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虎一样可怕的人--二战之星米歇尔·魏特曼

Michael Wittmann


米歇尔·魏特曼


(1914年4月22日 - 1944年8月8日)


(作者:杨威利)


《德国军事中心》所有,转载请保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He was a fighter in every way, he lived and breathed action."


“无论从什么意义来说他都是一位斗士,他生活和呼吸在战斗中。”


——武装党卫队一级上将约瑟夫·“赛普”·迪特里希在魏特曼死后的致词


武装党卫队上尉米歇尔·魏特曼可以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成功和最著名的坦克指挥官。他于1914年4月22日出生在Hight Palatinat的Vogelthal ,是一个本地农民约翰•魏特曼的儿子。1934年2月1日,他参加了 Reichsarbeitdienst(简称RAD-德国劳动军团),并一直待到7月。1934年10月30日,他作为一名列兵加入了德国国防军第19步兵团,1936年9月30日退伍时是一名军士。不久以后的1937年4月5日,米歇尔·魏特曼加入了精锐的武装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护卫队”(LeibstandarteSSAdolfHitler,简称LSSAH)92团第一连。1937年晚些时候,他接受了Sd.Kfz.222(一种四轮轻型装甲侦察车)的驾驶培训,随后又掌握了Sd.Kfz.232(一种六轮重型装甲侦察车)的驾驶技术,整个培训过程中他显示出了一个优秀驾驶员的素质。随后他加入了LSSAH第17连(装甲侦察连)。1938年夏季该部缩编为一个排。1939年9月,魏特曼作为一名LSSAH侦察部队的军士指挥着Sd.Kfz.232参加了波兰战役


1939年10月,米歇尔•魏特曼来到柏林的LSSAH第5装甲连报到,当时那是一个突击炮培训“学校”。1940年2月,他加入了新成立的LSSAH(当时为一个摩托化步兵团建制)突击炮营,装备3式突击炮A型(StugIII Ausf A)。调动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他作为一名军士,已经拥有三年驾驶装甲车辆的经验。同时,米歇尔•魏特曼也在那里认识了几位未来的坦克尖子,如汉斯·菲利普森Hannes Philipsen,赫尔穆特·温道夫Helmut Wendorff,阿尔福雷德·冈瑟尔Alfred Guether以及其它一些人,并与他们成为了好友。1941年初米歇尔·魏特曼在巴尔干战役开始了他的坦克战斗历程,在希腊时他指挥着LSSAH突击炮营的一个排(该排均装备3式突击炮A型),跟随着大部队夺取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他在那儿一直待到41年中,随后在6月11日与整个LSSAH(当时已整编为师建制)一起调往东线加入南方集团军群,准备参加即将到来的“巴巴罗萨”作战。6月22日开战后,LSSAH师被投入俄国南部战线,向基辅攻击前进。米歇尔·魏特曼于41年7月12日被授予二级铁十字奖章。后来不久他在战斗中负伤但仍坚持留在部队,并因此获得了负伤纪念章。1941年9月8日,他获得了一级铁十字奖章,当时他正在罗斯托夫地域作战。该作战结束后他因在一次战斗中击毁六辆苏军坦克而获得了坦克突击纪念章,同时被晋升为军士长。直至1942年6月,他都和他的部队一起在俄国战斗。1942年6月5日由于一贯的杰出表现,他作为军官候补生来到了巴伐利亚的武装党卫队军官训练营参加培训。1942年9月5日毕业时他取得了坦克教员的资格。


1942年秋季,第一武装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护卫队”(LSSAH)摩托化步兵师整编为一个装甲掷弹兵师(机械化步兵师),同时它的第13连开始装备PzKpfw VI “虎式”坦克。该连培训地点先是在德国的Padeborn,后来又到法国的Ploermel。1943年1月底LSSAH师回到东线,当时第13连连长是武装党卫队上尉海因茨·克林Heinz Kling。


1942年12月21日,魏特曼晋升武装党卫队少尉并在24日向第13连报到。但他开始并没有得到虎式坦克的指挥权,而是受命指挥一个3式L/M型坦克(Panzer III Ausf L/M)排,任务是保护虎式坦克的后方,对付敌步兵和反坦克炮阵地以及其他障碍物(如果你看过“PanzerVon!”的话,是不是跟某人的经历很象啊?)。1943年早春,米歇尔·魏特曼终于如其所愿的离开了这个支援排,加入了虎式指挥官的行列。1943年7月5日,魏特曼在“卫城”作战(库尔斯克会战)中开始了其虎式指挥官的传奇经历。LSSAH师被投入到库尔斯克突出部的南翼,是进攻的中坚力量之一。作战的第一天,魏特曼就摧毁了两门反坦克炮和13辆T34坦克,将赫尔穆特•温道夫的坦克排从困境中解救出来。7月7日、8日两天魏特曼又干掉了2辆T34,2辆SU-122自行火炮以及3辆T-60/70轻型坦克。7月12日,他又打掉了8辆苏军坦克、3门反坦克炮,还消灭了一个炮兵阵地。该作战于1943年7月17日结束,双方在包括哈尔科夫、库尔斯克等地域的激烈战斗中都蒙受了惨重的损失。这段不长的时间内米歇尔·魏特曼取得了摧毁30辆苏军坦克和28门火炮的骄人战绩。1943年7月29日,第13坦克连改编成为LSSAH师直属的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schwere SS Panzer Abteilungen 101),并在1943年8月前往意大利进行整编和担任预备队任务。


1943年10月,第1武装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护卫队”装甲掷弹兵师整编为第1武装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护卫队”装甲师。


在该营魏特曼的虎式坦克编号为1331,他与该营的另外一些坦克尖子如弗郎茨·斯道德格Franz Staudegger (坦克编号1325),赫尔穆特·温道夫(坦克编号1321) 和尤根·布兰特Juegen Brandt(坦克编号1334)一起都在营长武装党卫队上尉海因茨·克林(坦克编号1301)的指挥下作战。1943年10月,在苏军开始其秋季攻势以后,LSSAH师回到了东线的基辅地域。同时魏特曼的虎式坦克编号变为S21,尤根·布兰特的S24号虎式坦克也归他指挥。10月13日,魏特曼的虎式敲掉了20辆T34,外加23门步兵炮和反坦克炮。直到那年12月,他在无数次的大小战斗中将其战绩逐步提高。


1944年1月13日,米歇尔•魏特曼由于其为祖国战斗时的杰出表现而获颁骑士十字勋章。“从1943年7月到1944年1月初他共摧毁了56辆敌人的装甲车辆,其中包括了T34和超重型自行火炮。1月8日和9日他和他的排一起制止和粉碎了一个苏联坦克旅突围的尝试,在那次战斗中他击毁了十辆以上的敌人车辆。1月13日,他又击毁了13辆T34和3辆超重型自行火炮。他的总战绩已经上升到88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引自1944年1月13日的德国广播。1944年1月15(16?)日,他的炮手鲍比·沃尔Balthasar (Bobby) Woll 也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鲍比是个超一流的炮手,他甚至能在移动中击中目标(现在可能没什么,但二战时的坦克不具备火炮稳定系统、激光测距仪、计算机信息处理系统等先进装置,一般射击时均需停车来瞄准,否则不知道炮弹会飞到哪里去了,除非瞎猫碰到死耗子)。


“作为对你为德国人民的将来而作战时表现出的英勇行为的深深感谢,我现在将第380枚授予德国武装力量成员的带橡树叶的骑士十字勋章颁发给你。


—————————————————— 阿道夫·希特勒”


1944年2月2日,魏特曼在东普鲁士的“狼巢”从元首本人手中接过了这枚骑士十字勋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魏特曼的S04号虎式坦克和他的乘员组(从左至右):


武装党卫队少尉米歇尔·魏特曼


武装党卫队中士鲍比·沃尔


武装党卫队装甲兵瓦尔纳·伊瑞冈Werner Irrgang


武装党卫队装甲兵赛普·罗斯那Sepp Roesner


武装党卫队下士尤根·施密特Euegen Schmid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令人自豪的88个白色的“死亡圈”


88个白色的“死亡圈”是为了这张照片的拍摄而涂上去的。1944年2月28日时,魏特曼所在的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共有5位“铁十字骑士”(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除了他和沃尔外,其他三位是:营长武装党卫队上尉克林,武装党卫队少尉斯道德格和武装党卫队少尉温道夫。只有魏特曼的骑士十字勋章上加了橡树叶。1944年2月29日到3月2日,该营大部被运往比利时的Mons。运送途中,魏特曼接过了101营2连的指挥权。他在离开东线时对那里的战斗作出了自己的评价,认为苏军的反坦克炮较之坦克更难对付,也更有战术价值(恐怕他也没想到他不会再回东线了)。3月1日,他与希格达·鲍姆斯特(Hildegard Burmester)小姐结婚,证婚人就是他的炮手鲍比·沃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魏特曼与希格达·鲍姆斯特的结婚照(他这时和在虎式坦克上一样帅)


那时候,NC的宣传机器已经把他塑造成一个超级的德国国家英雄,他的画像随处可见(不会比元首多吧^_^,不过他的确很上镜)。1944年4月,魏特曼访问了卡赛尔的亨舍尔工厂,向工人们表达了对他们从事制造虎式坦克这一伟大工作的感激之情。在那里时,他还亲自探察了E型晚期型号虎1坦克的生产线。1944年5月,魏特曼回到第101重型坦克营,当时驻地为法国诺曼底地区的Lisieux。


当时鲍比·沃尔(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奖章和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已经获得了另一辆虎式坦克的指挥权,离开了他的乘员组。沃尔参加了诺曼底战役,并在一次空袭中受伤,在医院一直待到1945年3月。后来又回到西线参加最后的几场战斗,他在战争中活了下来,战后成了一名电工,于1996年去世。


LSSAH师当时是西线装甲预备队的一部分,该预备队还包括第12武装党卫队“希特勒青年”装甲师和国防军精锐的“勒尔”装甲师。那时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的营长是海因茨·冯·威斯特哈根Heinz von Westernhagen (坦克编号007),第1连连长是武装党卫队上尉默比斯Mobius。在D-Day(1944年6月6日),魏特曼的座车换成了一辆新的晚期生产型虎1坦克(坦克编号205)。6月6日到12日,第101重型坦克营向诺曼底前线移动(尽管它已在诺曼底地区,但道路情况和盟军的空中优势使前进变得十分困难),魏特曼的第2连在盟军的空中打击下只剩下6辆虎式坦克。该连和第12武装党卫队 “希特勒青年”装甲师和“勒尔”装甲师当时都归隆美尔的B集团军群指挥。6月13日,Bayeux 地区的激战开始了。魏特曼的连队当时在卡昂 Caen 地区的一个小村波卡基村 Villiers-Bocage,在那里的213高地他和他的连队一起摧毁了整个英国第7装甲师第4团(伦敦自由民郡团4th County of London Yeomanry Regiment),使英军突破前进的企图化为乌有。


“魏特曼在波卡基村”*


诺曼底登陆一周后的1944年6月13日,在盟军的反复空袭下,魏特曼指挥的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第2连从Beauvais到波卡基村时只剩下了4辆虎式和1辆4式坦克。他们位于213高地附近,接到的任务是制止英国第7装甲师(北非战役时著名的“沙漠之鼠”)的前进(据信他们会穿过村子),保卫德军的侧翼(背后是“勒尔”装甲师)和维持到卡昂的道路畅通。早上8点,他的坦克连盯上了一个正在波卡基村附近一条下凹的公路上前进的英军装甲纵队,魏特曼等到车队离他不到100米时才开火,而且首先击毁了第一辆和最后一辆车辆,堵塞了英军逃离的道路。在一个小树丛的掩护下,魏特曼先把英军打头的一辆半履带车炸翻,然后是最后一辆,接着挨个用88毫米炮替一片混乱的英军车辆“点名”。在这紧张而刺激的短短5分钟内,魏特曼的连将25辆第7装甲师22装甲旅第4伦敦团(外号“快枪手Sharpshooters”,结果是挨打能手)的“克伦威尔”和“萤火虫**”坦克送上了天,还有28辆其他车辆***(14辆半履带车和14辆“布伦”式运输车),自己却毫无损伤。同时,他指挥下的另3辆虎式和那辆4式坦克在213高地上为他提供了火力支援,8辆来自第101重型坦克营第1连的坦克冲进了波卡基村攻击英军的另一个纵队。在接下来的街道巷战中,魏特曼的“老虎”履带让一门英军的6磅反坦克炮(57毫米口径)敲掉了,整个乘员组被迫撤离了坦克,在那场战斗中还有两辆虎式坦克也毁于这种火炮。但到晚上时,波卡基村回到了德军手中,英军在这场战斗中共损失25辆坦克、14辆半履带车和 14辆“布伦”式运输车,还有几百名士兵。第101重型坦克营在波卡基村损失了六辆宝贵的“老虎”,换来的是英军在以后的进攻中都变得小心翼翼,看见任何被怀疑为“虎式”的目标就呼叫空军。可以说魏特曼的进攻制止了英军穿过波卡基村进攻卡昂的努力。****


*:波卡基村战斗的过程有好几个版本,这里恐怕是对德军(魏特曼)最褒扬的一种,因为是魏特曼的小传,所以采用了,可以参见本站的另一篇介绍。作者一向认为每个人眼中的历史就象依谢尔伦的杨威利说的:“真实这种东西,就跟生日一样,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不能只因为和事实不一致,就指责是谎言”。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因为美制M4“薛尔曼”坦克的75毫米短身管炮火力不足(面对“虎式”和“豹式”时几乎毫无用处),英军将其17磅反坦克炮装上了“薛尔曼”。这种配备了76毫米长管炮的“薛尔曼”坦克被称为“薛尔曼 萤火虫Sherman Firefly”坦克,这里我就叫它“萤火虫”坦克了。英军为其每个坦克排(5辆)装备一辆“萤火虫”。美军在诺曼底战役时甚至连“萤火虫”也没有,只能依靠M10自行反坦克炮,还好德军装甲部队几乎都集中在英军正面。


***:英军的资料显示那天共损失了20辆“克伦威尔”、4辆“薛尔曼”(全是装备75毫米/17磅长管炮的“萤火虫”版本)、3辆“斯图尔特”,14辆半履带车和 14辆“布伦”式运输车(也有人称之为万能输送车,英语为Universal Carrier)


****:蒙哥马利对英国第7装甲师给予厚望,因为它的战斗经验丰富,又是跟他一起从阿拉曼开始作战的老部队,他的传记中只是简单提到了它在展开时有一个纵队在波卡基村与“虎式”坦克的激烈战斗中损失惨重。其实他希望第7装甲师在德军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直插那时德军薄弱的后方,但事实上沙漠战的经验对小树丛中的羊肠小道和树篱间的战斗毫无用处。英国第2集团军军长登普西在战后评论这场战斗时直接得多:“第7装甲师躺在它过去的荣誉上,整个(波卡基村)战斗简直是一个耻辱”。当该师在后来7月和8月的“赛马场”、“古德伍德”和“蓝上衣”等战斗中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时,他在44年8月3日把该师师长厄斯金、师炮兵指挥官、装甲旅长一起撤了职,还包括该师所属的30军军长巴克纳。


1944年6月22日,由于米歇尔•魏特曼在波卡基村的杰出表现,他在LSSAH师首任师长、武装党卫队一级上将约瑟夫·“赛普”·迪特里希的推荐下被授予带橡树叶和宝剑的骑士十字勋章。授勋仪式于6月25日举行,希特勒亲自的嘉奖使他成为二战德军中最“华丽”的坦克尖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装党卫队中尉米歇尔·魏特曼和他的“老虎”


同时他也被晋升为武装党卫队上尉,上级为他提供了一个培训学校的装甲兵教员的位置,但他拒绝了。他于7月6日返回诺曼底前线,得到了新的编号为007的“老虎”,在卡昂附近与英军继续作战。整个7月,英军不断尝试在卡昂取得突破,这周围的装甲战一直十分激烈。魏特曼与整个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一起于8月初转移到Cintheaux地区,那时德军尽全力夺回卡昂的作战已经失败了。1944年8月8日,一场新的战斗在Cintheaux附近展开,这也是米歇尔•魏特曼的最后一场战斗。中午12点55分(据当时在213号“虎式”坦克上、位于魏特曼的右后方的武装党卫队军士长H鰂linger汇报),在Cintheaux到卡昂的路上,Gaumesnil附近,魏特曼的“虎式”坦克被摧毁了,整个乘员组全部阵亡。由于战斗还在继续,魏特曼和他的乘员组被草草埋葬在他们的“老虎”左面,没有任何记号。


直到1983年,对于第101重型坦克营的官兵来说,是什么摧毁了魏特曼的“老虎”仍是一个谜。最常见的说法是他中了“萤火虫”坦克的埋伏,但即便如此,仍有好几支盟军部队声称这是他们的战果,包括:波兰第1装甲师、加拿大第4装甲师(加拿大的“薛尔曼”坦克手们声称他们包围了魏特曼的“老虎”并把它打成了碎片,我认为这是胡扯)以及英国第33独立装甲旅。有一位前101重型坦克营的成员记得德国官方的说法是魏特曼的“老虎”被盟军飞机的炸弹炸毁,但呈交的那张所谓魏特曼的“老虎”残骸照片(没有炮塔、火炮的身管搭在车体上)其实是在Evrecy被盟军飞机炸弹炸毁的武装党卫队少尉阿尔福雷德·冈瑟尔的“老虎”。还有许多其他说法,甚至一些不在这个区域作战的单位也声称这是他们干的。本人认为英军的“萤火虫”击毁说和英军“台风Typhoon” MkIB型战斗轰炸机发射的3英寸火箭弹击毁说是最令人信服的两种,所以将这两个版本都列载如下,大家可以自己判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魏特曼的“老虎”007号残骸


火箭弹击毁说:


1945年,一位叫瑟格·瓦瑞因Serge Varin的人找到了“老虎”007号残骸。他之所以注意到这辆坦克主要是因为它的炮塔整个从车体上炸飞了,翻在一旁。在检查了这堆残骸后,他发现没有任何在战斗中被火炮击穿的痕迹,唯一的损害是在车体后方接近引擎处的一个大洞。经过进一步探查,瓦瑞因认为攻击只能来自空中。火箭弹击中了“老虎”的车体后方(装甲只有25毫米厚),穿透了发动机吸气装置后在内部爆炸,动力室的燃油和战斗室的弹药都被引燃,形成了二次爆炸,立即炸死了全部乘员并将炮塔从车体上炸飞。瓦瑞因将其归功于英国皇家空军的“台风”MkIB型战斗轰炸机,当时“台风”装备了3英寸(76.2毫米)高爆火箭弹,是诺曼底德军最畏惧的武器之一,例如在1944年8月8日,“台风”击毁了高达135辆德军坦克,很可能包括这辆007号。(这种说法看上去很有道理,恐怕也是德军迷们最容易接受的,地面上没人是魏特曼的对手嘛。还记得“拯救大兵瑞恩”里的最后一辆德国坦克怎么完蛋的吗?)


“萤火虫”击毁说:


魏特曼的“老虎”007号为英国第33独立装甲旅“北安普敦Northamptonshire”团A连的“萤火虫”式坦克击毁。英军埋伏着的“萤火虫”式坦克等到魏特曼指挥的三辆“老虎”接近到800米时才开火。根据A连原始战斗记录:12点20分,三辆“老虎”向A连阵地开来,分别于12点40分、12点47分、12点52分被击毁,该连没有损失。在第一辆“老虎”在12点40分被击毁后,第二辆“老虎”作了还击,随后被击中,炸成了一团火球。接着第三辆“老虎”被两发炮弹击中,起火燃烧。相信魏特曼指挥的是第二辆“老虎”,在800米的距离上被英军“萤火虫”式坦克的17磅炮击穿而诱爆车内弹药,这股强大的爆炸力将炮塔掀掉,底朝天翻在一旁。魏特曼应该不知道这个区域有“萤火虫”式坦克,否则凭他的经验绝不会这样靠近敌人。A连在8月8/9日在这个地区还观察到第12武装党卫队 “希特勒青年”装甲师和第101重型坦克营派出寻找魏特曼和他的虎式坦克的搜索人员。


另一份英军资料是这样记载的:由詹姆斯A.James少尉指挥的英国第33独立装甲旅“北安普敦”团A连3排(当时有4辆“薛尔曼”,其中1辆是“萤火虫”,由戈登Gordon军士指挥)注意到了三辆“老虎”在前进,戈登军士接到命令等它们靠近了再开火。在距离800吗时,他开火击毁了最后一辆虎式坦克(用了两发炮弹,据信那就是魏特曼的“老虎”007号),然后下令后退以躲避第二辆“老虎”的还击。但后退途中,座舱盖砸到了他的头上,他昏了过去。由于意识到“萤火虫”是唯一能对抗虎式坦克的力量,詹姆斯少尉离开了自己的坦克,跑到了“萤火虫”边命令炮手敲掉第二辆“老虎”。随着一发幸运的炮弹,那辆虎式坦克开始燃烧,随后的诱爆彻底毁了它。第三辆虎式坦克受到其余三辆“薛尔曼”坦克的火力干扰,无法锁定对其威胁最大的“萤火虫”,虽然短身管的75毫米炮不能击穿虎式坦克的正面装甲,但让乘员们心惊胆战还是绰绰有余的。等到“萤火虫”将炮口对准它时,命运已无法挽回了。又是两发炮弹击穿了装甲,车内弹药随之爆炸,于是这场12分钟的战斗也到此结束。(由此可见进攻有预设阵地的装甲部队多么困难,英军在卡昂如此,德军在这儿也一样。)


无论如何,米歇尔•魏特曼和他的乘员组一起于1944年8月8日在法国卡昂附近的Cintheaux Gaumesnil阵亡,而且被草草埋葬了。1983年3月,在公路改建时,007号坦克乘员组的遗体被发现了。魏特曼的牙齿记录得到了确认,同时还找到了海因里希·拉梅尔Heinrich Reimers(驾驶员)的身份牌。随后魏特曼和他的乘员组被正式埋葬在法国诺曼底地区De La Cambe的德国军人墓地。1944年8月8日第1武装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护卫队”装甲师第101重型坦克营第2连虎式坦克007号的乘员组是:


武装党卫队下士鲁道夫·“鲁迪”· 赫舍尔Rudolf "Rudi" Hirschel(无线电操作员)24/1/3 - 44/8/8 (20岁),


武装党卫队军士海因里希·拉梅尔Henrich Reimers (驾驶员) 24/5/11 - 44/8/8 (20岁),


武装党卫队军士卡尔·韦格纳Karl Wagner (炮手) 20/5/31 - 44/8/8 (24岁),


武装党卫队下士冈瑟·韦伯Guether Weber (装填手) 24/12/21 - 44/8/8 (20岁),


武装党卫队上尉米歇尔•魏特曼Michael Wittmann (车长) 14/4/22 - 44/8/8 (30岁)。


魏特曼阵亡时是第1武装党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护卫队”装甲师第101重型坦克营第2连连长。武装党卫队上尉米歇尔•魏特曼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成功的坦克指挥官之一,他的战友回忆道他在战斗中几乎有第六感觉,知道在哪里和怎样打击敌人。他也幸运地一直拥有一流的乘员组,能配合他的想法来作战,直到最后一天。


魏特曼得到了他的同志们的高度赞扬,而且上级对他的评价也一直很高。他是一位真正的勇士,为祖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直到献出生命。他的个人勇敢和机智是毋庸置疑的,他将永远在军事史(特别是装甲兵战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07号虎式坦克的乘员们在De La Cambe的墓地。请默哀!



本文内容于 2009-7-2 12:16:24 被遥望汉唐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