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史(原创纪实小说)


题记:妻的家史波澜壮阔,她的先辈有太多的故事,不用虚构就可以写小说了。


家乡


保定,史称北控三关,是南达九省的畿辅首善之区,誉为 “天下孔道,京师门户”,历来以军事重镇著称。抗日战争时期,白洋淀雁翎队,狼牙山五壮士,地道站,小兵张嘎,放牛的孩子王二小,野火春风斗古城,红旗谱,平原游击队,敌后武工队,太多的故事都发生在保定,保定是一片红色的热土。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宋、辽时期,廊坊被分割为两块。以霸州为界,南部属宋朝,北部属辽国,廊坊是辽、宋两国打仗拉锯的地带。杨六郎(杨嗣)把守的三关口,其中两关在现在的廊坊,一是益津关,就是现在的霸州镇。一是淤口关,就是现在的霸州信安镇。另一关是位于保定雄县的瓦桥关。这一带的许多村名地名,都与宋、辽交战有关。这里村庄稠密,民风强悍,百姓尚武。杨六郎担当镇守边关的重任长达15年,在一望无垠的大平原上,无险可据,却又出奇制胜,他的故事,千古传诵,后来人们就把这三关地区就叫霸县、雄县,霸者,强悍也,雄者,巍然也,取“杨六郎雄霸边关”之意。


妻的家乡,就在霸县、雄县交界的村庄,从区划上属于雄县。我在十几年前,第一次去她的家乡,在一个叫“后狄”的地方下车,她的父亲指给我说,这里北距首都100公里,东距天津90公里,西距保定90公里,处于京、津、保三角的中心,交通便利,四通八达。


我生长于浙江丽水,旖旎的风光宛如一首清新的诗,一幅淡雅的画 ,一川美丽的江水,令外乡人“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这样钟灵毓秀的宝地上,方能孕育出风华绝代、玉树临风般的才子佳人。 北方的一些地名却起得大气磅礴、虎虎生风,充满了阳刚之气,张力十足。自古燕赵大地便多慷慨悲歌之士,这里的一些地名起得是雄浑悲凉,雄县,威武雄壮的地方,境内保存至今的宋辽边关古战道,被誉为“千古奇观、地下长城”。相邻的霸州,一闻其名,一股霸气扑鼻而来。从雄县向南,还有一个掷地有声的地方----沧州,这里是震古烁今的武术之乡。


踏上这块土地,一股英迈之气,一层浓重的英雄色彩,令人热血沸腾。


爷爷

雄县在抗日战争时期是一个斗争十分残酷的地区,是敌我斗争的焦点。妻的爷爷抗战前就离开了雄县老家,带着妻儿在天津生活,在一个叫“北开”的地方经营着一个修理无线电的门市。



1939年春,几个雄县的老乡来到北开找爷爷,一番商议之后,这个修理无线电的门市就成为了抗日武装的联络点,爷爷的工作是配合地下组织收集和中转情报,采买和运送物资。爷爷为人慷慨坦荡,善饮善歌,结交的朋友很多,这些各行各业的朋友为爷爷的工作提供了很多方便,干黑市的能办来药品、布匹甚至制造火药的原料,码头的朋友能帮他把物资,把爷爷的特殊朋友运送到目的地---雄县。

随着斗争越来越残酷,日本特务加紧了对北开和码头的盘查,爷爷发现已经有人注意这个店铺了,并且有人跟踪来修理无线电的客人,于是,爷爷决定从天津撤离。那时,爷爷的小女儿,妻的老姑,正在生病啼哭不止,为了安全转移,爷爷忍痛将老姑送给了一家无儿无女的夫妻,然后带着奶奶、大伯、大姑和那时只有6岁的岳父踏上回家的路途。


那时在中国北方,在北京有难的人,会选择到天津避难,在天津有祸的人,基本到保定避祸,爷爷撤离天津,自然选择回保定雄县,回家,回到家,他可以找到更多的朋友,他还可以继续战斗。


安顿了里外的事情之后,一家四口趁着夜色从北开码头出发了,使船的是爷爷的老相识。第二天早晨,爷爷发现有可疑的人沿河四处打探,那些人身手非常矫健,决不是一般百姓。发现了危险,爷爷不愿连累朋友,不顾劝阻,嘱咐奶奶照顾好孩子,只身上岸,开始了与特务的周旋。他在一个苇塘里隐藏了一天,傍晚才开始赶路,虽然明知特务在他的前面,但爷爷不可能再天津,回家的路,沿途的村庄,爷爷是非常熟悉的,他胆大心细,虽然手里没有枪,虽然危险,寒冷,但早一天到家,就早一天安全,他依然归心似箭。两天之后,爷爷在黎明时分终于回到了家,与先前到家的奶奶,与自己的亲人团聚了。


但那些特务也是很执着的,他们也是一追到底的。他们一路追查,虽然地理不熟,但紧跟着爷爷,也追到了村子。几经侦察,他们在发现爷爷已经回到了村里的同时,也感到,作为外乡人,进村抓人,很可能被村民包围甚至打死----抓捕爷爷的任务已经无法完成了,但他们门改变了计划---暗杀.在爷爷回到家乡的第三天,两颗子弹从背后打进了爷爷的胸膛,爷爷牺牲了。在1940年的深秋,他还不到37岁。


紧接着,苍凉的冀中平原上,又开始了一场追杀:民兵和游击队对日本特务的追杀.




我几年前到天津开会时,曾专门寻访过北开,那里已是高楼林立,几个小片的旧房也正在拆迁。北开就是天津的三岔口地区。南运河,子牙河,海河在这里交汇。听当地人讲,明朝时燕王朱棣率军南下,从天津三岔口渡河袭取沧州,于一四○二年攻入当时明朝首都南京,登上了天子宝座。朱棣登基后,对他争夺天下时经过的三岔河口十分赞赏,认为是块风水宝地,叫群臣献名。最后,朱棣选中“天津”二字,意为“天子渡津之地”,天津由此得名。不久,朱棣迁都北京,天津便成了京城的门户,军事地位日益重要。明朝永乐二年(公元一四○四年),在天津设卫,“卫”是明朝的一种军事建制,天津共设三卫,驻军一点六万多人。于是,人们又把天津叫做天津卫。设卫就要筑城,天津作为一个完整意义的城市历史由此而开始。这里虽不繁华,但一直是商铺云集,人来车往,这里离海河码头很进,解放前从北开码头坐船向西能一直通往河北省的很多地方。在1960年代国家“根治海河”,修建了水库,上游的水日渐减少,如今通向河北的水路已经断绝。


奶奶


妻工作在企业,不象我有我寒暑假,与妻结婚后,假期我经常一人去妻的老家,孩子大些后,我带着孩子去。妻自然很高兴,我也里里外外落得个关心岳父母的好名声。我喜欢那里的人,那里的民风。妻在家里同辈中最小,我也很占便宜,喝酒时就很受照顾,因为我是“老妹夫”嘛。和他们聊天过程里,了解了很多这里的往事。


妻的老家在雄县的米北乡,抗战时属于敌后根据地冀中十分区,冀中平原大得很,日本侵略军兵力不足,根本没法控制这么大的地方,对八路军来说,冀中是八路军在平原上开创的第一个根据地,因为在此前,共产党只在崇山峻岭之中建立过根据地,还从没到像冀中这样的敌伪眼皮底下的大平原建立过根据地。占据了冀中,不仅可以威胁敌人,还可以保护我方的其他根据地,冀中是晋察冀山丘地带的外围,没有冀中,山地便要孤立起来,山地是后方,平原是粮仓。。对日本鬼子来说,日本人要进攻中国,调兵遣将,要向后方运送掠夺来的物资,又必须依赖津浦、平汉、北宁铁路和沧石公路等几条运输干线,这些铁路公路,是日伪的战略生命线。而冀中就在这些铁路公路的中心地带。如果这地区叫敌人占了,则可以保护他们自己的心脏和命脉;如果这地方叫八路占了,则可以威胁敌人的要害和干线。冀中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盛产棉花、粮食、水果等。而粮食,对敌我双方来说,是何其重要啊。雄县又是这心脏的中心,日伪驻有重兵,碉堡林立,并频频扫荡,敌我阵营犬牙交错,短兵相接,相互渗透,彼此都是对方的眼中刺,肉中钉。互派特务,互相对杀,斗争非常残酷。


妻的爷爷牺牲后,奶奶带着几个孩子艰难度日。那时村边经常过队伍,有时是日本鬼子,有时是伪军,有时是八路军,还有好几次是鬼子的马队。不论是什么队伍,村里都准备茶水,西瓜等去慰劳。慰劳八路军我理解,怎么还慰劳鬼子和伪军呢?原来在村边慰劳鬼子是为了避免他们进村里抢东西。慰劳伪军,和他们搞好关系,他们就少给村子惹事,甚至保护游击队和民兵。听到其中缘由,我才知道,斗争不仅残酷,还非常复杂。




那时家里的土炕上总搁着两个包袱,装着家里最值钱的物件、衣服和一些贴好的饼子,作用和现在预防地震等灾害发生时准备的应急包类似。只要一响抢,打起仗,奶奶就给大姑的脸上抹上一把锅灰,大伯就抓起包袱,一家人赶紧往外跑,等打完仗再回家。有时多半天就回来了,有时要一两天。老百姓没有安生。有一次奶奶和村里人跑着跑着,竟然跑进了鬼子的包围圈,奶奶正着急,忽然看见前边不远一个年轻女子,穿的干干净净,城市人的模样,正在那里不安的四处张望,一看便知,肯定是八路军的干部,奶奶顾不得害怕了,几步跑过去,把手里的包袱往那人手里一塞,从地上抓把泥抹在那人身上,脸上,拉着她刚跑进人堆,几个骑马的鬼子就到了。鬼子审视着人群,嘴里不停的叫喊:八路的?八路的?人群中一个老大爷就喊:我们都是老百姓,都是老百姓。一个鬼子骑着马,走向人群一看都是老老少少的,他靠近那个年轻妇女面前,用刀一下子跳开她手中的包袱,一堆饼子、山药掉落在地上,几个鬼子只低头看了看,就骑马飞快的向别处跑去。下午,又有几个人跑过来,是那年轻妇女的同伴,他们谢过奶奶和乡亲就走了。人们躲到晚上,看看没了动静,就回到村里。奶奶到家掀开锅要做饭,一看锅里有已经做好了玉米粥,只是一点热气都没有了,估计是进村的鬼子做好饭没来得及吃就“开路”了。


我听妻的大伯讲过,日本鬼子异国作战,人地生疏, 语言、民情都不了解,不利条件很多。他们看中国人都是一个模样,本地人外地人,文化人庄稼人都分不清,八路军如果不穿军装,钻进老百姓人群中就是庄稼汉,所以鬼子无法分辨出那个八路军干部。妻的大表哥(大姑的大儿子)参加1980年代的自卫反击战,在异国也遇到类似情况,被人群中飞出的子弹打伤了左臂,当然这两次战争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正因为这样的原因,奶奶才成功掩护了那位八路军的干部。


如果碰到伪军就麻烦。伪军中有当地人,人们叫他“汉奸”,看衣服、看行动做派,听口音,哪个是八路,哪个是百姓,一下子就判断的八九不离十。奶奶住在村东,临着村边的大道。有一次,两个游击队员到村里办事,其中一个是爷爷生前的朋友,他们看望了奶奶后就去村西了,过了一会,奶奶忽然发现一队伪军从大道上直奔村子走来,赶忙叫大伯去报信。大伯很机灵,他路过村长家时,先告诉了村长,然后就奔村西跑去。村长迎上伪军,递上烟,端上水,还张罗做饭,这个时候,两个游击队员已经从村西离开了村子。


大伯


大伯从小是非常聪明的孩子。他7岁随爷爷奶奶就到了天津。那时天津有两种学校,一种是国家办的,一种是有钱人做善事,捐资请一位先生教平民的孩子读书,两种学校不仅都是免费的,还为孩子提供学习文具。大伯上国家办的学校。他上学很得老师喜爱。大伯对我讲过,老师曾告诉他们,要在屋里墙的上方开一个洞,冬天可以流通空气,对身体健康有好处,后来老师问大家做了没有,班里只有大伯家做了,因为其他同学家的房子都不是自己家的,都是租别人房子的。


大伯说他有一天去上学,老师在学校门口等着大家,说七七事变发生了,日本侵略中国,打仗了,学校停课了,让学生们都回家去,大伯问老师:那我们什么时候再上课呢?老师说,等打败了日本国,我到你们家里去找你们,让你们回来上课。 大伯给我讲,学校停课以后,过了几天,日本飞机开始轰炸天津,所幸北开地区没被炸到。日本在天津本来就有驻军,国军与日军激战后撤退,日军在一家医院里,残酷地用刺刀杀死了100多个没有及时撤退的国军伤兵。


.那时爷爷为抗日武装筹备和运送物资,大伯是后来才完全知道的,只记得有一次爷爷要回老家,大伯当时非要一起去,爷爷只好带上他,从码头坐船走,那个使船的老大是爷爷的朋友,船刚过了杨柳青,就被土匪拦截,很多船都被抢了,船老大和爷爷根土匪头说了很多话,大伯根本听不懂,然而爷爷的船竟然被放行。到家后大伯看到船里不仅有药品,还有很多自行车的辐条,这些辐条可以加工成步枪的撞针。大伯后来在抗战胜利前,为了运送八路军的物资和几个同志回到天津,在天津东北角的一个大宅子里他们从一个年轻人那里接手了一批药品,然后从东北角直接装船出发回家,由于八路军有内线,买通了天津帮会,大伯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平安而归。大伯对我说,当时想起爷爷在险恶的环境里,凭几个人的力量,甚至单枪匹马运送物资,历尽艰辛与敌人周旋,直到牺牲,而八路军神通广大,各种关系都有,而且组织严密,他当时不由感慨万千。。。。。。


大伯告诉我说,当年那个东北角的大宅子里和他们接洽物资的年轻人后来在1980年代成为了天津的副市长。大伯告诉我说,爷爷为之牺牲的那支队伍最初并不受八路军的领导,是属于那种群众自发成立的武装,有些人甚至是绿林好汉,从抗战爆发起,他们就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了各种形式的抗日斗争。后来八路军派来干部搞联合,他们就成为八路军领导下的游击队。


大伯胆大、机灵,能说会道的,在大城市见过世面,而且还识字,就成了村长的宝贝,帮着村长做事情。在极端残酷的情况下,硬着来只能让群众受更大损失。八路军以没有暴露的党员和群众中骨干分子出面组织两面政权,表面应付敌人,实际掌握敌人动向,掩护抗日游击队活动,就像平原游击队里面的吴永贵:你们把我杀了,谁给你们敲锣打鼓啊!这种“两面政权”不但能以合法的身份同敌人敷衍应付局面,巧妙周旋,保护群众利益,还可以利用这些机构,完成某些抗日任务。日本人进村,村里管事的是“汉奸”;日本人一走,他就是八路军的人。他们明着是为敌办事,秘密给共产党、八路军办事,一旦敌人外出“扫荡”,他们千方百计给我方传送“情报”。敌人来了,他们摆下烟酒,夏天买下西瓜,冬天买下梨果应付日伪军,尽说好话,就是八路军住在村里,有“伪村长”出面应付,也会太平无事。有时敌人抓去干部和工作人员,他们就大包大揽去向伪军“保人”。大伯说,在那个年代,日本鬼子曾经给过他罐头,八路军战士曾经做灯笼送给他,他“保过人”,也被别人保过。


大伯那时的工作就是送信、带路、侦查。有一次他送信回来的路上,看见邻村坟地有个人在东张西望,十分可疑,于是走过去.这人50来岁,衣服破烂,脸很脏,胳膊上挎着柳条篮.见大伯走来,赶紧蹲在一个新坟前,从筐里拿出一叠黄纸,边烧边哭起来,大伯见那人虽然哭,但干打雷不下雨,就问:“你哭谁呀 ?"那人嚎道:"哭俺闺女."大伯熟悉这里,心想最近听说这个村死了个老头,没听说年轻女人死啊。估计有问题, 就想想把他抓回去,又一想,不行,一是怕抓错了,二是怕惊动了敌人,便装着关切地说:"大哥,你可要当心呀,现在到处都有八路军,游击队."那人抬头问:"你是什么人”大伯故作神秘地小声说:"不瞒你说,我是给炮搂上干活的.”那人一听立刻眉开眼笑,凑过来说:"我是专门给“皇军”探消息的,“皇军”每,得来的衣服,粮食都给我不少,过几天“皇军”就要到这一带来.”大伯故意夸奖他:"你真能。”那人眉飞色舞:"那混口饭吃而已。" "我们队长正在村里玩牌,顺便见见吧。"大伯说着领那人来到村里。村里有几位区小队的八路军,经过盘问,原来那人是被敌人收买的汉奸,每次"扫荡"时,都打前站,探听军民情况。随后,八路军马上带上他转移了。以后,汉奸,特务就很少敢到这里来了

本文内容于 7/1/2009 11:09:16 PM 被春申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