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气象台2009年6月18日06时发布强对流天气预报:

预计今天白天到夜间,西北地区东部、华北、东北地区西南部、黄淮、江淮大部、湖北以及西南地区东部和江南的部分地区将有雷阵雨,其中西北地区东南部、华北大部、黄淮大部将有雷雨大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18号这天天气非常闷热,我们回山东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知道下午可能有雨,没敢耽搁,婚礼结束,就赶紧往北京赶。 京沪高速河北段跟平常一样,卡车比较多,在卡车中间钻来钻去,有点冒险,也很刺激,走到子牙新河大桥的时候,看到了第一场车祸,5车追尾。 子牙新河大桥在施工,道路半幅通行,中间是缓冲带,最近走过这段路的都清楚。后边的车队一看走不了,就搬开隔离桶,从缓冲带前进。我们北行的没有事故,但也走不动,估计前边有好多看热闹的停车了,在这里鄙视一下。

进入天津段不久,地面开始出现雨水,但当时并没有下雨,应该是刚下过。从后视镜里看过去,轮胎带起的水雾比较壮观,速度保持在120. 行车还是很稳的。 前边有个车,离我比较近,带起的水雾落到了我风挡上,影响视线,我打开了雨刮,并加速超了过去。那辆车可能也意思到了水雾的问题,放慢了车速跟我拉开了距离。

又走了一段,开始进入雨区,但不大,雨刮2档就可以解决问题,第二起车祸就在这里出现了,当时视线还算正常,老远看见一辆车横在中间车道,四周有不少的散落物,好像前后杠都掉了,有个人在冒雨挥手,示意大家从边上通过,当时我前边是一辆大客,他视线比我好,已经减速,等我看到了事故,马上踩刹车减速,同时打开了双闪以警示后车注意。自己感觉踩刹车的力度并不大,但ABS马上启动了,刹车踏板有节奏的抖动着,轮胎传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我现在努力回想,但想不起那个声音怎么形容了,就感觉像是在撕裂粗布。车尾晃了几下,还是比较顺利的把速度控制住了,避免了陪那个不幸的哥们一起指挥交通。再说一下那个哥们,做法很危险,但精神绝对值得敬佩。副驾驶告诉我,这个哥们可能遇上了爆胎,车辆失控,撞到护栏弹回来的。经过这辆车也就几秒钟的事情,看车好像是雅阁。但不能确定。

过了这个事故地带,雨突然变大了,雨点打在车身上,响成一片。道路出现了积水,不敢走最里侧车道了,因为那里积水比较深。轮胎容易失去抓地力。在中间车道走,这时候一辆宝马和一辆别克超了上来,我就紧跟在别克后边,两眼紧盯着前车的双闪,这时候我看了一下仪表,才知道,我们竟然在暴雨中在以100公里的速度狂奔,赶紧把车速降了下来,这两辆车马上就在我视线里消失了,自己走,更不敢走太快,速度在60左右,走了一会,一个桑3000冲了上来,我又跟着这个哥们走了一程,路过王庆坨服务区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宝马和别克的车队,他们一前一后进了服务区,看样子他们是一起的。就这样,雨一会大一会小,我一会慢一会快。到了泗村店服务区,雨已经小多了,休息了一下,加满了油(这是我的一贯做法,天津的油便宜,呵呵)直奔京津高速。 过了京津塘雨就停了,地上甚至看不到下雨的痕迹。到了北京市里,雨又开始下,而且还有雾,车又多,没少费劲。

预计8点到家,回到家已经9点了,已经疲惫不堪,感觉什么都不想干,就想躺下,匆匆洗了个澡就睡了。回来后一直忘了交作业,今天才想起来,于是在这里码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