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11 就这么定了

枪通条 收藏 7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年夜饭其实不用怎么准备,现在的生活条件提高了,不是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好东西,因此年夜饭的菜式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一家三口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下举起了酒杯,老康儿家一年只喝一次酒,就是大年三十的年夜饭。 “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康饶生不喜欢祝酒词,所以只有简单而衷心的一句话,在家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年夜饭其实不用怎么准备,现在的生活条件提高了,不是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好东西,因此年夜饭的菜式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一家三口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下举起了酒杯,老康儿家一年只喝一次酒,就是大年三十的年夜饭。

“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康饶生不喜欢祝酒词,所以只有简单而衷心的一句话,在家里康饶生不敢全部干掉,喝了小半杯。

“那祝康饶生好好工作,赚大钱,哈哈哈!”康妈历来是务实派,开心地大笑,抿了口酒。

“好好好,也祝儿子来年工作顺利!”老康儿笑呵呵地把酒一饮而尽,见康饶生要给自己添酒,忙阻拦道,“不喝了不喝了,象征性的就好,等下还要打麻将!”

“哦!”康饶生见状,把酒盖好,放回柜子里,开始夹起香喷喷的大蒜,大口大口地消灭着。

“叮铃铃……”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喂?”康饶生走过去抓起话筒。

“阿生啊,新年好啊!”花筒那边传来叔叔的声音。

“阿叔新年好啊,吃饭没有?”

“呵呵,还没吃呢,你爸在吗?叫他听下电话!”

“爸,叔叫你听电话!”康饶生把话筒搁在一边,转身回去座位继续吃自己的饭。

“喂,哈哈,好好,新年快乐,好的,好的,好的,再见!”康饶生从老康儿讲电话的字眼中,隐约猜到了是关于自己的事。

“叔说什么了?”康饶生试探着问道。

“关于你工作的事情,你叔和你舅商量好了!”老康儿坐回椅子上,夹起一块鱼肉塞进嘴里,惬意地嚼着。

“不是说我自己找吗?”康饶生知道山城的规矩,过年是不骂人的,所以大着胆子继续问道。

“到他们俩合伙开的酒店去,缺个人手,具体的等下你舅舅会过来和你说!”老康儿一脸轻松样,似乎对这个安排很满意。

“等下舅舅来了,你听完再说,不要这么快就拒绝!”康妈在旁边引导着康饶生的思维。

“恩,也行!”不知道怎么的,康饶生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当时就心惊了一下,难道自己也是图安逸的人?难道自己独立出去闯的决心还不够大?难道自己没有那个魄力自己出去干一番事业?

康饶生胡思乱想地吃着饭,老康儿和康妈对了一下眼神,也没有继续说话,对于人生的一个小小的选择,虽然说微不足道,却能对以后的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老两口也默默地吃着饭,让康饶生一个人想着。

从叔叔的电话开始到舅舅到来的时候,康饶生一直在胡思乱想,招呼来家里打麻将和串门的人也是心不在焉。老康儿看在眼里,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自己招呼着牌友入座开台。

六点多一点的时候,康饶生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胡乱地按着电视遥控器。

“哈哈哈……开门!”康饶生给舅舅爽朗的笑声从胡乱状态暂时拉回了理智状态,起身赶紧去开门。

“舅,来啦!”康饶生明显和僵硬地笑了笑,舅舅看在眼里,也不说只是大笑,“哈哈哈,好好好,爸妈呢?”

“哎呀,来了呀,坐会,我打完这把让人顶上!”老康儿在天井里大声喊着,“妹儿,招呼舅舅在客厅坐会!”

“舅,客厅坐会,我去喊我妈!”康饶生把舅舅让进屋里,转身要去喊康妈。

“不用叫,让你妈先忙完,我看会牌先!”舅舅没有去客厅,直接跑到天井,和族人互相打着招呼,背着双手,站在旁边看牌,他也是一个狂热的麻将迷。

“哦!”康饶生到会客室给舅舅倒来一杯茶,也站在旁边观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哥,来了?”康妈抹着手走过天井,见康饶生的舅舅站在那里看牌,便打着招呼走到了会客室。

“呵呵,忙完啦?”康饶生的舅舅笑了笑,拉着康饶生往会客室走,“老康儿,你快点!”

“好,二侄子你顶替我一下!”老康儿招呼着旁边观战的族人,端起茶杯就往会客室走。

“客厅坐吧!”老康儿没有在会客室坐下,招呼着大家进了客厅,“妹儿,泡茶!”

“哦!”客厅里是有一套茶具的,平时没有特殊的客人来,很少在客厅泡茶,图的是方便,康饶生接了壶水,放回电座上,开始准备泡工夫茶。

“你叔都跟你说了吧?”舅舅接过老康儿递过的烟,点着,问康饶生。

“和我爸说了!”

“那我就具体讲一下。特区那边你叔和我合伙开了家酒店,三星的,由你叔的一个朋友在那里打理,营业状况还算良好。年前收银部一个收银卷了当天的营业款跑了,现在缺人又不敢乱招,所以想让你过去帮下忙!一个月800块,包吃住。你考虑下!“舅舅简单地介绍完,等着妹妹一家发表意见。

“水开了!“康妈捅了捅有点失神的康饶生。

“哦!”康饶生回过神来,提起烧开的水壶开始泡茶。

“我觉得可以,去试试,毕业了再说,到时如果你觉得有更好的发展,再说!”老康儿吐了一口烟,给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

“就是,去帮下忙,如果不想干下去,等舅舅他们找到可靠的人了,再说!”康妈的观点和老康儿出奇的一致。

“舅舅喝茶!”康饶生没答话,只顾着上茶。

“呵呵,嫌工资太低?先就业再择也嘛,报纸上也这么说!你不是想出去外面吗,可以当个跳板的嘛,外面我们也没什么亲戚朋友,这是唯一的可靠的跳板!”看来舅舅很想要康饶生过去帮忙。

“能考虑一下吗?”康饶生探询地看了看老康儿和舅舅。

“好!不急,反正你现在到了酒店也没人手培训你,这样,正月十五给我个答复!”舅舅给出了答复的期限,看了看老康儿。

“好,听你舅舅的,正月十五给答复,在这之前你要是能找到更好的,更令家里放心的工作,我们也不勉强你!”老康儿想了想,同意大舅子的意见。

“恩,好!”康饶生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那我们去打麻将了,你自己好好想一下!”说罢,简单的会议就结束了,老康儿重新回到牌桌上战斗,而康饶生的舅舅则另拉了一桌人开战。

客厅就剩下母子二人,康饶生不说话,不停地喝着茶。心里仿佛有两个人在激烈地对话,又或者象是有两个人在轮流地劝着自己。

一个人在说:自己闯吧,不要再靠家里人,不然以后做出什么成绩,人家还是会说你是在家里的帮助下才做得出来,没有了家的支持你什么都不是;

一个人在说:你是在证明什么吗?家里的安排不是让你去做太子党,是让你去锻炼的,让你去帮忙的,去吧!

“怎么,在想什么?”康妈笑咪咪地打断了康饶生的思绪。

“没想什么,就是有点儿乱!”康饶生历来对康妈不隐瞒什么真实的想法,但是为了不让康妈担心,也不会把全部心事都说出去。

“还是想自己一个人出去?”

“恩!又想又不想!”

“妈妈虽然没有文化,但是我说说我的想法,愿意听吗?”

“好!”

“你想下,你的学校离市区这么远,你要是想在广州找工作的话,住不了学校,得自己去找房子,还不一定找得到,你的毕业论文怎么办?”

“恩,我就是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学校在市内,我就自己找了,坚决自己找!”

“就是啊,你三年基本上都不在市里呆,上次我去广州让你带我逛下北京路你还找不到,要打电话问同学,呵呵!”

“我找不到其实你们很开心对吧?很少出去玩!”

“当时确实是开心,不过现在看来也好象有坏处,起码你对广州市区一点都不熟悉!”

“其实别的地方也可以的,不过第一选择是广州,说实在话我不太喜欢深圳这个城市!”

“哦?为什么呢?”

“觉得没有广州有文化底蕴,我特别喜欢广州五山附近的大学校区那种感觉,深圳太年轻了,太浮躁了,没意思!”

“还说你大学生呢,你又没去过深圳,你怎么知道不好?”

“起码我的同学朋友都在广州啊!”

“恩,我不反对你干自己想干的事,如果你决定了,妈妈会支持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平安点的,我不要你做出什么大的成就,能养家就好!”

“恩,我明白!那我这几天先联系联系?”

“多打些电话,上网不是也可以找吗?报纸什么的,多买点,不够钱找妈要!”

“切,你手上的零花钱还没我的多!哈哈哈,我出去找兄弟几个,听听他们的意见!”

“去吧,我去你伯母家坐会!”

康饶生把康妈送出门,把门关,回到客厅,窝在沙发上又继续混乱按着遥控器。

良久,他拿起手机,“少,贱人在你哪里比?在啊,好,我过去!”

康饶生挂掉电话,穿好衣服,和老康儿打过招呼,开了门径直走向少的家。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两个贱人在搞什么鬼?”康饶生边埋怨着给他开门的少,边上楼。

“在看电视,吃东西,你比较忙嘛,没给你打电话!”

“贱人,再吃就成猪了!”康饶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用手点了点正在大吃特吃领食的方的头,数落道。

“靠,你管我,我喜欢吃!”方嘟哝着嘴说道。

“有事请教两位兄弟!”康饶生单刀直入,点了支烟,然后把舅舅说的事还康妈的意见都说了一遍,“你们怎么看?”

“关键是你怎么看?”少把手抱在胸前,边思考着边问。

“我就是比较矛盾,情况我也说了,你们给出出主意!”康饶生弹了弹烟灰,又猛吸了一口,把身子靠在沙发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

“我给你分析一下,据我对你的了解呢,你想自己出去闯主要的原因是想向大家证明自己,并不是自己的主观意愿,你在想从小到大都是家里帮忙,长的蜜罐里,每个人见了你都说不用担心工作,有家里安排,你不爽,是不是?”少平时很少说话,但是分析起来却正中要点。

“看不出来啊,死贱人你不说话原来是在琢磨人!”康饶生诧异地看了看这个相处了二十年的兄弟,有点不太敢相信,“继续!”

“另外一点,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心要证明给人看,你不会犹豫,会立刻拒绝你家里的安排,犹豫有两点,一是你已经适应了安逸的生活,或者是本身比较懒,不太上进,我并不是说你没有斗志,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二是你的学习基础可能不扎实,才会动摇你的决心,一个人如果本领强的话,是不会怕的,是不?”少喝了口茶,看着康饶生,没有继续说下去。

“太对了,兄弟,你太了解我了!”康饶生跳上沙发,然后从方的身上跨过去,抱住少,大喊道,“知我者,少也!”

“依我看,你目前的情况,还是去酒店试试,积累点经验,然后把拉下的基础知识补一补,把实习报告,毕业论文写完了再说,而且比较稳定的工作,你也可以继续你的梦想不是吗?!最后呢,你家里让你元宵给出答复,但是很多公司是年初八才开始上班,你一个星期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还是先走出去再说!”少见康饶生没有不高兴,给出了结案陈词。

“那听你的!”康饶生向来不喜欢把心里的东西说出去,如今被人说出来,心里没有不高兴,反而很痛快。

“你个死猪,一点用都没有!”康饶生一扫颓废的精神,转身给方一脚,骂道。

“靠,死贱人,很多人想靠家里安排还没有,你有还嫌弃什么?又不是让你去作威作福,也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要是我就去!”方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地继续吃他的零食。

“我不是怕其他的亲戚说闲话么?”康饶生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又点上一支烟。

“你他妈的少抽点,抽死你!”少抓起一把糖,扔到康饶生身上,“怕个屁呀,你和家里说,不和酒店的员工说出你的身份不就行了,你自己做好了,谁敢说你闲话?!”

“也对!”康饶生点了点头,把糖又扔了回去,“靠,老子不吃糖!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两个死贱人了!”

“谢个屁,请消夜!”少和方两人坏笑着看着康饶生。

“行,每次都是少请,这回我请客,回头接完财神我再上来,走了!”康饶生站起来准备回家,两人也不送,“自己把门关好!”

“行了!”

心事都被人捅个精光,康饶生反倒很轻松,给几个答应帮忙找工作的师兄打个电话拜了拜年,说明情况,顺便道声谢谢,自己已经决定了听家里的安排。

老康儿和康妈很高兴,虽然酒店的工资不高,但是起码可以有实习的机会,而且稳定安全,不用太过于担心;

舅舅和叔叔也很高兴,两人都是从小就疼康饶生疼到大,当自己的儿子看,如今能安排好这个两边的长孙,都异常开心;

康妈外家的阿姨姨丈们也很欣慰,第一个出来工作的孩子,终于有了着落;

阿婆更开心,去自己家的酒店,起码每个月儿子去视察的时候,可以顺便看看外孙,报报近况;

康家这边的亲戚也很高兴,特别是小孩子们,明年终于可以拿生哥的红包了。

当然也有不和谐之音。

“哎呀,还是姓康好,还没毕业呢,工作就安排好了,我们这些嫁出去的毕业几年了都没个人安排!”

“阿生不错啊,还是家里有人的好!”

“就是,做几个月,毕业了就让你舅你叔调动调动,到时也是个小老板或者小领导了!”

对于这些,康饶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全当耳边风,成天开心地哼着小调儿。

康饶生一开心就在家坐不住,成天往外跑,同学聚会啦,朋友喝酒啦,亲戚家吃饭啦,唯一在家呆了一天的,就是大年初二姑姑们来回娘家,加上那天辉伯也过来看他。

辉伯是他最敬重的人之一,他来了康饶生推掉了所有的约会,陪着辉伯聊了一下午,在辉伯的鼓励下,更坚定了先走出去的计划!

工作上的事已经确定下来,2月13号出发去酒店,由舅舅开车送康饶生过去。

但是这中间,康饶生的感情,又出现了一些涟漪,多少年后康饶生想起这一个春节,心里有着莫大的感慨,真是一个转折点呀,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涟漪呢?还得说到大年初八的朋友聚会……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