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战争来个广义新释<原>

全维战论者 收藏 3 81
导读:看了这个题目的读者可能都有些纳闷,千年不变的战争就是战争,干嘛要给它冠个新释,新释自然就是指新的名词解释,是对战争来个重新定义,这种纳闷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也无意在此故弄玄虚。 在笔者大脑思考的那个千年由来的战争,是一种以现代时期为界线之前的狭义战争,但之后的战争,我们必须用一种新的目光来审视它的组合成分,我姑且把它叫做广义战争。 以往的狭义战争,就是一尘不变万律其宗的争夺,是指一个、两个或多个国家、民族与集团群体等有组织的之间的搏击,确切地说是人与人之间矛盾纠纷的结果,无论是古今中外,皆皆如此。

看了这个题目的读者可能都有些纳闷,千年不变的战争就是战争,干嘛要给它冠个新释,新释自然就是指新的名词解释,是对战争来个重新定义,这种纳闷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也无意在此故弄玄虚。


在笔者大脑思考的那个千年由来的战争,是一种以现代时期为界线之前的狭义战争,但之后的战争,我们必须用一种新的目光来审视它的组合成分,我姑且把它叫做广义战争。


以往的狭义战争,就是一尘不变万律其宗的争夺,是指一个、两个或多个国家、民族与集团群体等有组织的之间的搏击,确切地说是人与人之间矛盾纠纷的结果,无论是古今中外,皆皆如此。


但自现代时期之后,就不了,如果以国家、民族或集团为单位的话,它所面临的灾难就不光光只有单纯狭义战争的活动存在或可能存在了,我讲的这个灾难一词,就是广义的战争,它就包括了人为灾难和非人为灾难之两种。


有灾难就必须有抗争,而灾难的导致方就是我们通俗所说的敌方,这里的敌方〈或曰对方〉可能是人,但也可能是非人,非人为灾难在现代时期之前也有,但人们都不去注意它的名词,正因为不去注重这个名词,才有防御上的失措和大量甚至超过人为灾难损失,因为过去人们都比较专注于人为灾难,无论是著书立说也好,或成立什么研究机构也罢,摆在桌面上的都是清一色的人为灾难,而目光始终疏远和偏离非人为灾难,或者不愿意去看这个问题,或者干脆不去看这个问题,或者是回避去看这个问题,不单单是局限于科学技术落后问题,所以就形成古人缺乏对非人为灾难的控制体系的认识和坚固的意识。


以上所说的现代之前的人为灾难,就是狭义的战争,这个狭义对一个国家、民族或一个集团来说还只是它所面临灾难的其中之一。


为什么把战争的分界线确定在现代时期呢?就是因为现代时期之前的人们没有现代时期之后的人们多重视战争灾难,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上,排来排去的也只有大禹了,为了治理洪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大禹之后就听不到有人在继续这项造福人类的事业了。


说到这里读者多少明白了笔者的意思,真正广义战争的轮廓出现了,战争的敌对方到底是哪些也清晰了,就是除了单纯狭义的人为爆发战争灾害,还有非人为的自然爆发战争灾害,如干旱、洪涝、台风、地震、雨雪、金融等等之组合分子,不要忘记在介于人为战争灾害和非人为战争灾害的之间,还有一种战争灾害,那就是瘟疫。


战争就是一种灾难,有灾难就要消除,要消除就必须去斗争和抵抗,那么狭义战争有哪几类呢?一是外敌,二是内敌;内外之敌均要相对而言,在此不做论述,战争可能会打破旧的社会秩序来建立一个新的社会秩序,但也不是人们常常所期望的,战争的结果只有悲剧。


但战争的发生是人们无法预计的,他的可控性也不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星星之火,往往也可以燎原,无论什么样的敌方出现,国家、民族或集团都要动用它的综合实力来加以覆灭之,以达自保和安全生存。


就我国自建国以后,也就是现代时期之后,国家除了防范和抵御人为敌方,又在不断地承担着防范和抵御非人为敌方,即使在当年国内外形势不稳定阶段,我们除了抗美援朝援越抵御苏印,又同时改造大江大河,战唐山大地震、斗各种出现的自然灾害和瘟疫,集合了人力物力财力以及国家军队在内的立体防御和斗争体系。


以至后来国家考虑到战争组合的复杂性多样性,才增加了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这支力量,但也无法满足广义战争的新课题,就出现的森林火灾、南北抗洪抢险、非典、四川地震、干旱以及今天出现的金融危机和猪流感防御斗争的等等情况来看,几乎每次都牵动国心,每次都动用了国家的综合实力。


笔者认为国家应成立科学专门的广义战争体系学术研究机构,以适应和防范未来可能由广义战争所带来的严重灾难,建立健全防御机制,加强我国对应广义之敌的新能力,军队发展不能脱离面临广义之敌的需求,国家军队基本上形成了外务与内卫两大反畔格局,但内卫部队〈也就是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几乎应接广义战争的力量还有所不够,国家高层应予以重视,外务军队〈指现行的海陆空三军〉基本上是保持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准备,动用几率比较少,专业技能受到局限,但内卫部队则是要保持着不变的养兵千日用兵千日的状态,所以内卫部队〈即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应有所改建,成立人民武装警察集团军部队,为适应对付广义之敌,可组建或加强各个专业技术兵种,经广义战争暴露出的问题,除了原有的匪警、火警、森警、水警等等,还应补充其它战争灾难之防御组织,并配备其后续力量。


假如广义战争的灾难可能在两个以上的情况下同时降临,我们对付内外之敌,也将很从容,再说人为战争与非人为战争有时是可以转化转变的,这些还都不是控制在我们的意志中。


笔者建议组建人民武装警察集团部队,并不是扩建原该部队,而是将该部队组织系统实施专业化技术化和精兵化,也可以一兵多技多专,但该有的专业技术是不能没有的,那么如果没有,一旦遇到了广义之敌就糟糕了或望而哀叹。


军队不是一尘不变的,可以按国家的意志和需求进行能力变革,届时也可以达到内外军种的互应,以达共同的目的:防御!


所以出现了有广义的战争,就有广义的敌方,就要有广义的军队!


拙文止笔,若能达到为国家之抛砖引玉之目的,此乃甚慰。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