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源保卫战

朱光明 收藏 1 1777

“万源保卫战”保卫了什么


黄一龙


万源位于四川东北大巴山里。七十年前,张国涛、徐向前领导的红四方面军,在这里与四川军阀的精锐部队展开了三个多月的争夺战,战役终于取得胜利,恢复和扩展了川陕革命根据地,是为“万源保卫战”。七十年后,已经成为“县级市”的这个前山区小镇,斥全年财政收入一半的两千万元,请来明星大腕,举办“红色万源主题晚会”,热闹非凡地纪念这次战役。事见今年9月1日的《中国青年报》。


假使一位对中国近现代历史知之不多或不详的年轻先生,要从这则新闻里面搞清楚那次血腥战役和这场豪华演出的关系,一定得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得出如下推理:正是由于当年打了一场“万源保卫战”,使得这块山区穷乡旧貌换新颜,“红色万源”富得流油了;如今饮水思源,纪念致富的根源,风光一下以显示当年保卫战的伟大意义,——这就顺理成章了。


可惜事实离此甚远。


1933年,这块刚刚建立的革命根据地,遭到四川军阀的“六路围攻”,战争从当年冬季打到次年秋天,双方死伤十余万人。这场战争以“万源保卫战”的胜利而结束,可是它所“保卫”的革命根据地,几个月后就失陷了,整个红四方面军立即西移,放弃根据地。就是在“胜利”以后失陷以前的这几个月,没有死于战火的万源人民,也没有捞上好点的日子过。据《徐向前传》(当代中国出版社1995年版)介绍:“经过10个月的战争消耗,在徐向前和他所指挥的红军面前,是这样一个局面:兵员、物力、财力已达枯竭的地步;大巴山下,到处是荒芜的土地,饥饿的人群。野菜挖光了,盐井破坏了,伤寒、痢疾等疫病广为蔓延,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而张国涛说得更干脆:这里“已是挤掉了汁的柠檬”(《我的回忆》,东方出版社1991年版),只好一走了之。所以,如果从“保卫战”的直接战果来看,大约除了打败过四川军阀这一“战绩工程”以外,它其实没有“保卫”到任何东西。


不过,革命战争一般都不会只有“直接战果”的。保卫战的间接战果也的确不少。例如它锻炼了红军,那些身经百战因而神武异常的将军们,“百战”中的若干战就在保卫战中,帮助他们“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功不可没。例如它震慑了敌人,使红军的威名远播四方。不过最主要的战果,应该是为这里被剥削被压迫的人民种下了摆脱剥削压迫从而摆脱贫困走向自由的希望。红军作为苦难人民的代表,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反动派,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使这里的人民从此有了一个“迎接胜利的明天”的伟大梦想。


这个伟大梦想实现得如何,才是七十年后的人们纪念当年保卫战所应当思考的问题,也才是当年保卫战胜利具有何种“伟大意义”的证明。当年压在万源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崩溃了,万源人民有了自己的“人民政府”,这都是后人可以告祭于当年的先烈们的成绩。可是当年万源人民最主要的诉求——摆脱贫困,却至今甚为遥远,不仅远未“富得流油”,几十年来“老少边穷”四个字总占三个,长期背着巨额财政赤字。而且,这种情况近年来似在每下愈况,一年不如一年。它的财政收入,1995年还有7276万元(据《新编四川概览》,四川科技出版社1999年版),而据《中国青年报》介绍,它目前只有4000万元左右了,在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工作中,再度成为重点市。该报介绍说:“由于地方财政吃紧,万源市有关部门不断减少教师编制和数量,导致该市中小学教师数量严重不足。即将迎来的秋季开学,万源教师缺员将达1100余人;万源全市学校的危房面积达到5.6万多平方米;万源‘普九’教育欠债高达6100多万元。”也就是说,当年“万源保卫战”保卫下来最要紧最神圣的摆脱贫困的愿望,还只是“愿望”而已。拿这样的成绩,人们有多大的面子去“纪念万源保卫战胜利七十周年”呢!


可是纪念活动居然有模有样地举办了,“主题晚会”也热热闹闹地演出了。万源市委发布文件说:“纪念活动是今年我市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全市人民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盛事和喜事。”详查它所谓的“大事、盛事和喜事”究竟是何事,才知当年的万源保卫战,在七十年后究竟对谁发生了什么样的“保卫”作用。


还是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请来宋祖英一直是市委领导的心愿。’——多位万源市干部向记者透露。2003年9月19日,万源举行了‘首届大巴山旅游节暨万源建市10周年’大型文艺晚会,以高额报酬请来著名歌星孙悦等人。原本邀请的头号演员是宋祖英,但因日程冲突没请到。此后,万源市委领导多次在会议上强调,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宋祖英请来。”“万源市委有关领导在会议上指出:‘周边的县、乃至上级达州市,也从没能请来宋祖英。我们能够请来,就要大张旗鼓地搞好演出!’”现在我们知道,这就是万源市委领导心里的“大事、盛事和喜事”。请来明星是目的,庆祝什么是手段,这就是七十年前的万源保卫战对这种“大事、盛事和好事”起的巨大“保卫”作用!


当然,保卫作用也不仅是对万源市领导的。“8月7日晚,万源中学操场上,宋祖英、费翔、郑绪岚、董蕾蕾、大兵等明星人物上台演出。仅这些明星演出所上缴的个人所得税高达40万元。”“仅宋祖英一人独唱4首歌的税前报酬就达42万元,相当于当地农民平均年收入(2002年)的210倍。”显然“万源保卫战”也真被用来保卫这些可爱的歌星们的可爱的钱袋了。一位当年参战的老红军问:“我老了,但愣是不明白,费翔唱‘冬天里的一把火’和当年我们打仗有啥子关系?”真是“老革命遇见新问题”,不明白当年他们流血牺牲是可以为某些后人利用来为自己谋私牟利的啊。


宋朝名相也是名将寇准,某日赴宴看演出,看完掏腰包发给歌女们“税前报酬”,标准每位万金。有位小姐大概是位特大腕吧,看不起那区区小数,把钱扔了。寇公乃当场赋诗告诫她曰:


一曲菱歌值万金,

美人犹自意嫌轻

不知织女萤窗里

多少功夫织得成


这首诗是朋友闲谈,论及万源市以贫困之身开出一歌十万元的天价时,诗人流沙河脱口吟诵的,谨予附录。其实千年前后两事的可比性不大,因为虽然寇公指挥过抵抗辽国的澶州保卫战且取得胜利,不过他和那位小姐参加的,究竟只是私家堂会,而不是“红色澶州专题晚会”;小姐所得的“万金”,也仅出自高官的私囊,而非对“挤掉了汁的柠檬”再加挤压出来的果汁——贫困山区父老乡亲的血汗膏脂。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