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沈阳,一个小丑

现阶段的中国,许多事是需要拿出来讨论的。至于值不值得探讨,有没有必要探讨,是要见仁见智的。

小沈阳一而红后,学术界引发了一场以小沈阳为代表的“二人转”究竟是高雅艺术还是低俗文化的大讨论。这场讨论继而又转变为一种全民讨论。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正常的。因为用一些学者的话说就是,“现阶段是中国普及常识的时候”。

我对小沈阳,以及“小沈阳现象”的评价是,丫挺的就一卑贱小丑!

这么讲决非哗众取宠。我是有理论依据的。印度和中国都是发展中国家,故此许多学者喜欢拿这两个国家进行比较。印度社会的症结在于古老的种姓制度。这种阶级意识根深蒂固,以至于印度人天生就认为体力劳动是最卑贱,最肮脏的事。印度人觉得,这种肮脏龌龊比解下裤带当街排泄污物尤甚。所以从事“卑贱”工作的人本身就是卑贱的。简而言之,印度人意识里,体力劳动是十分下贱的。小沈阳在台上又蹦又跳,多半也算体力劳动。故此,我可以断言,小沈阳做的也是最卑贱的工作,他也是个卑贱的人。

卑贱跟低俗都含贬义,可以勉强算作同类词语。尽管我坚持言论中性,但为得出结论,我不得不牵强附会,从善如流。我得出的结论是,这群专家是印度阿三。让这帮印度人去搞中国“高雅艺术”,能搞好才怪。你看,这就是做人无原则的好处,可以沾包赖。

这帮专家称小沈阳低俗,甚至儿童不宜。我以他们的生命发誓,我会捍卫这帮孙子说话的权利。但只要看看这帮所谓“专家”的立场,我们就不难发现个中猫腻了。这些人里,京剧专家、戏曲专家大把。也就是说,这些孙子跳出来给小沈阳和二人转泼脏水,淋狗血,醉翁之意在于给自己争取既得利益。他们想为自己的盘子捞一杯羹。至于“真理”和“艺术”这些跟钞票八杆子打不着的关键词儿,他们是打根儿上不在乎地~

且不论谁有界定“低俗”与“高雅”的权力。我们按既定思维进行分析的话,也不难发现整件事的吊诡之处。人们公认的,跟“低俗”相对应的是“高雅”。但看世界各地,戏剧、歌剧、芭蕾、舞台剧等高雅艺术历来是小众的。也正因如此,这些艺术的表演场地往往小得只能容纳千人赏欣。大众要愉悦自己靠的是什么呢?肥皂剧、暴力电影、A片、娱乐秀、脱口秀等等。难道欧美专家会将这些大众娱乐节目斥为“低俗”吗?我想不会。因为在娱乐形式多元的发达国家,大众都在忙着消遣自己,根本没兴趣听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危言耸听。

跳出来批小沈阳的专家针对的是小沈阳台上女里女气的表演和一些笑话段子。但这些恰恰是小沈阳的魅力所在,观众乐得看小沈阳在台上搔首弄姿,对社会现状冷嘲热讽。这也是小沈阳为电视媒介进行的蜕变。

主流电视没播过小沈阳的二人转节目。那是否代表他在二人转舞台上的表演低俗,难登所谓的“大雅之堂”呢?毛说,“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为拿到发言权,我特地在“酷我音乐盒”上搜到了小沈阳走红以前和他媳妇唱的二人转节目。听后,我非但没觉得小沈阳低俗,反倒对这位民间艺术家肃然起敬。他既可以一本正经地发扬传统二人转艺术,又可以放低身段,为大众服务。这是那些所谓的“高雅”艺术永远望尘莫及的。因为历来“大雅之堂”是为统治阶级及一干既得利益者设立的,是纯纯的官僚俱乐部。

小沈阳在那些有既得利益的专家眼里是卑贱的。他小丑般努力讨好他的观众,一心带给人民欢乐。但这群阿三却气急败坏地把他拎出来批斗。对此,我只能说是,“良心丧于困地”。(Mr. Olympia/文)

本文内容于 7/6/2009 3:54:56 PM 被田可欣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