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舰队 第十三章 提师镇倭 第七幕 大获全败

龙步云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size][/URL] 第七幕 大获全败 就在郑寅他们被偷袭之时,台州东城门已被一群黑衣人控制,他们成功偷袭了守卫官兵,很快就打开了城门,两千多黑衣倭寇,潮水般的杀进城中。 金刀校尉可是从朱棣靖难战争中选拔出来的精英,自然素质极佳,个个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张辅就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 但是,黑衣人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64.html


第七幕 大获全败

就在郑寅他们被偷袭之时,台州东城门已被一群黑衣人控制,他们成功偷袭了守卫官兵,很快就打开了城门,两千多黑衣倭寇,潮水般的杀进城中。

金刀校尉可是从朱棣靖难战争中选拔出来的精英,自然素质极佳,个个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张辅就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

但是,黑衣人的推进更快!在面对面的较量中,由于不熟悉敌人的战法和刀术,竟然被黑衣人占据了上风。在损失了数十名战友之后,张辅知道寡不敌众,不得不命令后撤。

…………

府衙内,几百名黑衣人正迅速的清除着守卫。台州府的官兵个个魂飞胆丧,哪里还有能力抗击,不一会儿就被杀得落花流水。

郑寅的贴身近卫军有一百名,此刻守在后院门口,用人墙挡住了黑衣人的一轮又一轮进攻。

在看到战友的头颅飞离身体,鲜血喷溅的情形后,校尉们的斗志被无限量的激发了出来,旗长、百总,个个是奋勇当先,杀红了眼睛的人,有时候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黑衣人的第四轮进攻被击退了,可是一百人已经损失了二十多。

…………

这时,后院内的黑衣人听到屋中已经没了动静,其中一个低声喊道:“你们几个进去看看,有气儿的砍死,没气儿的砍头,尤其是那个太监的脑袋,必须带回来。”

其中三人点点头,几乎是贴着地皮飞到了郑寅的窗外,径直破窗而入。只见室内一张方桌躺着,已经成了刺猬,满屋子的箭簇,已是白花花一片,三个人相视一笑,一个说道:“山口将军的计策很高啊。”

话音刚落,忽见那带着满身雕翎箭的八仙桌竟突然向自己飞来,速度之快,出人意料,几个人连闪避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八仙桌上的箭尾刺进了胸膛。而那八仙桌去势不减,带着三个人兀自又飞出六七丈,方才落地。

郑寅站起身,端着冲锋枪,向着那些正等着好消息的黑衣人就是一阵猛扫,一刹那,便似割草般把那些人送去了西天。

…………

台州城安远客栈的一间客房中,骄傲的像一只大公鸡的山口野武,最后一个从地道口钻了出来。他前面的几个黑衣人垂首立于两侧,等着山口将军出了屋门,这才尾随来到大街上。

山口野武是九州岛浪人,自小就霸气十足,为害乡里,七岁的时候给仇家点了房子,十五岁的时候就杀了自己的佣主,最后逃离家乡,加入了海盗队伍,迅速成为一个以残酷闻名的刽子手。

街上已是遍地死尸,不过大多数为无辜的平民百姓。

他们一齐向杀声最紧的地方疾步而去,那里就是台州府衙。

这是台州府第七次遭受洗劫了,第一次老百姓和衙役还有台州卫的士兵也做了英勇的抵抗,可是却被凶残的日本人来了个屠城三天,凡是出现在街头的人几乎无一幸免,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第六次,抵抗的力量越来越弱,因为壮男已经几乎被杀光了,半个城市都成了空城,多数人逃到外地投亲访友去了,城中剩下的多为中老年人。而作为官方军队的台州卫所士兵,每次敌人来了,打又打不过,索性连出来抵抗都不组织了。倭寇只在乎钱物和女人,对于官兵可是没什么兴趣,你不来抵抗,他也就懒得去捅这个马蜂窝,两者倒也相安无事。有时候官兵甚至会等倭寇走了,也跟着趁火打劫,所谓兵匪一家,在这里可见一斑。

山口野武等人长驱直入,来到了阵地最前沿,台州府衙并不大,也就是三进院落,二百米左右的方圆。他的两千余名手下,已经把张辅的一千金刀校尉逼着推进了府衙,然后把台州府衙围了个水泄不通,院子里就是飞出只鸟来,也绝对飞不出十丈远,就会被射杀无虞。

但是台州府衙的院墙是厚厚的石墙,大门乃是南方上等的花梨硬木制作,十分的结实,一时却也攻不进去。

此刻,府衙内的黑衣人已经被退进府中张辅等人斩杀殆尽。郑寅则带着殷芳芳和赫连夏丹来到了府衙前院。

衙署之内血流成河,镇抚使王明义和知州苏志合已经吓破了胆,他们看着遍地的死尸,得得索索地对郑寅道:“下官实在无能,不能保护您的安全,罪该万死啊。”

郑寅听出了他们话中有话,你说是来灭倭,不想刚刚来到却引来倭寇围困,不过如此嘛。他笑笑道:“老子不用你们保护,只要你们到时候能冲到阵前就行了。”

说完转身命令道:“神机队周鼎听令。”明朝已经有鸟铳了,只是威力很小,射杀距离连三十米都没有。比起冲锋枪简直是天渊之别。但是他却绝对属于一支新兴的部队,也能起到不小的震慑作用,尤其是在近距离作战时,当距离超过刀剑,短于三十米之时,作用尤为明显。

“卑职在。”

“你带所有的神机队上房顶,占领制高点,伏射爬上墙头的敌人。”

“是。”

“骁骑队彭以胜听令。”

“卑职在。”

“你带三百人守住四面院墙,有一个跳下来的杀一个,绝对不能放进一个。”

“是。”

“水鬼队唐敬听令。”

“卑职在。”

“你率你的三百人,负责守住后院。”

“是。”

安排底定,众人迅速行动,因为大门口已经告急。

一百多台州卫兵,用力顶着大门,而山口野武的人则搬着一根巨大的木头,准备撞开大门。

另外从附近居民家搬来门板等物当做梯子,以待大门展开攻势后,从四周墙上强攻。

双方已经排好阵势,一场血战就要开始。

殷芳芳和赫连夏丹紧紧贴着郑寅寸步不离,几个人退进了府衙正堂。张辅上前拱手道:“七叔还是避一避吧。”

“避?怎么避?我们只有这一千来号人,而敌人最少也有两三千。不拼个鱼死网破,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避?”郑寅心中烦闷,尽管刚才表现的很镇定,可是现在没有外人看着了,当然爆发出来。他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带兵,就惨遭滑铁卢!

远无救兵来援,近无强兵可调。郑寅陷入了绝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