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殷弘:中国如何面对朝鲜

sunsky2020 收藏 3 2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06月24日10:51 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如何面对朝鲜

中国应当对继续提供的中国援助附带合理的政治条件,主要是对华友善、和平对外政策方向和非核化进展

文/时殷弘

去年秋季以来,朝鲜的对外态势越来越急剧地向过度强硬、挑衅甚而极端的方向恶化:几乎不断地向韩国发出军事威胁言论;违背联合国安理会2006年1718号制裁决议发射大推力远程火箭;在遭到国际社会和安理会主席声明谴责后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和六方会谈先前达成的所有协议,开始恢复核武设施,并且废除半岛南北双方经多年对话和谈判达成的各项经济交流和合作协议。

今年5月25日,朝鲜更是采取了严重危害东亚稳定和安全、严重违背国际核不扩散体制和安理会对朝决议的重大行动——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随后,朝鲜军方代表针对韩国因朝鲜再次核试验而决定全面加入美国主导的“防扩散安全倡议”,宣布朝鲜退出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从而将对韩国的动武威胁扬言升级到迄今为止的最顶端。简言之,由于朝鲜的行为,国际社会面对的朝核问题形势极端困难,半岛安全状态处于2003年以来的最坏局面。

与此同时,朝鲜政府的对内态势也相当急速地递变:“先军政治”取得甚至比过去更大的国家主导地位,国防委员会主宰全国一切事务的法律地位据报道正式完全确立;一些被外界媒体广泛认为非常强硬和相对年轻的将领被晋升到国防委员会内和军界最高层,他们的权力和决策影响被认为大为增进,同时军方而非政府文职部门愈益频繁地宣告国家重大对外立场。

这些国内变动显示朝鲜正在着力开始一个对朝鲜至关紧要甚至最为重大的过程——超强硬姿态,军事挑衅言行,追求公认拥核地位符合朝鲜的国内政治逻辑。

必须坚持原则

中国外交部在朝鲜第二次核试验当天发表声明,表明中国政府坚决反对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强烈要求朝鲜信守无核化承诺,并且停止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相关行动,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中国政府再一次庄严宣告,实现半岛无核化、反对核扩散和维护东北亚和平稳定是中国坚定不移的一贯立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此强调,中国主张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坚持半岛无核化目标。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呼吁有关各方冷静妥善应对,坚持通过协商和对话和平解决问题。

半岛无核化与中国的战略安全及外交处境休戚相关。在此,需要大致重提本文作者在2003年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中国不能不警觉的未来可能危险在于:(1)从最坏处着想,中国并非全无可能有朝一日在什么问题上遭到核压力,而倘若发生这种情况,中国或许会一时处于进退两难的战略局面或对外政策境地;(2)如果朝鲜拥有规模可观的核武库,日本(现在甚至可以说还有韩国)就有可能被刺激走上核武化道路,并且大力发展导弹能力和其他进攻性能力;(3)如果朝鲜有核攻击能力,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就始终有因此被加剧了的、美国及其盟国与朝鲜爆发严重军事冲突甚或战争的可能,而如果爆发新的朝鲜战争,中国即使不被直接卷入其中,也必定遭遇严重的战略决策困境,并且遭受种种严重的间接损害;(4)中国还很可能由于朝鲜拥有核武库而面临种种可以设想的双边和多边外交困难。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朝鲜再次核试验后强调的,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坚持半岛无核化目标,不能因为现在或可预见的时期里做不到而放弃这原则。因为从中国的紧要国家利益出发,这迟早必须做到,而从中国势将愈益增进的能力来说,这迟早也能够或至少大有可能做到。

历史经验已反复多次地证明,单单用中国的援助和宽容换不到对华友善,在朝核问题上尤其如此。

我们还需要认识到,我们现在已面对这么一个朝鲜:拥有核武器,拒绝放弃核武器,大力发展核武器。一般而言,在决定中国对任何一国的态度和政策方面,首要因素或者至少主要因素之一,应当是该国对中国的态度,而中国对该国的政策的主要目的之一,应当是塑造或促成该国对中国采取符合中国的基本利益和起码尊严的态度。这是国际关系中天经地义的常理,中朝关系并非例外。

中国应当对继续提供的中国援助附带坚决和合理的政治条件,主要是对华友善、和平对外政策方向和非核化进展。

坚忍发挥作用

如果大致只看中国约六年来关于朝鲜核问题的处理经历和直接得失,那么我们只是看到中国对朝鲜和朝鲜半岛的政策的一个方面而远非全部。事实上,所有这些经历和得失还可被置于更广的视野和更深的“景深”之中,那就是区域地缘政治经济全局与其较长久的未来,由此呈现出来的图景显得对中国有利得多。

最具决定性的大事态是中国近年来迅速崛起为具有巨量国际经济联系的巨型经济大国,并且由此具备了规模和可有效能远非先前可比的国际政治影响资源。它与得益于此的更广泛更积极、同时总的来说不失稳健的国际政治介入一起,在美国的东亚权势和安全作用渐趋衰减,华盛顿对中美间选择性安全合作的需要愈益增大的背景下,中国迟早将成为对东部紧邻朝鲜半岛影响最大的国家,尽管它正面对朝鲜核问题带来的艰难和挫折。

历史上此类事态屡见不鲜:从中长期看,巨大的民族国家规模优势和力量对比发展优势是决定性的,它们足可绰绰有余地弥补短期和局部的战略缺失和政策缺陷。

同样应当明白,中国的对朝和对韩政策行为从主要方面去看依然有利于中国的半岛影响力,有利于它们的保存、积累和建设。中国坚持不为朝鲜非核化而全然疏离朝鲜,以格外的毅力长期忍耐主要出自对方行为的关系困难;中国持之以恒地以最大援助国身份援助朝鲜,同时操作对朝贸易和投资,在朝鲜的经济交往国行列中遥遥领先。

对于韩国,中国除了一直积极发展经济关系、以至已经成了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外,还不失审慎地控制和致力于消减中韩间的争执和争端,并且近一两年来积极谋求发展两国间的政治关系,特别是在2008年5月与韩国一起,宣布将中韩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对朝韩两国的大致可谓“齐头并进”的政策努力提示,中国在以几乎特有的耐心和耐力“从容”追求自己在半岛的长远利益——与半岛和平、稳定、未来繁荣甚至半岛自主和平统一前景契合的长远利益,并且保持和拓宽未来的政策选择余地。

就此而言,中国之深切卷入朝鲜核问题的解决努力也大有裨益,因为这增进了中朝和中韩间政治交往的频度和密度,从而增进了中国在半岛的政治影响力,并且(当然与朝鲜核问题方面非常引人注目的中美两国间磋商一起)强化了中国在关于半岛的国际政治中的公认地位。“路遥知马力”:也许这句中国成语是对中国半岛政策前景和半岛国际政治未来的最好比拟。 ★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