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八百壮士”遗骸凄凉海外

16881688 收藏 1 449
导读:实上,“八百壮士”只是客死海外的中国军人中很小的一部人。在西南太平洋有一座中国战俘集中营。二战期间,先后有1600多位军人被送到这里当奴工,有一千多名中国将士魂归异域 美国怎么对待失踪战俘的:30多年来,美国不断地派人在各国寻找失踪战俘的遗骨,并为此成立了一个美军战俘及战斗失踪人员联合调查司令部(JPAC) 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在淞沪会战结束之后似乎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而他们的后半段故事,直到七十年后,才为更多人所了解。壮士们由抗战孤军沦为租界俘虏,又成日军俘虏,彻底失去了自由,散落在世界各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实上,“八百壮士”只是客死海外的中国军人中很小的一部人。在西南太平洋有一座中国战俘集中营。二战期间,先后有1600多位军人被送到这里当奴工,有一千多名中国将士魂归异域


美国怎么对待失踪战俘的:30多年来,美国不断地派人在各国寻找失踪战俘的遗骨,并为此成立了一个美军战俘及战斗失踪人员联合调查司令部(JPAC)


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在淞沪会战结束之后似乎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而他们的后半段故事,直到七十年后,才为更多人所了解。壮士们由抗战孤军沦为租界俘虏,又成日军俘虏,彻底失去了自由,散落在世界各地,其中一部分甚至长眠异域,魂不得归。借此新契机,千千万万散落于海外各地的二战中国士兵遗骸的下落,引起了国人的关注。

1937年10月28日午夜,上海四行仓库保卫战的第三天。


上海童子军战地服务团女童军杨惠敏将一面12尺长的国旗裹在身上,冒着战火自公共租界出发,凫过苏州河,将国旗成功送至四行仓库。第二日早晨,四行仓库顶楼升起了这面国旗。硝烟中升起的这面旗帜,让据守四行仓库与阵地共存亡的“八百壮士”和上海市民倍感鼓舞。


大多数人对“八百壮士”这段故事耳熟能详,这场前后仅仅打了8天的保卫战,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淞沪会战的结束。但从那时起,“八百壮士”便似乎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一位华侨的一次“偶然发现”,才使“八百壮士”重新回到公众的视线,弥补了“八百壮士”的后半段故事。更重要的是,借此新契机,千千万万散落在东南亚各地的二战中国士兵遗骸的下落,引起了国人的关注。


胜利孤军成俘虏


1937年,秋风萧瑟中,淞沪抗战进入了紧急关头。


日军已攻陷大场、江湾、闸北、庙行地区。中国守军腹背受敌,战局危急。为避免全军覆没,中国最高军事当局决定将主力撤至苏北河以南阵地。


10月26日晚,守卫战场防线的中国军队第88师第524团,在团长谢晋元的指挥下,奉命据守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掩护主力部队连夜西撤。媒体用“八百壮士”来称颂守卫四行仓库的孤军,实际上他们只有400多人。


经过4昼夜激战,守卫四行仓库的将士击退了敌人在飞机、坦克、大炮掩护下的数十次进攻,出色地完成了保卫大部队西撤的任务,重新振奋了因淞沪会战受挫而下降的中国军民士气。


然而,“八百壮士”孤军抗战的举动,引起了与四行仓库仅一河之隔,苏州河东岸上海公共租界当局的不安。


29日,外籍人士派代表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以“人道主义原因”停止战斗。


上海警备司令杨虎与英军将军斯马莱特会面,会议决定第524团撤至公共租界,并和正在上海西部战斗的第88师汇合。


31日,谢晋元接到撤退命令。他当即表示:全体官兵誓与阵地共存亡!但经再三电令,剩下的370多名将士才不得不退入租界。


他们首先从四行仓库撤退到中国银行。虽然只是跨过一条西藏路,但却踏入了另一个天地。租界是国中之国,一切均由以英国为首的洋人主宰。


孤军营的生活


时年19岁的王文川,是连里唯一一挺重机枪的机枪手,如今已是91岁高龄。他回忆说,孤军们被安排住在中国银行一个地下室里。


第二天凌晨4点,士兵们被要求缴出所有的武器,大伙儿勃然大怒,却不得不缴枪。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没有流一滴眼泪孤军们,那一刻都哭了。


当天,“八百壮士”被转移到沪西余姚路一片15亩大的空地上,与胶州公园仅一墙之隔。四周被铁丝网围着,有租界的白俄士兵监守,不许他们走出半步。


不久,环境的艰苦、心情的忧愤,就使十几位官兵相继病倒。王文川也得了严重的急性肠炎,卧床半个多月。


为了重振军心,团长谢晋元带领士兵们自盖营房。他们建起了宿舍、厨房、礼堂。为了锻炼身体,他们又自建了篮球场、足球场和排球场。士兵们还被编成三个班,学习算术、常识、历史、地理等,还自制肥皂、毛巾等生活用品。


他们虽然身陷孤军营,但并没有消沉,尝试用各种方法引起外界的重视,离开这个地方。 1938年2月,谢晋元在孤军营接受了新闻记者的采访。他呼吁道:“余敬向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呼吁,请主持公理正义,唤醒公共租界当局注意其自身中立态度,实践诺言。更有望于当日呼吁我政府下令撤退之友邦人士,为国际正义而好终为余等赞助,则不独余等之幸,实全世界人类正义之幸。”然而,租界当局和“友邦人士”对他们的呼吁却置若罔闻。


1938年8月上旬,为了纪念陆军第88师在上海抗日一周年。谢晋元向租界工部局再三交涉,要求在孤军营内升国旗。工部局同意了,但租界当局却派人进行干涉。通过双方反复斗争,最后商定,将旗杆截去4尺。


8月11日早晨6点左右,孤军全体官兵齐刷刷地站在操场,谢晋元带领全体官兵举行升旗仪式。但没过几分钟,400余名手持武器的白俄士兵将孤军包围,强迫降旗。遭到孤军断然拒绝,一场冲突在所难免。手无寸铁的孤军终究不敌装备优良、人数众多的白俄兵,不但国旗被夺走,还有100多人受伤,41人受重伤,3人死亡。


“八百壮士”受到了重创。更大的打击却还在后头。1941年4月,他们最为爱戴的谢晋元被暗杀,孤军们亲眼目睹这一惨状,无不悲痛欲绝。


7个月后,太平洋战争爆发,英、美对日宣战。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日军占领英法上海租界,孤军们顷刻变成日军的俘虏。失去自由的孤军们,原本一心盼望着很快能够再次投入战场。至此,“八百壮士”重返战场的梦彻底破碎。

遗落西南太平洋


日军进入租界后,孤军们被押解到上海附近的宝山县月浦机场,住在一个空出来的军营里。这里戒备森严,四周拉有电网。他们被迫劳动,“八百壮士”成为名副其实的囚犯。


半年后,“八百壮士”被拆散,一部分被遣送至杭州、孝陵卫及光华门(南京)做苦役,还有一部分留在南京老虎桥监狱拘押。还有一批,则被押送到远洋之外的巴布亚新几内亚


相比较而言,留在大陆的士兵要幸运得多。部分被送至孝陵卫及光华门的士兵于1942年11月逃脱,其中一部分在重庆重新归队,另一部分就近参加了游击队。被送至其他地区的士兵许多也先后逃脱日军的魔爪。


被送到安徽芜湖裕溪口装卸煤炭的王文川,趁看管不注意,躲进一户农家的茅草屋顶上,日本人收工点名时发现少了一人,用刺刀向顶棚上乱刺一阵,躲藏在里面的王文川差一点被刺中。等日本官兵走了,他才敢出来。


从芜湖逃出来,王文川一路讨饭,一路打听,凭两条腿,整整走了3个月,终于到达重庆大坪的国民党散兵收容所。


而被押送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那部分官兵,命运要悲惨得多。


1942年秋,25岁的湖北人田际钿和其他几十名官兵被押送上一艘日本大型军舰。军舰共有9层,他们被赶到最底层。里面不见天日,闷热无比,连床都没有,不少人晕船、拉肚子,田际钿一个来湖北自通城县的老乡就热死在军舰上。


在太平洋上颠簸了48个昼夜,军舰到达澳洲一个叫新不列颠的荒岛上。


上岛后,田际钿发现共有160名中国战俘,其中包括被俘的新四军、游击队战士。来自孤军营的这几十个人被拆散编队,田际钿被编入“中国军人勤劳队”。


那是一段让这些枪林弹雨都不惧的铮铮男儿都苦不堪言的日子。他们的劳动十分繁重,生活极其艰苦。一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重体力活,住的是岩洞,吃的是瓜薯,有时还吃日本人丢下的猪牛内脏和骨头。也没有任何医疗条件,一旦患了病,就只能眼睁睁等死。田际钿经常看到日本兵把死亡和重病的战俘用卡车运到深山里去埋掉。


两年多后,当初160人的中国劳工队,只剩下38人。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不久,麦克阿瑟统率的盟军澳大利亚13师乘舰只驶近该岛海岸。


岛上的中国战俘得知情况后欢呼雀跃,田际钿等二三十人下海一直游了500多米后爬到舰上,和盟军士兵一齐享受胜利的喜悦。


1946年,他们经香港回到上海。至此,“八百壮士”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


被遗忘的“八百壮士”


“八百壮士”到底有多少人?四行仓库战斗还在激烈进行之时,上海《新闻报》、《字林西报》等就以“四百人”、“四百余人”等加以报道,今天的媒体报道也有452人之称。目前史学界采用四百人、四百余人居多。


他们到战后幸存不到一半。幸存下来的战士也各自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解放前,连长上官志标和一部分官兵去了台湾。据他的儿子上官百成介绍,一同去台并与父亲保持联络的有十多人,现在都已谢世。而更多幸存的孤军则是在解放后回到自己的家乡以务农为生。他们主要分布在湖北、浙江、四川、上海等地,以湖北最多。


湖北人杨养正和其他30多名战俘集体越狱后,经河南、湖北辗转来到重庆。后来,他被送到位于重庆长寿的残废军人教养院,一位小他12岁的重庆姑娘爱上了这个左眼残疾的抗日英雄。60多年来,夫妻在重庆过着安静的生活,连生活了几十年的邻居也不知道他就是“八百壮士”之一。


对于如今还健在的“八百壮士”来说,“上海四行仓库”是他们埋在心底最深处的名字。当年他们用生命死守的四行仓库,如果已经淹没在大上海的繁华里。


1985年9月,四行仓库被上海文物保管委员会批准为抗日纪念地。但长期以来这里一直是商场与办公楼,被多家单位使用。直到2002年,才在七楼楼梯间辟出一间小小的史迹陈列室,每周只开放两个半小时。主体建筑大部分仍被用作仓库,归属上海百联集团。

2008年的重新发现


2008年12月底,中国台湾《联合报》最先披露了一则“八百壮士”遗骸遗落巴布亚新几内亚无人问津的消息,并刊登了照片。照片上,一片热带植物的包围中,是三座刻有青天白日徽的方形柱状墓碑,底部早已被荒草淹没。中间一座墓碑上写着“故陆军步兵上尉吴公坤之坟墓”,字迹仍然清晰可见。


这组照片来源于当地一位华侨。


他从一名澳大利亚前飞行员那里得到这处墓地的消息,这位飞行员在寻找二战遗迹时曾在拉包尔附近发现刻有中文和青天白日徽的墓碑。于是,这名华侨雇佣当地人,找到了这三座墓碑并拍照,并将照片寄给了《联合报》。


此事一经披露,立即引起多方关注。绝大多数人得知这件事,是通过一个北京网友在一家网站论坛上发的一篇名为“《上海四行仓库保卫战的八百抗日壮士遗骨在海外无人问》”的帖子。此帖一发布,迅速在大陆网友及媒体中刮起一阵旋风。一家网站还在2009年1月成立了“迎接抗日战士回国筹备组”,并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实地考察,计划迎接抗日将士遗骸回国。


海峡两岸都表现出了对此事的高度重视。台湾当局面有关部门表示,已成立项目编组积极处理,“未来将派员前往现勘,后续将依勘查结果,研拟妥适处理方式,以慰忠灵”。


3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政府将以隆重、庄严地纪念在太平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抗战将士遗骸归国。散落海外的英烈遗骨,在沉寂数十年后,受到了海峡两岸共同的礼遇。


英魂何日归


事实上,“八百壮士”只是客死海外的中国军人中很小的一部人。


在西南太平洋巴布亚新几内亚新不列颠岛最东边的亚包(Rabaul又称“拉布尔”),曾经有一座中国战俘集中营。据解放拉包尔集中营的澳军报告记载,二战期间,先后有1600多位军人被送到这里当奴工,在运输途中死者不计其数,在集中营中死亡600多人了。在整个巴布亚新几内亚境内,有一千多名中国将士魂归异域。


在缅甸密支那,4000多名中国远征军人的遗骨埋藏于此。天灾加上人祸,目前仅有零星远征军墓地幸存。


历来,世界各国对外阵亡者遗骸的处理方式各不相同。其中最为典型的,是美国对待海外阵亡士兵的方式。


2008年2月29日,中美两国国防部长在上海签订合作备忘录,以文本形式落实军事档案合作。在这一针对“二战”、“朝鲜战争”和“冷战”在中国大陆失踪或死亡的美国士兵的备忘录中,明确了双方的职责:美军负责提供失踪人员的具体线索,中方将根据线索组织搜索相关档案,并根据需要实地走访当地村民,再将所获信息提供给美方。


美国寻求与中国合作搜寻阵亡将士,其实早在1970年代建交后就已展开。当时主要针对的是二战中“驼峰航线”等美军阵亡士兵。


30多年来,美国不断地派人在各国寻找失踪战俘的遗骨,并为此成立了一个美军战俘及战斗失踪人员联合调查司令部(JPAC),支撑司令部工作的,是背后美军一个年耗资1500万美元以上、横跨各兵种、有上万工作人员的美军战俘与失踪人员搜索系统。


或许有人会认为如此“昂贵”的搜寻不划算。但正如美军战俘与失踪人员搜救体系创始人韦伯(JohnieE·Webb)所说:“我不认为这是可以用金钱来计算的。搜寻工作的存在价值对军队和国家的意义远大于实际的遗骸挖掘收获。我们把那么多青春年华的男女送上战场,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无论生死,我们都会把他们平安带回家。我们守护的是军队的传承信仰。”


长眠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八百壮士”的遗骨在两岸的高度重视下,有望回到祖国,那些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千千万万中国士兵的遗骸能否同样回到故土呢?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