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十五节 兵锋,战泸州<四>

罗列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等我到达黄树谷时,何副将、张副将带领的骑兵大队,已经不见了。 黄树谷里,只剩有一卒骑兵在。 “何副将、张副将,他们走了多久了?”我抓住一个兵士问。 “他们走了有一个时辰了。”兵士说,“何将军怕威武将军来的时候,找不到人,所以派我等在这里等候。” “好。”我把手一挥,“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等我到达黄树谷时,何副将、张副将带领的骑兵大队,已经不见了。

黄树谷里,只剩有一卒骑兵在。

“何副将、张副将,他们走了多久了?”我抓住一个兵士问。

“他们走了有一个时辰了。”兵士说,“何将军怕威武将军来的时候,找不到人,所以派我等在这里等候。”

“好。”我把手一挥,“弟兄们,跟我去慈县!”

我带头,一百零一匹马,在大道上向慈县狂奔而去。

约一个多时辰左右,我们到了望哨山。


战役还没有开打。

看来,秦军三万多人上岸,整顿队伍,还需要点时间。

我来到望哨山下的小卜上将军的营寨。

上将军见我到来,赶紧招呼:“陈将军。”

贺云和严彪都在。

“上将军,何副将、张副将,到了没有?”我问道。

“到了。我安排何副将、张副将带领骑兵师隐藏在刁家山后,待秦军来后,从后面向前掩杀。”

“恩。如此甚好。”

“陈将军来此地,泸州怎么办?”上将军问。

“无妨。我已交代钟将军,若辛梧派兵出城,则集中全部兵力于城东城南,万不能使其冲到慈县来。”我说。

“有钟将军在,应无大碍。”上将军说。

“贺将军,严将军,我料秦军到此处,还需一两个时辰。”我说,“请两位将军派人在大道中间和左右两边,各挖掘几个陷坑,上面用树枝和土覆盖,下面插上竹片或尖头树枝,可杀伤秦军。吩咐我们的兄弟,在进攻时务必小心,避开陷坑。”

“是。”两位将军去办了。

“上将军,”我说,“我到赵将军和王将军处转转。”

“好。但去无妨。”上将军说。

我仍带着一卒骑兵去了。


我来到望哨山上。

赵大志将军早已将人手布置好,藏身在路边的树木、灌叶丛后。

阳光穿过树叶,从缝隙里,照射在兵士们的脸上。

兵士们早就刀箭在手,准备攻击。

我说:“赵将军,务必告诉兄弟们,弓箭手要在冲锋前,用最短的时间,把所有的箭都射出去。”

“是。” 赵大志说。他派人去传话了。

我又来到王铁将军的刁家山。

兵士们也准备好攻击了。

“周将军去渡口多久了?”我问。

“约一个时辰了。”王铁回道。

“王将军,刁家山这边人少,可叫兄弟们在冲下去时,多加呐喊,以造声势,使敌军胆寒。”我说。

“是。”王铁也吩咐人去传话了。

我就留在了刁家山这边。

从邬将军处领到的弩箭,我还没有试用过。

趁现在有机会,我拿出来试一下。

我掂了掂弩箭,果然比前面那试做的三支,要稍微重一点,

我上好箭,对着百米开外的一棵树,扣动扳机,直直的射个正中。


有兵士跑来。

“报,王将军,秦军已经快进入东边山口了。”兵士说。

“告诉各位兄弟们,不要着急,等秦军前锋快出西边山口时,听我号令,杀出去。”王铁说。

“是。”兵士去传递命令了。

果然,不一会儿,秦军前锋已经进入山口,沿着大道,一直前行。

最前面的,是一个骑着马,手拿着长矛的将官,应该是先锋官。

经过我面前时,我看到有些秦军,还被人掺扶着。

看来,是晕船了,吐得厉害,所以,身体有些虚弱。

舟车劳顿啊。

后面的大队秦军也已经进入山口。

所有的弓箭手,张弓搭箭,屏心静气。

大队走过我面前时,我看到一个青年将军,骑着高头大马,挂着配剑,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他后面是几个旗手。一面大旗上,是一个大大的“秦”字;一面大大旗上,是一个大大的“吴”字。

原来,这个青年将军姓吴啊。

秦军前锋正要走出山口,那先锋官所骑的马,突然一脚踏空,连人带马一起栽进陷坑里。

正走在道路两边的秦军,也有好些人栽进了陷坑。

秦军一阵慌乱,有人大喊:“遇袭,快防备!”

话音刚落,喊杀声四起。


前面、左右两侧,箭如飞蝗。

秦军沿路倒了好几排兵士。

那些只是射伤、没有立即死掉的军士,躺在地上哀号不已。

秦军赶紧收缩。

王铁看看箭即将射尽,大喊一声:“兄弟们,杀啊!”

数千人喊叫着,跑出树林,朝秦军冲去。

望哨山上,赵大志也已经扑杀出来。

秦军左右受敌,前后受敌,慌成一团,夹在两山间,无法展开。

姓吴的将军在马上大喊:“快快,跟着我,杀出去!”

果然,有许多秦军军士跟在他后面,拼命往前跑。

但是,前面除了陷坑,还有小卜上将军率领的六师部队,在那里严阵以待。

滇军兵士站在陷坑后面,一排排的弓箭手,将手中的箭,冷冷的射在秦军身上,带出的却是红红的热血。

陷坑附近,尸体很快堆积如山。

秦军被左右两边山上的滇军一冲杀,被分成了三截。

秦军先锋,被陷坑后的丁军戊军和赵大志的丙军一部,包围了;秦军中军,由那姓吴的将军带领,被王铁的乙军和赵大志的丙军一部截杀;秦军后卫,被何副将、张副将的骑兵往来冲杀。

已经在山上埋伏的四天的滇军兵士,如下山猛虎,势不可挡。

手起刀落,人头落地;长矛如林,戳进秦军的身体;骑兵马刀杀人如割草。

喊叫声震天动地。


我带着一百人的骑兵,向着姓吴的将军杀去。

“弟兄们,给我杀啊!”我大叫着,冲向秦军。

一个秦军躲闪不及,被我的马踏倒,口吐鲜血。

左右两边的秦军,慌忙闪避。

我持剑左右开弓,眨眼间,就刺伤五人。

旁边有个秦军将官,挺刀来战我,我先闪过他几刀,拍马上前,看准机会,将他抓住,丢下马去。

我一剑刺中他的马,那马受伤,狂冲乱突,撞倒好几个秦军军士。

秦军越来越少。

我越来越接近秦军姓吴的将军。

我大喊一声:“秦贼,快快下马投降,免得全军覆没!”

秦军姓吴的将军,早就看到我在人群中勇猛异常,听见我说话,却不肯投降:“我乃堂堂大秦国将军吴海,岂能降你区区小国?”

他执迷不悟。

我也就不再手下留情。

一百人的骑兵,跟在我身后,我们如一把楔子,往秦军队列深处插。

马头所向,秦军皆糜。

我大叫一声:“兄弟们,护卫我。”

五六骑跑过来,将我围在中心,他们在四周,挥刀斩杀。

我掏出弩机,瞄准吴海,刷的就是一箭,正中他的后腰。

吴海栽下马来。

吴海身边的军士,赶忙去扶他。

我又是刷刷几箭,将他身边的军士射倒。

吴海爬起来,想再跑进人群了去。

我再射一箭,正中他的脖子。

他再次栽倒在地上。

我大声喊道:“秦军听着,你们的将军吴海,已经被我射杀。投降者免死,如有反抗,一律格杀勿论!”

吴海身边的军士已经看到他们的将军死了,所以,不再动弹。但是,秦军的前锋和后卫,仍在厮杀。

我大喊:“放下兵器,让开!投降免死!”

周围的秦军都放下兵器,让开一条路。

我打马冲到吴海身边,跳下马,抓住吴海的头发,一剑将他的脖子砍断,把他的头拎在手里。

顺手捡起地上的一支长矛,将吴海的头,挑在矛尖上。

我再跳上马,一手握剑,一手举矛,打马先向秦军先锋部队而去。

“所有的秦军听着,这是你们将军吴海的头颅。放下兵器,投降免死!”

身后的骑兵也赶了过来,和我一同高喊:“吴海已死,放下兵器,投降免死!”

“放下兵器,投降免死!”

沿路所有的秦军,都放下了兵器,前面的喊杀声立止。

我返身再跑回秦军后卫部队处。

滇军兵士已知道我斩杀了敌将,早就在那高喊:“你们的将军吴海已死,放下兵器,投降免死!”

有的秦军还想负隅顽抗。

我把矛伸得高高的:“秦军兄弟们,你们看看,这是谁的头?”

“啊,真是吴海将军。”

“我们快投降吧,免得自己也死了。”

“是啊。投降吧。”

很多人都放下了兵器。

秦军人群里,有一人飞马过来:“杀我兄弟,我跟你拼了!”

那人跑到秦军尽头,早有滇军兵士在我前面挡着。

有人用矛戳马,有人用钺砍马腿。

那人载下马来。

旁边的滇军兵士,几个人的戟一伸,将他捅死了。

“再有反抗者,这就是榜样!”我大喊。

果然,全部的人,都放下了兵器。


滇军兵士驱赶着他们,捡掉地上的兵器,将他们分散到两旁路边,并叫他们蹲在地上。

有个秦军军士蹲得慢,旁边的滇军兵士,立即给了他一刀。

秦军军士倒在地上。

我赶紧约束滇军:“滇军兄弟们听着,秦军也是娘生爹养的,他们已经投降,不得滥杀无辜!”

滇军马队、兵士,把秦军就地围起来。


这时,从望哨山东边山口,出现了一彪人马。

为首的正是周文鹤。

他浑身是血。

“威武将军,这么快,就解决了?”

“是啊。杀了秦将吴海,秦军一半战死,一半就投降了。”我说,“周将军,渡口那边怎样?”

“那边的秦军,大概有两三千人,也不经杀。我们一冲锋,他们就慌乱了,杀了一千多人,江里淹死了几百人,俘虏了几百人。船只全部被我们控制。”

“好。”我说,“何副将、张副将,我们一起去见上将军。”

沿路,滇军已经开始打扫战场。


我们来到西边山口。

上将军正在和贺将军、严将军说话。

不一会儿,王铁和赵大志也到了。

我们走进了上将军营帐。

“威武将军,你身上……”上将军看我满身也是血,怕我受伤。

“没事。都是别人的血。”我说。

大家汇报了各处战绩和伤亡情况。各军总共伤亡了六千人。

“威武将军,我刚才已经交代贺将军严将军了,我们先行,这里的秦军俘虏和受伤的滇军兄弟,就由他们负责随后送到泸州去。”上将军说。

“甚好。”我说,“诸位将军,告戒兄弟们,莫辞辛劳,我们回泸州去。”

“是。”将军们应道。


我仍然带着何副将、张副将的骑兵师先行。

回到泸州城下。

钟将军赶忙过来。

“辛梧没什么动静吧?”我问。

“没有。”钟将军问,“慈县那边的战斗如何?”

“秦军援兵三万多人,被杀一万多人,俘虏了一万多人,渡口被我们控制了。”我说,“我还让何副将把秦将吴海的头带回来了。你去找他,派人找一棵树桩,竖立在城南门,把吴海的头挂上去。”


吴海的头被高高的挂在泸州城外的木桩上。

我骑着马,向城内喊道:“城上的秦军听着,你们从巴郡来的援兵已经被我们杀败,这木桩上面是你们吴海将军的头颅。请转告你们辛将军,趁早投降,可免你们一死。”

我让人把劝降的话写在了布上,用箭射进城内。

早有人报告辛梧和吕将军。

吕将军赶快去找辛梧。

“辛将军,听说援兵已经被杀败了,这可属实?”吕将军问。

“应该上是真的。”辛梧说,“南门外,挂着的确实是吴海将军的头颅。”

“可我们根本没看到滇军有大军移动的迹象啊。”

辛梧叹了口气:“哎,这是他们用了瞒天过海之计。虽然每日里还是派人来搦战,但是大部分滇军已经去了慈县。”辛梧说,“这还有陈抚写给我的劝降信。”

吕将军接过来看了,无非是早点投降,免得玉石俱焚的话。

吕将军说:“援兵被杀败了,我们又被围得铁桶一般,这可如何是好?”

“是啊。现在城内军心涣散,看来,死守已经不大不可能了。拖得久了,就算滇军不攻进城里,也难保下面的兄弟不开城门放敌入城。”辛梧说。“我们得早点谋划出路。”

“投降?”吕将军说。

辛梧附在他耳边说了一通。

“也罢。只能这样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吕将军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