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对二十九岁市长事件的分析

云上的天空 收藏 0 260
导读:当华生踏进贝克街福尔摩斯的房间时,他正有气无里力地卷曲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天化板发呆。   “你好,亲爱的福尔摩斯。”   “你好,华生,很高兴你能在这个无聊的下午来看望我,请坐,你知道茶和热水在什么地方,烟草在拖鞋里。”说着他瞟了华生一眼,接着说,“大热的天去桑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尤其还接受了小姐的按摩。”   “亲爱的福尔摩斯。”华生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你能看出一些常人看不出的东西,但我实在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很简单,华生,复杂的推理往往蕴藏在简单的事实之中。   “说说看

当华生踏进贝克街福尔摩斯的房间时,他正有气无里力地卷曲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天化板发呆。

“你好,亲爱的福尔摩斯。”

“你好,华生,很高兴你能在这个无聊的下午来看望我,请坐,你知道茶和热水在什么地方,烟草在拖鞋里。”说着他瞟了华生一眼,接着说,“大热的天去桑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尤其还接受了小姐的按摩。”

“亲爱的福尔摩斯。”华生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你能看出一些常人看不出的东西,但我实在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很简单,华生,复杂的推理往往蕴藏在简单的事实之中。

“说说看。“华生坐下来,饶有兴趣地说,一边点了一支烟。

“第一,你上星期刚刚取得公务员资格;第二,你工作的单位是招商局;第三,你们单位每天都有人请吃饭;第四,你身上有酒味。第五,你的头发被弄潮了还没干;第六,我注意到你进来时酒的味道里有一股劣质香水的味道。一个公务员中午喝过酒后会去什么地方呢?当然是桑拿,你那未干的头发印证了我的推断。你身上的香水味说明你和女性密切接触过,当然是在桑拿房接受了某种服务——我们姑且称之为按摩。”福尔摩斯慢慢地说,他看了华生一眼,接着说,“我甚至知道你去的是花心大酒店。”说完他咯咯地笑了。

“我亲爱的福尔摩斯。”华生惊奇地喊起来。

“火柴,你手里的火柴是花心大酒店的。”福尔摩斯不耐烦地说。

“自从到了招商局,就养成了顺手牵羊的习惯。”华生抱歉地笑笑。

“最近有什么新闻吗?”福尔摩斯问。

华生耸了耸肩,说:“无非是经济危机,英国现在一片萧条,工人失业、教师罢课、商人破产,连女学生都去当二奶赚钱了,听说牛津的一千镑就能包一个月,剑桥的还要便宜。”华生说着咽了咽口水,“也就我们公务员的日子还行,最近又发了点补贴,三千多镑,说是要刺激消费。”

福尔摩斯不耐烦地说:“华生,你说的这些算新闻吗?我是说新闻,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新闻?”

华生笑了笑,说:“国内也就这些事,总之一句话,英国现在是没法呆了,美国那边也不怎么样,听说都要破产了,美国人现在忙着往外移呢,还猪流感。法国也挺衰,前不久飞机还掉下来,据说德国现在也没法住了,什么奔驰宝马都要破产了。日本听说又要被核弹袭击,现在日本人都被吓傻了。”

“就没一点好消息?”

“还真有。”华生说,“中国就不错,现在老鼻子钱了,富得流油,据说一下就弄几万亿出来,跟玩一样,GDP那是噌噌地往上窜,全世界还水深火热呢,中国就率先走出危机了,中国那是最后进入危机,最先走出危机,我看了看中国的统计报告,那中国是压根就没危机过,中国的股市那是红满天,中国老百姓那叫一个有钱,听说股市跌了百分之七八十都不算跌的,大家都说咱们中国人有钱,股市跌一跌有好处,反正咱们有钱没地方花,那楼价据说离伦敦也不算远了,那汽油卖的,比俺们都不便宜。”华生越说越唾液横飞,眼里流露出向往的目光。

“这些都不算新闻。”福尔摩斯叹口气说。

“倒是有一条新闻。”华生说,“最近中国选拔了一个市长,才29岁。”

“这很奇怪吗?”

“他是研究生。”

“正常。”

“清华毕业。”

“不奇怪。”

“工作才五年。”

“可以理解。”

“一参加工作就是副处级。”

“正常。”

“他没任何背景。”

“哦。”福尔摩斯坐直了身子,“真的?这倒真是新闻。”

华生咯咯地笑了,他很高兴能让福尔摩斯惊奇一下。

“千真万确。”华生说。

“在中国——不可能。”福尔摩斯沉吟着说。

“真的,真的。”华生打开电脑,点开网页,说,“你要没事可以分析一下。”

福尔摩斯快速地看了看。

“怎么样?”华生说,“随着案件的升级,现在继续出该市长在清华读书时可能涉嫌抄袭论文。”

福尔摩斯哼了一声。

“我亲爱的福尔摩斯,”华生说,“反正也没什么事,何不用你的演绎法对本案发表一点看法?”

“没什么可发表的。”福尔摩斯没精打采地说。

“你不会是没看出什么来吧?”

“华生,我只对精密复杂的事情感兴趣,这件事情太简单,我没兴趣。”华生正要说话,福尔摩斯接着说,“不过应你的要求,我还是对此事作了点分析,说给你听听吧。”

华生饶有兴趣地说:“我洗耳恭听。”

福尔摩斯点着烟斗,抽口烟,说:“首先他是清华大学毕业的研究生,这一点没有疑问。”

“为什么?”

“他的论文中非常短的一段英文犯了不下十个常识性错误,甚至写错了校名,这符合清华大学研究生的水平,不会假。”

华生点了点头。

“其次,他打字从来不用全拼,而是用五笔。”

“为什么?”

“因为他自己的名字的拼音拼错了,只用常用五笔的人才会犯这种错误。”

华生点点头。

“他的学习不错,平时也很刻苦,大学不是混出来的。”

“为什么?”

“他的论文虽然抄袭,但据我观察,抄袭的部分只占百分之五十左右——你知道,对于中国的研究生甚至博士生教授来说,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他们一般都是改个题目,甚至连错别字都照抄,象这种只抄袭百分之五十的,基本可以算原创。”

“不错。”华生说。

“他没背景也是真的。”

“为什么?”

“因为网上一直在讨论他。”

华生点点头。

“他不是选举产生的。”

“为什么?”

“华生,英国的选举制度有多少年了?你见过全票当选的首相吗?你见国全票当选的市长吗?相反,你回忆一下,这个世界上全票当选的有什么人?”

华生想了想。

“萨达姆。”

“好,继续。”

“金正日。”华生得意洋洋地说。

“好,你认为他们算被选上的吗?”

“当然不。”

“周市长也一样。”

华生点了点头。

“关于他不是选上去的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证据。”

“什么?”

“选上去的员是不敢让别人替他打伞的。”

华生点了点头。

“最后,他会继续当市长,不会辞职。”

“为什么?”

“很简单,他无须为这件事情负责,因为他不是人选的,他也就无须为人的质疑辞职,甚至无须回答这种质疑。他需要做的仅仅是不被提拔他的人置疑,而这些人是不会置疑他的,置疑他就是置疑自己。”

说着福尔摩斯打了呵欠,责备地对华生说:“好啦,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居然浪费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假如我没弄错的话,你下午还会有个饭局,何不趁现在睡个好觉?”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