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预测我国未来战争之情况<原>

全维战论者 收藏 1 358

中国未来战争主要来自两处,一是陆路,二是海上,空军将扮演配合这两个主角,陆路交火的主要集中点可能会发生在中印边界,而海上战事可能会集中表现在南沙诸岛与东海领域,但我们分析敌对国的状况而言,印度的可能性较为大些,而南沙与东海领域问题所牵扯到的敌对国家的独立操作战争的条件还不具备,他们还必须靠别人来撑腰实施,包括与我们的一系列边界摩擦,就其性质,可以理解。



但战争爆发会生产一个什么样场景呢?我们又将用一个什么方式来面对这些可能会发生的战争呢?显而易见,攻者为敌,守者为我,这种格局自古至今均是如此,中国国情决定了中国这种千年不变的战争模式。



战争发生,双方都不会使用战略核子武器,那么直接较量的只能体现在常规武器方面,我们讲这里的常规武器包含的是三种常规武器:一是一般性常规武器;二是尖端性常规武器;三是超级性常规武器。而尖端性常规武器将决定着战争的胜负问题。比如精确导弹打击、远程预警系统,先进战机和航天侦察卫星等的功效。



除了都不使用毁灭人类的战略核子武器外,超级性常规武器可能会用来大量的地面性杀伤,但那要看战争的演化是否带有它的的控制性,如果战争具备人为的可控性,超级性常规武器将不会使用,那么如果战争不具备人为的可控性,结果就会向上或扩大事态的升级,但这种升级不会突破战略核子武器的边线。那么哪些武器属于超级性常规武器呢:诸如细菌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可动地质武器、微小当量的战术核子武器等等,虽然这些可怕的武器,可以使局部人群受到毁灭性打击,但都还不及战略核子武器的威力,除非某国被大量的超级性常规武器受到全面性毁灭打击后,被迫做出最后的抉择,但一般情况下战争的双方者从某种心理上都会自迫自己把战争升级化控制在战略核子战以下标准和范围内。



一般超级性常规武器战的几率很小也很少,国际社会也不允许,除非遇到战争狂人。



一旦遇到战争,也就判定我方为守方,但这个“守”,不是被动挨打的守,大家都知道,我国奉行的防御政策是积极防御,这就说明了,在有条件和有利的情况下,我们是可以守中有攻的,攻的目的就是保障守的效果,攻是为守服务的,不难看出这种积极的守态扩大了战略、战役和战术的活动空间,其为施展我方能量创造了有机组合的条件。



我军做军事准备的目的是拒敌于国门之外,而不把战火引向自身,这就向我军提出了一个较高的科技强军的要求,应该大力发展科技兵种和科技兵器,尤其是空天利器,抢占属于我们优势的制高点,以及海上利器,中国未来战争向海上转移是必然性的,这也是国家经济建设发展的趋势,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再说如果没有海洋经济的刺激,也就不会有我们内陆经济的兴旺,未来之矛盾也自然会偏向海洋的种种权益问题。



笔者认为与日本国的军事较量可能会比印度国较量的时间要稍长些,因为日本国有科技力量的基本,有较强的再生能力,而印度却不具备这些,但日本唯一的就是缺乏战争的资源,而印度虽没有强大的科技力量,但他是具备了战争资源的,这两者的国防再生能力都会因自己被所制约的因素而再生缓慢,这两个国家还都只能承受战争的第一大波的打击,第二大波的军事力量就不是那么很容易地到位了,日本就有可能寻求第二国防资源的补给和供应,短期内可以实现国防进攻资源的力量,而印度却不能有效地在短期内转化国防力量。



在东海发生战事的模式,不排除双方军事的偷袭可能性,而面对面进行零距离的格斗,那要取决于日本有较优势于我们的武装力量,日本可能会紧紧地跟紧美国,否则它没有其他的外援,而在朝鲜半岛,一旦战事发生,朝鲜可以在瞬间向我军开启所有陆路、海域、空中和资源走廊,固然韩国暂时性会考虑美国于其中做不到这一点,但也不排除这其中的隐含性,美国不会参加,但也是他最佳的经济发财和剥夺双方力量的机遇。


我们必须时刻注意日军的行动,做好预防他再次复制珍珠港事件的可能性。



美国用尽了种种手段来围堵我国,可以理解的,他的这种制约我方的目的,主要是控制我方的海域、军事与经济的发展,别的均无法取得任何效果,他死死地控制我台湾省的目的也是如此,他虽不能明目张胆地渗入我领地搞什么下三烂的颜色革命,那是因为他的时机还没有成熟,他在我周遍一直是醒着的睡眠状态,他在政治上一旦得不到手,就会极力排斥和剥夺我方在世界经济的任何机遇,所以他怎么也不会想让我方成为全球的海洋大国。



美国与我们发生战事有三:一是他自己单打独奏,但这种可能性很小;二是指使我周遍小国与我方摩擦,这种方式可能性较大;三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实施他的群打策略,按现在的全球经济利益链来说,但这种可能性也很小。美国不会与我方玩命的,因为有俄罗斯的存在,他也不会与我们玩命,就是与我方发生战事也仅仅会局限在小的规模中,因为他的目的就是利用他强大的军事力量和强大的经济实力来拖垮和搞垮我方,最起码也要让我方重新回到四五流国家的地位,让我方完全失去对他的任何威胁。



东南亚列国没有什么气候,所谓打狗得看主人,他们不断骚扰我方,也在情理之中,当年对越反击战,我方之目的有二:一是原苏联在国际社会主义大家庭中失信,我方可以借机树立我方的形象和地位,截止和缩小越南的势力与资源范围;二是文革动乱之后,利用越南为我军实战锻炼的磨刀石,而当时的越南如没有苏联在背后的支持,他也是张不开他的那张欲望之口的。



我们的眼里不能有那些小国,我们的眼里只能所定一系列的超级大国,才能达到一览众山小的境界,才有黄山归来不看岳的境界,为了民族之复兴而准备,枕戈达旦有这个必要性。



所以我们对一些小国家的肆意挑衅,不能随便动武,更不能掉进人家设计的陷阱和圈套,有的国人说我们当代人不比老一辈的精神,我不赞同这种说法,理由是什么呢?一是老一辈革命家大多是为了建国和保国而具备的精神和气质,那时的条件决定了人的精神基础是国家力量的第一要素,因为物质基础落后,科技也不发达,只能是人在先了,新型刚建立的国家环境都与我们现代不一样的,那时是处于百废待兴之状态,而现在呢?由于国家施行了改革开放政策,拥有了让世界瞩目的经济成绩,已经处于了百兴而不能废的发达状态,我们现在不光需要民富更要需求国强,民富不代表国强了,这一点早就有学者论断了,那么要保证我们的民富国强,就必须要百兴,你不兴又怎么民富国强呢?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道理吗?



而打仗是一种纯粹的对“兴”的消耗,那简直就是在撕钱,所以战争与尊严的关系,不能单独放在一起考虑,你还必须兼顾其他的因素,战争、尊严与国家能力的关系,尤其是对我们当前来讲,必须要权衡利弊,兵者,乃国家大事也,岂可视为儿戏?但是从辨证的另一个角度来说,有些战争是可以达到促进和刺激国家进步的,包括了经济、军事以及国家威望等等,其战略眼光必须要有广泛的超前性,这就要我们来论证当前利益与以后利益的存在价值了。



战争?我们为了什么而战争?有没有这个必要去战?如果单单为了国土,祖国的国土失去那么多,你打得完吗?但对那些国土,我要不要收回?收回那是肯定的,只是我们现在还未成熟,成熟了时机也就到了。你现在拿个烧火棍去问豺狼要孩子,那不是去送死吗?当然我们还要看这些失去的国土是不是关系到我们国家命运生存的关键国土,比如台湾,那么即使我们只有烧火棍也不能丢失,在比如藏独,西藏在我们国家的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等等。



现在我们眼里不能揉不进沙子,更不能一时的心血来潮,大凡读武侠书籍的朋友都知道,有些书中的主人公,先是磨难重重,中遇造化,而后起也,那么一个国家由贫穷和虚弱再到崛起和强盛的整个过程也是这个道理,你不能功夫还没练好就去来个报仇心切,那么最终吃亏的是谁?有可能会造成自己功亏一篑,遗憾终身!



笔者认为,我们现在不需要少林寺式的武士,我们需要武当太极一样的沉着和冷静,以达柔中有刚、刚中有柔!也使用于战争战略之说法。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