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记事

[编辑语]这是43军129师385团二炮连战友的回忆录。

那是我入伍后的第16天,记得是79年的元月8号,我团奉命向广西集结,在湖北孝感火车站。好象是一个营一个专列,一个排一节车厢,都是闷罐子车,两边门都开着,用麻蝇栏了一道作为护栏。

当时,我们一个排的人在“闷罐子”里正嬉闹等候发车呢,突然听到排长大喊一声“立正”,全排战士一个个应声都直挺挺地站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从站台那边开来一辆军用敞蓬吉普车,从车上迅速跑下俩荷枪实弹的战士,一个身背两支手枪,一个端着一支铁托冲锋枪,背对我们,分立在吉普车两旁。只见一个笑容可掬的首长从车上下来朝我们走来(当时没有军衔)不知来者是多大的官。这时排长跳下车,“报告,步兵第385团二炮连二排正等候发车,请指示!”首长回了个军礼说“同志们辛苦了,坐下休息,等候出发!”,“是”排长说。我当时正站在门前,首长走到我跟前握着我的手问“小伙子,多大了,哪里人啊”我慌乱地迅速跳下车,平生第一次给首长敬礼并结结巴巴地说:“报告首长,我今年19岁,安徽合肥人”,“噢,小伙子蛮精神的吗,知道这是要到哪吗?”,“知道,上广西前线”,“怕不怕啊?”,“不怕,怕死不当兵(这是我的荒话,其实心里怕着呢)”,“好,有胆量,我等着你的立功喜报!”“是”,随后,他向车上的同志们说:“同志们,大家路上注意安全,互相帮助,再见!”同志们齐声说“是”,转身,首长迈着骄健的步伐登上吉普车,朝战士们挥挥手,开向其他车厢去了......。

事后,我问排长,这位首长是谁?排长说:“你小子福气不小啊,能和师政委握手的兵不多啊”,我的妈呀,这是我从军后第一次见到的最大的官啊。我目送着身材挺拔,脚步骄健的师政委离去,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那是我们开战后的约一个星期的一天,我连接到上级命令,要我连派出一个小分队,到阵地山下的越南村子里去清剿残敌。指导员从各班抽人,组成一个八人的小分队,指导员带队,连副押后。清晨,我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跟着指导员下山,搜索着向山下小村子进发.....。

这是一个不大的越南小村寨,十几户人家,村子又脏又破,大部分门都开着的,门上盈联都是汉字写的......,快进村时,我们分组先对村外围搜索一翻,然后逐户进行了仔细的搜索,结果没发现情况,整个村子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各小组汇合后,连副对大家说,“各组再搜索一遍,这回大家可别忘了,把能吃的能急用的都带上,分头行动,动作快点,十分钟后还在这集合”,“是”。我们各组又开始逐户搜索,这回,我们先找急用的纸张(这可是急需的手纸哟)连学生用的作业本子都统统拿走,这时,不知是谁发现了房梁上挂着的一口棺材和黄黑色的生烟叶子,我们小心地把棺材放下来,里面全是花生和玉米粒还有上好的黄烟叶,我们找来袋子把花生和玉米粒统统带走,集合后大家拿着各种物品向阵地返回。

返回途中,我们经过一遍菜地,大家七手八脚把大蒜苗连根拨起,用草捆着挂在枪头上,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这时从不远处走来四,五个中国军人,其中一位手拄着探雷针,又胖又高的,一看就是大官,他冲我们这边问,“那部分的,谁是领导”?指导员迅速向前,“报告副团长,二炮连执行清剿任务正在返回途中,请指示!”,“你看看你们,像个什么样子,大家自已看看像不像日本鬼子进中国?”,大家一个个低着头都不说话了,“好了,同志们还是蛮辛苦的,下不违例,快回阵地去吧”,“是”。指导员迅速集合大家,一路小跑地回到了阵地。

回到阵地后,我们把花生和玉米粒送到炊事班,烟叶和作业本子大家分了。班长带我们学卷喇叭筒香烟,我就是从那时学会了抽烟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