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四章 各展绝技鼓士气 两相绑架较短长 第十四章(3)石榴裙下

bjunqing2008 收藏 0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次日一早,黄省三就同翁君达等一行人上了路,小站离天津不过几十里的路程,不到午时就赶到了。因为伍代大佐和翠花的寓所在宫岛路一带,为了找人方便,黄省三便和翁君达商量着在其寓所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翠花至今虽然还依旧保留有阎氏家族九姨太的名分,实际上早就已经成了伍代大佐的如夫人。说来她也是个苦命人,她自幼就因家贫被父母辗转卖给了戏班子的老板。年纪稍长,便跟着戏班子的老板学戏,苦煎苦熬了几年以后,就在他成为天津大戏楼当红旦角儿的时候,被阎康侯看中花钱买来做了姨太太的。不想又被阎康侯当做晋见礼送给了伍代大佐。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靠唱戏谋生的女戏子属于下九流中的下九流,比妓院的妓女还要矮半截。因为妓院的妓女名属坐娼,而女戏子则名属行娼,见了妓院的妓女还得要叫姨。

处于这样卑微的社会地位,翠花本来就没有做正常女人的资格,她只是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人生态度来混日子的。阎康侯买了她来做姨太太,新鲜了没有多长时间就把她给扔到脑勺子后头了。

现在阎康洪又把她转送给伍代大佐,她也只能是任其自然了。好在伍代大佐并不虐待于她,只不过随时需要的性服务是必须要提供的,而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成其为难事,倒使她感觉自己有了稳定地安身之处似的,过得倒也安宁。


伍代大佐名叫伍代雄介,是日本豪门伍代家族的成员。伍代家族是日本的大财阀。“九·一八”事变以后,伍代家族的产业最先扩展到了我国的东北和上海一带。伍代家族与日本军界的主战势力相勾结,是侵华战争的狂热鼓吹者和积极推动者。由于伍代雄介是最早进入我国东北从事军事侵略的日本军人,在我国生活多年,早就被同事们誉为“支那通”了。上司留他在天津司令部供职,就是要他负责津南一带的军事和治安防务的。

对于阎康侯的慷慨相赠,他是乐得接受的;而对于翠花的曲意逢迎,他更是感到有些喜不自胜。作为一名豪门贵族的成员,他是不愿意像军队的下级军官那样到处去找花姑娘发泄自己的兽欲的。对于能够得到翠花这样姿容秀丽、身段苗条,精通戏曲又风情万种的中国女人来做自己的慰安妇,朝夕相伴,他是非常满足的,因而对翠花别有一份儿怜惜之意。

在伍代雄介看来,如果不是两国交兵,他也喜欢有翠花这样一个漂亮的中国女人来做自己的情侣,翠花反而是有些因祸得福了。阎康侯深知此中奥妙,所以他要黄省三先找到翠花打打关节。


接近傍晚时分,黄省三估摸着伍代雄介将要回巢,与翠花又有见面说话的时间,便和翁君达带着两个卫兵,提着大包袱小行李的礼物来到了伍代大佐和翠花的寓所。

此时,翠花正在和几个相熟的伪军太太聚在一起打麻将消遣,一见黄省三和翁君达到来,大喜过望,赶紧催促着客人散去,一盆火似地迎了上来。

“唉哟哟,是黄先生啊,快请坐,快请坐!”翠花一边热情地礼让着请黄省三和翁君达二人落座,一边又忙着泡茶敬烟,亲热地就像是见了多年没见的亲人一般。

黄省三和翁君达一见翠花这样热情,赶忙抱拳回礼。不管怎么去说,翠花在名分上不仅是他们的主子,事实上又是伍代大佐的姘妇,于私于公二人都不敢简慢。寒暄过后,黄省三让两个卫兵把送来的礼物放下,便给打发回去了,留下翁君达一起和翠花叙起了闲话。

三句话不到头,黄省三便提起要翠花帮忙向伍代雄介疏通求援的事情,翠花苦笑道:“你们都是些又有才又有势的大老爷们儿,什么事情搞不成啊,还用求到我这个女流身上来?你们的阎三爷可真想得出来!”

又诉苦道:“你们也不动动脑筋想一想,我在这里算是个什么东西呀?我又不是伍代家的女主人,我在这里不过是个人家包养的婊子,能够给你们帮得上什么忙,使得上什么劲儿呀!”

听了翠花的一阵抢白,黄省三无奈地讪笑道:“其实,三爷派我们来找您也没有别的意思,眼下不管怎么说,您还是他的九姨太,说来说去三爷和您是一家人。现在不管伍代大佐留您在这儿住多长时间,还是多么喜欢您,到您叶落归根的那一天,您还得回到于家务老阎家去不是?”

又蛊惑道:“都是一家人,三爷现在有不好过的坎儿,您这做姨太太的帮着出点力也是应该的。再者说,您若是帮着三爷办成了事立了功,日后回去不也就有个立身的资本了吗?三爷无非就是让您在伍代大佐的耳朵旁边吹吹枕边风而已,这又有什么值得为难的道理呢!”

见黄省三并无相强之意,翠花应道:“要我给你们在伍代大佐面前说两句好话,这也不是多么为难的事情,耳朵是他的,嘴可是我的,听不听在他,说不说在我,他也不能够因为我多唠叨两句就把我给宰了。”

又迟疑道:“只不过,似我这样的人说了求情的话也未必管得了大用。我是可以帮你们美言美言的,可你们也不能光指望着我来给拉转这横车呀!”

黄省三见翠花应许了下来,便笑道:“您就放心好了,三爷的意思就是想请您帮着来个锦上添花,绝不是非要逼着您来雪中送炭的!”

又解说道:“日本人现在要依靠咱们三爷为他们平靖当地治安,为他们开疆拓土,就得出枪出炮地来支援;否则的话,谁还愿意替他们卖命呀?等会儿见了伍代大佐我自有一番说词,您就在事后帮着敲敲边鼓就是了!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只要您肯下得口来说,就一定会管些用的!”

翁君达在一旁听着二人的对答,心里七上八下的,大不以为然,觉得阎康侯和黄省三这样做太过下作,竟连翠花这样一个命如飘萍的风尘女子也要利用来做为媚敌求援的砝码,实在是令人不齿!

可他虽然名为伪军的下级军官,实际上不过是老阎家的一个仆人,在主子和管家面前根本就没有插话接舌的资格,所以他只能是缄口不语。


这次为了来找伍代雄介求援,阎康侯给准备了不少的新鲜礼物,有芝麻、花生、香油、金丝小枣等土特产品,也有渤海产的快鱼、平鱼、大对虾、梭子蟹等海产品。另外,因为伍代大佐对中国的古玩字画格外青睐,阎康侯又特别选了两副古画和一套康熙年间的珐琅瓷茶具送来给伍代雄介把玩。

黄省三一边和翠花拉着闲话,一边从礼品盒里把送来的礼物掏出来,一样一样地向翠花说明和解释:一来是要让翠花了解这些礼物的贵重,二来也是借此做个媒介,好与伍代大佐进行对话。

他一边不厌其繁地絮叨着,又时不时地向院子的大门口张望着。刚好就在这时,下班回家的伍代大佐在两个卫兵的护送下迈步走了进来。

一见伍代大佐到来,翁君达赶忙起身敬礼,黄省三也跟着打躬作揖地行起了礼来。自打在于家务参加过阎康侯的就职典礼以来,这还是阎康侯第一次派人前来登门拜访。

伍代雄介猛然见到有黄省三和翁君达在家,大感惊异。他知道这二人前来肯定是无事不等三宝殿,便不露声色地礼让二人重新坐了下来。

翠花为了讨伍代雄介欢欣,笑嘻嘻地迎上来解说道:“黄先生和翁连长是阎三爷打发来专程拜访您的,还给您带来了不少的礼物呢,您快来过过吧!”她一边眉飞色舞地卖弄着,一边把身边的礼物一一指给伍第大佐观看。

黄省三和翁君达所带来的土特产品和海产品虽然都是个中的精品,全都是些在天津卫的市面上花钱能够买的到的东西,这些礼物对身价尊贵的伍代雄介来说并不成其为稀罕物。对于翠花的热心推介,他只是一笑了之。

可是,当翠花把两副古画拎起来让他看的时候,一下子就把他的眼球给吸引住了,便咧着大嘴凑了上来。

黄省三这次送来的两副古画,一副是文征明的真迹《惠山茶会图》,一副是唐伯虎的《王蜀宫妓图》,都是传世的杰作。伍代大佐乃是个识货之人,哪儿有不感到震撼的道理,看着看着便不由自主地眉眼展动起来,连连叫好。

须知文征明和唐伯虎都是明朝顶尖的画家,同为江南四大才子,这样的古画价值连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下子把伍代大佐给乐颠了!

见到伍代雄介得意忘形的样子,黄省三见风使舵,笑嘻嘻地谄媚道:“大佐不亏是鉴赏名家,真是好眼力,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吴派名家的真迹,若不人们常说要将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呢!”

又奉承道:“能够得到大佐这样的鉴赏家品赏,这两副传世佳作可谓是物得其主了。这都是我们阎三爷家中的镇宅之宝,就请大佐先生笑纳了!”

伍代雄介心满意足地笑道:“真是让人想不到,你们阎三爷家里竟还收藏有这样的传世珍品,不得了,不得了啊!”

黄省三察言观色地应道:“我们阎三爷是公侯世家,好玩意远不止这些,您来看看这套茶具,也是传世的宝贝哪!”说着,便又笑嘻嘻地把一套精美的法郎瓷茶具推到了伍代大佐的面前!



——石榴裙下鼓香风,吹向魔头乞垂青!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