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的“两国论”怎么变成“两岸朋友论”什么时候成“父子论”

老江头 收藏 2 3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李登辉在翠山庄密会宋楚瑜两个半小时,接着又在群策会上宣示他最新的两岸政策观点:“不反对台湾与中国大陆深化交流”、“三通、四通、五通都不要紧”,以及“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

李登辉的这两个动作,显示正试图对他过去所犯的两大错误进行修正补缀。对内而言,李登辉最大的错误是整肃宋楚瑜,使连宋配破局,终致国民党丧失政权,也因而使李登辉自己失去历史落点,沦落为“台独”教父;如今,李宋密会,李登辉自不免会有何必当初的感慨。对两岸而言,李登辉早期的“国家统一纲领”路线失败、后期的“特殊两国论”失败,卸任后的“台独”路线亦告失败,他甚至说,“我不是台独,从来没有主张过台独”;凡此种种,皆显示李登辉在两岸政策上根本是一只无头苍蝇。现在,他又提出了两岸关系新论,毋宁是想为自己在历史评价上找寻一个立锥之地。

李登辉的两岸新论,不啻将他过去的两岸旧论彻底解构。李登辉终于承认了中国大陆的崛起,不再谈“中国崩溃论”;终于赞同三通,不再谈“戒急用忍”;也不再强调“两国论”,而称“你是你,我是我,你我是朋友”……。这些观点,其实在二十年前即可预知预见,但如今竟是出自主政十二年、卸任九年如无头苍蝇般地嗡嗡乱飞了二十几年的李登辉口中,这岂不正是台湾人的悲哀?

不过,如果不是李登辉的大失败,岛内政经共识与两岸关系恐怕也不可能出现如今的新境界。李登辉否定了“连宋配”,拖垮了国民党,使陈水扁以39.3%的选票取得政权;但吊诡的是,因此在最后也藉以验证了分裂族群的“台独”路线非但是北京所不能接受,亦且也是台湾主流社会所不能接受。亦即,若非李登辉的“戒急用忍”与陈水扁的“正名制宪”,将台湾政经情势逼入绝境,台湾的主流社会岂会有今日之觉醒?

与此同时,在两岸之间也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吊诡。北京在经历李登辉与陈水扁的雷电风雨之后,对台湾的民主机制与民意内涵显然亦有新的领悟;其对台政策因而渐由文攻武吓,转变至今日胡锦涛主持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框架”。回想起来,若无李登辉拖垮国民党,岂会出现连战的“破冰之旅”及国共平台?若无陈水扁的“正名制宪”、“入联公投”,北京又岂有可能以“九二共识”将两岸关系推进至今日境地?或许,当年倘若以“连宋配”延续了国民党政权,而仍由李登辉垂帘听政,今天台湾的“统独”僵局恐怕仍然打不开,北京的文攻武吓也仍然改变不了。如此这般,岂非吊诡?

然而,李登辉的“两岸朋友论”,仍旧未能解决“两国论”的问题。李登辉仍未交代清楚的是:台湾究竟应以如何的“国家认同”来面对两岸关系?如今,李登辉试图以“你是你,我是我,你我是朋友”的说法,来替代“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台独”论述;但李登辉何不就此否定自己曾经说过的“中华民国已不存在了”,重新回到“中华民国”的地位上来建立他的两岸新论。

李登辉的反省,其实反映了“独派”的困境。但民进党的“发展策略共识会议”,却只想与马当局辩论ECFA,而完全不敢面对大陆政策的党内大辩论。岂不可悲?岂不可笑?

什么时候李登辉又会有“父子论”出台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