峨耸立,万仞钻天,峰峦绵延,林深谷幽,古木参天,多有清泉飞瀑,遍布文物古迹。”神话传说中的海上仙山蓬莱、瀛洲、方丈三座仙山均由此衍生。此山也是道家全真教的发源地,自古以来,便充满着神秘和野性的色彩。


昆嵛山下有条河,自西而来,与昆嵛山的山水汇合,形成一条比较宽阔的水流,养育了一方百姓,唤作“母猪河”,在山脚的母猪河边有一个村庄,本文中的故事也由此开始。


小宫庄一百多户人家,是乡里不多的几个小村之一,但是村庄坐落位置却是全乡最好,在昆嵛山脚,母猪河边。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小宫庄的人既吃山又吃水,即使是自然灾害和文革的岁月,村里人也没有受太多的苦,打牙祭的机会太多了。宫家是小宫庄的大户,上百年的繁衍,使得这个本姓家族人丁兴旺,在村里说起话来数一数二。到建国时,宫家有三兄弟,三兄弟里以老二最强,家丁最盛,单说这一支。时光荏苒,到八十年代,当年主持家事的老二也变成了老人,却依然精神矍铄,不减当年,共养育四儿两女,大儿子宫建国在家务农,二儿子宫建军在部队,三儿子宫建城在城里的工厂,四儿子宫建业是个高才生,正在念高中。


老宫头年轻时响应号召,早早入伍参军,退伍后一直在家伺候农田,在部队养成的习惯,老头爱倒腾点火药枪械之类的。自从上了岁数,儿子们都已当家,自己不用主持家事,闲来无事,便研究枪炮。土枪在山村是家家必备,没有太多的可钻研的余地,老宫头便研究起了土炮。凭记忆仿照当年在部队时的山炮,借助三儿子在工厂的机床,老头硬是用了两棵树、一根粗钢管造出来了一个土里土气却威力十足的小山炮


春天的一个早晨,老头把山炮架上驴车,到了昆嵛山脚的一个水湾前,这个水湾是母猪河冲刷山体后形成的一个河外湾,水面平静,周围水草丰足,多产野鸭等野物。在湾边架好土炮,老头把引线长长的扯了出去,自己趴到了草丛里。天刚蒙蒙亮,偌大的昆嵛山还被笼罩在朦朦胧的雾气里,老头丝毫不理会被雾水打湿的后背和肩头。再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早起出来觅食的野鸭们成群出现了,老头老早便知道野鸭们的聚居地,膛线已经对准,等野鸭一出现,手上一使劲,一声沉闷的炮响,对面的水湾里溅起一股巨大的水花,出来觅食的野鸭们死了十之八九。老宫头扔下炮,便沿湾边直奔而去,用带来的竹竿一只一只挑出炸死的野鸭,数了数足有九只,这个数字让老头好一阵兴奋,倒不是因为捕获了这些猎物,野鸭是小宫庄村民的饭桌上常见物,让老头兴奋的是土炮的稳定性和准确性。挑出来九只黑黢黢的野鸭后,老宫头才发现水边还有两只白色的、体形稍大的野物,挑上来一辨认,老宫头不禁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呆呆的不知该如何。


在老宫头放炮的时候,看山人也被炮声所扰,有经验的看山人立马就认为可能有人放炮炸鱼,便急匆匆的跑下山,到了林业派出所报了案,此时老宫头正兴奋的给捕获的猎物点数,等林业派出所的警察出现在老宫头面前的时候,他正一手一只天鹅在发呆踌躇,正好成为警察认定他事实行为的证据。老宫头是个倔脾气,警察要没收土炮还要抓人,老头一拧,说抓人可以,土炮不能没收,最后双方争执不下。林业派出所的警官也都知道这个老头是宫家能说了话的人,没太敢造次,最后老宫头的二儿子,在部队高干的宫建军出面把老头保了出来,当然土炮是被没收销毁了。


土炮的没收等于老宫头心血的被毁,老头自此便闷闷不乐,四个儿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老头爱打猎,八几年国家还没有收枪和封山,二儿子想老头在山上呆了一辈子,还应该跟山在一起,能打猎老头才高兴,但打猎得有个做伴的,狗就是最好的伙伴,而普通狗老宫头又看不上眼,所以家里一直没养,这倒是让家里发了愁,好在二儿子在部队给托人解决了,没几天便有人通知老宫头去部队选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