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起义报》:“颜色革命”在伊朗失败的原因

运八平衡木 收藏 3 512
导读:[西班牙《起义报》6月28日文章]题:“颜色革命”在伊朗失败(作者 “红色伏尔泰”网站负责人、记者兼作家蒂埃里·梅桑) “颜色革命”表面上看是调动民众各方力量的革命,实为更具有国家政变特征的政权更迭,因为其目的并非改变社会结构,而是用新的精英政权替代原有政权,执行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德黑兰的“绿色革命”正是一系列“颜色革命”的最新例证。 “颇色革命”由来已久 “颜色革命”的第一次成功经验始于1990年,苏联正处于全面解体的过程当中,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前往保加

[西班牙《起义报》6月28日文章]题:“颜色革命”在伊朗失败(作者 “红色伏尔泰”网站负责人、记者兼作家蒂埃里·梅桑)

“颜色革命”表面上看是调动民众各方力量的革命,实为更具有国家政变特征的政权更迭,因为其目的并非改变社会结构,而是用新的精英政权替代原有政权,执行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德黑兰的“绿色革命”正是一系列“颜色革命”的最新例证。

“颇色革命”由来已久

“颜色革命”的第一次成功经验始于1990年,苏联正处于全面解体的过程当中,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前往保加利亚参加了亲美的政党选举活动,该政党得到了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大力资助。尽管受到美国的压力,但因为苏联实施市场经济政策引发一连串社会后果而受到惊吓的保加利亚人却依然犯下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选举出了一个大多数由后共产主义者组成的国民议会。欧洲共同体的观察员见证了投票的顺利进行,但亲美的反对派则指责选举可能存在舞弊并号召民众走上街头,从而使这个国家陷于长达半年之久的动荡之中,直到国民议会选举出一位亲美的总统热柳·热列夫。

自此以后,华盛顿从未停下在全世界策划政权更迭的脚步,它的方式并非通过组织军事委员会,而是号召街巷战斗。华盛顿发动这些行动是为其日后打开市场,为其外交政策服务扫清障碍。“颜色革命”的领导者们都认可了这一目的,但却从来与那些被他们发动到大街上去的示威者进行过讨论。一旦这样的政变取得效果,该国公民就会毫不迟疑地起来反抗“颜色革命”领导者强加给他们的新的政策,到那时这些领导者们已经无路可退。

美国操纵公众舆论

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拒绝承认议会选举结果,将示威活动从该国南部一直发展到首都比什凯克。示威者在“郁金香革命”的号召下推翻了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夫。国民议会选举亲美的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为总统。然而,巴基耶夫没能控制住他自己的支持者,他把前比什凯克市长费利克斯·库洛夫从监狱中释放出来,并任命他为内政部长,随后又任命为总理。当他看到局势趋于稳定之后,巴基耶夫又打发了库洛夫。在未获得事先许可的情况下,巴基耶夫把国家的部分资源卖给了美国企业,并允许美国在吉设立了军事基地。吉尔吉斯斯坦人民的生活水平从未像现在这样低过。库洛夫曾建议重新让国家归属于俄罗斯联邦,但很快他便再次被送进监狱。

无一例外地华盛顿都要事先准备好一个“民主政府”,这确保了“颜色革命”看上去更像是一次被伪装过的国家政变。新政府团队的构成要尽可能长时间地保守秘密。这也是为什么在指定替罪羊的时候永远小心翼翼地注意不谈及任何替代政权的原因。

近年来美国之所以能如此有把握地发动“颜色革命”,是因为在夺取政权没有失败的情况下,通过它至少可以让国操纵公众舆论和各种国际机构。

2007年,大批缅甸人为反对家用燃料价格上涨而组织了示威抗议活动,示威最终演变成暴力活动,领头的则是缅甸僧人,“藏红花革命”由此爆发。实际上,华盛顿感兴趣的并非仰光政权,而是操纵缅甸人民借以给在缅甸拥有战略利益的中国施压。

策划伊朗“绿色革命”

2009年在伊朗采取的行动也是假革命的一部分。2007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总额4亿美元的预算,用于伊朗的“政权更迭”。除这笔预算外,还有全国民主基金会、中央情报局、国际开发署等机构划拨的特别资金。

在确认美国国防部反对对伊朗采取军事打击后,前布什政府决定在伊朗发动“颜色革命”。这决定得到了现任奥巴马政府的认可。“革命”的内容包括大力支持由拉夫桑贾尼挑选出的候选人,抨击大选结果,掀起事端,推翻艾哈迈迪-内贾德政府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建立由穆萨维领导的过渡政府,之后再重建君主体制。

在伊朗,专家会议主席拉夫桑贾尼的任务是推翻宿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出身农民家庭的拉夫桑贾尼在伊朗国王时期曾通过不动产投机来积聚财富。拉夫桑贾尼家族是伊朗最大的开心果批发商,在“伊朗门事件”期间他又聚敛了大量财富。估计拉夫桑贾尼的财富大概有数亿美元,他因此成为伊朗最富的人。此外,拉夫桑贾尼曾先后担任过议长和总统,现在担任专家会议主席和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主席。他代表的是市场的利益,或者说是德黑兰商人的利益。在大选期间,拉夫桑贾尼从他的老对手穆萨维那里得到了一个承诺,即将石油部门私有化,穆萨维已经变成了他的“战马”。

华盛顿并没有与拉夫桑贾尼进行直接接触,而是找到了“人民圣战者组织”。这个被美国国务院和欧盟定性为“恐怖主义的”组织实际上得到了美国五角大楼的保护。在上世纪80年代,总部设在巴黎的“人民圣战者组织”实施了一系列的恐怖行动,而且在伊拉克拥有自己的军事基地,在获得美国国防部的支持之前该组织坯曾得到过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庇护。正是“人民圣战者组织”为大选期

间的爆炸袭击提供了后勤保障。

颠覆行动没有奏效

骚乱一旦爆发,最高领袖就有可能被推翻。在穆萨维领导下的过渡政府届时就必须将石油部门私有化,并重新建立君主体制。伊朗老国王之子礼萨·居鲁土·巴列维会登上国王宝座,并任命苏赫拉卜·苏卜哈尼为总理。这一切设想都被礼萨·巴列维写进了根据他与法国记者的访谈录出版的新书中。

至于宣传,最初宣传工具掌握在贝纳多合伙公司手中。但后来在美国前主管教育和文化的助理国务卿戈莉·阿梅里的影响下发生了改变。作为新媒体专家的阿梅里实施的计划是为拉夫桑贾尼的支持者配备网络工具,并训练他们使用互联网。她还建立了波斯语的电台和电视台,以便宣传美国国务院,并与英同广播公司展开合作。

颠覆伊朗的行动失败了,因为其主要手段“颜色革命”没有奏效。穆萨维没有抓住民众对艾哈迈迪-内贾德总统有不满情绪的把柄,伊朗人民不容被欺骗,他们并没有把美国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造成的后果归咎在内贾德身上。正因为如此,抗议浪潮仅仅烧到了德黑兰的北部城区。政府没有用新的示威活动来阻止那些已经爆发的抗议浪潮,于是让阴谋者的阴谋不攻自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