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疑犯每天被逼喝凉水致终身残疾

回家种地 收藏 4 149

人民网海南频道7月1日报道 因被迫和同监监友玩“斗地主”,每天喝二三十斤凉水,不到两个月时间,一个原本健康的青年,心脾肾胃等脏器严重受损,血压一度达235/133,生命垂危,后经长达9个月的住院治疗,命保住了,但人却成了废人。


发生在赞皇县看守所的“躲猫猫”事件,再次暴露出看守系统的监管漏洞。


每天被逼喝二三十斤凉水


2008年4月7日,石家庄市赞皇县法院作出判决,秦英伟无罪。


当天下午,当法官到赞皇县医院宣布判决的时候,秦英伟还戴着脚镣躺在病床上接受医院的治疗。


秦英伟,赞皇县东街人,1982年出生,曾在北京某部服役,2002年退伍在家。2006年9月11日因涉嫌强奸未遂被赞皇县公安局逮捕,同日被羁押在县看守所。


秦英伟清楚地记得,当天他被安排到5号监室,几天后转入7号监,从此开始了噩梦般的在押生涯。


他说,前两天,还没什么事,从9月20日左右他每天要陪号长于振荣“斗地主”,输了必须要喝凉水,用塑料大杯直接从自来水管接,一次一大杯,一斤多,一个钟头不到,就要喝十五六杯。


他实在受不了,不想玩了,但于振荣眼睛一瞪,“不听话是吧,找挨揍啊!”


秦英伟被迫接着喝。


一般情况下,都是午休后,于振荣睡醒了,就叫他和另一姓杜的到外边放风的小院“斗地主”,有时晚饭前再来第二次。


平均一天秦英伟被迫要喝二三十斤凉水。他说,看守所给每个监室配一个绿桶集体打水用,装满了约30斤,陪号长“斗地主”一次就得喝大半桶或一桶。连续喝了快两个月,到天冷了该来暖气了,才停下来。


开始,秦英伟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被彻底搞垮了。


他只知道,那些天,喝的是水,呕的是水,拉的也是水。


先是胃没感觉了,吃多少没饱,一次他吃了六个馒头,啥事没有,不吃也不饿。


然后是身上长满了疥疮,紫红紫红的,在腿内侧,监医配的硫磺软膏,抹一遍就要用三管。再后来,全身浮肿,人也像吹气一样虚胖起来,腿上一摁一个坑。晚上睡觉出虚汗,早晨起来被窝几乎是湿的。


他向管教报告,管教说,“没事儿,吃胖了。”


但秦英伟知道,这可不是正常的胖。


终于有一天,秦英伟感觉左眼看不见东西了,没几天,右眼也看不见东西了。向管教报告后,管教带他去县医院眼科看,医生说看不了,让赶紧去省里大医院。看守所这下着急了,领着秦英伟来到石家庄市河北省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眼科,医生要给秦英伟查眼部照影,得先测患者血压,一测,血压210/135,把医生吓了一跳,当天出了诊断结论:“1、高血压(极高危)2、眼底出血。高血压心脏病”。


狱霸为什么这么猖獗


释放后,秦英伟被家人多次问道,“逼你喝凉水,不喝不行吗?”


秦英伟说,他们不知道狱霸于振荣的厉害。


于振荣是“死囚”,2005年进来,他就没打算出来。


提起于振荣的凶残,赞皇县几乎无人不知。于振荣是赞皇当地人,因同居女友曹某要和他分手,就劫了辆出租车,开车找到曹某的姐姐家,把曹某的姐姐、姐夫砍成重伤,又扬言拿炸药包和曹某同归于尽。赞皇刑警谋划,想用曹某“钓”于,没想到此人穷凶极恶,身捆五公斤炸药,带着雷管就对刑警下手,所幸只是几枚雷管爆炸,但刑警大队长李振良本人被炸得血肉模糊,一眼失明,另几名警察也身受重伤。


秦英伟进去的时候,于振荣已经在里面关了快一年了,早就是号里“老大”。


于挂在口头的一句话就是,“别惹我,我一个死刑犯,怎么也是个死,谁不听话,晚上把他脖子拧断。”


号里一二十人,没一人敢吭声。


于振荣五短身材,一天他站在窗台上喊,“看看,你们谁比我高?”吓得这些人不管高的矮的,全蹲在地下。


秦英伟说,他也真往死里打人,用胶鞋鞋底往人脸上抽。高邑的王某,进来了天天被于振荣打,专打前胸,一打就是二三十拳,疼得没办法了,此人只好报告管教。后看守所给查了查,王某前胸已被打得“骨肉分离”。


秦英伟说,于打人,就是要个钱花。犯人给他点钱,这几天就少挨点打,否则就打得重些。他亲眼看到王某见了管教,扑腾跪下,“求求你,捎信给家里,再寄200块钱吧。”因为被打得实在受不了了。


7号监室,有四五个赞皇本地的,其中一个于振荣还熟悉,他就打得狠点,因为知道那人的爸爸是干部(村干部),家里有钱。


监室有24小时监控,但对狱霸来说,都没用。他打人都在室外的小院里,那里四面高墙,顶上铁网,但没有监控。


有一点秦英伟一直不理解,于振荣既是死囚,给他戴个脚镣也多少能限制限制他的凶残,但直到于被处决,看守所对他什么限制都没有,而秦英伟在医院治病,9个月的时间,镣铐都没离开双脚。


进去活蹦乱跳,出来成残废


秦英伟现在基本成了废人,一个27岁的小伙子,到报社五楼编辑部,他都要歇两气。


他父亲秦志清是个体医生,他告诉记者,孩子彻底毁了,不能快走路,不能跑,任何活儿都不能干,只能在家歇着,隔几天给输输液暂时维系着。


医生明确告诉他,由于长时间大量饮水,水进入人体血管,导致血压非正常升高,长期高血压又导致人体各种脏器严重受损,时间短,受损不太严重,还好恢复,时间久了就不可逆转了。像秦英伟这种情况,即使出院了,已基本属于终生残疾。


石家庄市人民医院一名主治医师告诉记者,眼科医学上有著名的“饮水试验”,患者喝水多,眼压就会升高,如果医生怀疑患者患青光眼又不好诊断,就让患者多喝水,再查就清楚了。


秦志清说,儿子先是眼压高,致眼底出血,视力突然下降,实际是高血压造成的。高血压高得吓人,最高达到235/135,人说完就完,同时吃4种降压药才勉强降下来。他说,平常是两个管教在医院看儿子,但宣布无罪释放那天,看守所的指导员和监医也都来了,四个人想把脚镣解开就走人,他不同意。


双方一直僵持到晚7点多,秦英伟无奈才解开脚镣回家。公安局的“安慰”是,让医院多给他开200元钱的药。


“孩子进去活蹦乱跳,出来成了残废,怎么就没人管。”秦英伟的母亲张聚花向记者哭诉说。


自从儿子被关进看守所,她就没停止过上访,终于等到案子翻过来了,儿子又成了残废,现在她和丈夫什么也不干了,一心为儿子讨个公道。


赞皇公安:“过去这个人就有这毛病”


2009年6月25日,记者来到赞皇县公安局。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秦英伟的事是“老问题”了,具体情况要问主管看守所的赵玉民副政委。


赵副政委给记者的答复是,“听原来的看守所所长刘孟文说,好像过去这个人就有这毛病。”


“看守所档案应该能查到。”他说。


但从事发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赞皇警方并没有拿出秦英伟进看守所前就有此病症的依据。


张聚花说,“我和孩子他爸,包括双方的父母都没有高血压和心脏病,英伟的弟弟、妹妹,也没有这样的病症。孩子关进去时好好的,出来就不行了,说我们原先就有这病,谁信呀?再说孩子当过兵,身体不健康能行吗?”


为了找到狱霸逼迫秦英伟喝凉水的佐证,张聚花几乎把所知道的和儿子同监室的监友都找过了。很多人都非常同情秦英伟的遭遇,但都不愿说什么。只有两个人,私下里支持秦英伟上访,“告他们,在里头给闹成这样,不给个说法还沾?”


秦英伟的事也让赞皇公安局感到头疼。


赵副政委说,一年多时间里,公安局能帮助秦家就帮助一下秦家,春节前还给了秦家2000元钱救济困难。


这些,秦家都一笔一笔记着。


只要他们上访得紧了,公安局就给他家1000块钱,给秦英伟输输液,前后给了有6000元。


“好好一人儿,愣冤枉是强奸犯,无故关了一年半,还成了残废。就是倾家荡产,我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张聚花说。燕赵都市报 (本文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文河、静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