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六十节 记者两张口

龙居士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URL] 第六十节 记者两张口 卫华扔了火箭筒,大字形的躺在船顶上,喘着粗气。刚才在战斗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拎着火箭筒,就像一根稻草一样的轻巧,火箭发射时,后坐力也很小,仅仅是感到好像有人在拉了一下火箭筒一样。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的折腾之后,铁打的身体也开始抗议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六十节 记者两张口

卫华扔了火箭筒,大字形的躺在船顶上,喘着粗气。刚才在战斗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拎着火箭筒,就像一根稻草一样的轻巧,火箭发射时,后坐力也很小,仅仅是感到好像有人在拉了一下火箭筒一样。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的折腾之后,铁打的身体也开始抗议了。看来这身体再强,比起《醒狮》给的那俱肉身机甲,还是相差太远啊。

刘疯子也滚出了机枪掩体,躺在卫华旁边,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一样。12.7毫米的重机枪后坐力之大,运远超过了人的承受力,好在沉重的三角架,分摊了绝大部份的后坐力,刘疯子只要将枪口努力对着目标就行了。既便如此,那震动的感觉,似乎仍在颤抖着他的五脏六腑。

想要减小机枪对自己的震动伤害,唯有用力抓紧,越用力就越稳,震动幅度也就越小,当然,也就越消耗体能。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将对战士的体能训练放在首位,原因也在于此。

时时尖叫的杨依依,这会儿余兴未尽,仅双臂有些胀痛。她看着落水的海盗,咯咯的笑过不停。不时的说上几句同情的话:“海盗哥哥,你们开心吗?被重机枪扫射,捣烂的感觉刺不刺激?”

几个落水的海盗,听不懂杨依诊在说什么,他们拼命的在水里折腾着,想远离“恶魔号”,但是在这茫茫的大海之上,游回去是不可能的。所以,落水之后的唯一生存的希望是,能够得到敌人的救助。

一方面想逃离,另一方面期盼对方来救。海盗的逻辑,真是很变态啊。

全球的新闻媒体都在吹,说海盗们如何的暴利,住洋房开宝马,娶当地最漂亮的女人,其实都是假的。就眼前所见,这些海盗,没有一个穿救生服,穷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一旦落水,没受伤的还好,那些受了伤的,直接沉了下去,连个水泡都没有。

至于价值不靡的武器和GPS全球定位系统,那是人家谋生的工具,不能少的。

如果从经济链条上分析,海盗这个行业,受益最大的是军火商。海盗将自己用生命换来的赎金,购买军火。而产商船为了防海盗,也需要购买武器防身。军火商二头得益啊。

杨依依欣赏了一会海盗,扑腾的场面,回头见二位哥哥都躺着,重机枪和火箭发射筒都被抛在一边。

杨依依给重机枪,压上一条新的弹链,双手夹紧扶把。重机枪刚刚猛烈的射过过,枪管烫手自不用说,枪身的温度也很高。杨依依咬着牙,抓紧枪身,忍受着高温,调整枪口,想练练枪法,但是这海上已经没有什么靶子了,于是她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落水的海盗……

哒哒哒……,一连串子弹,流星赶月一样的暴射出去,在海面上激起十多道喷泉。那一小片海面仿佛是被烧开了似的,沸腾了起来。

“耶?没有打中?”杨依依嘟起了嘴,猛吸一口气,扎下马步,双手夹紧,准备继续身击。

一只大手,握在了重机枪的瞄准线上,杨依依抬头,发现是卫华。

“你瞎玩什么啊!”卫华虎着一个脸,“朝落水的人开枪!?你当他们是牲口,就算是牲口,你这样做,也是虐待动物!”

“我知道了……”杨依依很委屈,“你们都可以痛快的打枪,我就只能一边看着?太不公平了!”

刘疯子活动着发酸的四肢身体,走了过来,“下次,你开枪,我给你当助手。”

“好耶!”杨依依娇笑着,跳了过去,一下子就扑到了刘疯子的怀中。

刘疯子感动之余,不免要看着卫华尴尬的笑。两人交往那么久,这还是杨依依第一次,主动投怀送抱。

一个是当红女星,另一个是普通一民,又没有什么家世。隔着世界的两个人相爱,其中的许多痛苦,刘疯子可以体会得到。有着同样处境的卫华,也能体会得到。

当然,卫华比刘疯子幸运,因为屠倭在卫华面前总是小心翼翼的收敛她的锋芒,而杨依依却不懂得这些。

有一回,杨依依被记者包围了,逼着她问,爱上一个普通人,有麻烦吗?

杨依依回答道,很痛苦啊,出门没车,回家没房,想去稍微高档一点的地方,都不行。我想掏钱,他又老说,我用钱污辱了他。

当时刘疯子正奋力冲开人墙,想救杨依依出来,听到这些话,转身就跑了,一个月都没有理杨依依。两人差点分手。要不是有兄弟们帮忙,杨依依肯定要被人给趁虚而入了。

嗡——嗡——嗡——

在高空盘施的直升机,缓缓的降低了高度,离三人头顶,仅十几米才停下来。双旋翼压迫着海水翻出细小的浪水,一层层的荡开。

机载扩音器响起:“首长命令你们,立即救援落水海盗!”

杨依依用手推开面前的乱发,昂着脸,对着直升机,不满的大喊:“我们管杀不管埋,要救你们救去!”

卫华从游艇的“天窗”跳了下去,吩咐雷老虎将游艇开过去救人,然后拿了一把AK-74去了甲板上。

落水的海盗原本有几十个人,他们都是反应灵敏,眼光六路的主,一见机枪打来,就往水里跳。很不幸,在水中,也难以逃脱“帘布”的覆盖扫射,许多人被打成了血块,沉了下去。最终连带伤的在内,也仅十七八个还浮着。后来又被杨依依胡乱开枪,一吓,又有几个到真主那里寻求庇佑去了。

这会儿,海面上的海盗已经只剩下三五个了。

见恶魔号冲来,他们以为是来收命的,于是在惊恐之中,又有沉了一个。

刘疯子赶来,他没有带枪,而是用一个长杆,伸向海盗。海盗如果想活命,就顺着杆自己爬上来吧。如果不愿接受救援,那也是你们自己的事。不损我军“文明之师”的光荣。

卡-28直升机上跟随着一位国家电视台的记者,他用摄像机拍下了救人的感人场面。然后示意直升机,降落在油轮上,打算做一次深入报道。

十分钟后“恶魔号”戴着三名被救起的海盗,返回“振夏4号”油轮。一上油轮,卫华就见到有人扛着摄像机拍着自己。

卫华想到兄弟们穿的俄制军服,便摇头道:“收起来,等会再拍!”

记者又将摄像机对准了垂头丧气,惊魂未定的海盗。

王子龙一把抢过,记者的摄像机,骂道:“卫哥说了,让你呆会再拍,没有听到吗?”

记者一听也恼了:“采访自由,是新闻工作的权力,你算哪根葱,敢拦我!?”

“拦你怎么了?老子还要打你!”轰——,王子龙一拳轰到记者的脸上,他的太阳境掉了。半边脸快速肿起。“你服不服?”

“有种你打死我!”记者摇晃着嗡嗡作响的脑袋,眼前直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痛,但也挺硬气。

“你还嘴硬!”王子龙一弓身,抓住记者的脚脖子,倒提起来,伸出船舷外,凶狠的骂道:“你嘴再硬,我就叫你下海喂鱼!”

记者被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尖叫。

当时,卡-28上的三名机组人员,正与船长交涉,要求船长给他们的直升机加油。五名海军陆战队伍,则守在飞机的四周,离记者也远着。

在王子龙附近的就只有杨依依、刘疯子。杨依依见王子龙这么凶,吓得不敢说话了。刘疯子轻松的笑问:“王哥,你粗手大脚的,也不怕将人家的细皮嫩肉给糟蹋了。”

“操,老子就喜欢细皮嫩肉,要不是在船上,换一个隐蔽之处,我一定将他给鸡奸了!”王子龙黑着一个脸:“妈的,这些SB记者,凭着一支笔,颠倒黑白,乱写一气,吃了甲方吃乙方,谁给的钱多,就偏向谁!过去老子没能耐和他们斗,只有忍着,现在到了老子的地盘,他们还敢嚣张,连卫哥的话都不听。还问我是哪根葱!他妈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一副什么熊样?”

被倒吊着的记者,听出一个味来了,心想,这人怕是在国内受过记者的颠倒黑白的委屈,拿自己撒气,挣扎着,辩解道,“记者中有也有好人!”

“是好人,就当不了记者!”

记者不敢再吭声了,怕进一步激怒龙将军。

刘疯子知道,王子龙的数百万家产,就是被官员、官商、官记,三位一体,给坑没了去的。所以,王哥借题发挥,想整整记者。于是帮着添油,冒充好人,弯下腰去,对着记者的脸道:“你就给王哥认个错吧。万一他一松手……这可是在公海,不是国内,法律是管不到公海上的人命官司的。你当记者的还不清楚吗?”

“我错了,我错了,饶过我这次……”

王子龙哈哈一笑,将人给提了回来,扔在甲板上。然后去收缴记者丢在甲板上的摄像机,将带子给拆了下来。

油轮的甲板虽然没有军舰的厚实,但也是钢板啊。人被摔在上面,咯吱一声,不知断了几根骨头。记者,咬着牙,吭唧了半天,也站不起来。

卫华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一身Z国陆军的夏常服,其钢健的体型,和俊朗的外表,在单薄的夏常服下,被勾勒了出来。显得干净利落,英姿勃发。他见记者摔在地上,跑过去扶起,问道:“你怎么了?”

记者鼻青脸肿,嘴角还有血,恨恨的盯着王子龙。

王子龙狠狠的瞪了过去,记者又一低头,逃过目光,回答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哈哈哈……”王子龙一阵干笑。

卫华一眼就看明白了怎么回事,对王子龙等人道,叫大家都换上我军的装备,准备拍戏。

刚才,记者要拍卫华,卫华为什么不叫他拍,就是因为兄弟们身上穿的,手中用的不是俄军装备,就是霉菌的,这样的画面,怎么可以拿回去示人呢?所以,需要换装补拍。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官腔”,传过来。

记者一见,来者是一位佩戴上校软肩章的首长,泪水使如开匣的洪水一样泻了出来。奔了过去,好似小羊羔见到了羊妈妈,万分委屈的喊:“他们打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