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需守规矩

笑剑封喉 收藏 3 390
导读:公司因为做了笔大生意,老板张全一高兴,组织员工们到邻市的一个苗族景区旅游。 车子一到那,何少东和李梅就悄悄地离开了大部队。他们是一对恋人,只是公司规定不许员工之间谈恋爱,怕影响工作,所以两人平时跟地下党似的。 在一座僻静的小桥上,两人停下来,不知不觉地拥在一起,热吻起来…… 突然,一阵“呵呵”地笑声响了起来。两人吓了一跳,触电般分开。一看,原来是个老婆婆,她拿着一沓刺绣丝帕,张着没牙的嘴问道:“买一条吧?” 原来是个小贩!何少东很生气,拉着李梅就要走,李梅却反将他拉到老婆婆的身边,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司因为做了笔大生意,老板张全一高兴,组织员工们到邻市的一个苗族景区旅游。


车子一到那,何少东和李梅就悄悄地离开了大部队。他们是一对恋人,只是公司规定不许员工之间谈恋爱,怕影响工作,所以两人平时跟地下党似的。


在一座僻静的小桥上,两人停下来,不知不觉地拥在一起,热吻起来……


突然,一阵“呵呵”地笑声响了起来。两人吓了一跳,触电般分开。一看,原来是个老婆婆,她拿着一沓刺绣丝帕,张着没牙的嘴问道:“买一条吧?”


原来是个小贩!何少东很生气,拉着李梅就要走,李梅却反将他拉到老婆婆的身边,看起丝帕来。看着看着,她忽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何少东一看,原来她手里拿的那幅丝帕,刺的是两个人在小桥上亲吻的画面。何少东哑然失笑,说:“真有意思,怎么这么像咱们刚才……”


话没说完,李梅捶打了他一下,然后就跟老婆婆买下了这幅丝帕。


旅游结束后,回到公司又开始忙活起来。不过,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再忙也能找到机会向对方传递爱意。李梅一上班,就能看到桌子被擦得干干净净,水杯里也被倒上了热茶,要是有个感冒什么的,桌子上就会有一盒药。李梅心里暖暖的,尽情享受着爱情的幸福。


这天下班之后,李梅在门口等何少东。不多时,何少东来了,只是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李梅焦急地问他出了什么事。何少东皱着眉头说:“张全可能发现我们的事了,刚找我谈话说,如果我们再继续下去,只能按照规定处理了。”


李梅无所谓地说:“这有什么啊,大不了我辞职好了。”


“可是现在工作不好找……”


李梅深情地说:“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工作又算得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李梅就去辞职了。张全很是诧异,李梅的工作能力有口皆碑,待遇也不低,怎么会突然辞职呢?李梅没有解释,公司的制度是摆在那的,解释也没什么用。


辞职之后,李梅开始四处寻找工作。但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工作还是没找到。这天,李梅想到有好多天没见何少东了,就去了原来的公司门口,等他下班。


不多时,何少东走出了大门。李梅正要跑过去叫住他,却吃惊地看到,大门里又走出来一位姑娘。李梅认识她,是写字楼里另一间公司的员工。然后,他们很自然地拉着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李梅就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她怒形于色地冲了过去,拦住他们,气得直哆嗦着说:“你……你竟然……”


何少东露出了惊讶与尴尬的表情,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来了?你、你误会了,我、我们……”


李梅指了指他的手,他的手现在还和那姑娘拉在一起。何少东猛地醒悟过来,要甩开手。但那姑娘似乎有意在向李梅示威,紧紧地拉住他不放,轻蔑地对李梅说:“你就省省吧,他是个堂堂的经理,你只是一个失业的人,你们不配!”


何少东当了经理了?什么时候的事,他竟然没有对自己说过?


趁着李梅发愣之时,何少东拉着那女人的手赶紧钻进出租车,一溜烟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梅被人叫醒。一看,是张全。张全问她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张全惋惜地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辞职,要知道当时我正准备将你提升为经理的,你突然走了,只好提升何少东了……”


李梅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最爱的人竟然对自己用了这种卑鄙的手段!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等回过神来,一眼看到装在相框之中的那幅丝帕,她苦笑着将它取下来,正要揉成一团丢到垃圾篓里,忽然发现,丝帕上,那个男人的神情有些怪异,他的眼睛是瞄向一旁的,这就说明当时他虽然在亲吻,心思却在别处。


难道,那个老婆婆竟然知道何少东会负自己,在用这幅丝帕提醒自己?


第二天,李梅又去了苗族景区,四处寻找老婆婆,但却没有找到。来到那座小桥边,她失神地看着桥下的河水发着呆。忽然感觉有人来到身边,她一抬头,看到了老婆婆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老婆婆微笑着说:“姑娘,怎么是一个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李梅见到老婆婆就像见到亲人一般,一口气地自己的委屈说了出来。又拿出丝帕来问道:“难道你当初就知道他是个靠不住的人?”


老婆婆笑而不答,随后指着丝帕说:“要报复他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对画像做什么,那他就会遭到什么罪。”


李梅觉得这很不可思议,虽然早就听说过苗女会下蛊,但刺绣上也能下蛊吗?正要细问,但老婆婆却走了。


回到家时,已经是夜里。楼道灯早就坏了,李梅摸索着正要上楼,忽然后面有道灯光照过来,一看,是个打着手电的黑影。她以为是同楼的人,乐得借着灯光上了楼。没想到到了家门口后,那电筒光又照在了门上的钥匙孔边。李梅心里一惊,努力地分辨着电筒后面的人,试探着叫道:“你是张总吗?”


那人笑出声来,说:“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果然就是张全。张全说今天去了朋友的公司,有个岗位空着,想问问她的意见,但一直没等到人,又发现楼道的路灯坏了,就干脆买了个手电在这等她。李梅很是意外,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是公司培养的人才,我不能让你就这样埋没了。”


李梅笑了笑,然后将他请进屋。随手掏出那幅丝帕丢向垃圾篓,却没扔准,掉在了地上。张全好奇地捡起来,奇怪地问道:“绣得多好啊,干嘛扔了呢?”


李梅苦笑着对他说了丝帕的来历。


张全恍然大悟,恨恨地说:“难怪你会突然辞职,这样的男人可真够卑鄙的!”突然,他“嘿嘿”地笑了起来,掏出钥匙来,狠狠地戳了一下丝帕上那男人的腿,又说:“来,你也来解解恨吧!”李梅想到何少东对自己做的一切,恨之入骨,便拿起钥匙,狠狠地戮了一通。完了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为自己这幼稚的行为感到可笑。


第二天一早,张全打来电话,吃惊不已地说:“李梅,刚才何少东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下楼梯时滑了一跤,小腿骨折了。”


“啊!”李梅也吃了一惊,难道这丝帕上真的被那老婆婆下了蛊?


张全掩饰不住兴奋地说:“这下好了,以后你随时都可以整他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李梅一点也没觉得高兴,何少东虽然负了自己,但自己又有什么权利去害他呢?想到这,她悄悄地把丝帕烧掉了。


晚上,张全来了。他听说李梅把丝帕烧掉了,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打了个电话。不多时,门响了,开门一看,竟然就是那个卖丝帕的老婆婆。张全迎了上去,搀扶着老婆婆,笑说:“奶奶,这回你该放心了吧?”


“什么?你们……”李梅感到非常诧异。


老婆婆笑着说:“他是我的孙子,父母早亡,是我靠着绣工拉扯大的。那次我去公司找他,无意中见到了你。你当时正在聚精会神地接待一位客户,没有注意到我。我是吃手艺饭的人,见过人的太多了,一眼就能看透一个人,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好姑娘,所以我让他追你,可他说你有男朋友了。于是我去看了那人,你知道吗,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往往会通过他的眼睛表露出来,我知道,他不合适你。所以让全儿安排了那次旅游,有意把那幅丝帕卖给你们……”


李梅目瞪口呆,突然想到什么,问道:“那丝帕就是没什么魔力的了?可是他为什么会摔断腿呢?”


张全大笑,说:“那只是巧合而已。当然,对我来说,更愿意将此看成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奶奶骗你说丝帕有魔力,为的就是考验你的心。还好,你将它烧掉了,这表示你确实是个善良的姑娘。”说着,他拿出枚戒指,问道:“你愿不愿意接受我呢?”


李梅有些眩晕,半晌才摇了摇头,说:“这不公平,你考察了我这么久,而我才开始了解你,你需要给我一些时间。但有一点,你必须要把公司那条不许内部人互相谈恋爱规定去掉。这太不人道了!”


奶奶在边上微笑着说:“傻孩子,你只知道这条规矩不人道,但你要知道,如果双方真心相爱的,又怎么会在乎规矩呢?”


李梅张了张口,哑然失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