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枪 第四章 第四章,(9)

咀嚼苦楚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size][/URL] 《漂泊的枪》第四章,(9) “我终于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最为弥足珍贵的东西是亲情;除了亲情之外,我一直信仰的是对与自己一同出生入死兄弟们的诺言,然而我不可能依靠他们一辈子。”黎辉缓缓的说。 阿英躺在黎辉怀中,醉心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1.html


《漂泊的枪》第四章,(9)








“我终于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最为弥足珍贵的东西是亲情;除了亲情之外,我一直信仰的是对与自己一同出生入死兄弟们的诺言,然而我不可能依靠他们一辈子。”黎辉缓缓的说。

阿英躺在黎辉怀中,醉心于这个让自己无比深爱的男人,也是她唯一的一个男人。

“感动人们的不一定是兄弟之间的感情;”阿英轻声说:“有时候,执着也会让人们感动。”

“执着?”黎辉笑了笑:“执着是一个变数太大的词汇,战场上很少有执着的人,保存自己才是第一要素...”

“战场?!”

阿英突然睁大眼睛:“你又要去打仗?”

黎辉看着阿英,目光中饱含着一股子柔情,他打开了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着关于非洲某国发生政变的有关报道...军车,装甲车和坦克封锁了路口,政变军人们背着自动步枪在掩体和沙袋后面警惕的注释着四周,M2HB重机枪的弹链垂在地上,寒光闪闪...

“有政变就意味着会有战争,政变不仅是权利和势力的角逐,也是战争的温床和策源地——尤其是在政局普遍不稳定的非洲。”黎辉平静地说:“为了养这个家,我必须重新和我的兄弟们一起并肩作战——趁我现在还没有老去,我得多干上几笔。”

“难道一定要靠打仗才能够养我们这个家吗?”阿英倔强地说:“我可以开一家杂货铺,你也可以去开车跑运输,很多中国的家庭都是这样做的,何况这里是柬埔寨,只要我们勤劳,就一定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的,难道不是吗。”

“我不想你受累。”黎辉说。

“可我更不想一觉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你的骨灰盒。”阿英说。

黎辉整个人楞了楞:“除了打仗,我再也想不出我还会做些什么?几十年来我只学会了如何去做一名战士,真正的杀人机器。”

“你还会开车,开船,你一定能行的。”阿英睁大眼睛:“我相信你。”

“我还会驾驶直升飞机和小型喷气式飞机,不过那也是战争给逼出来的。”黎辉的声音特别嘶哑:“许多年前我就想过,除了打仗之外我还会做些什么,可惜我真的什么也不会。”

阿英忽然明白了,这个男人一直都徘徊在一个又一个战场,徘徊于战争和杀戮,造成这种原因的也是因为这该死的战争。

“相信我,我会毫发无伤的回来,谁都伤不了我。”黎辉一把搂住了阿英深情的亲吻,眼神中浮现的是那种如水感觉...

......

南非。

斯威士兰市中心,某战争承包公司非洲驻地。

日内。


库佳上校端着一杯空运来的上等白兰地一饮而尽,颇有一丝古典风格的留声机正播放着法国歌舞剧《卡门》的节选,窗外是一排装有各种装备的卡车,一架米-35“超级母鹿”直升飞机和一架轻型直升机分别停在院内的两块停机坪;由这家战略资源公司受雇发起的军事政变轻而易举地摧毁了远在非洲大陆西北端的一个小国,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搜捕原政府领导人。

“头儿,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越境抓捕原政府的领导人?”米拉走进了库佳上校的办公室:“情况已经探明了,他们受到了几个当地财阀的庇护,目前正隐藏在一个位于滨海城市的庄园内。”

“五天时间准备,我们不急于一时。”库佳给自己倒酒,盯着墙上的地图进入了沉思。现在他所需要的不一定是活捉这批政府要员,全部干掉这些人或许是他和他的雇主所愿意看到的事情,最好是这样,一劳永逸,不留任何后患......


目光回到柬埔寨,还是那栋二层小别墅。

日内。

黎辉用卫星电话在不断呼叫着,然而那个无比熟悉的号码却始终提示的是盲音。

“他们不在吗?”阿英试探性的问到。

“怎么会。”黎辉回答的十分果断:“我和他们是战友,是战场上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

阿英没有再追问下去。

片刻,黎辉放弃了试图用卫星电话联络到库佳的可能,他选择了另外一种永远不会过时的联络方式。

一部接驳在电脑上的民用航海电台开始朝A541波段发出猝发密语。

......

“我是库佳,请使用明语通话。”电台内传来了库佳的声音,很清晰,波段和通讯频率也很正常。

“很高兴听到你说话;”黎辉在电台的那一头有些按耐不住激动:“我想回来了,继续和你们一同并肩作战。”

电台中是嗡嗡的电流声。

“欢迎回来!请记录一下时间和地点,我会派人来接应你。”库佳的语气很平和,脸上却是写满了激动,他收了线开始着手安排接应黎辉。

黎辉并没有收拾什么行李,左手搭着一件黑色风衣穿着一件黑色的纯棉作训体恤离开了这个二层小别墅,阿英站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还是一脸的不舍,但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南非。

斯威士兰市中心某战争承包公司非洲驻地。

日内。

库佳从保险箱内摸出一叠美金和一本黎辉从前的护照扔给米拉:“我们的亚洲哥萨克回来了,去接他吧。”

“亚洲哥萨克?”米拉想了想有些兴奋:“黎辉回来了?该死的总算记得我们了。”

“去吧,这是联络地点。”库佳笑笑开大了留声机的音量继续听唱片,猫王的。


新西兰某个私人机场,日外。

黎辉一下飞机就看见了另外一个停机坪上站着的米拉,黎辉显的有些激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扶着舷梯站着。

“走吧,我们转机去南非。”米拉迎了上来,手里晃着那本黎辉的护照:“不过在这之前,我们的亚洲哥萨克恐怕得换一身打扮,省得那些非洲的合作伙伴们不满意,一群庸俗的黑鬼。”

“合作伙伴?”

“是的,合作伙伴。南非的一家战争承包公司和几个有一定势力和社会地位的大财阀。”米拉点点头继续说:“他们只负责发动政变和颠覆政府以及一些其他的事情,接下来搜捕原来政府重要领导人或是定点清除之类的任务还是得靠我们,高手对高手。”

“到时候一定很刺激。”

黎辉冷笑。

换了身打扮的黎辉跟从前叛若两人,上身的一套英军沙漠迷彩冲锋衣配上一条米黄色的黑鹰战术长裤,一双棕色的放刺沙漠作战靴在他脚上明显很合适;俄罗斯空降兵棒球便帽上的魔术帖被扯了下来,换上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标识,连胡子也被刮的只剩下了青茬,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冷峻的气息。

“走吧,火热的非洲在等着我们,还有那些该死的尼格儿。”米拉爬上一架私人商务客机,放下了舷梯:“晚了就来不及了。”

黎辉笑笑,顺着舷梯爬了上去。

随着塔台的指令,米拉开始操纵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提速,拉高,收起落架一气呵成,商务客机如同燕子一般轻盈地朝着远方飞去。

黎辉在副驾驶座位上核对着GPS,飞机始终保持着400米低空飞行,直到非洲大陆的海岸线在GPS屏幕上隐约可见。

“我们快到了,低空伞降。”米拉按下了自动盘旋驾驶的按钮:“我知道你讨厌这个,”

“我就知道这架飞机是有租无还了。”黎辉背上了伞包开始活动双脚做准备工作。

两个配有浮力装置的武器筒被扔出机舱,米拉也背起伞包跳出舱外,双脚并拢,入水的同时才开伞,绑在伞靴上的一管驱鲨剂迅速的释放散开,米拉割断了伞绳示意黎辉可以跳伞。

黎辉用的是翼伞,在距离海平面150米处就开了伞。巨大的升力缓解了部分下降的重力,黎辉双脚并拢在距离海平面两米处飞掉了翼伞,扑通一声落入海中。

......




第四章,(9) 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