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势不可挡:李登辉老谋深算提出新版“两国论”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徐博东教授,今天在海峡导报《博东观海》专栏中撰文指出:李登辉的两岸“朋友论”,只是调整了“台联党” “法理独立”的急独路线,重新回归1999年7月他主政时期提出的“两国论”;之所以颇受外界肯定,就在于它进行了精心包装;两岸“朋友论”乃是“有条件的朋友论”,在“两岸关系定位”的关键问题上,李登辉的“台独”立场看不出有丝毫的改变;这种“有条件朋友论”实属空谈,不具任何可以操作的实际意义。

全文如下:


肯定李登辉“朋友论”,笔者不敢苟同


“姜”还真是“老的辣”!李登辉日前说了句两岸关系“你我是朋友”,就激起了岛内外舆论的热烈讨论,而且大都给予高度肯定,誉之为“与时俱进”、“台独”立场松动、为民进党点了“一盏明灯”、将会给民进党“很大压力”……


果真如此吗?笔者实在不敢苟同。


为了说明问题,我们不妨多费点笔墨,还原一下李登辉的相关谈话。据台湾媒体报导,李登辉是这样说的:“台湾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一个目标,标示台湾的地位,两岸关系也应该在这个目标中定下明确位置。”他说,目前的大陆和台湾关系应该是“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对于两岸关系的改善,他认为“应该予以欢迎,但考虑到中国大陆的不确定性,要分清彼此,与中国大陆打交道才是实际的。” 李登辉还表示,他不反对“台湾与中国深化交流”,在WTO的架构下,“三通、四通、五通都不要紧”,但同时务必推展“和中、亲美日政策”,并以“国家”的身份继续保有超然的地位。


李登辉“朋友论”,是新版的“两国论”


上引李登辉的谈话,可以悟出以下四个相互关联的意涵:


第一,台湾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明确“两岸关系定位”;


第二,目前“两岸关系定位”应该是“你是你,我是我”;


第三,在“分清彼此”的前提下,“你我是朋友”,欢迎两岸关系的改善;


第四,台湾应保有“国家”身份的“超然”地位,推展“和中、亲美日政策”。


从上述四个层次的分析,不难得出结论:李登辉新近抛出的“朋友论”,只不过是调整了“台联党”妄图推动台湾“法理独立”、而事实早已证明走不通的急独路线,重新回归到1999年7月他主政时期提出的“两国论”。所谓“你是你,我是我”,主张“分清彼此”、保有台湾“国家”身份的“超然”地位,这不是“两国论”是什么呢?与陈水扁所说的“台湾中国,一边一国”又有何区别呢?


李登辉这次提出的“两国论”之所以颇受外界肯定,原因就在于它不是简单的历史重复,而是进行了精心包装后才重新上市,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为新版的“两国论”。说它是“新版的两国论”,“新”就“新”在:


(一)他使用简明扼要、老百姓一听就懂的通俗语言,来界定海峡两岸“一边一国”;用温和、感性的“朋友论”,来取代硬邦邦、冷冰冰的政治术语“两国论”。而这也正是它容易迷惑人的地方。


(二)面对中国大陆的崛起、两岸实力的此消彼长和国际政治格局的演变,李登辉与冥顽不化的民进党确实有所不同,主张台湾要适时调整策略,不要再与大陆硬抗。这也就是有人称赞他“与时俱进”的原因所在。


李登辉的“有条件朋友论”不具实际意义


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在“两岸关系定位”的关键问题上,李登辉的“台独”立场看不出有丝毫的改变。李登辉的两岸“朋友论”,乃是“有条件的朋友论”。这个“条件”,就是大陆必须承认海峡两岸“你是你,我是我”,互不隶属,各自具有独立的“国际人格”,也就是“一边一国”。唯其如此,台湾才可能与大陆“交朋友”、打交道。


由于民进党太让人失望,老谋深算的李登辉抛出这种“有条件朋友论”,乍听起来的确颇让人入耳,但略加揣摩,便知其实属空谈,不具任何可以操作的实际意义。故笔者认为,不可误导舆论,给予不切实际的评价,否则,更大的失望必将在前面等着我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