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见就要落败,急忙举枪对着那一直被他盯着的武将射去。张子雨上马杀敌的功夫不行,所以留下压阵,这时见要糟,也对着那隔着唐门弟子近的官军射击。

唐门众人听见枪响,急忙按约定将迷药撒出,只是迷药不能立刻便将人迷倒,当先的几人还是没能躲过官兵的围攻,被砍翻在地。

官兵往前冲得几步,迷药发作,连人带马也都迷翻在地。唐门众人虽终日与毒打交道,能扛一些,可也只能多挨得一刻而已,不多时,刚才还热火朝天厮杀的双方都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人虽然着急伤者,但也只得等那迷药被风吹散后才跑去将众人救醒。好在众人个个都会治伤,不多时便将伤者安顿好,但却有一十九人再也救不醒了,死者的亲友在一旁暗自垂泪。

李明华心里也不好受,强打着精神安慰了一番后,命众人将那迷倒的官兵绑起来。

话一出口便有人喝道:“还绑他做什么,一人一刀砍了为兄弟报仇便是。”众人也是一起附和。

李明华一想,这杀俘虏的头是万万开不得的,急忙说道:“大家请听我一言,若觉得有理,咱们再一起商量,若大家觉得无理,那大家只管将人杀了便是。我以后也不再管着大家。

众人见头领说出这重话来,倒也不好驳了他面子,只得安静下来。

李明华见众人安静下来,才开口说道:“这些官兵虽然有的杀了我们的弟兄,可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他们不杀我们,那些当官的就要杀他们,他们也有父母妻儿要养。他们以前和我们也是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真正杀我们兄弟的是那些个狗官,是那昏庸的朝廷啊!”

众人虽觉他说得有理,却还是心有不甘。

李明华见众人态度有所松动,接着道:“咱们今后的路还长得很,可能还要死很多兄弟,也可能还有许多兄弟加入我们。如果咱们每次作战都将那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屠尽,那以后谁遇到我们还不死战?今天咱们遇见的是两百人,明天我们可能遇见的是两千人!若是敌人都和咱们拼命,我们这点人还不是早晚会被杀光?何况对眼前这些穷苦兄弟,咱们又如何能忍心下得了手?”说完看向众人。

这些人向以侠义自居,被李明华这么一说,倒有些心好的开始绑起人来,有人带头,那些摇摆不定的也跟着行动起来。李明华见多数人都开始打扫战场,松了口气,派人加宽侦察范围后,也帮着干起来。这马可是好东西,尤其这些官兵骑的又是战马。

张子雨见地上尚坐着二三十人,不愿帮忙,却也知道这其中多是些直性子人,恐怕是脑子里一时转不过弯来。便拉上唐林上前问道:“你们可知为什么咱们的人明明武功比那些官兵高,后来却在一瞬间被官兵杀了那么多弟兄,险些落败吗?”

众唐门弟子见张子雨突然问这个,却是一脸茫然。均想:是啊,第一个回合咱们几乎都没什么伤亡,可为什么回头来就敌不住了呢?

只听张子雨接着说道:“因为官兵有纪律,他们听指挥,如若不然,便要受军法处置,所以他们能齐齐的回过身来。而我们,却不愿受那约束,因此当时有的已回过头来,有的还在往前冲。人一散了,官兵却有了各个击破的机会,顷刻间便成了十几个官兵打咱一个。到头来却是害得自己兄弟白白惨死!今天是这些兄弟先走了,可明天倘再和那官兵相遇,咱们还是如此对阵,却不知又是轮到哪些兄弟!”

众人仔细想了今天的经过,也确是如此,早有口快的说道:“我们也没说不听指挥啊!”

又有一旁的人说道:“咱们也该当学那官兵,制定些军规才是,莫要到时又白白地送了兄弟性命才是。”

张子雨见对方上套,心下高兴,却佯装怒道:“还说什么军规,咱们现在就有几条。那‘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怎么说的,如今你们可有遵守?这还是当初大家商量好一致赞成的,要说制定军规,训练士兵,以我对李明华的了解,何必去学那官兵,只要大家能听,以各位的本事,再训练些时日,就是有今天十倍的官军也保管杀得他望风而逃。”

众人虽然有些疑虑,可想到李明华平日里的表现,却也有七八分相信。回头见其它人都在忙碌,而自己却是正做违抗命令之事,个个如坐针毡,可又觉得丢不下那脸,待张子雨转身走开,终于低了头,三三两两的混进了人从中,干得分外卖力。

待打扫好战场,李明华命人将俘虏用绳子连在一起,只留下双手方便骑马。只是有些伤得较重的兄弟却是不好安排,看来以后的速度是快不起来了。本来那些俘虏是想要放了,可想到对方是骑兵,训练不易,又有些舍不得,加上这一战中暴露的问题太多,唐门众人通过这次教训,也认识到了纪律和训练的重要性。

这样,先找个地方休整便是迫在眉睫的事了。一来好做做俘虏的思想工作,给他来个政治洗脑,二来整合队伍,安置伤员也势在必行。好在此刻尚在四川境内,大家以前多是跑江湖的,道路也还算熟悉,找个地方倒是不难。

考虑到以后的生活,当晚张子雨便挑了百十来人,两百余马匹,挑了户平时欺男霸女的大地主下手,好去抢些粮食。

李明华这边组织起余下的人,命俘虏抬了伤员,沿途留下记号,押着俘虏挑那深山老林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