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回眸:蒋介石父子是如何反台独的?

水师军品2 收藏 3 2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台湾与祖国大陆分离的日据时期,在政治上脱离中国,在文化上台湾人民又不愿意做“皇民”,这便产生了所谓“孤儿意识”,分离主义处于潜伏状态。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因台湾没有解放,这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战前台湾与祖国大陆隔绝的状态,海外的反华势力和岛内一些戴着不同面具的分离主义者,便炮制出所谓台湾“托管”和“台湾地位未定”的谬论,企图“划峡而治”,让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蒋氏父子与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尖锐对立,但在坚持“一个中国”,反对“台湾独立”方面与中共不谋而合。面对海外的分裂势力,中国国民党在1992年以前表现出坚定的维护中国领土完整的立场。正因为如此,中共中央提出“台湾宁可放在蒋氏父子手里,也不能落在美国人手里”这种对台政策。



从政治上宣扬“台独”容易受到打击,因而一些“台独”人士往往从“文化台独”尤其是“文学台独”做起。所谓“文学台独”,系“文化台独”、“台湾自主论”、“台湾主体论”的一个组成部分。具体来说,是指国民党为“外来政权”,“中国文学”也属“外来文学”,属“漂流到台湾来的一缕孤魂”。台湾文学虽受“五四”新文学的影响,但更受日本文学的影响。这种曾用日文书写的文学,既不是“中国文学”,也不是“日本文学”,而是独立的文学。所谓“台湾文学是中国文学的分支”,完全是“陈词滥调”。“台湾文学”与中国文学已经“分离”,已经“断裂”,这两者的关系,有如英国文学与美国文学的关系。两岸是“一边一国”,两岸文学其实质也是“两国文学”。两岸文学交流,不是国内文学交流,而是国际交流,即不同国家之间的文学交流。这个“国家”,目前是“两个中国”之中的“中华民国”,以后则是“台湾共和国”。



上述言论在1950—1980年代大体上处于萌发阶段,远未有1993年李登辉提出“两国论”后系统化和“学术化”,但只要上述言论一露头,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蒋氏父子及其附属文人,便给予严厉的批驳。如1982年9月28日,“党外”人士发表《美丽岛受难人共同声明》,其中云:“在台湾岛完成民主,远比中国制造统一更为迫切,更为重要”。当局敏锐地发现这是“台湾”高于“中国”的论调,便从上到下围剿,《中国时报》所发表的文章态度尤为强硬。这说明到了多元文化的1980年代,当局的言论尺度及治安处置均没有松动。这次以散发传单形式发表“共同声明”的四位党外人士,便受到三周禁止与家属团聚的处分。


用法律武器整肃“台独”



“台独”思潮的产生,有政治上的分歧、台湾社会的特殊性、国民党对岛内人民实行高压统治,无视台湾人民利益等方面的复杂原因。不管什么原因,“台独”均损害国家尊严,使国民党的统治地位受到挑战和动摇,故蒋介石蒋经国执政期间,对岛内的任何“台独”言论和行动,均采取严厉压制和打击的态度。对文学上的“台独”倾向,同样保持高度警惕,不让其寻找任何机会和借口出现。在1977年乡土文学大论战期间,“台独派”的“台湾文学论”已冒头,有部分乡土作家强调台湾农村与中国不同,并由此否认台湾农村是中国农村的有机组成部分。作为国民党文艺政策的执行者和发言人陈纪滢,严正指出:“如果说,台湾是孤立的独特的,是与中国分裂的,那我们百分之百反对,那是‘台独’思想。”陈纪滢之所以这样敏感,是因为美国、日本反华势力在策动和支持“台独”,致使台湾文坛的分离主义倾向始终存在着,零星的事件时有发生。对此,国民党当局均决不姑息,严惩不贷,对那些顽固的“台独”分子,则重拳出击。



为了反对“台独”,台湾当局动用了法律武器,制定了“惩治叛乱条例”,以“涉嫌叛乱”或“涉嫌台独”、“破坏国体,窃据国土”以及“颠覆政府”等罪名,给“台独”分子和团体治罪,并以军法审判“台独”案件,还在1950年末,蒋介石下令大批抓捕“台独”分子,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1960年代当局镇压彭明敏为首的“台独”势力这一重大事件。曾担任台湾大学政治系主任的彭明敏,因宣传“台湾独立建国”和企图推翻蒋家王朝,被军事法庭判处8年徒刑。1987年10月,许曹德在台湾政治犯联谊总会成立大会提案将“台湾应该独立”列入章程,结果被判叛乱重刑。



当然,国民党把打击“台独”与“颠覆政府”联结在一起,难免借反“颠覆”之名,行独裁之实,把具有民主自由思想、敢向蒋政权挑战的爱国青年打成“台独”分子。如以煽动“台独”的罪名逮捕既不会讲“台语”,也不是“台湾人”的李敖,就是百分之百的冤假错案。由于过于极端,把“台湾”、“台语”一律视为“台独”的同义词,难免造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情况。1984年杜十三的诗集《地球笔记》在电视台朗诵时用了“台语”,警备单位马上调问节目制作人为何不使用国语,是否有“台独企图”?这不看内容只看形式的审查,自然引起对方的强烈反感。另一案例是1986年3月,“国防部长”亲自出面在“立法院”以“挑拨民族感情散播分离意识,攻击丑化政府”为名,查禁吴浊流的《无花果》一书。其实,吴浊流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海外分离主义者对他的愚拙的攀附不成立,台湾当局对他因揭发了国民党的阴暗面而将其往“台独”方面推,同样是一种错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