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六章 军队

无真子 收藏 26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众人辞别亲人,挥泪而别,那官兵探得众人行踪,也是紧追不舍。唐门弟子皆是些江湖豪客,平日里自由散漫惯了,一路上大都各行其事,有的独自去对官兵下毒,有的竟骑着马独个儿走了,行了不过两三日,竟有十多人不知所踪。 待到得晚间,李明华将众人聚在一起,开口说道:“众位能自愿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众人辞别亲人,挥泪而别,那官兵探得众人行踪,也是紧追不舍。唐门弟子皆是些江湖豪客,平日里自由散漫惯了,一路上大都各行其事,有的独自去对官兵下毒,有的竟骑着马独个儿走了,行了不过两三日,竟有十多人不知所踪。

待到得晚间,李明华将众人聚在一起,开口说道:“众位能自愿担这引敌的事着实令李某敬佩,但咱们若要长久地和官兵周旋,似大家这几日这般行事却是不行的,需得选出位得力之人,把大家力量拧作一股绳才行。”

唐门弟子虽然有些任意妄为的,可大多数人也是看出如此下去恐怕不行,听李明华说来,纷纷点头称是。

李明华本以为众人定推唐林。一问之下,才知有当日在庄门外一战中对张子雨的领导十分信服的;也有对唐家门户观念强的推唐林;更有那好武者佩服李明华,令人好生为难!

众人叫过唐林商议,唐林一心研究兵器,自己不愿趟这麻烦,又不想张子雨被此事拖累,便推了李明华。

张子雨心中也更属意李明华,见唐林都这般说了,自然乐得顺水推舟。

众人见二人都推李明华,也没什么意见了。虽有少数人不平唐家的人却要个外人来领导,可见少主人也一力赞成李明华做那头领,也就不好多说了。

李明华虽然担了这头领差事,可想带好这些江湖汉子却是极为困难!若真有带兵的心思,反倒不如集合些流民加以训练顺手些,加之二人身份尴尬,众唐门弟子不一定能听他指挥。好在他们大都是些快意恩仇之辈,若能以侠义循序善诱,再煽动些仇恨,要凝聚人心也不无可能。

李明华想通此节,便对众人说道:“我做这首领也可以,但大家需依我两件事,第一不得擅自行动;第二须得遵守制定得纪律。当然,制定纪律一般会和大家商量,但有几条却是必须遵守的……”接着便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一与众人解说。

众人心中虽对其中某些条款不甚乐意,可都是些明白事理之人,也知道李明华说得是理,倒不好多说什么。

有了领导,日间行动便有序多了。三五日下来,这些江湖汉子也渐渐能各司其职,加上思想工作的进行,好歹算有了些军队样子。

这日众人行至一山坳,放出去侦察的探马回报斜刺里杀来一队骑兵,约莫两百来人样子。

众人现在倒也不是起初的样子,遇事要吵吵嚷嚷闹上半天,都等着李明华拿主意。李明华细问那探子,那探子到底是半路出家,人数,来路虽记得清楚,但来人军容是否整齐却是不知道什么样叫整齐。李明华不知对方实力,怕被对方堵在山沟里,急命众人冲出山沟再说,众人也没时间经过训练,一窝蜂挤出了山坳。

李明华看众人样子,却不敢再命往前跑了,这样子跑,万一被追上,那后果不堪设想。待过得山坳,李明华急忙命令众人整队迎敌。

弄了半天,好不容易弄了个队形,倒也好过被人一冲就散。这时已能听见官兵的马蹄声,少顷见前面烟尘滚滚而来,轰轰隆隆好不壮观。迎面冲出一队官兵,隔着老远便开始列队。

李明华见对方阵容还算得整齐,这骑兵又不比那乌合之众的步兵,步兵除去亲兵外,不过是些临时聚集起来的农民而已,这骑兵却是经过长期训练才成。眼下自己这些乌合之众,虽然个个都有一身武艺,可不懂得配合,也不知能不能打得过?急忙找来唐林张子雨商量,却听唐林道:“倒也不怕,看对方人数和我们也是相当,就算咱们打不过他,只需留下一二十个武艺高强之人,再命先冲出的人每人备好一把迷药。若是见官兵厉害,还是以枪响为号,一起撒将出去,大家一起迷昏了去,到时就是有些漏网的,这留下的好手也肯定能应付的来。”

这打仗还有这般打法,李明华倒是见识了,只是不知这唐家的迷药效果如何,到时千万别官兵没迷倒,自己先中招了。不过想那唐林是唐家嫡传弟子,他既如此安排,必有获胜的把握。

说话间,官兵已列队完毕。只见那官兵中一人胯着一匹通体黝黑的骏马走到前面,看那个子当是个孔武有力的武将。

只听那人拉开嗓门吼道:“大胆蟊贼,见到本将还不速速下马投降!”喊完顿了一顿,见无人应答,又呲着嗓子喊了两遍。

李明华见对方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忍不住要一枪将对方打下马来。可又想自己这边都是些江湖人,到时不知会不会怪自己暗箭伤人?若是这样,倒是怕以后难得众人信服。

那武将见对方还是无人应答,又吼道:“一群无胆鼠辈,畏首畏尾,可有人敢和爷爷阵前杀上几回?”吼完便拔刀在手,仰天大笑。

张子雨见对方如此猖狂,却是再也忍不住,抬手对准对方马头就是一枪。

那武将只听得一声脆响,吓了一跳。又感觉胯下坐骑往一边倒去,待想要跳下时也已不及,重重地随着马一起倒下,大腿被马压住,挣了几下竟没挣脱。几个亲兵急忙跑来帮忙,这边众人却是早已笑开了。

那武将在亲兵帮助下挣了起来,见自己爱驹头上不知被何所伤,正汪汪往外淌血,马身不住抽搐,想是救不活了。

武将大怒,从亲兵中抢过一匹马,翻身上马,挥刀乱舞,嘶吼着向这边杀来。后面一众官兵急忙跟上,只是脚步仓浪,窝喊连天,却是被刚才那枪搞得有些怯了。

李明华见对方杀来,也下令众人出击。片刻两方便撞在一起,又在呼吸间相互穿过,地下也留下了二十多具尸体,好在尽是些穿着军服的,唐门弟子到底是功夫强些。虽说战阵中个人武艺所起作用不大,可那是指在大战中决定战争的胜败上,若一方普遍比对方武艺要高,那又当别论了。要不也不用训练士兵刺杀格斗,只上阵挥刀乱砍便罢了。

李明华见倒下的多是官兵,刚倒放心了些,却见双方对穿之后,官兵齐齐勒过马头,一起返身,催马杀了回去。而此时的唐门弟子却是有的已勒过马头,有的还在往前狂奔,散作一片。

官兵一路杀将回来,只眨眼功夫,便成了一个唐门弟子对阵十几个官军的局势,逐一将唐门弟子砍倒了十余人。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