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旗 第三卷 第六章:被围山峰寨

不像个人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3.html[/size][/URL] 这次大反击打了半个月,日军的一个联队报销了,不过我军损失也很惨重,损失了两个半团,六团打了两个大仗,损失了八百人,现在仅余一千人不到。 后来又经过补充,补了六百多人,可是督导大队现在只有二百多人,而且战斗力不到原先的一半。 你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句俗语说得好啊,我们刚刚打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3.html


这次大反击打了半个月,日军的一个联队报销了,不过我军损失也很惨重,损失了两个半团,六团打了两个大仗,损失了八百人,现在仅余一千人不到。

后来又经过补充,补了六百多人,可是督导大队现在只有二百多人,而且战斗力不到原先的一半。

你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句俗语说得好啊,我们刚刚打上去一轮攻势,可惜鬼子马上又回了一手,六团再次作为殿后部队,掩护全军后撤。

李剑带着警卫排跑在最后面,以便随时观察敌军追击的情况。

敌人好像预料到了,军里会让六团殿后。而鬼子又对李剑和六团深恶痛绝,准备在在六团经过山峰寨的时候包围六团,进行强攻,如果打不下来,那就一直困着六团,一直困到六团弹尽粮绝。再者说,军里因为鬼子追得紧,必定不会派部队支援。不过鬼子长官知道,这是一步险棋,如果没下好必定会造成重大损失。毕竟,六团是一支老虎部队,一直虎视眈眈,不知明天要吃掉谁。

前头的部队刚刚过了山峰寨,就跟鬼子遇上了,一阵乱枪响起,我军先头及中间的部队被迫加快行军速度,向山平城去了,把六团甩在了山峰寨。

六团的部队刚刚行军到山峰寨区域,报务员就跑了上来,对李剑说:“团长,前面的部队由于被鬼子袭击,改变了行军路线,已经急行军往山平县城去了,叫我部快速跟进!”

“姥姥的,又他妈丢下我了!赶快通知前面的骑兵连,改变行军路线,向山平城急行军,必须在天黑前赶到!”

“是!”

突然,四面枪声大作,李剑知道不妙,拿起冲锋枪就搂了一梭子,大叫:“部队向山峰寨靠拢,必须挡下鬼子的进攻!”

十分钟的功夫,六团布好了阵地,等着鬼子来攻。鬼子也做好了全面进攻的准备,想一举撕破我军的防线。

南面是鬼子攻击的重点,李剑也猜到了这一点,派出了战斗力保持最好的三营,固守着南面。

南面的战斗打响了,三营虽说是刚刚从八团调来的,可是战斗力不差,而且个个都被八团长训练得如虎一般,据说要调来的时候,八团长还跟军长吵了一架。

三营长王富贵站在营部,在望远镜前看鬼子的阵型。这次的进攻跟平常一样——不拉散兵线,直接大密集度冲锋,子弹都不带打的,光端着刀冲锋了。王富贵鬼点子特多,他命令第一防线不准开枪,光装死,待鬼子冲过第一道防线之后就站起来,用刺刀速战速决!

鬼子冲了上来,他们特别惊讶,中国军队竟然没有开枪,他们认为是中国军队吓破了胆,不敢反抗了。

他们刚刚冲过第一道防线,第一道防线上的一连跳了出来,大刀雪亮亮的,鬼子还没有注意到,头颅立刻就离开了脖子。

第一次进攻被挫败了,鬼子不甘心,拉开了散兵线,使用重炮、九二式机枪掩护。顿时,第一道防线硝烟一片,尘土到处飞扬。一连长满身尘土,摸了摸脸,露出了一双眼睛,又从腰力摸出一个望远镜来,仔细一看,鬼子的阵型十分奇特——冲上来的有两个小队,两个兵之间有两米距离,刺刀没上,枪到是乱打,准头没有。一连长一脸疑惑,不知道鬼子要干什么。

王富贵也看到了,走进营部,拿起步话机打给了李剑,问:“团长,您看看,这鬼子脑子里进浆糊了?还是他们长官脑子进水了,这是什么鬼阵型?!”

“我他妈不是瞎子,看到了,我也弄不懂,估摸着可能真是他妈的鬼子长官脑子里全是浆糊了。这是什么阵型,打了三年鬼子还没见过。”

“那我们怎么应付啊?”

“用机枪压制他们。正好,他们拉散兵线,我们就用机枪扫他,肯定十有八九扫中,暂时就这样打吧!”

“明白!”王富贵把这个应对方法给了一连长,一连长迅速布置了强火力网,一直扫,可鬼子倒下一个马上又来一个,仿佛打不完。

一连长拿起一把捷克式,拉开了枪栓,还没有架就扛在肩上打。最后,那把枪的两脚架全部飞了出去,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若干年之后,参加这次战役的日本兵回忆道:“那次战斗,我刚刚冲了上去,没想到一个两脚架把我的钢盔打破了。”看来,一连长的飞架技术实在是太好了。

那把捷克式因为没有架,一直不稳,后坐力太大了,一连长的手已经要骨折了。这时,副连长趴了下来,说:“连长,架上打!”说完,自己就陶了一把驳壳枪出来,对着鬼子打了几枪。他看到一连长不架,吼道,“连长,快架,不然这枪就他妈没有用了!”

“可是,这后坐力太大,你……”

“废话那么多,现在我已经不是你连副了,我是你的机枪架,快架!”

一连长把枪放了上去,可是迟迟不敢扣扳机,副连长又说:“连长你快点,鬼子要上来了!”一连长一咬牙,想:为了全连,我他妈豁出去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停止了将近三分钟的机枪再一次开火,枪声里,夹杂着副连长的呻吟声,不过副连长一直不跑,还说:“射速再快一点,让鬼子上不来!让鬼子上不……”还没有说完就死了。

一连长杀红了眼,吼道:“还我兄弟!还我兄弟!还我兄弟!”机枪子弹一直没有停,鬼子一个一个在那挺机枪的子弹下倒下。那个时候,不管是任何人都没有人性了,只想着报仇,是为兄弟报仇!

“还我兄弟”的喊声越来越大,那是全连在怒吼,那是为了兄弟怒吼,伴随着怒吼,无数个鬼子死在了枪下。最后,全连冲了出去,阵地上,蓝色和黄色混在了一起。好多兄弟因为太愤怒了,一刀就可以刺穿三个鬼子,不到五分钟,几十个鬼子被干掉了,不过还有几个跑了回去。

“兄弟”,这个词语被这次山峰寨南面战斗再一次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这是一道以情意铸起的城墙!一道抵御外侮的城墙!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