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血勇也,为敢死之军。

练兵千日,用兵一时,此骨勇也,为可恃之军。

备战千日,用兵一时,此神勇也,灭人国,绝人祀,此破军之军也 。


在一篇帖子里看到的,觉得很有意义。哪位战友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