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六二章 包夹(二)

wangvct 收藏 26 1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松下靖次郎只觉得自己几乎已经处于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他第一次在自己的长官面前发了怒,对于他来说,左右都是一个死,便是死也要死一个明明白白,死一个清清楚楚。

听完了菱田师团长的布置,松下靖次郎的眼睛中几乎要冒出火来,他强压着自己的怒火,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还是忍不住地刺声而道:“将军阁下,我无力让您更改您所作出的命令,可是,在您做出命令之前,作为一个师团的头目,您能不能为我们的士兵想一想?不要让他们带血的尸体,变成您升迁的阶梯!”

菱田怔了一下,蓦然也动起了怒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他的下属敢于这样以教训的口吻来与他说过话,便是他的上司坂西一郎见到他的时候都客客气气。虽说他是新到一一六师团来上任,面前的这个松下大佐又是这个一一六师团里最能干的角色,但是他竟然胆敢明目张胆地顶撞自己,这在他从军的生涯中还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他猛然挥出手来,狠狠地打了松下靖次郎一个耳光,那一声脆响,也将他旁边的加川大佐和立园参谋长及其他参谋们吓了一跳。

松下靖次郎努力地承受着这一耻辱的耳光,一股咸咸的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菱田的这一巴掌并不轻。在松下靖次郎所接受的军事教育里,下级必须无条件得服从上级的命令,在刚才那一刻,他已经严重触犯了军规,菱田只给了他一个耳光,已经是对他的客气了。

但是,也正是这一个巴掌,把他倔强的脾气打了出来,面对怒目而视的师团长,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阁下,一零九联队孤军深入,才会中了中国人的诡计,他们围而不攻,其实就是要等我们去救。此时我们一一六师团撤退得话,还来得及全身退回宝庆,也就只损失一个一零九联队而已!如果我们再回师去救他们,中国人的部队肯定会向洞口、山门以东运动,到时我们损失的不会是一个联队了,而是整个一一六师团!”

“支那人都是一群猪!都是胆小鬼!”菱田还在发着威,骂道:“他们不会有你这么聪明!你如果这样贪生怕死的话,就不要跟我妄谈胜利了!”

“他们要真是一群猪的话,又怎么可能把我们打成这样呢?”松下靖次郎毫不示弱地反问着自己的师团长。

这一句话,便把菱田问住了。

虽然除了加川大佐之外,所有的参谋都赞同松下靖次郎的看法,但却在师团长的权威之下不敢作声,同时大家也都在为松下靖次郎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立园参谋长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出来,打着圆场:“依我看,松下君的担忧未尝不对,这样吧,我们还是可以兵分两路,松下君的部队就留在洞口,守住我们的退路;加川君的部队再返回去营救一零九联队,阁下您看可否?”

菱田运着气,紧盯着面前的这位头也不抬的松下大佐,良久,才点了点头。

*****************

战斗在早晨就已经开始了,并非张贤所想象的那样,花园市那边的第三营并没有接敌,首先接敌的是在桥端头西面的第一营,也就是说敌人关根支队中的那个独立步兵大队,没有能够突破友军的防线,向东去了。而在桥端头遇到的这一支,才是其主力的一个步兵和一个山炮兵联队。

开始的时候,张贤打过电话去,向高伟询问着那边的战况,在电话里,高伟信心百倍,告诉张贤:“敌人过来的还不多,只有一个中队的样子,我们完全可以把他们就地消灭掉!”

听到高营长这样地汇报,张贤放下了心来,同时叮嘱着:“你不要掉以轻心,这可能是敌人的先头部队,他们的后继部队马上就到,你们要速战速决,不要等他们的大队人马赶过来的时候,让你们吃不消了!”

“是!”电话里传来了高伟响亮地回答。

对于高伟的指挥,张贤在这个时候已经很放心了,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出自己当初当营长的感觉,再加上两个人的年龄本来差不多,虽说不是同一座军校出来的,却是同一届的黄埔毕业生,无论是从感情还是从私交上来讲,在一六九团中都是无人能及的。

“张贤,我过去看看吧!”雷霆也跃跃欲试地道。

张贤看了看他受伤的胳膊,有些担忧地道:“你的伤不要紧吧?”

雷霆浑不在意地道:“这点小伤,又不妨碍什么事的。”

张贤点了点头。

看着雷霆带着一个勤务兵走了,于长乐有些担忧地道:“贤哥,我想我们前面的防御应该没有问题,可以打退敌人的突进。我还是和雷大哥一样,担心我们的身后。北面洞口城的鬼子要是同时过来,我们的处境就很不妙了。”

张贤点头道:“是呀,所以我把警卫营派到了北面,在杨家坡、侯家山和黄栗山布防,只是这一个营我抽了一个连在南面的栗山去了,有些薄弱。”

于长乐道:“我看我们布在花园市的第三营已经没有什么用了,鬼子根本没有打过来,不如把这一个营抽回来,先做一下团的预备队,你看呢?”

“嗯!”张贤点着头,道:“你说得不错。虽然师长告诉我们说洞口的敌人又向西面反扑过去,但是洞口城还有敌人的一部分兵力,我们必须要做好两手的准备,以防万一。把第三营调回来,北面有事就可以补到北面去,如果北面的敌人没敢来,那么就可以用这个营来个侧翼突击,把关根支队打散,让他们向东绕着走,去钻我们的口袋!”

于长乐也连连称是。

****************

松下靖次郎看着菱田师团长带着一三三联队又挥兵西向,忽然有一种风萧易水的悲壮。也就在一三三联队离开不久,报务员便接到了南面关根久太郎的电报,关根支队主力已经从瓦屋塘向东北的洞口城靠近,沿途遭到国军的层层阻截,伤亡惨重,整个旅团几乎成了亡命之态,大小辎重、车马、重炮尽皆丢弃,还在被国军第五十八军追击着,希望一一六师团能从洞口向毓兰镇攻击,以策应五十八旅团顺利突围。

接到这份电报,松下靖次郎丝毫不敢耽误,连忙转发给了菱田师团长,菱田却回电松下,让他自行处置,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保证洞口与山门的安全。

松下靖次郎有些左右为难,思忖再三之后,还是决定出兵相帮。

在一二零联队走过平溪桥的时候,松下靖次郎不由得回过头,看了看这座已经被他占领过两回的小城,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就多出了许多的感伤,第一次占领这里的时候,他的手上还有四千余众,到第二次到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两千多,兵力损失过了一半。而这一次出去,又不知道能回来多少人。

“大佐阁下,我们必须去援救五十八旅团吗?您对于师团长出兵救援一零九联队执反对意见,又为何愿意去援救与我们不在一个序列的五十八旅团呢?”松下靖次郎的身边,和田大队长这样地问着自己的长官。

松下靖次郎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却反问着他:“和田君,以你的看法,你认为我们能够救出一零九联队吗?”

和田怔了怔,想了又想,摇了摇头:“很难!”

松下靖次郎又问着:“如果敌人有一个师的兵力直插到洞口或者山门而来,你认为凭着我们一二零联队,还能够守住这两处重地吗?”

和田又怔了怔,还是想了又想,再一次摇了摇头,依然道:“很难!”

松下靖次郎点了点头,道:“你都可以看得出来,为什么师团长阁下却偏偏看不出来呢?”

和田道:“也许……也许师团长大人也看出来的,只是……只是身在其中,不能由己而已。一零九联队如果全军覆没,一一六师团将再无帝国陆军中立足了。”

松下靖次郎却又反问着:“那么,就宁愿拼个玉石俱焚?呵呵,一一六师团的荣誉还是要紧,比我们这些京都士兵们紧要得多!”

和田无言以对,在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自己这个联队长竟然敢于与师团长顶撞的苦衷。

松下靖次郎没有再多说,向他解释着:“也许,在你看来,我们去解救五十八旅团是自寻死路,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五十八旅团与我们相距不过二三十公里,比一零九联队近了许多,路也好走得许多,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与我们之间,中间只横着中国军队的一个团,这与北面围攻一零九联队的三个师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如果我们与五十八旅团两面夹击,这个团肯定会被打垮,那时我们就可以与五十八旅团合兵一处,再回守洞口与山门,便可进可退,不用再担心兵力不够了和被中国军队包围。”

和田这才明白过来,看来,此时的松下联队长,已经是孤注一掷了,这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招险棋!

*******************

雷霆已经带着一个勤务兵已经来到了第一营的防御阵地上,这个阵地是依托着凤凰山而建的,纵深很广,全然挡住了鬼子东向毓兰的通道。

凤凰山是这附近方圆百里最高的山峰,海拔高度有一千多米,常年云雾缭绕,山上树木茂密,山脚周围遍植橘子树,这里也成了湖南雪峰山区盛产蜜橘的著名产地。此时正是橘子树开花的时节,娇小洁白而芬芳四溢的橘子花,引来众多的蜜蜂在山前山后四处飞舞,置身其间,令人倍觉田园之美。可是,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此时已经成了战场。

壕沟就从橘子树林外穿过,第一营的士兵们宁愿把防御阵地向前凸出一块来,也不愿意破坏掉生长得如此繁茂的橘子树。但是,虽然国军士兵们有爱树爱花之心,而敌人却也有摧花辣手之力。敌人的炮火虽然并不强大,但已经将国军士兵身后的橘子树大片大片地击毁,断枝残叶散落一地,只剩下了一片的狼藉。

雷霆到达高伟的营指挥所里,这个指挥所依着一个山洞而建,光线有些黑暗,洞里只堆着一些弹药、手榴弹箱和枪械,便在地上坐着一个泥陶的茶壶,边上放着一个大海碗,一部电话放在洞中的一块石头上,在洞里的一角,铺着稻草,盖住了地上的潮湿,这就是他营指挥所里所有的陈设。见到雷参谋到来,正在打着电话的高伟连忙放下电话,起身将之迎了进来,并亲自提起茶壶拿起那只大碗,倒了碗水递给他。

雷霆接过水来喝了一口,问着他:“高营长,你这里情况怎么样?”

高伟点着头道:“还可以,我们已经打退了敌人五次进攻,不过敌人也越来越多,他们过不去,也有些眼红了,开始组织起波形冲锋,呵呵,又被我们的迫击炮打退,只怕一会儿就又要上来了!”

雷霆道:“好呀,我们到外面看一看!”

“嗯!”高伟答应着,带着雷霆走出洞来,远远的他们就看到陈于阵地上那些还没有被鬼子拉走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山坡之上,有的地方还在冒着清烟。“看看他们的尸体,我们足足消灭了他们近百人呀!”高伟得意地说着。

“你的伤亡情况怎么样?”雷霆问道。

高伟笑道:“还行吧,每个连也有一二十个受了伤,阵亡的总共也就十来个人。”他说着,同时又感慨地道:“呵呵,这么多年过来了,鬼子还是那些死板的战术,依然波形冲锋而上,一层接着一层,以图用人海之战术压垮我们。只是,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初常德的时候了,我们的立体火力网足够让他们来多少,倒下去多少,看见没有,这些就是他们在一次冲锋之后,留在阵地上的,他们这么上来就只是在送死!”

雷霆也同声赞叹,确实,自从一六九团装备了美械之后,战斗力已经大大的提升了一大截,不再是一年前只能靠士兵的勇气来战胜敌人的弱旅。

正说之间,忽见对面的敌人阵线里又开始骚动起来,高伟举起望远镜望了片刻,叫道:“敌人又来了!”说着,马上跑回自己的指挥所,打起了电话,命令着:“一连和二连做好作战准备,迫击炮排立刻就位,三连迂回到侧翼准备在敌人退却的时候冲锋!”

雷霆从后面跟了进来,听着高伟有条不紊的安排,不住的点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