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现实就是如此,而且一向如此。尽最大努力吧,这样才能证明我错了。”

接着他又警告我们:“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参加巴思训练。我们曾经接受过很多

很棒的小伙子,但他们发现这里并不适合他们。这是他们的权利,而且他们必须

带着尊严从这儿离开,明白吗?谁要是胆敢嘲笑讥讽决定退出的人,我们抓住了

就决不轻饶,让你们一辈子都后悔自己取笑别人。我建议你们干脆打消这样的念

头。”

他最后告诉我们,真正的关键在于头脑。要想通过训练,必须认识到自己的弱点

,坐下来认真思考对策,规划改进的有效途径,不放过任何细节,不断努力克服

弱点。那些成功通过训练的学员都做到了这一点。

“你们的名声就从第一阶段训练开始。你们并不希望别人认为自己是些得过且过

的人,而是希望别人认为自己总是努力超越自我,努力做得更好,始终全力以赴

,是一个可以完全信赖的人。我们这里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最后还要记住一点。在这个教室里,只有一个人清楚你会成功还是失败。这个

人就是你自己。加油干,先生们。始终要全力以赴。”

尼尔森教官离开了。五分钟后,由基地指挥官给我们作报告。六名教官簇拥着一

位海军上校步入教室。我们都清楚那位上校是谁,他是乔·马奎尔上校,出生于

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是个大块头,一个传奇式的人物,第九十三班的优秀学

员,曾任海豹突击队二大队指挥官,一个了不起的海豹突击队勇士。之后他会担

任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成为海军少将马奎尔。他曾在全球服役,在科罗纳

多训练基地深受爱戴。无论部下的军阶有多低,他都从来不会忘记部下的名字。

他语调平缓地对我们讲话,说自己的讲话是针对那些真正希望过这种生活的人,

是针对那些能够经受教室后面的教官们任何折磨的人。他还给了我们两条极其珍

贵的建议。

“第一,我不希望大家屈服于当前的压力。无论什么时候受了重大挫折,一定要

坚持挺过当天的训练。如果此后依然觉得难以承受,一定要经过长时间的慎重考

虑再决定放弃。第二,一步一步来,只关注当天的训练,只关注当前的训练。”

“不要让自己心神不宁,也不要因为担心未来和自己的承受能力就轻易打退堂鼓

。不要提前去想象痛苦。坚持完成当天的训练,等待大家的必将是光明的前途。

这就是马奎尔上校,这个人未来会成为美国太平洋战区特种作战司令部副司令。

马奎尔上校衣领上的鹰徽闪烁着亮光,他让我们明白了什么东西才是重要的。

我站在那儿沉思了一会儿,可这时候屋顶塌了下来。一位教官站起来喊道:“趴

下!”然后劈头盖脸地责骂我们,就因为我们中一个人的过失。

“我看到你们当中有一个在听上校做报告的时候打盹儿,好大的胆子!在这样一

位大人物面前居然胆敢睡觉?你们这些家伙要为此付出代价。现在,俯卧撑!”

他不停地折腾我们,让我们做了大概一百个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然后命令我们在

营区前的大沙丘上跑上跑下。看到我们在规定时间内完成O形训练场上项目的次数

减少,那位教官冲着我们一通狂吼,丝毫不理会我们的成绩之所以会下降是因为

我们在到训练场之前就已经疲惫不堪了。

这种情况整整一个星期都在继续。我们得与一个游泳水平相当的队友一起横渡一

英里长的海湾;在游泳池里还有各种各样的训练,有的要求戴潜水面罩,有的要

求戴脚蹼,有的什么都不用戴。其中一项训练是:仰面躺下,头部伸出水面,戴

着脚蹼和装满水的潜水面罩做浅打水,这简直是谋杀。圆木举重练习和四英里越

野也一样。操艇也是一项让人耗尽精力的训练:将小艇划过波浪线,把小艇翻过

来,再翻回去,划回岸边。先正着划,再倒着划,最后把小艇从水里拖出来,扛

在头顶抬到岸上。

训练简直是没完没了。到第一周结束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多人中途退出,其中一

个离开时泪流满面,因为他的希望,他的梦想,甚至他的想法,都在科罗纳多的

海滩上撞得粉碎。

到现在,办公室外的那口钟已经敲响过六十多次。每次听到钟声敲响就意味着我

们又失去了一个出色的伙伴。能够通过入门训练的没有一个差劲的。随着时间慢

慢地消逝,钟声一次又一次地响起,听起来让人觉得那么的悲伤。

再过几天,我会不会也心灰意冷地站到那办公室的门外?这并不是不可能的。因

为那些中途退出的家伙们在下定决心的几小时、甚至几分钟之前还根本没有这种

想法,只不过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突然之间崩溃了,所以他们无法坚持下去,而

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马库斯,别问钟声为谁而鸣。因为那鬼东西可能就是为你而鸣。或者为剩下的六

十多人中的任何一个而鸣,剩下的人在经历了第一阶段第一周训练的残酷折磨之

后,依然拒绝放弃。每次穿过粉碎机操场,我们都能够看到离开的队友留下的痕

迹,在钟旁边的地上,整整齐齐地摆着二十只钢盔。每只钢盔的主人都是曾与我

们一同经历磨难的朋友、熟人,甚至是竞争对手。

这排孤独的头盔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这个地方对男人来说是多么残酷,但同时

也说明那些坚持到底的人将享有多么崇高的特殊荣誉。每次看到这排头盔,我都

会咬紧牙关,让自己步伐变得更加坚定。我现在的想法依旧同第一天参加训练时

一模一样:宁死不退。

第一阶段训练的第三周,我们开始进行巴思训练的一个全新科目,称作攀岩搬运

。这个课目很危险,也很艰苦,其基本内容是,将充气橡皮艇一直划到科罗纳多

大酒店对面海边的岩壁旁,然后把艇搬上岩壁。我说的不是停在岩壁边,而是把

艇搬到岩壁上,而这个时候你的周围都是拍击岩壁的巨浪,汹涌的大海随时都会

将小艇拉回深处。

因为我高大有力,所以我在这个科目中必须充当主力。但这是个完全陌生的科目

,我们对它没有任何把握。学习如何操作之后,我们将小艇全力划向大海,驶入

那些巨岩之间,冲入四散飞溅的浪花之中。

小艇的船头扎入岩石之间后,帆角索处的队员(不是我)将船索牢牢系在腰间,

飞身跃上巨岩。他的任务就是要找到稳固的立足点,用自己的身体当作绞盘,防

止小艇被海浪冲走。我们的艇员身手敏捷,把自己牢牢卡在几块大石头之间,然

后冲我们喊道:“帆角索队员就位!”

我们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让每一个人都掌握现在的情况。但现在小艇的船头卡在

岩石之间,艇身无法随波涛的起伏而移动,所以海浪每次拍击船尾都会令小艇险

象环生。

艇长大喊了几声“当心海浪!”,但却于事无补。一个大浪径直向我们卷了过来

,从船尾到船头没过小艇,最后猛拍在岩石上。我们都穿着救生衣,但我们中个

子最小的一个必须迅速灵活地从浪头底下把所有的短桨都抢出来,安全地放到岸

上。

然后我们要一个接一个地上岸,此时我们可怜的帆角索队员仍然卡在岩石之间,

双手紧拉船索,拼命把小艇拽住。现在其他艇员也开始拉绳索,努力抓住小艇上

的皮带把手,随后帆角索队员再次往上移动位置,寻找一个新的支撑点,这时小

艇的重量就落在其他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