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的国际分析强文:中国试水南海稳定西北拿捏阿富汗

这是一篇迟来的博文,文章的题目和提纲是胡锦涛访俄,双方发表《中俄元首莫斯科会晤联合声明》的第二天(6月19日)写下的。由于手边事情突至,没有时间下笔,一恍十日,深为愧疚。常觉身不由已,犹五马分尸,痛苦非常。

笔者,原意是在《胜利空前》中突出美国实力,在《中国功夫》中描摹中国的应对之策。连贯下来,是不错的形势认识。

提纲是这样的:

第一节、 试水南海

第二节、 稳定西北

第三节、 拿捏阿富汗

第四节、 敲打美债和美元

第五节、 人民币,向前走

第六节、 朝核,并非美国的胜利

第七节、 斗而不破,合理冲撞


10天过去了,时效性没了,当时的兴致也没了。回头看这个提纲,扔掉又有些可惜,所以还是想说说,不过随意了些。


先说“南海”。

近来,南海的消息不断,无论是菲律宾、越南,还是东南亚诸国,对南中国海的动作,从来没断过。每每见诸报端,朋友们不免针刺之感,烦恼异常。

其实,从一定程度上说,中国须要有人在南海搞事。这或更有利于刺激和引导军力发展。可能有朋友对此论不屑,没关系,接着看。

就在去年以前,台海关系一直紧张,稳定台海、防止台独、阻止美国干预,是中国发展军力最“常用”的理由。时间过去,一系列因素作用下,台湾渐渐被拉入大陆经济的大熔炉中,民心所向,想要抽身已经难了。随着“海西”开发的推出,更对台经济实惠政策的出台,台湾正在走上香港之路。笔者于此,非是说台海从此一帆风顺,而是说一种势。大势若此,唯台独诸子早日醒悟。

台海渐平,中国军力指向何处?南海,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也是必须的选择。

中国威服南海,正常情况下,对小国动武的可能极小,除非对方极不理智。中国基本策略是对美动作,理由是“南海主权”。如果,美国在中方势力的膨胀中逐步退出,南海诸国哪里还有胆气挑事?他们玩是中美之间双向渔利的游戏,一方退出,他们也就没得玩了。

再看中国在南海的势。

稍微对南海有较长时间关注的朋友或有印象,中国在南海一直是被动的。

最早,中国战机作战半径小,又没有空中加油技术,所以很长时间以来,很多人认为掌握空中加油技术是中国寻求南海主动权的基础。那时,中国军舰也老旧不堪,虽比于南海诸国稍强,但在列强面前,则形同木筏。

再看现在,三沙建市、海南建潜艇基地和太空基地、强化海岛防卫能力和技术设施、大型渔政船支巡航……

中国正一步一步强化南海的控制力。

至此,再回头看南海诸国的小动作,你还会心跳吗?

笔者再次强调,中国冲撞的对象是美国。而,对于“撞”的运用,可能没人能超过中国。

试想,美国被迫退出台海和南中国海,东海还是问题吗?

如果东海不是问题,亚洲就不是问题。亚洲不是问题,中国重新站回世界中心的时代就到了。

呵呵,说得有些远了。不过,前景非常壮美。


再说,“稳定西北”。

不用强调巴基斯坦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仅力拒美军进驻一条,就足以让中国倾心。所以,巴基斯坦发动了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目前看来进展顺利。所以,中国对巴的援助也是慷慨的,胡锦涛于扎尔达里在俄罗斯会面,再次向巴提供援助,并破天荒地指出“中方感谢巴方在事关中国国家安全和核心利益问题上给予的有力支持和配合”(见于新华社2009年6月15日报道《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见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

笔者约略查了近几年中巴会面的新闻公报,“国家安全”似乎是首见(有闲的朋友可以做一些考证)。足见中方对西北的重视。

笔者想强调一点,中巴关系不是买卖关系,而是长期战略配合使然,关系相当稳固,堪称典范。

同时,笔者也想强调,对于塔利班的行动并不是要将其赶尽杀绝。一方面是因为其国内势力利益复杂,难以做到;另一方面是没有巴方提供的巴阿边境的山地空间,对于阿富汗拖住美军极为不利。所以,塔利班的行动,其实质是要给塔利班画个圈,“别过火了”。

美国威胁巴基斯坦已经不是一次了,印度始终没有太大响动,这是好现象。想想看,如果印度肯动作,美国哪会亲自上阵?

目前看来,西北是稳定的。


接着说,“拿捏阿富汗”。

阿富汗连续以主席国客人身份与会(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本身就说明中俄在阿的影响。《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叶卡捷琳堡宣言》第十三条如下——

“ 十三、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威胁——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跨境有组织犯罪问题使阿富汗局势日趋复杂,本组织成员国对此深表忧虑。

因此,本组织成员国认为,必须与本组织观察员国、阿富汗和其他有关国家,以及地区和国际组织,首先是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就此加强合作。

本组织成员国愿同其他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密切合作,在本地区建立“反毒和金融安全带””(见于新华社新闻稿)。

中俄更深介入阿富汗、更多拿捏阿富汗的迹象明显。当然,其实质是拿捏泥足于此的美军。

阿富汗,既是美国的桥头堡,也是美国的“孤子”。“打劫”与“做活”,大家还要继续。


敲打美债和美元


叶卡捷琳堡峰会之前,世界媒体以为会上将发出针对“美元”和“美国国债”的最强音。结果让大家失望,这也是《空前胜利》中的主要战果。

笔者想说的是,这里至少透出两个信息——

1、 普通意义上的利益趋同还不能让“金砖四国”或“上合”形成人们想象的战斗力。这或可理解为,大范围的同盟,在相当意义上说是不可能的。进一步说,中国的一切利益,须要依靠中国人自己。

2、 美元急剧贬值和美国国债的严重危机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的最大利益在于以美债和美元说事儿,换取中国的更大利益。这一点,有如美国之于台湾。

所以,中国必然会长期敲打美元。不论是“中国将长期持有美元”、“中国将继续购买美国国债”(怎么听,怎么像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之“美国对台政策没有变化”、“美国支持台海和平”),还是中国不定期发布黄金储备信息、人民银行发布“超主权货币”报告,还是中国“买”“卖”美国国债,皆属此例。

每一次敲打,都要回报,否则“紧箍咒”就还会念。

其实,中国会一直念下去。


人民币,向前走。


或许,特别提款权也好,超主权货币也罢,那不过是说给人听的。成与不成,有没有可行性,都不是问题,或者说也中国人并不关心它。

人们关心的是人民币走出去。

人民币在周边国家的运用日渐广泛(相关统计极多,有意的朋友可以做一做)。

胡锦涛作客俄罗斯,双方再次强调本币结算。

香港“人民币结算中心”动作稳步推进(近期消息不断)。

东亚银行将于6月份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19日报道),大约说是明天发行。

……

上海建设金融中心不是政治口号,而利剑出鞘,让我们慢慢见证。

笔者于此,不是说人民币已经国际化,或者说容易“成事”,而是言势。


朝核,并非美国的胜利


关于朝核,笔者已有文于前。之所以在此再次提出,实是缘于朋友们的追问和担心。甚至在中国外交部的新闻例会上(2009年6月16日),有人问(中国)“已经不再提六方会谈这个词”,“是否可以解读为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有一定的变化?”(李明博此前提排除朝鲜的“五方会谈”)。

其实,什么也没变。在随后的中俄会谈公报中让一些人遗憾地再次看到了“六方会谈”的字眼。而且,就在今天的新闻中,还有《日韩呼吁朝鲜回到六方会谈》(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29日报道)的报道——韩日领导人周日呼吁共同努力让朝鲜回到旨在说服其放弃核武器计划的谈判桌上来。。

韩日,急什么?

美国,又急什么?

还是那句话,大家还得坐下来,直到一方站不起来。


斗而不破,合理冲撞。

这是中美的主题。

斗之于中国,是国家利益使然,是国家发展使然,避无可避,非此不能立国。“不破”之于中国,是“战略机遇期”的需要,是国家发展的需要,也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斗之于美国,是国家利益使然,是寡头利益使然。同样避无可避,非此不足以立威。“不破”之于美国,是两线做战“泥足”已深,是国内积弊日深难以为战,也是对手够硬,不得不三思而行。

中美之间利益纠葛,伤彼必然伤己,这是全球化惹的祸。没则,最好的办法就是太极推手,慢慢来。一方且战且退,一方且战且进,或有反复,或再反复,你冲我撞,却不贸然发力。

太极源于中国,中国会在行一些。


今天的博文有些随意,没有详实的资料和数据,文章也显寡淡,余意不足。如果朋友们感兴趣,不防按图索骥,搜罗资料,一一证之。亦或,反其道而行,反证之。


时间,很多时候不属于自己。请大家见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