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沈剑让李小刚把刚才侦察的情况用树枝画出来,虽然李小刚除了自己的名字外还写不出几个字,但是画图用嘴讲解却是没有问题的,很快沈剑对鬼子在他们这边的情况清楚了,醉翁亭以下山路上的情况暂时不清楚也没关系。

接着,沈剑问道:“要想使我们的进攻具有突然性,只能悄悄地把这三个哨兵收拾了,至少得收拾了前面的两个,第三个距离亭子太近,可能有些困难,但是,如果到了那里,我们的弩箭都能射到亭子了,更不要说枪了。沿着山路进攻肯定不行!山坡上情况怎么样?”

李小刚说道:“我在上面侦察时候,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我观察了周围情况,收拾这第一个哨兵,可以爬上山坡去,由我用弩箭就能完成。第二个鬼子是来回走动的,大约两分钟一个来回。我觉得只要收拾了这第一个,然后想办法接近第二个就可以有机会杀死他。不过,那位置用弩箭怕会弄出响动来,还是兰馨队长想办法接近他,然后用钢针最好!第三个鬼子在桥头上,也要转过一个弯道的,那就很好收拾了。”

沈剑知道李小刚不是爱多说话的人,能够一下子说这么多,那就是心里已经很有把握了,就点点头,对李小刚说道:

“小刚说得很好,我们到滁州城之前最好不要响枪,所以你想到了用弩箭和兰馨队长的钢针!那就先收拾了前面这两个鬼子哨兵再进一步观察吧。好,你带两个战士上坡去,我指挥下面山路上的进攻。我们用鬼子的太阳旗按照我教你们的手法联络”

李小刚点点头,转身让一班长去向扮成鬼子曹长的战士那里把准备挂在刺刀上的太阳旗拿来,又指着两个战士说道:“阿才,还有你,你们俩放下步枪和背包,跟我上去。”

李小刚又带着这两个战士爬上了山坡,沈剑一直举着望远镜看着他们,很快,李小刚让一个战士往这边山路方向退了几步,拿着太阳旗左右挥了两下。

兰馨已经把两把驳壳枪取下让何利给背着,背包也放下了,左手拿着她那把东洋刀,腰上别着一把驳壳枪,身后跟着两个轻装的战士。没用望远镜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山坡上的信号,于是对身后的战士命令道:“跟着我!”

兰馨轻快地跳出石堆,眼看着那弯道口处鬼子的半个身子,贴着石壁悄没声地快速往前跑去,那两个战士紧跟在她身后,显然也是训练有素。

李小刚看到沈剑用太阳旗从上往下挥舞了一下,然后又看到兰馨跳出了隐蔽的石堆,赶紧回身举起弩,从有毒的弩箭壶里抽出一支来安放好,他身边的一个战士早已举着弩对着距离他们10多米处的鬼子,而那个挥过旗子的战士已经匍匐到另外一边,拔出驳壳枪来监视着前方另外一个鬼子哨兵。

李小刚在心里默数着数字,基于对兰馨的熟悉,他估计着兰馨到达弯道这边的时间,然后听到监视前方的战士说道:“分队长,鬼子转身了!”

李小刚马上对身边的那个战士低声命令道:“打!”

两声轻响,竹箭几乎并行着飞入鬼子太阳穴,那鬼子没有吭一声歪倒了下去,李小刚看到那鬼子还没有倒下,兰馨已经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快速地摘下他肩膀上的步枪站在他的位置上。另外两个战士紧跟着冲了出来,一人抓住那死鬼子的一只胳膊,很快就拖进了弯道里面去。

李小刚旁边那个监视第二个鬼子哨兵的战士低声对李小刚说道:“分队长,那边没有情况。”

李小刚点点头,对他命令道:“你告诉队长,我们向下一个鬼子摸去。”

沈剑看到兰馨他们利落地收拾了第一个鬼子,又看到山坡上李小刚给发过来的信号,对身边的一班长命令道:“一班长,你再带两个机枪手和两个战士上去,监视前面第二个和第三个鬼子哨兵!等第二个哨兵消灭后,跟着分队长的路线前进!你们的任务主要是警戒,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

接着,沈剑回头对何利命令道:“去通知二班、三班赶上来!二班上山坡,支援一班长,三班沿着山路跟进。”

沈剑带着一班剩下的几个战士和李家荣快速来到兰馨的位置。

兰馨装扮鬼子哨兵站在弯道处。兰馨戴着的鬼子那战斗帽虽然早已经被汗水打湿,戴着很不舒服,但是还是赶紧着整理了一下,尤其把从折起在帽子里面的那两块的“屁帘子”翻出来,把帽檐再往下拉了拉,看到那第二个鬼子已经转身来,端着步枪忽忽悠悠地往这边走过来,那刺刀上飘着的太阳旗很晃眼,没有走几步,看着自己点点头又返身往回走去。

兰馨抬头看看山坡上,那山坡上树枝干草有些微不可查的晃动,她知道那应该是李小刚他们,但是也只有她的眼光和因为知道李小刚他们在行动才知道,那鬼子怎么可能知道,那像是微风吹过的晃动是锋芒铁血队特别分队的战士在行动呢?那已经是经过训练后比猎人更像猎人的战士啊!

兰馨有些得意地看着想着,很快又看到山坡上李小刚给打过来的暗号,知道那鬼子正往前走呢,她对身后弯道里面的沈剑说道:“队长,我往前去了!你们准备了。”

于是,兰馨也端起枪来,脚下极快地往前走去——说是走,那是看的人的感觉;说极快,那是真实的速度。眼看距离那鬼子只有不到十米了,那鬼子也正好转身,看到兰馨正走过来,他很惊讶,紧张地端起枪来,大声问道:“一郎,有什么情况吗?”

兰馨听懂了他的问话,但是不知道已经死了的那鬼子的语音语调,怕过早露馅,对着他却歪着头,往身后指着什么,哑着嗓子说道:“嗨咿!请过来。”

那鬼子没想到会有诈,赶紧加快了脚步往兰馨这边跑来,可是才跑了几步,前面这个人突然转过身来,却不是他的同伴“一郎”,正要高声喊叫,兰馨右手里的三根钢针已经飞射而至,一根在眉心、一根在大张开的嘴里、一根在脖颈下天突穴!那鬼子身子一顿,眼中还保持着惊骇的神色,生命的气息瞬间离开了这罪恶的身体——这是一个从南京过来的鬼子兵!

兰馨快步跑上去,左手用那把步枪的刺刀背挑住这鬼子的枪带,再跨步上前,右手一把拉住鬼子腰间的皮带,用右脚踩住他的右脚,于是,那第二个死鬼子就以这样的怪异姿势被兰馨拖着没有马上倒下。

兰馨不知道这里距离第三个鬼子哨兵有多远,但是刚才这鬼子是在走到他巡逻位置的尽头,转身看到自己问“有什么情况”的,如果再弄出大的响声,兰馨怕引起鬼子的警觉,那么就可能失去预期的偷袭效果!

等沈剑带着战士们跟上来,两个战士抓住兰馨手里那个死鬼子往后面路边拖,于是,兰馨放下步枪,从后腰把别着的驳壳枪拔出,右手又扣住三根钢针,身子很快地闪到路边石壁处,眼睛看向沈剑。

沈剑站在那第二个死鬼子旁的山壁处,抬头往山坡上看,直到李小刚用旗子示意他们可以继续前进,于是沈剑挥手让大家跟着兰馨前进。

兰馨点点头,沿着石壁悄无声地快步往前跑去。后面紧跟着两个战士,沈剑示意何利和吴上元保护好李家荣跟着自己,然后也随后跑向弯道口。

但是,李小刚和两个战士趴在山坡上,眼看着下面山路上那第三个鬼子哨兵,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这里与桥对面的醉翁亭之间只有一道桥,而且这桥不长,也就七八米,下面的溪水从高处泄流下来,而那鬼子哨兵站在桥头上,距离沈剑他们所处的弯道有近十米,虽然不会发现沈剑他们,却更无法无声无息地干掉他!

因为桥对面是一块小平地,有道只有十多梯石阶上去,在临水的一边就是那著名的醉翁亭 —— 这亭子顶上的四个角高高地翘起,那两个相对的角形成的顶面,远远看去可不是就像鸟的翅膀(“翼然”)么!

此时,亭子里面坐着的四五个人,山坡上的李小刚与弯道口小树林旁的沈剑和兰馨不用望远镜也能看清楚了:那里面对这边山坡坐着一个鬼子大佐,一个少佐站在他身旁。另外一边则背对着他们坐着一个穿长衫的中国人,另一个中国人站着。

亭子下面的台阶旁站着一个鬼子哨兵,亭下外面的平地上放着三个铺着棉垫的竹躺椅,抬轿子的人却没有看到。北面有山路向远处顺着山势向下延伸着,李小刚只看到距离这山路尽头处有一个鬼子哨兵,一动不动地站着,再往五六米远处还有一个哨兵在晃动。

对面醉翁亭里鬼子与那两个中国人的对话,在这寂静的山间隐隐约约地传到沈剑他们耳朵里。

原来那个站着的中国人是鬼子的翻译!

只听他说道:“田中阁下是说,这欧阳修很可悲,你们中国人的祖先就不知道好好珍惜人才,竟然把他给发配到了这个地方来!……不过,这欧阳修也真会找地方,到这里来游玩连带办公,公私兼顾,太不严谨!……只是,这琅琊山和醉翁亭倒是很不错的呢!”

那坐着的中国人却只是敷衍地哼哼了几声。

可是,接着却听到那鬼子大佐用流利的中国话背诵起了《醉翁亭记》:“……山行六七里,渐闻 水声潺潺,而泄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立于泉上者,醉翁亭也;……”

这中国人翻译竟然说“你们中国人”,那鬼子大佐竟然会流利的中国话还会背《醉翁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