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舆论独立的超前和君权约束的制度分析 (杜车别)

尊王攘夷 收藏 113 1405
导读:前言 许多人对政治体系的分析,往往忽视舆论独立的重大意义。而事实上舆论独立是比其他所谓分权约束制度更为根本的分权制度。 关于舆论的重要性,卢梭在《社会契约论》的“法律的分类”一章中就把社会的风尚舆论列为除了“政治法”、“民法”、“刑法”之外的第四种法律,而且用他的话说是“一切之中最重要的一种”,“这种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它每天都在获得新的力量,……,我说的就是风尚、习俗,而尤其是舆论,这个方面是我们的政治家所不认

前言


许多人对政治体系的分析,往往忽视舆论独立的重大意义。而事实上舆论独立是比其他所谓分权约束制度更为根本的分权制度。



关于舆论的重要性,卢梭在《社会契约论》的“法律的分类”一章中就把社会的风尚舆论列为除了“政治法”、“民法”、“刑法”之外的第四种法律,而且用他的话说是“一切之中最重要的一种”,“这种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它每天都在获得新的力量,……,我说的就是风尚、习俗,而尤其是舆论,这个方面是我们的政治家所不认识的,但是其他一切方面的成功都有系于此。”[1]


明代政治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舆论的独立性,明代许多政治事件都和此有密切关系。许多人认识不到这一点的重大意义,也自然就认识不到明代政治体系与清代政治的天壤之别,自然就只能重复明代是所谓君主高度集权的滥调,,只能重复所谓清承明制,明清一体的滥调。但实际上,从舆论独立的角度上说,明代的政治分权程度甚至是远远超过近代西方的(而且这种分权不是原始社会或封建社会时期的分权,而是政治制度高度精密发展,现代国家中央集权化程度加深后的分权)。这篇文章就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一下。


明代舆论独立的超前和君权约束的制度分析

作者 杜车别


一、《耳谈类增》中的一则记载

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中对君臣关系有一段论述,大意是皇帝大臣只是分工不同,并无尊卑之分(“又岂知臣之与君,名异而实同耶?”“非其道,即君以形声强我,未之敢从也 ”“吾无天下之责,则吾在君为路人。出而仕于君也,不以天下为事,则君之仆妾也;以天下为事,则君之师友也。”[2])


对一直深信不疑中国古代君主专制独裁如何登峰造极之类宣传的人来说,第一次见这样的话,一定觉得黄真是了不起的思想家。在“封建”专制时期就能提出这样的观点,振聋发聩!接着多半众口一辞:这是总结明朝灭亡的沉痛教训而得来的云云。言外之意,明朝的君主专制太厉害了,如果不是灭亡了,还不可能产生这样的观点。只有体制被打破时才可能有的,影响不了整体的发展趋势。


但其实黄宗羲说的这些,谈不上多新鲜。往远了说几千年前的儒家经典里就能推导出来。往近了说,多了解明代中晚期知识分子的言论着作,这些不过是主流思想一脉相承强调的,而且也非流于空谈,本身就已经渗透到实践中去了。把君臣关系定位成主奴关系,这是属于清朝的特权。大部分人之所以乍见之下会觉得眼前一亮,还是因为把对清朝的印象直接套到了整个中国古代尤其是明代的头上。


这里举一则明人王同轨写的《耳谈类增》中的记载


“世庙朝,蒋皇亲负盛宠杀人,大司寇见素林公执法拟死。疏奏,上不悦,下旨曰:‘着林俊回将话来!’林即面奏曰:‘臣官至尚书,天子无故不呼名。臣为陛下守法,而以名称,何罪?且法者,祖宗之法,陛下安得私椒房,臣又何所执也?’辞严色厉,声震殿陛。上大怒,祸且不测,举朝危焉。文简方为学士,林门生也。悬以‘君使臣以礼’章进讲,反复开警。以为敬礼大臣,尧舜盛德。天颜少霁,林罪得释。……尝闻之,尊君卑臣,自秦始益甚,故其治亦逊古,以君臣不交也。林公因上呼名,遂抗对过直,公乃从容谈说,使帝拗怒而布和,非有直诚感动,不能爰以成君师之美”[3]

大概意思是,嘉靖时期,皇帝一个亲戚杀了人,当时的刑部尚书林俊(号见素)定了他死罪,然后嘉靖很不高兴,下旨说“着林俊回将话来”。我们知道在古代直呼一个人的名字是不太礼貌的做法。不过按照君尊臣卑的思想,皇帝直接叫一个人的名字那也不算什么。但这位林俊显然不这么看,他也很不高兴,闹起了脾气。当面对嘉靖说,我已经做到尚书了,你是皇帝就能直接叫我名字吗?我是执行祖宗定下的法律,难道你能任着性子来偏袒你的亲戚吗?


他不但说,而且还是“辞严色厉,声震殿陛”地说,拔高了嗓门,一副痛声训斥皇帝的架势。先抛开嘉靖是皇帝的身份,不妨设身处地想一下。假如我们因为某件事情兴师问罪去找某人算账,结果帐还没算成,那人反而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你的态度大加挑剔,大声斥责,那你是何等心情?估计觉得丢了面子,火冒三丈,争吵甚至打架是可以预期的。


所以也就怪不得嘉靖要大怒了,他可能想你要定我亲戚死罪还没怎么着你,就叫你个名字你倒发起火来了,究竟谁是皇帝啊?林俊的一个门生看见皇帝生气,上来进行教育,把孔子的‘君使臣以礼’的道理灌输了一下,嘉靖受到反复开警之后,只能就此算了。然后是记载这件事情的作者王同轨发的感慨议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