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日军“名将之花”命丧黄土岭

幽灵之狼 收藏 1 9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所谓“名将之花”阿部规秀,是日军侵华战争中在战场上丧命的第一个高级将领,也是我八路军在华北战场上击毙的中将指挥官。作为这一重大事件的亲历者,这篇文章有着不可替代的史料价值。


解放军原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段志清将军,曾在1939年10月参加了雁宿崖、黄土岭战斗,并亲历了侵华日军阿部中将丧命的全部经过。现将段将军的亲历记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段志清将军是陕西延长县人。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将军所在的部队,被改编为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第二团。1939年秋季,日军调集数万兵力,对晋察冀边区进行疯狂大扫荡,妄图摧毁我抗日根据地。


1939年10月,侵华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命令日军一个先遣大队和伪军1000多人,进驻早就重兵把守的涞源县城,准备集中优势兵力对我一分区根据地实施大规模的“扫荡”。30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日军便从涞源城出发,分别向插箭岭、银坊镇等地开进。其实,日军的这一突然行动,早在八路军的意料之中。因为涞源战略位置十分突出,如果我军控制了涞源,就可经察南出兵北上,直逼阿部规秀的老巢张家口,而日军则把涞源至张家口一线的据点,视为其插入我晋察冀军区的一把尖刀,他们企图用这把尖刀把我平西、察南、雁北抗日根据地割得七零八落。


日军的这次行动,与我军两个月前在涞源、明堡以北打的一次伏击战有关。因为这一战打断了敌人在该处的交通线,使他们不敢再走峪中的公路,只能从山梁上艰难爬行。对此,日军非常恼火,时刻都在盘算着如何对我军实施报复。


聂荣臻司令员在获悉这一情报后,即令一分区司令员兼政委杨成武迅速集结3个团,在插箭岭至走马驿之间围歼日军。然而,狡猾的敌人进至插箭岭北10公里处时,却突然向东拐去。见敌情有了变化,杨成武司令员即令段志清所在的2团东返,向雁宿崖地区开进,准备和一团、三团一起合力围歼日军。


当时,段志清在二团二营任代理营长。他们营的任务主要是在雁宿崖南面的山梁上阻击日军。战斗打响后,段志清见北面山梁上的敌人在飞机掩护下凭借有利地形向我军猛烈开火,压得我军抬不起头,便建议教导员在山梁上指挥部队还击,自己率领七、八两个连前出攻击北边山梁上的敌人。刚摸到日军阵地前,段志清就作了个“打”的手势,战士们拧开手榴弹,像雨点般投向敌群,炸得鬼子血肉横飞。段志清让机枪掩护,自己带领战士趁势杀入敌群,和鬼子展开了肉搏战。他们有的用大刀砍,有的用刺刀捅,敌人见状异常慌恐,吓得四处逃散。段志清边打边冲,在一个山梁的拐角处,突然冒出3个鬼子来,其中一个鬼子端着刺刀嚎叫着向他刺来,段志清敏捷地往右一躲,鬼子见没有刺着,又向右边刺来,段志清向左边一闪,右手乘机抓住鬼子的枪身,连开两枪,将这个鬼子送上了西天;另外两个鬼子,也被随后赶来的战士打死了。经过一天激战,雁宿崖一仗,段志清率部共歼灭日伪军270多人,缴获各类枪支200余支。


自从先遣队被八路军歼灭后,在张家口坐阵指挥的阿部规秀气得暴跳如雷。11月4日,他亲自率领1500多名精锐日军,分乘90辆汽车,直奔涞源城。


阿部规秀是日本军界享有盛誉的“名将之花”,是擅长运用“新战术”的山地战专家。他骄野成性,轻狂自负,对八路军总是不以为然。5日,阿部规秀率领日军气势汹汹地向雁宿崖扑来,此时,这里的八路军和群众早已转移,日军搜索了一天没有找到任何报复的目标。当天夜里,日军在雁宿崖下,把八路军已经收埋的一些敌尸,又一具具挖出来,抬到一起,架上柴禾,浇上汽油,点火焚化,整个山谷中弥漫着敌尸的焦臭味。


第二天,阿部规秀率领日军进至银坊镇,见老百姓大都转移了,又急又恨的他便命部队放火焚烧民房,整个银坊镇顿时火光冲天、浓烟翻滚。


两次扑空后,仍不死心的阿部规秀率领日军于11月6日,由银坊镇向北进行搜索。始终尾随在敌后并监视敌行动的我八路军二团,见日军前行不到5华里,突然向一条沟里钻去。团长唐子安便令段志清带领二营继续尾随跟踪。为了更有效地监视敌人,段志清让侦察组的同志,全身绑上毛草,分别在南北两面的山坡上尾追敌人,密切监视日军的动向。


阿部规秀率部走到山沟尽头停了一会,便爬上山坡沿着崎岖小道,直接向黄土岭奔去。段志清马上将日军的这一动向迅速向上级作了汇报。分区司令员兼政委杨成武认为:这是利用黄土岭一带有利地形伏击日军的难得机遇,便立即着手进行战斗部署。


黄土岭坐落在一个大山坳上,东面有一条七八里长的深沟,住在这里的十七八户人家,早已撤离。晚间,阿部规秀把指挥所设在村里。日军则在村北的山头上解下行装,搭起帐篷进行宿营。


分区所属部队接到命令后,乘着夜色对黄土岭的日军展开了围歼行动。一团、二十五团在黄土岭东面的寨坨、煤斗店一带部署,卡住了敌东进的道路;三团在黄土岭以南部防,控制了该地所有的制高点;二团则在黄土岭西北设伏并堵死了敌人的退路;一二○师特务团也被部署到三团所在位置,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就这样,在敌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我军一夜之间便完成了对黄土岭日军的包围。


11月7日,天空飘着毛毛细雨,浓雾笼罩着群山,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紧张感。上午8时左右,日军整队出发,继续向东行进。走在队伍前面是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敌人,后面则是打着太阳旗的步兵,他们肩上扛着带刺刀的三八枪,迈着大步,脚下发出“呱哧呱哧”的皮鞋声,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9时左右,日军进至下庄子后,发现东边山口上有八路军防守。阿部规秀立即令日军一个中队,迅速占领路旁高地,连续向山口发起攻击,但一次次都被防守在这里的一团和二十五团官兵打退了。见东面部队和日军交了火,埋伏在西南两面山上的二团和三团,立即组织所有枪械向日军猛烈扫射。


在强大火力的压制下,日军很快便退缩到了山沟里。阿部规秀见势不妙,慌忙指挥日军占领上庄子、下庄子两边的小山包,并拼命组织反击。


下午,3时整,我伏击部队全面发起攻击,一团、二十五团从东面迎头杀出,二团、三团从西南北三面合击过来,把日军团团围在上庄子附近约100多米宽的山沟里。我军100多挺机枪从各个山头一齐向沟中扫射,分区炮兵部队也连续发射炮弹,整个山沟顿时被弹片、碎石和浓烟所覆盖。


战斗打响后,易县、涞源、满城、唐县等地的基干自卫队,也纷纷赶来参战。当地群众也给部队送水送饭,运送伤员。在地方武装和群众的大力支援下,我军士气高张、愈战愈勇。


日军在阿部规秀指挥下,依仗其雄厚兵力和优良武器,反复向我寨坨阵地发起冲击,遭到强烈反击后,便开始掉头向西,妄图从黄土岭突围,逃回涞源。他们用两个大队的兵力对段志清二营的防守阵地,接连不断地发起攻击。段志清发现数十名鬼子竟然冲上了五连防守的山梁,他立即带领七连赶去支援。刚进入五连阵地,段志清就大喊:“同志们,狠狠地打,要把敌人坚决打下去!”战士们一看营长来了,个个精神抖擞,不少同志从工事里跳出来,端着枪直接向日军进行猛烈扫射,打得敌人连滚带爬,纷纷溃退。


傍晚时分,日军又向二营阵地发起冲击。他们摇晃着太阳旗,在强大火力的掩护下,像一群发疯的野兽咆哮着往上冲。段志清告诉大家:“为了节省子弹,等敌人靠近了再打。”战士们爬在战壕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敌人。当敌人距离阵地只有40米时,“打!”随着段志清一声令下,顿时,机枪、步枪一齐向敌人猛烈射扫,手榴弹也在敌群中不断开花,冲在前面的几十个日军,纷纷倒在血泊里,后面的日军吓得狼狈逃窜。仅这一天,段志清就指挥部队打退了日军的7次冲锋。 当晚,段志清组织小分队不断对敌人进行骚扰。深夜,他又派五连副连长带一个排,顺着一条沟摸下去侦察敌情,发现沟底有10多头牲口驮着弹药箱,便卸下了20多箱子弹往回扛。被日军发现后,副连长令一个班阻击敌人,其余人员扛着弹药往回跑。


日军如惊弓之鸟,为了壮胆,机枪、小炮一直打到天明。


8日上午,一阵炮声过后,敌人又派一个大队向二营阵地发起猛攻。日军指挥官举着明晃晃的战刀,嘴里“呀呀”地嚎叫着,命令鬼子往上冲。段志清指挥全营拼命往下打,敌人尸体越积越多,二营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这天,日军共向二营阵地发起了6次攻击,但二营就像一颗钢钉牢牢地钉在阵地上。伤亡惨重的日军,此时才真正领受到八路军的厉害。


阿部规秀的指挥所,设在下庄子附近一个独立院落里。一团团长陈正湘在观察时无意中发现,有两个挎战刀的日本军官和几个随员,正举着望远镜向793高地观望。


陈团长料定其中必有日军的“大人物”,当即命令炮兵连迅速上山,想尽一切办法把独立院落摧毁。炮兵连长杨九祥带人上山,经过一番观察和目测,经验丰富的他胸有成竹地说:“直线距离约800米,在有效射程之内,打掉院子应该没有问题!”在杨连长的指挥下,随着一声巨响,4发炮弹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全部命中目标,正在指手画脚的几名敌军官在爆炸声中应声倒地,连旁边那条狼狗也被炸裂了肚皮。事后得知,阿部中将就是在这次炮击中,右腹部和双腿数处负伤,因流血过多而毙命。 日军失去了指挥官,极度恐慌。翌日,便抬着阿部尸体,向黄土岭拼命突围,在我军的无情打击下,日军随着一次次的失败,反扑的气焰开始减弱,战法也乱了,最后不得不收缩兵力固守待援。入夜,日军兵力只剩下七八百人了。由于我军各部之间联系困难,不便乘夜攻击。杨成武司令员命令部队固守已有阵地,同时派出小分队袭扰、疲惫敌人,准备在拂晓发起总攻,全歼残敌。


9日凌晨,突然飞来5架敌机,它们在黄土岭上空盘旋侦察了一圈后,投下7个降落伞,上面除了吊着弹药、干粮外,还有可能是派来指挥黄土岭残敌突围的人员。分析这些情况,段志清估计当天会有一场更激烈的战斗,他要求各连补充弹药、抢修工事,充分做好战斗准备。然而,这天的枪声却出奇的稀疏,日军也没有组织任何冲击。到了下午,团长传达了杨司令员指示,原来情况发生急剧变化,日军已组织了2万多兵力,正分5路向黄土岭合击而来。为了避免部队伤亡,我军决定撤出阵地向唐河南岸转移。


黄土岭战斗,是晋察冀军区继雁宿崖歼灭战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这一仗共歼灭日军900多人,缴获满载军用品的骡马车200多辆,火炮5门及大量枪支弹药,更可喜的是击毙了日军阿部规秀中将(事后得知)。阿部规秀是当时日军侵华战争中在战场上丧命的第一个高级将领,也是八路军在华北战场上第一次击毙的日军中将指挥官,在中国人民抗战史上也是第一次。当时,日本《朝日新闻》以“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通栏标题,连续三天刊登悼念文章。这家报纸说;“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的牺牲,是没有这样例子的。”阿部规秀的骨灰送回东京时,日本“帝都降半旗致哀”,“以高龄的柴大将为首,杉山大将、东防司令官稻叶中将、代理陆军大臣中村以下各位将领到车站持悼旗致哀”,可谓“哀荣”至极!


事后,党中央、八路军总部和全国各地的友军、抗日团体、著名人士,纷纷拍来贺电。全国各地报纸也先后报道了黄土岭的战斗经过,刊登祝捷文章。就连一向诬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蒋介石,这回也给朱总司令发来电报,表示“杀敌英勇,殊堪奖慰”。


摘自:《文史天地》2006年第4期 作者:周鹏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