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第十三章 密支那(1)

信周 收藏 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URL] 东方焜和阿强从山洞钻出来后,发现他们竟然在山坳一侧的山坡上。距离陵墓的入口处至少有半里之遥,透过树叶缝隙隐约能看到石头建筑的顶部。 阿强一屁股坐在地上,松了一口气,实话说有点两世为人的感觉,仰头看看湛蓝的天空,阿强笑嘻嘻地说:“嘿嘿……还是在外面感觉好,以后再也不钻地洞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东方焜和阿强从山洞钻出来后,发现他们竟然在山坳一侧的山坡上。距离陵墓的入口处至少有半里之遥,透过树叶缝隙隐约能看到石头建筑的顶部。

阿强一屁股坐在地上,松了一口气,实话说有点两世为人的感觉,仰头看看湛蓝的天空,阿强笑嘻嘻地说:“嘿嘿……还是在外面感觉好,以后再也不钻地洞了。”

东方焜顾不上理睬阿强,他在端详着手中的青锋剑,整把剑看上去朴实无华,非常简洁,剑鞘外面包裹着一层鲨鱼皮,鞘底有铜帽,鞘口有铜扣,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装饰,一看就知道是战场使用的真正兵器,而非公子王孙携带的玩具。

东方焜右手握住黄杨木的剑柄,轻轻地将剑身从剑鞘中缓缓地抽出来,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剑身带着幽暗的光泽展现在东方的面前。只见淡青色的剑身上泛着寒光,显露出水样的锻造波纹,顿时让东方焜感觉到一股杀气。

“好剑!真是一柄好剑!”东方焜情不自禁地称赞了一句。

东方焜左手伸出两个手指贴在冷凉的剑身轻轻地滑过,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又用手指试了一下剑刃,皮肤滑过锋刃时有种簌簌的使人心颤的感觉。

从来没有听到东方焜称赞过什么东西,阿强还是第一听少爷这样赞不绝口,他好奇的凑过来问:“少爷,这么一把破剑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兴奋。”

东方焜指着剑锋兴致勃勃地对阿强说:“你看到这些水波一样的纹饰了没有?这是将造剑的金属反复锻造时留下的天然纹理,这种剑之所以叫青锋剑,就是因为剑身呈淡青色,它是用青铜和锡的合金打造而成。因为这两种金属的比例非常难以掌握,青铜多了剑太软,锡多了剑就容易折断,锻造上万柄剑不见得能出来一把好剑,铸剑师穷其一生能打造出一柄这样的剑就算不错了……”

“这么难弄,难怪少爷赞不绝口。”

“呵呵,这把剑称得上是珍品,咱们这一趟真的没有白来,就是这把剑也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

说着话东方焜把剑插回剑鞘中,招呼阿强向山坡下走去,他们要到陵墓的入口处与苏冲他们俩人会合,然后离开这里。

东方焜和阿强穿过丛林来到那栋石头建筑物的一侧,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石屋前面的台阶上站着七八个蒙面人,手里都握着枪,再看苏冲和方起俩人,被五花大绑着站在一边,而且还被人用枪指着后背。

看到东方焜和阿强从树林里出来,其中一个蒙面人向前走了两步,冲着俩人用英语大声说:“你们俩都站住,东方焜,把你手中的剑放在地上……”

东方焜听对方一口纯正的英语就知道他们不是中国人,奇怪的这些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对方用英语同自己说话,显然非常了解自己,他紧盯着台阶上的人问:“你们是什么人?”

“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蒙面人的态度显得很强硬。

阿强站在东方焜的身后,他已经悄悄抽出了二十响,低声说:“少爷,别听他的,我有把握一枪灭了他。”

东方焜耸了一下肩膀,若无其事地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有种你过来拿。”

蒙面人指了一下身后的苏冲和方起,大声说:“这两个人的生命掌握在你的手中,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立刻杀掉他们其中的一人。”

东方焜没有立即回答,他在紧张地思考着眼前的形势,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这些人的动作怎么这么快,自己刚得到青锋剑他们就出现了,很显然这些人掌握了自己的行踪,不用说对方的目标也是大明宝藏……

没等东方焜想出应对之策,就听那个蒙面人大声说:“好,一分钟时间到。”他的话音未落,嘭的一声枪响,只见捆绑着的一个人一头扎在地上。

“住手……”东方焜愤怒地大喊了一声,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残暴,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马上就杀了一个人质。

“哈哈……再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还没有做出决定这个人也完了。”蒙面人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

东方焜急忙举起右手摆了摆,“放了他,只要放了人质我就把剑交给你们。”

“把剑放在你的脚下,然后向后退。”

“你们先放了人质……”

蒙面人立刻打断了东方焜的话,“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还有三十秒钟,放下你手里的剑,然后退回树林里去,否则这个人就死定了。”

东方焜知道蒙面人不是在恐吓自己,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把剑放在地上,然后慢慢地向后退。

“少爷,不能听他的……”见东方焜把剑放在地上,阿强着急地叫了一声。

东方焜一边缓慢地向后退,一边轻声说:“先救出人质,再想办法把剑夺回来,注意我的动作。”

等东方焜和阿强向后退了有十多米的距离,那个蒙面人从石头台阶上跳了下来,就在他双脚落地的同时,他身后忽然响起恐怖的叫喊声。

只见一条金黄色的巨蟒仿佛是从天而降,一下子窜上汉白玉的台阶上,巨大的身躯向站在石屋前的几个人横扫过去,几个人吓得抱头鼠窜,拼命从平台上跳下来。

有两个没有来得及逃跑的人把巨蟒的尾巴扫下台阶,滚落到流沙坑中,身体顿时陷入流沙中,两个人惊恐万状地呼叫着,其他人已经顾不上他们,只顾各自逃命。

那个从平台上跳下来的人听到身后的惊叫声,回头查看情况,阿强抓住这个机会抬手一枪,将这个家伙击倒在地。

东方焜和阿强又跑回来,从地上拾起青锋剑,等他俩来到石屋前时,这里已经恢复了平静,金蟒又钻进了旁边的丛林中。陷入流沙中的那两个人已经没有了踪迹。

石头平台上只有方起的尸体和趴在他身边的苏冲,刚才看到金蟒窜过来后,苏冲知道金蟒不会伤害自己,他借机仆倒在地,金蟒从他身上窜了过去,将他身后的两个家伙撞到台阶下。

东方焜先看了一下卧在血泊中的方起,子弹从他的后背射入了心脏部位,所以一枪毙命,已经没有了呼吸。

阿强把苏冲身上的绳索解开,苏冲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原来在东方焜和阿强进入石屋后不久,这些人就从两边的树林中突然冲出来包围了他们俩。看样子这些人一直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似乎知道东方焜在寻找宝剑。

东方焜跳下平台,扯下被阿强击毙的那个人的面罩,果然是个白人,随后从他的身上找到一支华瑟PP手枪,这是许多特工使用的手枪,没有找到其它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东方焜隐约猜测到这些人的来历,极有可能是来自殖民总督府,这些混蛋为了金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忽然,东方焜下意识地说了句,“坏了,梦薇和沐天娇她们有危险。”

阿强和苏冲都一愣,不知道东方焜为什么会这样说,阿强急忙问:“怎么了?她们为什么会有危险?”

“密支那是英国人统治的地方,这些家伙既然能跟踪咱们,肯定也会监视梦薇她们,刚才逃走的几个人肯定会把情况向上汇报,所以我担心她们去密支那后有危险。”

“那咱们怎么办?”阿强一听也着急起来。

“你们俩赶快先把方起先埋在这里吧,然后咱们直接从这里去密支那。”

东方焜说完,阿强和苏冲就忙碌起来,俩人在石屋旁边挖了一个坑,简单地把方起埋葬了。又把那个白人的尸体扔进流沙坑中,让流沙把尸体吞没了。

随后三个人离开树林回到金龙寺,东方焜想去跟昨晚见到的那个老和尚打个招呼,找遍了寺庙没有发现老和尚的身影,最后只好作罢,跟脚夫一起赶着两匹矮马离开山坳。

四个人用了一周时间终于赶到了密支那,其实这里距离中缅边境很近,只有五十多公里,离滇西重镇腾冲也不过两百公里,但是要到达这里却是要翻山越岭,经过异常艰难的跋涉。

进入密支那之前,东方焜让阿强给了脚夫两百美元,然后让脚夫回山寨。脚夫兴奋的不得了,因为两百美元至少是他两年多的收入。

站在密支那南侧的山顶上遥望城区的时候,东方焜感到心灵的震撼,满目疮痍,视野中几乎看不到一栋完好的房屋。这个缅甸的第三大城市此时已经面目全非。

三年前史迪威将军指挥中美联军队打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才收复这座被日军占领的缅北重镇,惨烈的战争几乎将密支那夷为平地,市区的建筑全部毁于炮火之中。

这场收复战被称为陆地上的诺曼底登陆,同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从这场战斗开始,日军走向了覆灭。

缅语中“密支那”的意思是大江边,这个缅北重镇就坐落在缅甸的母亲河伊洛瓦底江的江畔。英国人统治这里长达半个多世纪,从1885年占领整个缅甸后,就在这里建立了总督府,密支那完全按照英国的城市规划建设的,有很深的西方印记。

看着沉思不语的东方焜,苏冲轻声问:“东方公子,咱们去什么地方?”

“哦,”东方焜从沉思中惊醒,他随即说:“市区有家缘聚旅店,咱们就去那里。”

“我知道缘聚旅馆在什么地方,那里距离江边不远,原先是个风景很好的地方,沐老爷以前到密支那来就住这家旅馆,我跟随老爷来过好多次。”

东方焜回头看着苏冲,“很好,苏大哥现在就带我们去缘聚旅馆。”

三个人下山坡向市区走来,路边房子的破旧超出东方焜的想象,这个缅甸著名的城市甚至不如自己的老家坊子镇,房子几乎都是茅草顶,稍微好一点是铁皮房。所有的孩子几乎都是赤脚在路边跑来跑去,不过脸上都流露着童年的欢快,孩子们总是不太留意生活的艰辛。

密支那是克钦族的首府,当地人以克钦族为主,他们与中国的景颇族为一个民族。所以街道上看到不少腰间带着长刀的男子,他们同国内的景颇男人一样,身上有两样必备的东西,一件是带着银链和银泡的挎包,另外一件就是挎在腰上的长刀了。

街道上不时地遇到许多漂亮的克钦女子,穿筒裙,扎着裹腿,脖子上带着银铃,一边走一边发出清脆悠扬的响声。不过许多女子在笑的时候露出黑黑的牙齿,让人感觉不舒服,这是因为当地人有嚼槟榔的习俗。

有些地方的城市,以城市中有森林而感觉自豪,而密支那却是在森林中的城市,到处都覆盖着枝叶繁茂的大树,有些地方与城外的森林连接在一起。街道两旁的大树许多被战火毁去了大半,虽然只剩下光秃的树干,仍然顽强地冒出新芽来。

街道上不时有吉普车驶过,这是美军给当地留下的资产,在这里唯一能感觉到已经脱离原始生活的东西就是吉普车了。

当三个人来到江边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虽然天气炎热,清清的江水却让他们感觉到丝丝凉爽,柳叶形状的小船悠闲地漂浮在水面上。伊洛瓦底江在这里显得是那么温柔平静,江水平静的似乎停止了流动。

苏冲指着距离江边不远处的一排二层楼房说:“那里就是缘聚旅馆了,原来的老房子三年前被炸平了,这是去年刚建起来的,现在是密支那最好的旅馆了。”

东方焜观察了一会,从外面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门口有门童在迎宾,不时地有人进进出出,完全是歌舞升平的景象。

苏冲站在旁边继续说:“二楼是客房,一楼有酒吧、咖啡馆和餐厅,密支那的英国人经常来江边玩,玩累了就去那里休息。”

东方焜想了一下,然后对俩人说:“我一个人先进去查看一下,如果没有情况你们再过去。”

“少爷,我陪你去吧,万一有危险……”

东方焜拿出缴获的那支华瑟PP手枪,抽出弹匣检查了一下,满满的子弹,装好弹匣然后把枪放在上衣口袋中,这是支双动手枪,勾动板机能自动上膛,使用起来非常方便。随后对阿强说:“我一个人不容易引起注意,如果听到枪响,你们俩就冲过去接应我。”

“好,少爷一定要小心。”

东方焜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尘土,一个人朝旅馆门口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